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456 局促不安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456 局促不安字體大小: A+
     

    陸一偉也不知什麼時候醒來的,等他睜開眼睛時,被明亮的白熾燈刺了下眼睛,本能地用手遮擋,再次閉上眼睛,習慣性地拉起被子遮住了頭。

    「咦?」陸一偉使勁嗅了下被子,一種別樣的芳香,淡淡的,有點像丁香花,又像桂花,甚至還混雜著女人的體香,他這才意識到這不是他家,而是別人家。

    他猛然拉下被子睜開眼睛,看著陌生的環境一下子坐了起來,四周看了看,沒有人影。「這到底是哪兒?」陸一偉完全不記得先前發生了什麼,只知道中午時和孟曉楠在一起喝酒,難道這是孟曉楠家?

    「孟曉楠!」陸一偉輕聲叫了下,沒有人應聲。他揉了揉發脹的腦袋,準備下床趕緊上個廁所。當他掀開被子時,發現只剩下一條短褲,又摸了上身,一件衣服都沒有,他不由得緊張起來,心裡暗道:「難道自己做了什麼?」

    「不可能!」陸一偉拚命搖頭。顧不上想那麼多了,四處找衣服竟然找不到,於是他披了件毛巾被衝進了廁所,開閘泄洪,渾身舒服。

    一邊撒尿,一邊看著鏡子里的自己,驚奇地發現,自己臉上、脖頸上以及胸前都有口紅印,在鐵的事實面前,陸一偉驚呆了。可自己真的什麼都想不起來。他打開水龍頭用冰涼的冷水沖了下頭,一個激靈全然覺醒,開始有了記憶,發生的一幕幕漸漸浮現在腦海……

    洗漱了一遍,陸一偉來到寬敞的客廳,四周看了看,看到沙發後面有孟曉楠一家的全家福時,知道了自己身處何地。可轉念一想,孟繼忠家他和白玉新去過啊,在市委家屬院的筒子樓里,可這裡全然不是啊,難道這是另一處住所?

    茶几上有香煙,陸一偉拿起來點燃,拿著煙灰缸來到了陽台上,打開窗戶,坐在藤椅上,一邊望著窗外的夜景,一邊回想著今天所發生的一切。

    窗外四周荒涼,一眼望去,漆黑一片,唯有遠處翻現著巨量而奪目的光芒。同時,沒有市區車水馬龍的嘈雜,更多的是叮叮噹噹的敲打聲,陸一偉斷定,這裡是郊區,而且是新房子,可外面什麼也看不清,不知道自己身處何地。

    想起夏瑾和坐在林海鋒車裡那一笑一顰,陸一偉恨得直咬牙。再加上孟曉楠「八卦」猛料,陸一偉更加震憤。他簡直不敢相信,夏瑾和的另一面居然如此讓人大跌眼鏡,簡直判若兩人。為什麼?如果不喜歡我,為什麼還要和我領結婚證?其實陸一偉早先就有預感,可他不是那種人,無論如何也不會把「猜忌」二字放到自己身上。然而,一切似乎顯得蒼白無力。

    陸一偉蹙著眉頭深吸了一口煙,然後對著空中長長吐出,煙氣在空中形成一個小圈,慢慢擴散,最後消失的無影無蹤。他感覺,情感也如同煙圈,在經歷過美好后,終究會煙消雲散。回想起自己的情感經歷,陸一偉欲哭無淚,幾乎每段感情在最關鍵的時候,老天爺都會派一個惡魔出來懲罰自己。與前妻李淑曼,剛剛過了磨合期,卻因為事業失利而中止這段婚姻;與前女友蘇蒙,都到了談婚論嫁的地步,蘇啟明的橫加干涉草草結束了;現在與夏瑾和,都已經領取了結婚證,又遇到這門子事,到底是要鬧那樣?

