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457 憤然離去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457 憤然離去字體大小: A+
     

    陸一偉習慣性地掏煙,可摸遍了全身都沒有,夏瑾和神奇地從包里掏出一盒中華遞給陸一偉,陸一偉掂著問道:「這煙是從哪裡來的?」

    「吃飯時別人給的。」夏瑾和道:「就怕你出門忘帶煙,所以我包里隨身攜帶著。」

    「哦。」一絲絲感動擊穿陸一偉的心扉,他緩慢地拆開,點上,吸了一口轉身道:「瑾和,你對我是真心的嗎?」

    「當然了!」夏瑾和笑了下,然後伸手摸陸一偉的腦袋,問道:「你沒事吧?是不是燒糊塗了,走走走,趕緊先去買衣服,要不真感冒了。」

    陸一偉掙脫開夏瑾和,一本正經道:「那我問你,今天中午你在哪?」

    「中午?」夏瑾和心裡一緊張,轉動著眼珠子道:「中午我在外面陪客人吃飯,怎麼,有問題嗎?」

    「和誰?」

    「嗯……說了你也不認識,一個外省的教授,今天在北州大學做講座,中午校長讓我一起吃頓飯,就這樣了。」夏瑾和狡辯道。

    「你是教外語的,也不是行政人員,為什麼你們校長叫你作陪?」陸一偉繼續追問道。

    「這……我也實在沒辦法,推辭了好幾次,都沒推掉。」夏瑾和聽出了陸一偉的醋意,摟著他的胳膊撒嬌道:「好啦,如果你不希望出入這種場合,以後我盡量少去。」

    到了這個時候,夏瑾和還在狡辯,陸一偉終於爆發了,他把煙頭丟在地上,用腳狠狠踩滅,然後掙脫開夏瑾和,用輕蔑地眼光道:「林海鋒教授,對嗎?」

    「……」夏瑾和眼睛睜得老大獃在那裡,臉上露出惶恐的表情。

    北州市秋天的夜晚是涼爽的,瞬間淅淅瀝瀝的小雨從天空飄落,一滴一滴跌落在陸一偉臉上。陸一偉不管不顧,急躁地再次點上煙。

    「你跟蹤我?」等了許久,夏瑾和才從牙縫裡擠出幾個字,身體瑟瑟發抖。

    陸一偉抬起頭道:「跟蹤你?還不至於到那個地步,而是我眼睜睜地看著你坐著林海鋒的車離去,而你卻說在忙,忙嗎?哦,確實很忙。」

    眼淚順著臉頰流了下來,夏瑾和已經分不清是雨水和淚水了,抓住陸一偉的胳膊道:「一偉,難道你就這麼不信任我嗎?僅憑一次你就可以質疑我嗎?」

    「一次嗎?」陸一偉面無表情反問道。

    「不不不!」夏瑾和急了,連忙道:「一偉,你聽我解釋,絕不是你想象的那樣,我向天發誓,我沒有做過任何對不起你的事……」

    風雨凌亂,思緒萬千。陸一偉腦子裡亂糟糟的,根本聽不進夏瑾和的任何解釋,他冷冰冰地道:「你曾經和我說,是鄒寧拋棄了你,事實上呢?夏瑾和,如果你嫌棄我陸一偉是個窩囊廢,或者壓根看不上我,當初就不要繼續往下走,現在領了結婚證,你到底想幹什麼,啊?」

    「不!不!」夏瑾和不斷哭訴著搖頭,嘴裡呢喃著。而陸一偉已經憤怒到了極點,繼續道:「其實我們從一開始就是個錯誤,你告訴我,你的目的到底是什麼?」

    夏瑾和依然搖頭,哽咽地說不上話來。這時,夏瑾和兜里的手機響了起來,她慌慌張張地接了起來道:「在,他現在和我在一起,好。」然後哆嗦將手機遞給陸一偉,結巴道:「找你的。」

    陸一偉在氣頭上,奪過手機大聲地吼道:「喂!誰呀!」

    電話那頭的白玉新嚇了一跳,連忙道:「一偉,你這是怎麼了?」

    聽到是白玉新后,陸一偉語氣平緩了許多,道:「對不起,白縣長,晚上喝多了,有事?」

    白玉新道:「你今天一天跑哪去了?蘇啟明把南陽縣翻了個底朝天,到處在找你,估計這會還在發瘋似的找呢。我好不容易才打聽到夏教授的電話,猜想你們在一塊,你現在在哪?我要見你一面。」

    陸一偉腦子混亂不堪,四周轉了一圈道:「我在城隍廟廣場。」

    「好,等著,待會讓顧桐去接你!」

    可能白玉新這個電話的緣故,陸一偉氣消了一半。看到被大雨淋濕的夏瑾和,心生憐憫,不忍直視。陸一偉閉上眼睛,仰望天空,任憑雨水沖刷,待頭腦清醒點后道:「我看我們還是多冷靜冷靜吧!」說完,轉身離去。

