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635 霸氣收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635 霸氣收場字體大小: A+
     

    作為縣委書記,張志遠本是一言九鼎,可在這件事上表現出了諸多無奈和尷尬。李春妮的背後站著楊同耀、徐才茂和白宗峰,這些響噹噹的人物那個敢得罪?本以為這事就這樣結束了,然而,更大的難題接踵而至……

    就在張志遠拖著疲憊的身子起身離開時,院子里一下子進來七八輛轎車,他定金一看,只見全國人代表、省傑出企業家,西江省最著名的民營企業宏泰集團總裁楊同耀邁步走了進來。看到此,他心都提到嗓子眼,趕緊下去迎接。陸一偉緊隨其後,跟著跑了下去。

    前面提到,楊同耀是全省有名的民營企業家,靠鋁礦發家,如今企業涉足房地產、能源、餐飲娛樂等十幾家子公司,李春妮的百泰公司也屬於子公司,身價達到十幾個億,被外人冠名為「鋁業大王」。如此大的人物,自然是西江省「國寶級」的人物,甭說一個小小的縣委書記,就連省領導他都不放在眼裡。李春妮能把這尊「大佛」請來,可見其能耐之大非凡人所能企及。

    「楊總,您來了啊。」張志遠早早迎了上去握手,可楊同耀看都沒看,黑著臉直接問道:「你是誰?」

    上次百泰煤業掛牌儀式時,楊同耀也出席了剪綵儀式。張志遠還與他一同吃過飯,可現在已經完全不記得了。張志遠尷尬地收回手,道:「楊總,我是張志遠。」

    「哦。」楊同耀似乎對張志遠不感興趣,徑直上了樓。身後還跟著一大堆黑衣人,如果不知道的,還以為是黑社會。

    陸一偉在一側仔細觀察楊同耀,此人身材矮小,酒糟鼻,金魚眼,蛤蟆嘴,腦袋禿頂,長相極其醜陋,真想象不到這樣的人能成為西江省首富。

    這時,幾個穿黑西裝戴黑墨鏡的黑衣人五步一崗站在樓梯口,樣子極其兇悍,把陸一偉嚇了一跳。他搞不清這些人是楊同耀的保鏢,還是他的馬仔?但凡這種大企業家,或多或少與黑勢力有染。

    張志遠要上去,被黑衣人無情地擋在樓梯口。張志遠尷尬地說明身份,黑衣人依然一副冷漠表情怒吼道:「往後退!」

    就在此時,李春妮出現在樓梯口,叫著道:「讓他們兩個上來吧。」說著,黑衣人閃開一條道,垂首讓路。

    張志遠雖是縣委書記,那見過如此場面。盡量保持縣委書記的身份,穩噹噹地上了樓。

    「你就是縣委書記?」楊同耀聲音洪亮,講話霸氣,顯得張志遠十分渺小。對於這樣的人,張志遠不敢得罪,笑著道:「楊總,您忘了,百泰煤業成立時我們還一起吃過飯。」

    李春妮附和道:「老楊,都是自己人,別那麼兇巴巴的,張哥待我不錯。」

    李春妮說了這話,楊同耀的眉頭才舒展開來,道:「張什麼來著,我和你說,春妮能在你們南陽縣投資,是看得起你們,怎麼?我們有錢燒得慌,非要到這窮山惡水投資不成?既然來了,你們就得盡地主之誼,怎麼能讓她受如此大委屈?你給個準話吧,打算怎麼處置?」

    楊同耀與生俱來的霸氣讓張志遠不寒而慄,倒像是老子訓兒子,簡直不把他這個縣官放在眼裡。

    李春妮了解楊同耀的脾氣,拉著他道:「老楊,不和你說了嘛,張哥都已經處理了,你就別為難他了。」

    李春妮一說話,楊同耀的眼神柔弱下來。不過,像他這樣的人物,那能咽的下這口氣,道:「那個王八蛋罵你了,讓他給我滾過來!」

    李春妮急忙道:「真沒事了,你就別鬧了。走吧,走吧,我還要回去趕著接孩子。」說著,拖著楊同耀往外走。

    楊同耀掙脫開道:「急什麼,孩子有人去接。今天我必須把這事給捋順咯,我倒要看看這群狗眼看人低的東西長了幾個腦袋!待會秦修文也過來,我等他。」

    聽到此事將市委書記秦修文也驚動了,張志遠緊張萬分,急切地尋找李春妮的眼神,尋求她的幫助。

    這事真鬧大了!陸一偉站在一邊不說話,替張志遠捏一把汗。

    「哎呀!」李春妮尖叫道:「你怎麼把秦哥也叫來了,多大點事啊,說了都處理了,你怎麼還抓著不放呢。快走,快走!」

    「你給我坐著!」楊同耀雷霆震怒,嚇得李春妮渾身顫抖,一聲不吭地坐在沙發上。

    十分鐘后,秦修文一路小跑上來了。進門就道:「楊總要來怎麼不提前打招呼,早知道我一定提前迎接。」說著,伸手握手。

    楊同耀自始至終未站起來,伸出手意思了下,直截了當道:「我說修文啊,咱倆的交情不是一年兩年了,現在在你的地盤上遇到點麻煩,你不能坐視不管啊!」

    「管,肯定管!」秦修文平時一副傲姿,可在楊同耀面前垂首彎腰,低三下四。可見,他也對這位企業家有所敬畏。陸一偉第一次見如此架勢,由衷地感嘆,連市委書記俯首帖耳,果然是財大氣粗。