    陸一偉原本對未來的生活充滿期待,而現在又變得一事無成。事業再次回到起點,家庭又面臨著分崩離析。

    一陣冷風吹進來,陸一偉打了個冷顫,好像比先前更清醒了些。看到客廳茶几上的電話,陸一偉晃悠著走了過去,拿起來準備打給夏瑾和,都已經撥了出去,最終還是選擇放棄。

    「或許夏瑾和根本不是自己所想的那樣,是不是自己太敏感了?」陸一偉自問,猶豫了片刻,還是撥了過去。

    夏瑾和此時正滿世界找陸一偉,看到一個陌生的號碼,接了起來不耐煩地道:「有事快說,沒事就掛了,沒時間和你閑聊。」

    「瑾和……」

    「一偉?」夏瑾和驚訝地尖叫起來,頓時急得淚流滿面,急切地道:「你死哪去了?我下午不知給你打了多少電話,始終關機,你到底在哪?」

    聽到夏瑾和還是關心自己,陸一偉的心瞬間軟了,甚至不願去想今天發生的一切,道:「我也不知道在哪,你在哪?我現在去找你。」

    「我一直在宿舍等著你!」夏瑾和道:「這樣,你直接去城隍廟廣場,我馬上到!」

    陸一偉掛掉電話,四處尋找著自己的衣服,最後在一個卧室的陽台上找到了濕漉漉的衣服。他顧不了那麼多了,取下來忍受著冰涼穿上,正要出門時,與開門進來的孟曉楠相遇。

    孟曉楠見陸一偉這麼著急忙慌出去,問道:「你要走?」

    陸一偉點點頭,道:「我還有點急事要去處理,非常感謝你的盛情款待,下次見面后我一併償還!」

    孟曉楠有些失落地將手中的盒飯提起來道:「我專門跑到城裡給你買了糖醋丸子,要不吃了飯再走?」

    「真的很抱歉!」陸一偉不敢直視孟曉楠,閃爍其詞道。

    「你要去見她?」孟曉楠冷淡地問道。

    「……」陸一偉一頭霧水。

    「你喝多了,都和我說了。」孟曉楠心裡有些彆扭,抬起頭道:「陸一偉,夏教授不適合你,如果你不嫌棄,我可以做你女朋友。你放心,我的歷史清白,也不會背著你亂搞,最重要的,我現在還是處女,可以嗎?」

    聽孟曉楠如此說,陸一偉心寬了不少。至少可以說明,酒後並沒有發生什麼。在陸一偉眼裡,孟曉楠就是個孩子,怎麼可能當成自己的女朋友?本想一口回絕,但看到她可憐楚楚的樣子,陸一偉又不忍心,道:「曉楠,謝謝你的坦誠,你還小,且剛剛步入社會,比我好的男人多的是,需要你擦亮眼睛去發現,去尋覓,好吧?我真的要走了,下次到北州后再聯繫。」說完,不顧孟曉楠再三挽留,陸一偉堅決地跑了下樓。

    陸一偉一口氣跑出了大門口,氣喘吁吁地回頭望著站在陽台上張望的孟曉楠,頭也不回走出了小區。他驚奇的發現,這片區域太熟悉了,經過仔細辨認,這裡正是北州市的新城區。更加巧合的是,自己剛剛走出的那棟樓也正是他和夏瑾和的新房。

    陸一偉打了個計程車直奔城隍廟廣場。到了廣場,陸一偉遠遠地就看到夏瑾和站在路邊東張西望,很急切的樣子。躊躇之餘,陸一偉一閉眼睛,下了車。

    「一偉!」夏瑾和如小鳥般飛撲過來,抱著陸一偉在臉上親吻著。觸摸到身上濕漉漉的,驚訝地道:「你這是怎麼了?掉河裡了?」

    陸一偉直視前方,沒有搭理夏瑾和,而是想著如何挑開這個話題。

    「這樣不行啊,趕緊換一身!」夏瑾和心疼地隔空撐著,四周張望下道:「走,我們進去買兩件衣服。」

    「瑾和!」陸一偉拉住夏瑾和,茫然而遲暮,說到嘴邊卻講不出來。

    「咋了?」夏瑾和望著一臉不悅的陸一偉,道:「你今天怎麼了?是不是遇到什麼煩心事了?看你一直不高興。哦,對了,今天下午有兩三撥人在找你,快要瘋了,我的手機都打爆了,說一有消息立馬告知。這不,現在宿舍樓下還蹲著人呢,所以我悄悄溜了出來約你在這裡見面。一偉,你和我說,到底發生什麼事了?這麼多都在找你。」

    「這些很重要嗎?」陸一偉故意道。

    夏瑾和盯著陸一偉看了半天,覺得他實在是太奇怪了,搖了搖頭道:「你想說就說,不想說我也不會強迫你說。」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