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455 難以置信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455 難以置信字體大小: A+
     

    陸一偉也不知道走到哪裡了,抬頭看了一眼,「北州市規劃局」的牌子赫然在大門口懸挂著。大門異常氣派,要不是掛著牌子,別人以為這裡是那個大富人家的宅邸大院了。

    陸一偉此刻心煩意亂,很想找人好好喝一通酒。可在北州市認識的人不多,想起上午遇到的孟曉楠,他從口袋裡掏出了紙條,思索半天,找了家公用電話亭撥了過去:「喂,我是陸一偉,是孟曉楠嗎?」

    「是我啊。」孟曉楠一邊吃飯一邊道:「這麼快就要還錢了?真不用,我是和你開玩笑的。」

    「現在有時間嗎?我想找你喝酒。」陸一偉一臉不痛快道。

    孟曉楠看了眼蒙頭吃飯的父母親,起身走到陽台上道:「現在?現在我在吃飯啊。」

    「哦,那算了。」陸一偉失落地道,正準備掛電話,對方連忙道:「等等,你現在在什麼地方?」

    陸一偉再次拿起電話,道:「我在你們單位門口。」

    「好,等著,我現在馬上過去!」掛掉電話,孟曉楠匆忙換衣服。這時,北州市委宣傳部副部長、《北州日報》總編孟繼忠起身走了出來,兇巴巴地道:「不吃飯,你這是去哪呀?」

    「單位有事,讓我去加個班,來不及了。」孟曉楠撒謊道。

    孟繼忠平時對女兒的家教異常嚴厲,什麼都要按照他的要求來才行。小時候,孟曉楠喜歡唱歌,孟繼忠偏不行,非要去學自己不愛好的外語。上大學,孟曉楠考上了外省的重點大學,可孟繼忠不讓女兒出去,怕她出去學壞,留在了身邊,在北州大學上學。畢業后,孟繼忠又通過層層關係把女兒安排到規劃局,下一步就是為女兒物色一個好的金龜婿。如此按部就班,孟曉楠那受得了,從小就異常叛逆,幾乎時時處處和父親對著干,導致父女關係一直很緊張。

    「哪個單位加班還不讓人吃飯了,我打電話問問你們劉局長,這也太不像話了。」孟繼忠說完,就要去客廳打電話。

    「哎呀,好了,我就不能有點私人空間?」孟曉楠終於發飆了,憤怒地道:「我都這麼大的人了,以後能不能不要這樣管著我?」

    「你才多大啊,我能不管嗎?」孟繼忠站起來道:「現在的社會多麼的險惡,要是遇到什麼壞人……」

    「得得得!大白天的能有什麼壞人,你就別瞎操心了!」說完,「呯」地關上門,絕塵而去。

    孟繼忠不放心地站在陽台上,看到女兒跑出小區門外,心裡依然不踏實。

    孟曉楠打了輛計程車到了市規劃局門口,還沒有下車,就看到陸一偉精神頹廢地站在大門口,與上午相見完全是兩個人。她心裡不由得一緊,付了錢匆忙下了車。

    「陸一偉!」孟曉楠跑過去開玩笑地道:「好好的喝什麼酒啊,難道是受刺激了?」

    陸一偉不苟言笑地望著孟曉楠,問道:「中午我請客,請你喝酒。」

    孟曉楠帶著陸一偉來到一處相對僻靜的飯館,進了包廂落座。點菜時,陸一偉直接要了一箱啤酒,讓乖乖女孟曉楠嚇了一大跳,道:「陸一偉,你沒事吧?我最多能喝一瓶,剩下的可全都是你的啊。」

    「沒問題!」陸一偉爽快地道。

    點好菜后,孟曉楠看著陸一偉憂鬱的眼神,猜到發生了什麼事,故意輕鬆地道:「陸一偉,你這是感情受挫了?上午見你還好好的,怎麼這會就變了副模樣,是不是和夏教授吵架了?」

    陸一偉不吭聲,自顧獨飲,借酒消愁。

    「喂!你說話啊。」孟曉楠急了,道:「你不說話叫我來幹嘛,難道就看你喝酒嗎?想喝酒還不容易,來,我陪你喝!」孟曉楠豁出去了,起開一瓶啤酒一口氣喝了下去。

    一瓶酒下肚,孟曉楠明顯感覺腦袋發脹,身體發飄,好在意識還清醒,道:「陸一偉,你到是說話啊!」

    陸一偉突然抬起頭問道:「你了解夏瑾和嗎?」

    孟曉楠被這個問題整懵了,她坐直后搖搖頭道:「不甚了解,不過是師生關係。」

    「那憑你的了解,你覺得她是怎樣一個人?」陸一偉繼續問道。

    孟曉楠從來沒有考慮過這個問題,轉動眼珠子思索,一邊道:「夏教授,怎麼說呢,反正我覺得她挺好的,教學有一套,私底下和我們也能打成一片,人長得漂亮,又能歌善舞,在我們學校絕對算是風雲人物,各方面都挺好的。」

    對夏瑾和的了解,陸一偉並不全面。只是覺得感覺對了,一切都無所謂了。可現在看來,他有必要重新認識這位海歸教授,看看她到底是不是和自己走到最後的人!

