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634 怒不可遏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634 怒不可遏字體大小: A+
     

    「讓高博文、許萬年現在馬上過來!」張志遠怒不可遏道。完了又補充了一句:「再通知楊縣長,讓他也過來!」

    張志遠走進李春妮辦公室,將房門反鎖,焦急地道:「春妮,這事你怎麼不等我回來再處理呢!」

    「張哥,這口氣我實在咽不下去,你不知道那個許萬年和高博文有多麼囂張,罵我是婊子,好!既然是婊子,那就讓婊子的男人來處理這事,我活這麼大第一次受如此委屈。你放心張哥,這事絕對不會牽連到你。」李春妮在單獨場合,習慣叫張志遠張哥。

    張志遠搖了搖頭道:「牽連不牽連倒無所謂,問題是你把事情搞得複雜了,行了,走一步說一步吧。」說完,打開門直接上了會議室。

    不一會兒,許萬年灰頭土臉地走了進來。張志遠用充滿怒氣的眼神瞪著他,氣得不知該從哪說起,端起杯子咕咚咕咚喝水。

    許萬年先說話了,好像受了多大委屈似的,道:「張書記,你可得替我做主啊,李春妮那小丫頭片子當著那麼多的面扇我巴掌,我都多大年紀了,那能受得了這種羞辱!」

    張志遠不聽許萬年解釋,直截了當道:「我問你,你昨天是不是和鄒亮要錢了?」

    許萬年見張志遠知道了,搖頭晃腦地道:「我不是要錢,這不馬上過年了嘛,想給機關人員搞點福利……」

    「啪!」張志遠將水中的水杯重重一放,水花四濺,濺到手上,他顧不得疼,指著許萬年道:「糊塗!愚蠢!狂妄!」三個詞準確地概況了許萬年的所作所為。

    張志遠繼續道:「許萬年,我真不知道你是怎麼想的,居然主動上門要錢,安監局那麼大個單位,就缺那點錢?今天上午又是怎麼回事?」

    許萬年死豬不怕開水燙,道:「百泰煤業存在安全隱患,我按相關規定依法查封。」

    「你敢說不是打擊報復?」

    「不是!」

    「好,你要對你說的話負責任!」張志遠氣得渾身發抖。

    這時,高博文走了進來,張志遠繼續開炮,道:「高博文,我讓你處理此事,你幹嘛去了?」

    高博文「噗通」往椅子上一坐,理直氣壯地道:「我解決了啊,是李董事長不配合,我有什麼辦法。老許這裡我認為他做得對,沒有違反相關規定。」

    看著高博文和許萬年沆瀣一氣,擺明了態度與李春妮對著干。張志遠本想著拉他們一把,現在放棄了這一想法,而是道:「我讓你查的事你查了沒?」

    「什麼事?」高博文故作姿態道。說話間,回頭瞟了眼許萬年。

    「什麼事?50萬的事!」

    「哦,這事啊!」高博文假裝回憶起來道:「已經認真查了,沒有任何錯誤。」

    「是嗎?」張志遠冷笑道。

    高博文堅定地道:「張書記,我安排專人來來回回查了好幾遍,都沒有問題。」

    「行了!」張志遠不耐煩地道:「這事既然挑起來了,我就要一查到底。我已經和市審計局對接了,過兩天他們下來逐項對賬。」

    聽到此,許萬年嗖地一下子站起來道:「張書記,曙陽煤礦審計工作是我親自參與的,你這麼做難道是懷疑我?」

    張志遠冷冷地道:「高縣長都看出問題來了,我且能袖手旁觀!在未查明之前,我任何人都懷疑,不僅是你,還有方中凱,白玉新,陸一偉我都懷疑,你放心,查賬不是針對某個人,如果沒事,你好我好大家好,一旦有事,一個都不放過!」

    高博文見張志遠態度如此決絕,心裡直後悔挑起事端。本想著接此事打擊張志遠,沒想到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反而查到了自己人頭上。因為此事,許萬年喝多了還和高博文幹了一架。這事要是鬧下去,一個都跑不了。

    許萬年獃獃地坐在那裡,緊張地雙腿打顫。

    張志遠看到許萬年臉色煞白,表情極其不自然,起到了一定震懾作用,道:「好了,許萬年,你現在把你的人撤回去。」

    「哦!」許萬年木訥地站起來出去了。

    許萬年走後,張志遠問高博文:「這事你看如何收場?」

    高博文依然嘴硬道:「張書記,這次全縣安全大檢查您是同意的,許萬年作為此次具體承辦人,在百泰煤業查出了問題,那就按有問題辦事。如果因個人關係而撤銷,政府的公信力何在?以後還怎麼查處其他煤礦?這個口子絕對不能開,一定要公事公辦!」

