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383 山雨欲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383 山雨欲來字體大小: A+
     

    春節過後,氣溫陡然上升。下了一冬天的雪開始漸漸消融,尤其是路面上的結冰,污水橫流,泥濘不堪。畢竟還是冬天,一消一凍,本來不結實的路面更是坑坑窪窪,十米一個小坑,百米一個大坑,顛簸得像安裝了振動器一般,從外面回一趟家甭提多不方便。群眾的抱怨聲不絕於耳。

    幾乎在同一時段,省里的人事調整開啟了第二波。陸陸續續又調整了幾個地市書記,市長,以及省部委一把手。陸一偉的眼睛盯在和自己關聯的幾個領導上,最讓他意外的,也是意料之中的,張志遠被調動了。在國資委主任位置上還沒坐穩三個月,被調到省政府法制辦公室。從外面繞了一圈,又回到了省政府。

    省法制辦屬於省政府直屬單位,廳局級正職,主要負責立法,行政複議、行政執法監督等工作,表面上是很重要的部門,實則就一清閑清水衙門。比起掌管實權的國資委不知相差十萬八千里。

    陸一偉猜測,短時間內如此調整,背後肯定隱藏著深層次關係。大年初一那天他已經暗示過,只是沒太在意,更沒想到這麼短的時間內就調動。至於為什麼,他始終沒有說,甚至沒告訴去哪。

    調動之前,談話環節是必不可少的環節,要麼主要領導,要麼組織部長。說明在年前肯定找他談過話,而他卻沒有給自己透露任何信息。

    他分析,讓張志遠離開國資委,應該是省委章書記的意見,畢竟牽扯到國有企業的搬遷,對於別人推薦的人信不過,需換上自己人推進這個項目。再說這麼大的油水衙門,怎麼可能旁落他手。

    回歸省政府,不出意外是他原來的老領導,原副省長,現任南江省委常委、組織部長沈廣明再背後出力。再次回歸省政府,尋求省長趙昆生的庇護,也是很不錯的選擇,至少暫時是安全的。

    與此同時,又一個勁爆的消息相隔一天曝出,高新區黨工委書記郭金柱涉嫌嚴重違法違紀,接受組織調查。

    消息一出,轟動全省,甚至傳播到全國各地。

    按照慣例,一旦進入程序,基本上已經掌握了線索和犯罪事實,翻盤基本無望。接下來,就是免去職務,罷免人大代表資格,立案偵查,依法雙開,提起公訴,等待宣判……這個過程相當漫長,短則一兩年,長則三四年,最終的結果是鋃鐺入獄。

    這些年,陸一偉經歷過好幾起類似事件,可沒有任何一起事件讓他感到懼怕膽顫。他和郭金柱走得不遠不近,好歹是相處多年,突然就被調查了,心裡或多或少難以接受。再者,這裡面很有可能牽扯到自己,一旦供出來,後果不堪設想。

    那20萬元如同心中長了草,即便拔掉都無法根除,用如履薄冰來形容他此時此刻的心情再恰當不過。

    山雨欲來,無法阻擋。

    高層風雲突變,對於遠離政治中心的龍安縣而言毫無瓜葛。陸一偉現在似乎明白了白宗峰當初為什麼要把自己調到這裡,有時候,遠離政治磁場,也是對自己很有效的保護。

    工作還得繼續,而且不能停止腳步。經過幾個月的調研摸索,陸一偉基本掌握了龍安的基本情況。今年,他一改往日的風格準備大幹一番。通過三級幹部大會向全縣人民發出最強音,樹立威信,站穩腳跟。在開大會之前,還有幾件大事要做。

    「陸書記,公安局周局長找您。」

    陸一偉將蔣振濤起草好的講話稿合上抬頭道:「什麼事?」

    許昌遠道:「他找您有急事。」

    陸一偉心裡有底,道:「讓他進來吧。」

    不一會兒,周凡林穿著警服著急忙慌進來了。還不等他開口,陸一偉給了一個下馬威道:「周局長,我能給你提個意見嗎,以後來我辦公室別穿警服,這裡不是公安局。」

    周凡林對突然轉變態度的陸一偉有些不適應,沒太當回事道:「陸書記,穿警服是我的職責所在,情況特殊,我來不及換警服……」

    「那你換了衣服再來吧。」說完,低頭繼續修改稿子。

    周凡林依然沒明白意思,繼續道:「陸書記,我說一句話就走。」

    陸一偉猛地抬頭,黑著臉斜視著他,周凡林居然有些懼怕他的眼神,心裡儘管十分不爽,怎奈於對方是縣委書記,灰頭土臉退了出去。

    縣新聞中心主任康京超進來了,陸一偉立馬改變態度,對其溫柔了不少。道:「怎麼樣,都聯繫上了嗎?」

    康京興奮地點頭道:「按照您的指示,都聯繫上了。從去年以來,我挨著拜訪了人民日報社的陳國光主任,中興社的夏雨鴻副總編,《西江日報》總編,西江電視台的總編,西北新聞網的總編,《西江文學》的總編,以及省攝影家協會副主席,收穫頗多,受益匪淺。尤其是陳國光主任,他打算近期要來龍安轉一圈。」

    「很好,我非常歡迎。我和陳國光主任很早就認識,很不錯的一人。只是後來聯繫比較少了,但時常會發簡訊問候。等他來了好好招待,到時候我親自作陪。」

    「好的。另外,陳主任也說了,打算在人民日報上為我們刊登一篇新聞稿,想讓我儘快寫起,計劃走得時候帶上。另外,夏雨鴻總編希望您撰寫一篇理論文章,屆時會在《人民陣地》刊發。我倒是為您打了個草稿,您過目一下。」

    陸一偉接過來瀏覽了遍,基本上把自己的思路寫進去了,但還是有所欠缺。要說揣摩心思,掌握政治意圖,沒有人能和蔣振濤相提並論。他在不同場合講過的話,提出的一些觀點,一字不漏都寫進了報告里。甚至對他今年的打算寫得很詳實,換句話說,他對自己的情況和心思了如指掌,這就是他的過人之處。

    這種人是把雙刃劍,用好了絕對是得力助手,用不好會毀了自己的事業。讓他起草三干會報告,是陸一偉故意的。就是看看他會不會把內容泄露出去。不泄露算得上忠誠聽話,但他更希望透露出去,以便聽聽別人的看法。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