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633 惹禍上身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633 惹禍上身字體大小: A+
     

    「陸一偉,你到底是那邊的人,啊?」許萬年手叉著腰氣喘吁吁道。話音未落,一連串警報聲先入聲,緊接著幾輛警車駛進了院子。

    羅志清跳下車,呵斥圍觀的職工:「看什麼看,都往後退!」說著,幾名警察排成一排,拉起了警戒線。見現場得以控制后,羅志清走到許萬年跟前小聲道:「許局長,有話好好說嘛,我聽說一個工人都住進了醫院,這要是傳出去多不好!」

    許萬年厭惡地瞟了羅志清一眼,道:「喲!把您羅大局長也驚動來了,你來得正好,有人妨礙公務,都統統給我抓起來!」

    羅志清自然也清楚李春妮的來歷,拍了拍許萬年的肩膀貼耳道:「老許,趕緊讓你的人撤下去,這個女人你惹不起!」

    許萬年不識抬舉,回頭故意提高聲音道:「老羅,你這扯哪去了,我這是正常執法檢查,百泰煤業有安全隱患,我就要讓他停產整頓。你說我哪裡做錯了嗎?」

    羅志清不想與許萬年胡攪蠻纏,回頭道:「大家都先散了吧,別在這裡圍著,啥事都沒有,該幹嘛幹嘛去!」有了羅志清的指令,民警開始驅散人群,不一會兒,圍觀的工人全部散去。

    羅志清走到李春妮跟前道:「李董事長,咱們雙方都消消氣,坐下來心平氣和談,你看行不?」說著,和一旁的陸一偉擠了擠眼。

    陸一偉聞弦歌而知雅意,附和道:「春妮,咱先進去,在外面讓人看著多不好。」

    誰知李春妮揚手一指許萬年道:「我不想再見到這個人,如果要談,讓你們楊縣長來見我!」又對總經理鄒亮道:「去把封條撕了,繼續動工!」說完,甩袖走進了辦公樓。

    如果別人說出這麼囂張的狠話,都以為他不知天高地厚,可從李春妮嘴裡說出來,好像沒什麼不妥。畢竟,人家有那個叫囂的資本。

    站在樓底下的許萬年還不收斂,指著李春妮破口大罵:「一副婊子的模樣,真把自己當回事了,我倒要看看沒有我的指令誰敢擅自動工。」

    羅志清走到許萬年跟前,無奈地搖了搖頭道:「老許,你呀!」說完,轉身上了車,拂塵而去。

    陸一偉看了眼許萬年,轉身跟隨李春妮進了辦公樓。

    李春妮辦公室。陸一偉耐心勸導紅著眼的李春妮:「春妮,你別與他一般見識,這事我已經向張書記彙報了,他正在開會,開完會馬上回來。」

    李春妮畢竟是女人,她手插口袋,眼睛往上一瞟,試圖將眼眶裡的淚水憋回去。哽咽著道:「一偉,如果你們張書記不給我個交代,這事我絕不會善罷甘休的,尤其是那個許萬年,我不想再看到他。」

    陸一偉知道李春妮的能量,他不想將此事鬧得動靜太大,繼續勸說道:「春妮,許萬年說話確實有些過分,但我希望你冷靜冷靜,事情鬧大了對誰都不好。」

    「不!」李春妮一臉怒氣道:「我原本想著息事寧人,馬馬虎虎過去就算了。可現在我改變主意了,我就是把事鬧大,而且你們南陽縣必須給我個態度!」

    陸一偉覺得李春妮有些過了,道:「春妮,你這樣做不是給張書記出難題嘛。你也知道,張書記是外來人,在南陽的根基本身就不穩,好多人都不服他,特別是這個許萬年,張書記免去他競選副縣長的資格,一直耿耿於懷。我看他這次不僅是沖著你,也有可能是針對張書記。」

    「哼!這種人也配當副縣長?簡直太搞笑了!」李春妮冷笑道:「鄒亮和我說,這個許萬年昨天已經帶著人來過一次了。來了后磨磨蹭蹭半天,說馬上要過年了,想讓我們礦出點贊助費。鄒亮覺得此事是應該的,畢竟歸人家管嘛,打算拿出5萬給他,我也同意了。誰知他獅子大開口,直接開出了20萬元的價碼,這麼大一筆數額,我自然不同意了。這不,今天就帶人把我的礦給查封了,還開出20萬元的罰款,你說這是人乾的事嗎?」