    張志遠點頭道:「我認可你的做法。其他煤礦呢,查出什麼問題沒有?」

    「暫時沒發現。」

    「真的?」

    被張志遠這麼一反問,高博文心虛地道:「真的。」

    「那好!」張志遠道:「明天我親自去一趟雙廟煤礦。」

    「這……」高博文緊張地道:「張書記,雙廟煤礦還沒去檢查。」

    「你剛才不是說都檢查了嗎?」

    「就剩下那裡了。」

    「那好,既然沒去檢查那就好辦了,我們一同去看看。」張志遠面無表情道。

    高博文沒想到張志遠來這一招,擺明了給自己不好看。事已至此,雙方僵在一起,互不讓步。

    過了一會兒,楊德榮也趕了過來。進門就道:「多大點事啊,這麼興師動眾的。張書記,你不能因為百泰煤業是你引進來的就格外關照,如此做的話,讓我很被動。」

    楊德榮一進門就充滿了火藥味,如此與張志遠說話還是第一次。看來,查處百泰煤業,楊德榮也有份。如果進一步說,極有可能是他一手策劃的。

    張志遠抬頭瞟了一眼道:「這麼說我是濫用職權咯?」

    楊德榮往對面一坐,瞪著眼睛道:「我可沒有這麼說!」

    「行了,事已至此,楊縣長你給個態度吧。」說完,對著一旁一直未說話的陸一偉道:「去把李春妮叫過來!」

    李春妮闊步走了進來,瞧都沒瞧楊德榮,坐下來對張志遠道:「張書記,我已經請省安監局的人下來了,請他們對我煤礦進行大排查。如果卻有安全隱患,我李春妮認罰,該交多少交多少,如果沒有,我有權力向上級部門申訴。」

    張志遠的腦袋一直亂糟糟的,好比左右手,既不能指責自己的人幹得不妥,也不能質疑李春妮的態度。如今,李春妮擺開了架勢與南陽政府對著干,他更不知該如何處理此事。

    坐在一側的高博文緊張起來,回頭尋求楊德榮的幫助。楊德榮穩坐泰山,心裡七上八下,狂跳不止。他也沒想到事情會弄成這樣,本想著讓許萬年側面敲打一下,誰知這個蠢貨惹出這麼大的亂子,都不知該如何收場了。

    楊德榮為什麼要刁難百泰煤業?他又不是不知道這家公司的背景,說出原因有些可笑。原來,楊德榮到南陽履職后,基本上各大煤礦都前來拜會了,包括牛福勇都讓彭志榮打點了,唯獨百泰煤業傲氣十足,到現在連個人影都沒看到。既然你眼裡沒有我,那我就讓你嘗嘗我的厲害。另外,楊德榮也想藉此給張志遠出難題,看他如此處理此事。不過事態已經超出了預想,上不來,下不去,有種架在空中的感覺。

    楊德榮說話了:「李董事長,完全沒必要嘛!你這麼做分明是對縣委縣府的工作提出質疑嘛。此次安全大檢查,是市裡統一部署的,我們也是執行命令。再說了,查出問題整改了就行了,何必把事情搞得這麼複雜嘛!」

    李春妮哼笑道:「楊縣長,我原本也不想怎麼樣,是你們的人非要說個長長短短,還伸手直接討要,難道這也是你們縣委縣府安排的嗎?」

    楊德榮表情僵硬,佯裝氣憤地道:「還有此事?簡直太不像話了,你放心,這事我一定會嚴肅追究相關人的責任!」說完,對著高博文道:「高縣長,你現在去落實此事,看看那個人如此膽大妄為,另外,再對煤礦的安全隱患重新排查,如果問題不大,可以立即整改,撤掉相關處罰決定。」

    高博文急忙道:「好的,我馬上去!」

    高博文走後,楊德榮笑嘻嘻地道:「李董事長,你看這麼處置滿意嗎?」

    李春妮雙手交叉於胸,不留情面道:「讓許萬年給我道歉!」

    聽到李春妮不依不饒,楊德榮笑容僵在臉上,道:「我覺得完全沒這個必要吧,畢竟是你打人在先。另外,你也要考慮下縣委縣府的顏面,這要傳出去多不好啊。」

    「那我不管,我說了,此事不會善罷甘休。」李春妮執拗地道。

    「哼!」楊德榮見李春妮不識抬舉,起身甩袖離去。

    楊德榮出去后,張志遠說話了:「春妮,現在沒有外人,看在我的面子上,這事就此打住,行嗎?」

    陸一偉也附和道:「是啊,春妮,張書記確實左右為難,剛才楊縣長已經退步了,你也退一步,相互讓一下這事就解決了。如果一直僵持著,對誰都沒好處。」

    李春妮想了半天,站起來道:「那好吧,張哥,這事我看在你的面子上到此為止,不過你要看好你的人,別像瘋狗一樣到處亂咬,如果再有下次,我決不輕饒!」說完,起身走了出去。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