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440 大事不妙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440 大事不妙字體大小: A+
     

    話題自然引到了「雅物」上。黑圈瞪大眼睛道:「你要送誰?」

    陸一偉自然不敢說他們曾經的蔡教授,撒謊道:「送省領導。」

    「多大級別?」黑圈很懂行地詢問道。

    陸一偉轉動著眼珠子道:「副部級吧。」

    「副部級那可得那真貨啊!」黑圈道:「到了這個級別,他們不是收藏,而是把玩。那就看你要辦多大的事了。」

    「救人!」

    「救人?」黑圈疑惑地道:「要是救人那可更得下血本了。這樣吧,現在吃飯還早,要不你去我那裡詳談?」

    「好!」兩人驅車來到黑圈的古玩店,陸一偉看到琳琅滿目的古董后,傻眼了。

    「別看那些,都是假的!」黑圈道:「真東西誰往這裡擺,我都珍藏起來了。」

    黑圈將陸一偉帶到一間密室,又一番情景。陸一偉感慨道:「黑圈,你幹得可是大買賣啊。」

    「這有什麼好羨慕的。」黑圈淡然地道:「我們干這行的,玩得就是撿漏,十次有一次能看準就算不錯了,大部分是看走眼。為了拿到一件好寶貝,走街串巷尋找,有時候還得去盜墓,哎!不好乾哪!」

    陸一偉笑著道:「幹什麼容易,幹啥都累。我將來要是失業了,就跟你混吧,哈哈。」

    「行!」黑圈爽快地道:「只要你願意,我可以收下你這個徒弟,不過學費可就昂貴了啊,哈哈。」

    黑圈順手拿起一件盤子道:「你看這個盤子,看著普通吧,這可是清康熙年間的官窯鬥彩大盤,貨真價實。原來是一對,可惜只找到了一個,要不然可是幾百萬的東西了。」

    「再看這件!」黑圈又拿起一件道:「你肯定以為這是一塊銅,我告訴你,這可不是一般的銅,而是唐代的青銅鏡,這是我從民間收上來的,據我考察,可能是宮廷里流傳出來的,這不,後面還有落款呢。」

    「還有這件!」黑圈拿起一副書法捲軸展開道:「陸老弟,你也是學中文的,你看看這是誰的作品?」

    陸一偉俯下身子認真看了起來,在落款處看到「吳昌碩」三個字后,驚訝地叫了出來,結結巴巴道:「這是真的?」

    黑圈卷了起來,嘿嘿一笑道:「要是真的就好了,是贗品,不過屬於精仿,按照一比一的比例請高人畫的,這要流到市場上,絕對可以以假亂真。所以說,干我們這行水太深,要是沒有獵鷹般的眼睛,獵狗般的鼻子,那你就等著吃大虧吧。」

    黑圈神秘地道:「這件雖然是贗品,不過我得到另外一位大師的作品,讓你欣賞欣賞!」說完,從保險柜里取出一個長形盒子,小心翼翼地取了出來,鋪在桌子上道:「這是我店的鎮店之寶,無價!看看吧。」

    陸一偉俯身欣賞著畫作。在一個不起眼地角落裡看到「齊白石」三個字時,瞪大眼睛回頭看黑圈,黑圈頗為得意地點點頭,小聲地道:「正是齊白石老人家的畫作,我找專家鑒定過了,確定是真品,讓我好不興奮。你知道期老爺子的畫作價值多少錢嗎?」

    陸一偉無知地搖了搖頭。

    黑圈伸出一根手指頭,道:「值一個億!」

    「啊?」陸一偉懵了,在他眼裡,還不知道一個億是什麼概念。

    黑圈再次小心翼翼地收起來道:「這副畫作是從齊老爺子故友的後人那裡淘來的。為了得到它,我拿了三件寶貝,外加1000萬元,差點把我老子氣昏過去。不過為了它,值了!」

    陸一偉沒想到年紀輕輕就有如此魄力,不過這個行當還真不是一般人敢涉足的。

    欣賞完寶物,話題又回到陸一偉身上。黑圈拿起一件寶物道:「這是一件清代雕龍鑲玉小葉黃梨木鎮紙,其價值並不高,但你看後面,上面是梁啟超銘刻的詩文,這價值自然就高了。如今市場估價大概在10萬元左右,你要送副部級領導,我覺得這個足夠了。不過話說回來,拿多大價值的東西辦多大的事,這需要你自己掂量了。」