    「一偉!別走!」夏瑾和死死地拉住陸一偉的胳膊,撕心裂肺吼著。讓匆匆過往的行人都不住駐足觀望。

    陸一偉回過頭強忍著笑了笑,然後將夏瑾和的手掰開,憤然離去……

    雨越下越大,根本沒有停下來的意思。冰冷的雨水順著脖子灌進了衣服里,在全身流淌著,夏瑾和渾然不覺,站在雨中,看著陸一偉離去后,蹲在地上抱著頭放聲大哭起來。

    陸一偉從模糊的倒車鏡里,看到變成小圓點的夏瑾和,既痛恨又心疼……

    車子在一處茶社停了下來,陸一偉沒有撐傘一股腦沖了進去。而緊隨其後的顧桐,卻善解人意地拿著一套衣服遞給陸一偉道:「陸主任,這是給你準備的,換上吧。」

    陸一偉被顧桐的貼心感動的一塌糊塗,不停地點頭說著謝謝。

    到衛生間換好衣服,陸一偉又換回曾經的工作狀態。或許,只有穿著正裝,陸一偉才更加自信。只有投入到工作中,自己才是一個鬥士,一個打不倒的鬥士。

    到了二樓一個小包廂內,陸一偉見到了長時間未謀面的白玉新,頗為傷感親切。

    白玉新同樣是性情中人,看著高大帥氣的陸一偉心裡不免酸楚。都說再大的風浪都壓不垮挺拔的白楊樹,可陸一偉這是第二茬被襲擊,哪怕是個鐵人,估計再站起來的機會非常渺茫。白玉新動情地道:「一偉,看來你的心態還不錯嘛。」

    陸一偉早就肚子餓了,拿起桌子上的點心不顧形象地吃了起來,邊道:「好著呢,我最近飯量大增,睡眠質量也提高了,哈哈,要是掙著工資,讓我天天休息,甭說,我還真願意。」說完,將一塊點心塞進嘴裡嚼了起來。

    「哈哈!」白玉新大聲笑道:「你今年才不過三十齣頭吧,我怎麼感覺你比我的年紀還大呢,再說了,你就這麼輕言放棄?」

    「放棄不放棄咱說了不算!」陸一偉自暴自棄道:「人家既然盯上你了,就算你跑到天涯海角,都逃不出人家的手掌心。這不,昨天秘密把我抓了起來,今天又是市委書記找,好不熱鬧,哎!仔細想想,我陸一偉也算個人物了,有人惦記總比遺忘好,對不?」

    「哈哈!」白玉新開懷大笑,然後又突然嚴肅地道:「你的事我都知道了,我問你,知道市委田書記為什麼找你嗎?」

    陸一偉點點頭,淡定地道:「知道啊,不就因為《內參》上的一篇文章嘛,我承認了,愛咋地咋地吧。」

    白玉新突然豎起了大拇指,直誇陸一偉道:「高,實在是高!一偉啊,在這件事上,不得不佩服你的遠見和手腕,這篇文章既保住了張縣長的位子,又給想拿下他的人出了個大難題,太高明了!」

    陸一偉被白玉新誇得有些不好意思,撓頭道:「其實也沒什麼,只要能救張縣長就行,至於其他的,我沒有過多的考慮。對了,白縣長,您剛才說找了我一天,找我幹嘛啊?」

    白玉新道:「估計你還不知道這篇文章的威力,我告訴你,省委黃書記在上面做了批註,充分肯定了南陽縣的做法,這不,緊接著省委秘書長羅中原就下來調研,如果我沒猜錯的話,『南陽模式』很有可能會在全省推廣,到時候,你就是功臣啊。」

    「啊?」陸一偉驚訝地張大了嘴巴,沒想到在《內參》發表一篇文章果真有如此大的效果,那就是花再多的錢也值得啊。他激動地道:「白縣長,您說羅秘書長要到南陽縣調研,是真的嗎?」

    「嗯。」白玉新點點頭道。

    「真的啊?」陸一偉睜大眼睛道:「意思說,張縣長就能出來了?」

    白玉新臉色一沉,冷笑道:「市委田書記說了,張縣長外出學習了,接待任務全交給了蘇啟明。」

    「啊?」陸一偉有種不祥的預感,連忙道:「意思說,張縣長的功勞就被蘇啟明奪去了?」

    白玉新無力地點了點頭。

    霎時,陸一偉感覺天旋地轉。天哪!張志遠沒天沒夜,辛辛苦苦打拚出來的「南陽模式」,就這樣白白拱手相讓,這世道難道還有天理嗎?

    「不行!」陸一偉一拍桌子氣憤地道:「堅決不行!我這就去找蘇啟明評理去,他憑什麼這麼做!」

    「回來!」白玉新端著茶杯大聲一喝,把在氣頭上的陸一偉拉了回來,道:「蘇啟明此刻正在滿世界找咱倆,你這回去不是自投羅網嗎?」

    「那怎麼辦?」陸一偉指著門外道:「難道就眼睜睜地看著別人把張縣長的功勞奪去嗎?憑什麼?如果是這樣的話,那我們幹得還有什麼意義!」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