    陸一偉聽后頗為驚訝,追問道:「這是真事?」

    「可不!」李春妮道:「要不然我今天這麼火大。事情既然成了這樣了,我不怕把事鬧大。至於張書記這邊,我不會為難他,但是這個人,我必須給他點教訓!」

    聽到此,陸一偉不知該如何處理了。矛盾的焦點已經從查封煤礦轉移到個人恩怨,本來張志遠對許萬年的所作所為一直隱忍著,如果李春妮所說為真,他這次難逃此劫了。

    就在這時,張志遠的電話打進來了。陸一偉起身躲到門外接起來,張志遠劈頭蓋臉就訓斥道:「你到底是怎麼處理的,我聽說現場還有人受了傷?」

    面對張志遠的訓斥,陸一偉倍感憋屈。尷尬的身份致使指揮失靈,何況自己有什麼權力命令許萬年,可張志遠又偏偏倚重自己處理此事,高不成低不就,實在有些窩囊。他道:「張書記,李春妮和許萬年發生了點爭執,我看還需要高縣長出面解決。」

    「你直接給他打電話,讓他過去處理。」

    陸一偉為難地道:「張書記,我已經打過電話了,好像他並不買我的賬……」

    張志遠在那頭沉默了片刻道:「你先控制住場面,我馬上趕回去!」

    剛掛斷電話,高博文擺著譜,慢條斯理地上來了。看到陸一偉后,瞟了一眼,轉身進了李春妮辦公室。陸一偉心煩意亂,硬著頭皮跟了進去。

    剛坐穩,高博文腰間的手機響了起來。他悠哉掏出來看了一下接了起來:「喂,張書記。」

    「我已經到了百泰煤業了,您放心,我馬上處理,保證讓您滿意。好好好,我知道了,明白!」高博文一個勁地點頭應承,臉上堆滿笑容。

    過了一會兒,高博文掛斷電話,臉色瞬間陰沉下來,點燃一支煙道:「李董事長,你怎麼能打人呢,這下把事情給鬧大了。」

    高博文以前在安監局時,李春妮與他有過幾面之緣,她冷笑道:「高博文,事實沒調查清楚之前,你別血口噴人,到底是我們的人受了傷,還是你們的躺在醫院?」

    高博文四平八穩道:「李董事長,我知道你有關係,後台硬,可也不能這麼作踐人吧,許萬年畢竟是有頭有臉的人物,你當著那麼多的面讓他下不了台,這事就是誰來了,也說不過去吧?」

    「你算什麼東西?」李春妮突然臉色一變,道:「你這是處理問題來了,還是質問我來了?我告訴你,乘著我高興,趕緊把你們的人撤走,待會惹急了老娘,一塊將你們收拾了!」

    被李春妮一通羞辱,高博文臉色極其難看,彈了彈煙灰,強硬地道:「人我是不會撤走的,你們煤礦存在安全隱患,這是不爭的事實。另外,你打了人,必須道歉!這是在南陽地盤上,還輪不到你撒野!」

    李春妮的火氣本來下去了,被高博文一激,立馬站起來指著高博文道:「高博文,既然你給臉不要臉,老娘陪你玩到底!」說著,掏出手機開始打電話。

    陸一偉見此,立馬上前攔著李春妮道:「春妮,張書記正在回來的路上,一切等他回來再說,切不可將此事鬧大!」

    李春妮已經完全被高博文激怒了,一把推開陸一偉道:「這裡沒你的事,讓開!」

    「你讓她打!還怕你了你不成?」高博文同樣被激怒,兩人互不相讓。

    陸一偉回頭著急地對高博文道:「高縣長,您就少說兩句吧。」

    高博文上下打量著陸一偉,道:「你怎麼還在這裡?我剛才在電話說得不夠清楚嗎?哪兒都有你,快走!」

    高博文顯然沒意識到事態的嚴重性,正說著,李春妮已經打通了電話:「喂,楊同耀,我不管你在哪,現在立刻馬上到南陽縣來!」講完,「啪」地掛斷電話,將手機重重地扔到桌子上。

    完了!陸一偉還是沒控制住局面,這事要捅到楊同耀那裡,就很有可能驚動省委領導。如果省委領導介入,那整件事的性質將發生驚天逆轉,說不定會牽連張志遠。陸一偉回頭看著高博文一副居功自傲的樣子,完全沒感覺到危險即將來臨。

    事情已經遠遠超出陸一偉所能觸及的範圍,目前只能等張志遠回來再做定論。他無奈地嘆了口氣,嘆息自己身份的卑微,也替張志遠捏了把汗。

    李春妮打完電話,起身到鄒亮辦公室去了,高博文自感無趣,甩袖離去,陸一偉則煩躁地踱來踱去,焦急等候。

    半個小時后,一輛車如同脫韁的馬一般駛進院子,刺耳的剎車聲在整個走廊里回蕩,陸一偉探頭一看,只見張志遠氣洶洶地快步走進了辦公大樓,他趕忙走下去,簡明扼要彙報事情經過。當他聽到李春妮把此事告訴了楊同耀,倏然緊張回頭道:「真的?」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