    「就這件了!」陸一偉拍板道。

    「行,我給你包起來。」黑圈取出一個做舊的盒子麻利地包起來。

    陸一偉忸怩了半天,道:「黑圈,我不知該怎麼開口,我……」

    「行了,你也別說了!」黑圈知道陸一偉要說什麼,道:「你先拿著東西去救人吧,你有了就給我,沒有就拉倒,權當我送給你了。」

    「這可不行!」陸一偉道:「這禮物太貴重了,黑圈,你放心,有了錢我立馬給你。」

    「成了,別扯那些沒用了的,我相信你!」黑圈爽快地道。

    陸一偉還要說話,被黑圈無情地打斷。他又從高台上取下一個盒子,打開道:「這裡是一塊紅寶石鑲金吊墜,我聽三條說你快要結婚了,原本打算等你結婚時再送給弟妹,不過你要急用,就先拿去吧。價值我不說,但是識貨的人自然懂,那就看你送的人有沒有眼光了。」

    陸一偉不知怎麼感謝黑圈才好,默默地點點頭,一切盡在不言中。

    出了密室,黑圈道:「我和你說啊,每天像你這種的,在這條街上不知要見多少。而且個個是大款,一出手就是幾百萬。前兩天,隔壁店鋪出了件藍瑛的畫作,好傢夥,出手價格快趕上拍賣會的價格了,上千萬了。不過也有看走眼的被坑了的,前段時間,也是個送禮的官員,花大價錢在另一頭買了對花瓶,沒想到過了幾天又來退貨了,一口咬定是假貨。哎!這送禮也是門學問,要是領導不懂行,或者略懂皮毛,好東西到了他們手裡就糟蹋了。更有意思的是,一件寶貝送出去了,過兩天就又回到市場上了,如此反覆,你說這一來二去的,掙多少錢,真他媽的黑心。不過我們樂意,有錢不賺是傻子,哈哈。」

    說者無心,聽者有意,聽黑圈說完這層層內幕,陸一偉真是開了眼界。在南陽小地方,大多數人都是提著大包小包送禮,那才叫實惠。越往上走,送禮越有講究,古玩字畫就是其中的一種。

    到底有多少寶物在官員手中?一個大大的問號!

    中午,陸一偉沒有飲酒,他打算晚上再去一趟蔡潤年家。

    下午,三條要湊一桌打麻將,可陸一偉那有心思,借口有事開著車漫無目的地在街上晃蕩著。到了世紀大橋附近,他停下車,心情沉重地站在橋邊欣賞著奔流而下的河水。

    這時,白玉新來電話了。第一句話就是:「一偉,大事不妙啊。」

    陸一偉已經習慣了這種心驚肉跳,很平靜地道:「是不是蘇市長要拿我開刀了?我已經做好準備了。」

    「拿你開刀是小事,南陽此刻已經亂成了一鍋粥,一邊是在緊鑼密鼓地尋找你,一邊是搖旗吶喊地抨擊你,當然,我也有份。不過你放心,郭書記已經給蘇市長施加壓力了,他要敢動你,郭書記第一個不答應。你暫時不要回南陽,避一避風頭再說。」

    陸一偉無奈地笑了笑道:「看來我得罪的人還真不少啊,放心吧,白縣長,我陸一偉是一個敢作敢當的人,等我忙完手裡的事,我會堂堂正正的回去,至於蘇市長怎麼處置我,隨便!」

    沒有人敢動白玉新,畢竟白玉新身後站著譚老,所以他們把矛頭紛紛對準了一沒關係二沒權力的陸一偉。從這方面看,白玉新暫時安全,陸一偉可就沒那麼幸運了。

    白玉新安慰道:「你也不要擔心,郭書記還在想辦法,譚老也會在近期面見黃書記,等一切理順后,好多事情迎刃而解,先讓他們蹦躂幾天,到時候在一起秋後算賬。不過我還是擔心你能不能挺過去?一偉,我知道你曾經受過不公正待遇,現在又面臨同樣的問題,我不管你以前是如何過來的,但今天你必須給我挺住,你要是自暴自棄,我會看不起你的。」

    陸一偉苦笑道:「放心吧,白縣長,我沒有你想的那麼脆弱。」

    「行了,你沒事就好,我還是那句話,一定要挺住!」

    陸一偉掛掉電話,望著川流不息的江水,真有一股跳下去的衝動。倒坐在地上,想了許多許多……

    傍晚,天一黑陸一偉就給蔡潤年去了電話,可對方一直借口忙躲著不見。陸一偉不死心,來到錦繡府邸小區門口,把車停放在路邊,沿著小區走了一圈,沒有發現可翻牆進去的漏洞。看到黑黢黢的後山時,陸一偉有了主意。

    陸一偉費了很大的勁從山的一側爬了上去,沿著人造小路輕鬆地進入小區,來到蔡潤年家門口,看到裡面燈火通明,按下了門鈴。

    依然是中年婦女,可這次就沒那邊友好了。疾言厲色道:「你怎麼進來的?快走!蔡教授不在家!」

    陸一偉打算粗魯一回,抱著東西硬闖了進去。中年婦女急了,站在門口就大聲呼叫著保安。保安聞訊趕來,可陸一偉已經進入了房間。

    蔡潤年正坐在沙發上看電視,看到陸一偉一副狼狽樣站在面前,驚訝地道:「你這是從哪裡來的?」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