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439 嚴厲查辦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439 嚴厲查辦字體大小: A+
     

    按照白玉新的囑咐,陸一偉打完電話,立馬把手機關機。閉上眼睛靠在窗台上,心亂如麻。

    做這件事時,陸一偉腦子裡只想著營救張志遠,卻忽略了強大的對手。要知道,他直接挑戰的是市委書記,真把他得罪了,自己的後果可想而知。原來還可以在北河鎮,估計這次連東瓦村都待不下去了,或許政治生涯真就徹底結束了。陸一偉打起了退堂鼓,他甚至放棄了在內參刊登文章的念頭。

    可轉念一想,事情已經如此了,如果自己不去做,照樣是這個下場,還不如將此事鬧得更大些,或許還有一線希望。哪怕自己的政治生涯真的結束了,只要能保住張志遠,也算問心無愧了。

    「一偉,你這是怎麼了?」三條看到陸一偉臉色難看,關心地道。

    「哦,沒事!」陸一偉淡然一笑,道:「黑圈怎麼還沒過來啊?」

    「快了,估計這會在路上了吧。」三條看了看錶道。

    市委書記辦公室,田春秋雷霆震怒,拍著桌子訓斥蘇啟明:「啟明同志,你自己說說看,登這麼一篇文章是什麼意思?是在質疑的我決定嗎?還是故意給我難堪?」

    蘇啟明低著頭不說話,窩了一肚子火。

    「對張志遠進行停職調查又不是我一個人決定的,是在常委會上民主通過的,有什麼意見可以儘管提,非要用這種下三濫手段?」田春秋怒氣道:「哦,他張志遠搞企業改制如果我不支持,能有他今天的成績嗎?還什麼『南陽模式』,真會往自己臉上貼金。他越是這樣做,我更加不會輕易收手,一定要好好挖掘一下,我就不信了,他真的是清白的?」

    蘇啟明道:「田書記,我覺得這事沒有那麼不簡單,回去以後我一定會徹查,如果查到是南陽縣的官員,嚴厲查辦,絕不姑息。」

    「好好查!」田春秋敲著桌子道:「我到要看看誰這麼大膽子,敢和我叫板!」

    蘇啟明從田春秋辦公室出來,第一時間找了份報紙認真研讀起來。田春秋叫他之前,他只是草草看了一遍,並沒有仔細看。整篇稿件,都是圍繞張志遠而展開,壓根就沒提到他,火氣噌地上來了。挨了田春秋批評本來就不高興,現在看到這篇可氣的「狗屁」文章,霎時將報紙撕得稀巴爛,憤恨地丟出了車窗外。

    「到底是誰幹的?我一定要把他查出來!」蘇啟明握緊拳頭道。

    與此同時,南陽縣官場同樣在熱議著這篇非同尋常的文章。一些不知內情的人是在看熱鬧,而一些侵淫官場多年的老革命卻聞到了濃烈的火藥味,形勢越來越不明朗。在這個關鍵當口,絕不是選擇站隊的時候,聰明之人會選擇失聲失聰,或者乾脆消失。好比政協主席段長雲,他早些時候就能猜透事態的走向,早早地就請假外出看病去了。有時候,逃避是保護自己的重要法寶。而一些看不清的形勢的人,如跳樑小丑般站出來,公然抨擊指責張志遠。如人大主任范忠明、縣委副書記康棟、縣級委書記廖閔元、常務副縣長田國華、政協副主席李登科,旅遊局局長蔡建國、石灣鄉黨委負責人魏國強、財政局局長張德忠等。

    范忠明與張志遠的過節源於其子范鵬。張志遠打擊黑惡勢力時,第一個端掉的就是以范鵬為首的「十三狼」,仇恨的種子就此埋下。而和康棟之間並沒有什麼過節,可康棟就是瞧不上張志遠,經常擦槍走火。廖閔元原先就是劉克成的人,劉克成倒掉,他自然不會放過這個報復的機會。田國華之恨,是恨他把自己分管的煤礦安全撥給白玉新,間接地架空自己的權力。最莫名其妙的就是李登科了。這位陸一偉曾經的岳父,和張志遠走動少,談何過節?可他就是不願看到陸一偉被重用,也就產生了隔閡。

    最為活躍的當然是蔡建國了。這是張志遠第一次動用手中的人事權,將其趕到了旅遊局坐冷板凳。蔡建國到了旅遊局后就沒有閑著,田春秋抽屜里好多舉報信都是出自他手。魏國強是劉克成的心腹,怨氣不言而喻。張德忠更加憤恨張志遠,把其小舅子從一個千萬富翁害成了階下囚,這筆賬當然要記在他頭上。

    於是間,南陽縣如一鍋糊了的大米粥,把矛頭對準張志遠,展開了異常激烈的抨擊。當然,白玉新和陸一偉自然逃不過,成為口誅筆伐的對象。更有甚者將陸一偉在楚雲池時代的事情翻出來,要求嚴厲查辦。不過,這都是小事,還有人舉報陸一偉和城建局總工姚娜關係曖昧,經常在一起打情罵俏,傳到後來,還有人說將他兩個赤條條地堵在了床上……

