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382 危機來臨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382 危機來臨字體大小: A+
     

    楚雲池喝多了,喝得不省人事。陸一偉費了好大勁才把他送回家。回去的路上,付江偉低聲地道:「楚書記今晚喝得不少。」

    陸一偉點點頭,嘆了口氣道:「他這些年過得是不是不如意?」

    付江偉道:「嗯,我聽說他大病一場,還做了個大手術。本來就要內退了,好像蘇書記一直不準。」

    陸一偉詫異地道:「什麼,他病了?什麼病?我怎麼不知道。」

    「好像是胃部手術。」

    「哦。」

    怪不得他那麼瘦,陸一偉暗暗自責。是他做得不對,對方好歹是曾經的老領導,這麼多年都沒去拜訪過他,於情於理說不出去。過往,終究是一縷塵埃,唯有寬容,才能拿得起放得下。今天晚上,內心很多年的積壓得到了釋然,一切就此了結吧。

    陸一偉本打算回家,可張志遠要找他談事,返回東華酒店住了下來。一直等到十二點多,醉醺醺的張志遠才回來。剛進門就往廁所衝去,緊接著烏拉烏拉嘔吐了一陣,爬在馬桶上不省人事。

    陸一偉趕緊將其扶到床上,倒了杯水喂下去,過了許久才算緩過來。從來沒見過他如此醉過,這是頭一回。

    雖然醉酒,張志遠的意識還是清醒的。躺在床上迷離著眼睛含糊道:「楚雲池回去了?」

    「嗯,把他送回家了。」

    「你也別恨他,人為財死鳥為食亡,如果他當初不犧牲你,就是犧牲他。這就是血淋淋的現實,換做誰,誰都會這麼做。尤其在官場,鬥爭每天在上演,從沒停歇過,於小川被帶走了你知道嗎?」

    「什麼?什麼時候的事?」

    張志遠掙扎坐起來,點燃一支煙道:「除夕的前一晚。」

    於小川是郭金柱在北州市的秘書,照此說來,還牽扯到他在北州市的事情。陸一偉愈發變得緊張,他唯一和對方有利益關係的就是那20萬元。一旦查出來,恐怕會是同樣的下場。知道這件事的,除了於小川,還有丁昌華。丁昌華還在監獄關著,就看於小川會不會把自己供出來。

    張志遠發現他的異樣舉動,打起精神道:「一偉,你和我說實話,到底和郭書記有無關聯?」

    陸一偉藏不住了,只好實話實說。

    張志遠聽后許久沒說話,端起水杯一口氣喝下去道:「知道這次是誰把郭書記拉下水嗎?」

    「誰?」

    「丁昌華。」

    最不願提及的人終於出現了,陸一偉壓根沒想到會是他。倆人雖沒多大的過節,但因為佟歡的事以及高新區的事鬧了很大意見,如果真是他,看來是逃不過了。可是,上次省紀委調查的時候,沒過問他和丁昌華的事啊。

    張志遠繼續道:「丁昌華在監獄里多次向中紀委、省紀委寫了實名舉報信,舉報了事關郭書記的諸多問題,牽扯到很多人很多事,包括我。」

    陸一偉心提到嗓子眼,壓低聲音道:「什麼,還牽扯到你,嚴重嗎?」

    張志遠使勁抽了口煙,又狠狠掐滅道:「省紀委已經找我談過三四次話了,主要談我擔任交通局副局長工程的事。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我這次可能要認栽了。另外,我得到一個重要消息,林海峰當年不是自殺的,而是被人從窗戶推下去的。」

    陸一偉簡直難以置信,信息量實在太大了。呆坐在那裡半天道:「什麼,林海峰是被人謀殺的?兇手是誰?」

    「兇手是誰已經不重要了,而且公安機關已經認定是自殺,不可能讓其翻案。就和當年的侯永志,追認為烈士,還樹立為全省的楷模,誰敢把事情的真相透露出來,沒人敢去查。一旦開查,省里的臉面往哪裡放。」

    「你也別擔心,據我了解目前還沒牽扯到你,但切不可掉以輕心,做好隨時被查的準備。就是被查,一口咬定沒送過錢,這種死無對證的事,不足以威脅到你。」

    陸一偉背後一陣冷汗,風嗖嗖地從脖子里灌。新春后的第一天就聽到這樣的噩耗,無疑是巨大的打擊。從另一個層面看出,郭金柱翻盤無望,這是要往死里整。幕後之手是誰,或許越來越明朗,不出意外,應該是曾經的對手邱遠航。

    他戰戰兢兢道:「您的問題很嚴重嗎?」

    張志遠滿臉愁容道:「怎麼說呢,我擔任副局長時,確實為郭書記開過綠燈,正因為如此,我們的關係才更加牢固。可官場如此,有些事我能做得了主嗎。說句不好聽的,我不過是這條繩上的螞蚱,能不能逃過此劫,就看造化吧。」

    陸一偉立馬道:「張書記,您別這麼悲觀。要不我去找找白書記,他在京城有人,肯定能擺平的。」

    張志遠淡然一笑,看著他道:「他自己都不保,還能顧及我嗎?」

    陸一偉再次震驚,道:「他怎麼了?」

    「哎!有些事不能闡開說,你還是別知道為好。但在這件事中,白書記肯定不會受到牽連,調走是最好的選擇。而你遠離江東官場,也是最明智的選擇。這是白宗峰故意如此安排的,如果繼續留在江東,下一個就是你。」

    陸一偉一顫,後退一步道:「我……我有問題嗎?」

    張志遠欲言又止,道:「在官場上想要收拾一個人還需要理由嗎,隨便找個帽子扣在頭上都夠你吃一壺的。這些年,關於的檢舉信很多,主要集中在你開煤礦的事情上。白書記應該和你說過,也一直在給你壓著,誰不知道將來會不會舊事重提,還是那句話,做好心理準備。」

    張志遠的話讓他感覺到真正的危機,而這次沒有人站出來替他說話。就像釜底抽薪一般,他的靠山一個個倒下,要是張志遠也倒下了,恐怕就孤立無援了。

    張志遠沉沉睡去,而他一夜未合眼。翻來覆去把這些年的種種「罪行」在腦海里過了兩三遍,正如張志遠所說,每件事都足夠他吃一壺的。

    這個春節,在忐忑中度過……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