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381 我的心病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381 我的心病字體大小: A+
     

    楚雲池沒有言語,眼睛不眨地盯著陸一偉,許久伸了出手。

    陸一偉一時間沒反應過來,付江偉的及時提醒他伸出手握著對方乾癟的手掌。他瘦了,能夠感覺到皮包骨頭。原先的他頭髮茂密,意氣風發,神采飛揚,講話地動山搖,行事鐵腕剛毅,類似於郭金柱般的霹靂幹將。這才幾年光景,就能把一個人摧殘成這樣,到底經歷了什麼。

    「祝賀你,我早聽說了。」

    楚雲池用勁握著他的手,似乎用盡渾身力氣,手背青筋暴突,枯枝般的手指有些發抖,試圖通過這種方式表達此時此刻的心情。

    陸一偉能夠感受他傳遞的溫度和心聲,優雅一笑道:「謝謝楚局長。」

    曾經的下屬現如今和自己平起平坐,而且大有趕超自己的趨勢,不得不說世事無常。楚雲池內心翻江倒海,眼眶發紅,細微的舉動微妙的變化似乎在內疚,更像是贖罪。

    一旁的馬菲菲並不知情,一臉茫然看了半天道:「這是……」

    蘇啟明了解那段歷史,含含糊糊道:「一偉的老領導,多少年沒見了。」

    「哦,怪不得。」

    「走,進去聊。」

    進了包廂,幾人一左一右坐開,不一會兒又進來一個中年男子。進門雙手鞠躬道:「蘇市長,哦不,蘇書記,瞧我這張嘴,禿嚕了,來晚了,實在抱歉。」

    蘇啟明沒有計較,微微頜首道:「馬市長,給你介紹一下,豐華集團董事長兼總裁林威。」

    馬菲菲上下打量一番,林威趕忙伸出手嬉笑道:「馬市長,久仰大名,恭祝您榮升市長,以後可得多多關照啊。」

    馬菲菲似乎對他並不感冒,及時抽回手不屑地斜視道:「你認識我?」

    林威坐下大大咧咧道:「那當然了,西江官場的大人物我不敢說全部認識,至少一多半能叫得上名字來,而且每個人的履歷都一清二楚。」

    馬菲菲有些不相信,指著陸一偉道:「認識他嗎?」

    林威看了半天,搖了搖頭道:「這位領導可真沒見過。」

    「連西江省最年輕的縣委書記都不認識還吹牛,也不怕閃了舌頭。」

    林威瞪大眼睛盯著陸一偉,驚呼道:「您就是陸一偉?終於見到本人了。經常聽蘇書記念叨您,今日一見果然氣宇非凡,英俊帥氣,關鍵是太年輕了,哈哈。」

    他敢在蘇啟明跟前如此放肆說明兩人關係甚好,陸一偉以笑回應,沒有多言。

    說話間,張志遠風塵僕僕進來了,看到陸一偉頗為意外,打了一圈招呼挨著坐下低聲道:「你來了怎麼不提前說一聲?」

    「還想著您不回來就沒打擾。」

    「哦,本來不打算回來的,趁著現在有時間,回來探望幾個老領導。」

    張志遠說話的時候一直看著楚雲池,對他的出現很是意外。由於倆人認識,微笑著點了點頭。

    有領導參加的飯局註定喝不痛快,何況今天是大年初一,蘇啟明的電話此起彼伏響個不停,一會兒捂著手機低聲講,一會兒出去門外接,最後實在頂不住了,道:「各位,實在對不住了,有個大人物必須得陪,要不你們先吃著,咱們改天再坐下來好好喝,行不?」

    蘇啟明要走,其他人也心不在焉,紛紛起身參加各自的活動。張志遠臨走時道:「晚上別走啊,我還要和你有話說。」

    偌大的包廂內,只剩下陸一偉、付江偉以及楚雲池。付江偉了解他們的過往,自覺主動起身離開。

    剩下他倆,氣氛分外尷尬,空氣彷彿凝固了一般。對峙了許久,楚雲池搖搖晃晃站了起來,提著酒瓶子來到跟前坐下,為其倒滿酒,端起酒盅連續自飲了三杯,陸一偉趕忙攔著道:「楚書記,您少喝點吧。」

    楚雲池沒有理會,又喝了一杯,咂巴著嘴長吐一口氣,過了很長時間沉悶地道:「你還恨我嗎?」

    陸一偉拿著酒盅把玩著,歪嘴一笑道:「何來恨之有,我從來沒恨過您。」

    「不,你肯定心裡有怨氣,其實我……」

    陸一偉急忙打斷道:「楚書記,您別說了,我心裡明白,而且早就想開了。換句話說,沒有您也就沒有我的今天,要不是您帶我進了政府辦,說不定現在還在南陽縣,做一個碌碌無為,平平庸庸之人。」

    楚雲池有些喝高了,拚命搖頭道:「我要說,這件事在我心裡積壓很多年了,一直沒有勇氣和你正面溝通。今天正好相遇了,我要把心裡話說出來。」

    「其實誰都知道,當年是你替我背了黑鍋。時至今日,我都非常感謝你,若不是你一口應承下來,恐怕……我走以後,也特別想找你,可就是沒有勇氣。把你一個人扔到北河鎮,一呆就是五年……」

    「您別說了,我心裡都明白。」

    故事回到了開篇的一幕。關於倆人的恩恩怨怨,隨著時間的推移陸一偉早已深埋在記憶里,不願意回憶那段往事。今天的陸一偉,已經與他走到了同一起跑線上,再去追究又有什麼意義。他不是小雞肚腸之人,更不願揭那段傷疤。

    楚雲池竟然嚎啕大哭起來,攔都攔不住。或許他在懺悔,亦或在對自己的命運感到不忿。這十幾年來,他一直在原地踏步,停滯不前。和他同期的縣委書記現在有的進入常委,有的調到省里成了正廳領導幹部,屬他最為狼狽,至今還是文化局局長。

    陸一偉安慰了好大一陣子才算停止了哭泣。拿著紙巾擦掉眼淚道:「一偉啊,以前的事是我做得不對,不管你原諒不原諒,我是在真誠的懺悔。再過兩年我就退休了,不希望留下任何遺憾,唯獨你是我的心病。今天晚上,我鄭重地向你道歉。」

    說完,起身要鞠躬。陸一偉趕忙攔著道:「楚書記,這可使不得,真的沒必要。還是那句話,在我心裡,您永遠是我的老領導。」

    楚雲池擠出一絲笑容,拿起酒瓶道:「我喝了,一笑泯恩仇……」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