    最為猛烈的就是罐頭廠那塊地了。自然有人把這件事拿出來對付陸一偉。說張志遠為了照顧陸一偉,故意將罐頭廠價格壓得很低,低價出售給海東果業有限公司,而陸一偉才是這家公司真正的幕後老闆,導致副食品加工廠的呂經理不得不擱置這件事,採取段長雲的辦法,直接躲到外面看病去了。

    一石激起千層浪,陸一偉的老窩北河鎮也不閑著,更多的緋聞源源不斷傳到蘇啟明耳朵里。間接地給其施壓,大有一副嚴厲查辦的決心。

    不過讓人奇怪的是,曙陽煤礦2000多號被改制的職工竟然沒有落井下石,保持著清醒地頭腦冷眼看待這事。這也說明,張志遠在曙陽煤礦改制時,並沒有虧待職工,贏得了職工們的尊敬。

    官場上鬧得火熱,南陽的百姓卻異常冷靜地看待此事。每個人心中都有一桿稱,誰好誰壞他們明鏡似的,可百姓自古以來就是弱勢群體,敢怒不敢言,只能採取迷信的方式,心裡默默地為張志遠祈福。

    蘇啟明在車上就預感到這是陸一偉乾的,回到南陽縣第一件事就是讓人找他。可沒想到的是,壓根就找不到人影,這更讓蘇啟明懷疑了。

    不過保險起見,蘇啟明讓縣委辦主任董國平採用倒溯的方式,從新聞稿的作者查起,一定要查個水落石出,給田春秋一個交代。

    這些天蘇啟明快要瘋了,越來越多的人站出來指責陸一偉,而且有根有據,到底查不查,他舉棋不定。畢竟,這裡面還有一份不攻自破的情誼。不過,這次真要查出來是陸一偉乾的,他可就六親不認了。

    陸一偉的事放一邊,蘇啟明幹了一件極其愚蠢的事,那就是將秦二寶放了出去。這一消息傳出去,立刻引起社會一片嘩然。誰都知道秦二寶是個地痞無賴,何況已經查明身上背著很多案情,怎麼就這樣光明正大的放出去呢?蘇啟明敢冒天下之大不韙,為他的政治生涯綉上了污點,成為一生最大的敗筆。

    不過,放不放秦二寶由不了他。上面不斷給他施壓,要求釋放秦二寶。蘇啟明為了保住官位,只能選擇屈服。這一舉動,招來了罵聲一片。與張志遠的口碑,形成巨大的反差。

    秦二寶大搖大擺走出了看守所,更加不可一世。坐著豪華車在大街上招搖過市,意在表明,他秦二寶的後台有多厲害。不僅如此,當晚就將全縣城的酒店包了下來,請各單位的頭頭腦腦吃飯喝酒。一些沒腦子的官員還真就赴宴了,讓秦二寶好不得意。

    南陽縣發生的這一切,遠在江東市的陸一偉還渾然不知。

    「一偉,好久不見了啊。」黑圈進門就大聲呼喊道。

    黑圈依然是大嗓門,大塊頭,擁抱了下,陸一偉差點沒喘上氣來。

    尤其開飯時間還早,陸一偉找了間相對安靜的房間,與黑圈聊了起來。

    話題自然躲不開猴子,本以為黑圈會替猴子求情,沒想到他道:「這孫子早就該關進去了,坑了我100多萬的貨,真他媽的不是東西。三條是個傻子,被坑了愣是不言語,現在又盯上你了,不管他!」

    陸一偉不知還有這檔子事,道:「他怎麼坑你的?」

    黑圈道:「前一段時間在三條那裡吃了閉門羹,跑到我這裡化緣來了。我可不是三條,直接把他罵了出去。可這孫子順手就拿走了一件清中期的官窯景泰藍雙耳花瓶,價值連城啊。等我詢問他時,死活不承認,哎!人活到這份上,都快沒皮沒臉了。你說,別人是專門陌生人,他倒好,專門坑兄弟,有這樣做的嗎?不管怎麼說,這個朋友我是斷交了,以後別讓我見著他,見一回打一回,操他媽的!」

    看到出,黑圈火氣不少。陸一偉安慰道:「你也別生氣了,可能猴子也有難處吧。」

    「有什麼難處?有屁的難處!」黑圈提高分貝道:「我們掙得是辛苦錢,而他呢,拿著錢去賭博,你說這種人值得同情嗎?」

    「好了,不說他了。說點別的吧!」陸一偉及時中斷話題,要是繼續說下去,黑圈估計都要摔東西了。



    上一頁    下一頁

    小青銅你別慫我家後門通末世劍王傳說大明最后一個狠人神級大魔頭
    聖者降臨權少,你老婆要跑了我的1979道之血單兵為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