    說完,秦修文回頭對張志遠厭惡地道:「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張志遠簡單陳述了一遍,秦修文沉默不語,快速思考著對策。過了一會兒,回頭對楊同耀道:「楊總,您看這事已經妥善處理了,我承認我們的工作人員在辦事方式上還有所欠缺,以後我們一定多加註意。」

    「把那個罵人的狗東西給我叫過來!」楊同耀不聽秦修文解釋,依然糾纏著不放。

    無奈,秦修文只好安排張志遠將許萬年叫了過來。

    許萬年進來后,看到這架勢早已魂不守舍了,說話也利索,結結巴巴道歉道:「楊總,秦書記,李董事長,這事是我的不對,我向您道歉。」說完,連鞠了好幾個躬。

    「你他媽的奔喪呢!」楊同耀破口大罵,向身邊的黑衣人遞了個眼色。黑衣人心領神會,立馬上前架住許萬年,接下來的舉動足以讓人震驚,瞠目結舌。

    「說!你罵什麼了?」楊同耀坐在那裡,不顧及秦修文的情面,質問許萬年。

    許萬年雙腿發軟,連忙求饒道:「楊總,我真的錯了,我不該……」

    「不說?給我打!」楊同耀一聲令下,黑衣人左右開弓,噼里啪啦往許萬年臉上打。站在一邊的秦修文臉色黑青,卻不敢出面制止。

    「好了,老楊,到此為止吧。」李春妮看不下去了,上前阻止道。

    楊同耀不理會,繼續質問:「你到底罵什麼了,到底說不說?」

    許萬年依然不說,緊接著又一通打,臉上已是血肉模糊。秦修文實在看不下去了,道:「楊總,您這麼做不是讓我難堪嘛!」

    「沒你的事,現在我和他之間的事,我倒要看看這狗東西長了幾個腦袋,說,罵什麼了?」楊同耀繼續質問。

    許萬年實在頂不住了,用微弱的語氣擠出兩個字:「婊子……」

    不說還好,一說楊同耀更加惱火,親自站起來過去往許萬年嘴巴上扇了一巴掌。抓住對方的頭髮凶神惡煞道:「說,你要多少錢?」

    巴掌打在許萬年臉上,陸一偉心跳不止,對楊同耀原有的印象徹底顛覆了。還是什麼傑出企業家,這和土匪有什麼區別?就算許萬年有做錯的地方,也不該如此羞辱他。再說了,當著市委書記、縣委書記的面,表面是打在許萬年臉上,實在是打在他兩人臉上。

    楊同耀發泄了一通,一腳將許萬年踹到地上,對旁邊的黑衣人道:「他不是要20萬嗎,給他!」說完,氣呼呼地坐在沙發上。

    楊同耀的表演結束后,拿著手帕擦了擦手道:「修文啊,我不知道你怎麼當領導的,這種人渣也配當官?我不想再看到他。」楊同耀的話和李春妮如出一轍,蔑視一切。

    秦修文心中早已怒火衝天,壓著火氣道:「楊總,這事我會處理的。」

    「好,我等你結果。」說著,起身換了副模樣,笑呵呵地道:「咱倆可有陣子沒在一起聚了,下次回來后一定要好好喝一杯。好了,我還有事,就先走了。」

    「這就要走啊,好不容易來一次,吃頓便飯吧?」秦修文客氣道。

    「不啦!」楊同耀拉著李春妮道:「我們還要回去接孩子,剩下的事就交給你了。」

    臨走時,李春妮對秦修文道:「秦書記,這事不管張書記的事,你可不能遷怒於他啊。」

    不說這句話還好,秦修文皮笑肉不笑道:「請李總放心,我一定會處理好的。」

    送走楊同耀,秦修文看著半死不活的許萬年,回頭厭惡地對張志遠道:「這就是你處理的結果?」

    「秦書記,我……」張志遠不知該說些什麼,結結巴巴道。

    「行了,今天晚上到我辦公室,我對你有說話。」說完,氣呼呼地離去了。

    張志遠腦袋都大了,遇到了從政以來最大的危機。失去了市委書記的信任,結果可想而知。想到此,張志遠感覺眼前一黑,差點倒地。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