    陸一偉繼續問:「有缺點嗎?」

    「嗯……」孟曉楠盯著陸一偉閃動著明亮的眸子,不知該怎麼回答。

    陸一偉看出孟曉楠的心思,道:「直說無妨,我不會怪罪你!」

    孟曉楠是個心直口快的人,肚裡藏不住話,道:「陸一偉,我要是說了你可別怪我啊。怎麼說呢,有時候吧,我覺得夏教授有點假……」

    「假?」陸一偉納悶地道:「繼續說。」

    孟曉楠努力措辭,道:「你就好比和你的關係,我們身邊的人都不看好你們,包括我們系主任還說,憑夏教授這麼好的條件,隨便找個都比你強,為什麼非要找個二婚……」孟曉楠越說聲音越低,到最後近乎聽不見。

    夏瑾和身邊的人,陸一偉只認識姚娜,除此之外別無他人。孟曉楠這麼一說,讓陸一偉站在對方的層面看待兩人的婚姻,確實有些不搭。現在看來,就更不搭了。催促孟曉楠道:「你繼續說。」

    女人都是自私的。孟曉楠從內心講,特別想佔有陸一偉。她想著要是藉此機會將二人的關係挑撥開,自己不就有機會了嗎?她隨即道:「一偉,我告訴你個小秘密,你可千萬別生氣啊。」

    「說!」

    「一偉,你還記得上次她前男友堵在宿舍門口那次嗎?」孟曉楠道。

    這件事陸一偉當然不會忘記,道:「當然記得,我還記得她前男友叫鄒寧,與她一同在美國留學,後來拋棄了她,回國娶了個官員的女兒,撈取資本后,隨後又離婚,對嗎?」

    「什麼對啊,壓根就不是這麼一回事!」孟曉楠道:「我聽別人說,是夏教授拋棄的對方。她前男友後來離婚也是因為她,哎呀,反正這裡面異常複雜,我都說不清楚。」

    陸一偉感覺到頭重腳輕,差點滑到在地。對於夏瑾和的過去,她不主動說,陸一偉從來沒有問及。現在從孟曉楠這裡聽到有別於她的版本,異常驚訝。急忙道:「你還知道什麼?」

    孟曉楠有些歉意地道:「陸一偉,這樣不好嘛,當著你的面說夏教授的不是,好像我多八卦似的,要是因為我影響到你們之間的感情,這個罪過我可擔待不起,我還是別說了,來,喝酒!」

    既然挑起了這個話題,陸一偉就想刨根到底,道:「說吧,我需要認識一個真正的夏瑾和。」

    可能是酒精的緣故,孟曉楠打開了話匣子,講起了夏瑾和在美國的那段風流逸事,道:「我父親的一個朋友,剛好認識她前男友,一次在飯桌上提起了這段往事。據說,夏教授和鄒寧一同到了美國,夏教授沒過幾天就和一個美國小伙好上了,一腳把鄒寧踹開了。可這個鄒寧是個死心眼,依然不離不棄,直到大學畢業。期間,鄒寧還陪同夏教授去醫院流產,可夏教授完全不領情,男朋友一個接一個換,活生生地將鄒寧趕回了國內。鄒寧走後,她才發現真正關心她的人不是美國男友,而是矢志不渝的鄒寧。在美國生活不下去的夏教授,最後選擇了回國。在親朋的幫助下,她留在了待遇優厚的北州大學教書。」

    「不可能!」陸一偉不相信孟曉楠的話是真的,連連道:「你這故事編的也太假了吧,夏瑾和明明告訴我,是那個王八蛋鄒寧拋棄了她,怎麼現在又是顛倒了個,到底誰是真的?」

    「不管你信不信,這需要你自己去甄別了。」孟曉楠不以為然道:「其實吧,你要是喜歡一個人,就不要在乎她的過去。畢竟都是過去式,重提又有什麼意義呢!」

    陸一偉依然難以置信,又一瓶下肚,整個人快要崩潰了。他感覺自己越來越看不清夏瑾和了,應該是相信自己看到的?還是聽到的?還是感觸到的?因為每一種認識的角度是不一樣的夏瑾和,他決定和夏瑾和來一次推心置腹詳談。

    不知不覺,一箱酒見底。陸一偉喝得有些神志不清,而孟曉楠不知怎麼了,超常發揮,愈加興奮。看到憂鬱而帥氣的陸一偉,感覺全身發癢,不由得呼吸急促,咬緊了嘴唇。

    「走吧,一偉!」孟曉楠過去扶陸一偉,沒想到陸一偉一個猛然轉身,緊緊地將孟曉楠摟入懷中……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