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438 闖大禍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438 闖大禍了字體大小: A+
     

    陸一偉有些不好意思地道:「師哥,是我急於求成,沒想到蔡教授會……不說了。到了這個時候,你一定要幫幫我。」

    一聲「師哥」讓柳文川心軟。他道:「蔡教授喜歡玩雅物,而師母喜歡首飾,我只能點到這裡了,剩下的就看你了。」臨了,柳文川又道:「一偉,稿子已經刊登在《西江日報》了,有時間了你看看。」

    「謝謝了,太感謝了!」陸一偉掛掉電話,腦子裡盤桓著柳文川的話,卻不知如何下手。蔡妻喜歡首飾,這個很好理解,但蔡教授喜歡雅物,到底什麼才算是「雅物」呢。

    陸一偉回到江東市,徑直了去了三條的「格調」西餐廳。到了門口,只見排起了長長的隊,讓陸一偉很是納悶。他走到餐廳門口,正準備推門而入時,被排在最前面的一個男子推到了一邊,沒好氣地道:「要吃飯到後面排隊去,沒看到我們都在排隊嗎?」

    陸一偉有些可笑,無奈之下給三條打了個電話。不一會兒,三條氣喘吁吁地跑出來,沖著陸一偉招手。

    進去后,陸一偉問道:「這是在幹嘛?」

    三條難以掩飾激動的心情道:「這不前天開業了嘛,潘成軍給我出了點子,派出去500份免費餐券,今天一大早就有人來排隊了,哈哈,你兄弟的生意要火啊。」

    陸一偉笑道:「都是吃免費的,你不賠就好了。」

    「呵!你可別說,可開始我也覺得怕虧,可潘成軍堅持讓我這麼做。其實想想也對,這些吃免費餐的不白吃,也是宣傳的一種方式嘛!」三條道。

    陸一偉探頭往門外望了一眼,道:「你這是高檔的西餐廳,能西餐吃成大排檔似的估計你是第一個,哈哈。對了,潘成軍呢?」

    「在裡屋忙著呢!」三條高興地道:「多虧了潘成軍,要不然我真顧不過來。要說人家南方人腦袋就是聰明,個個都是做生意的料,你看我這店子被他打理的井井有條,我都很少過問。」

    陸一偉擔心地道:「潘成軍的危險還沒有解除,你要看好他,千萬別再出什麼事。」

    「放心吧!」三條道:「我現在一刻都不讓他離開我的視線,晚上就回家住,保證不會再出問題。」說完潘成軍,三條臉上露出焦容,道:「一偉,猴子真沒辦法了嗎?」

    陸一偉搖了搖頭道:「張縣長都被帶走調查了,這起案件還不知道怎麼處理了。等等看吧,如果我能幫忙一定會幫。」

    「狗日的猴子!」三條咬牙切齒道:「幹得盡他媽不是人事!」

    跳過猴子,陸一偉問道:「黑圈這兩天沒過來嗎?」

    「來了,昨晚還在我這裡吃飯,要不我現在把他叫過來,中午喝上兩盅?」

    「就在這兒?」陸一偉指了指道:「吃著西餐,喝著白酒,這點子也只有你能想出來了。」

    「哈哈,咋不行?」三條嘿嘿一笑,道:「等著,我現在就給他打電話!」

    三條正在打電話,潘成軍從廚房走出來了。陸一偉隨即將他帶到一個包房內,關心他的傷勢。

    潘成軍感激地道:「我沒事,就是頭部和身上受了點傷,已經好得差不多了,謝謝你出手相救,要不然我估計這會都到閻王殿了。」

    陸一偉關切地看了下傷口道:「這事都怨我,怪我太大意,幸虧沒釀成什麼慘劇,要不然我怎麼和你老母親交代!另外,縣裡出了點狀況,你可能還得在這裡多待一陣,不過你放心,用不了多久二寶煤礦就能重新回到你手裡。」

    躲過一劫的潘成軍早已不去想那些了,道:「一偉,我都是死過一回的人了,你能把我拉回來,已經感激不盡了。經過這一遭,我也看開了許多。二寶煤礦能不能拿回來我不關心,更重要的是認識你和三條這樣的好哥們,遠遠要比財富貴重的多。其實在這裡挺好的,何況我也喜歡這份工作,你就放心吧,我會保護好自己的。」

    陸一偉拍了拍潘成軍的肩膀道:「老潘,苦了你了。」

    潘成軍粲然一笑,給了陸一偉一個大大的擁抱。

    「一偉,躲在這裡了。黑圈答應了,他待會就過來。」三條興奮地道。

    「好咧!帶我去參觀參觀!」

    「走!」

    與此同時,遠在北州市的市委書記田春秋在辦公室動怒。他看到《西江日報》刊登了所謂的「南陽模式」,本來挺高興的一件事,可越看臉色越難看,最後直接把報紙拍到辦公桌上,怒不可遏地將市委秘書長李勤奎叫到了辦公室。

    田春秋指著報紙道:「今天早上的《西江日報》你看了沒?」

    李勤奎每天的第一件事肯定是看報紙,而且很有順序。先看《西江日報》,了解省委領導的動態以及其他地市縣的工作做法。再看《人民日報》,了解重大政策的實施和變動,以便在第一時間為田春秋提供決策依據。今天早上,當他看到南陽縣的新聞時,與田春秋的態度一樣,倍感震驚!張志遠此刻在接受調查,居然用這樣一篇文章往自己臉上貼金,這不明顯和田春秋對著幹嘛。

    李勤奎小心翼翼地道:「看了……」

    「看了?」田春秋一個難以捉摸的眼神,道:「那你說說看!」

    李勤奎道:「張志遠還被關在軍區招待所,有專人看守,與外界聯繫幾乎不可能。何況,也沒有人知道他關在那裡,所以,可以排除張志遠的可能性。張志遠排除了,只有可能是他身邊的人了。他們這麼做,無非是淡化張志遠違法違紀行為,而劍走偏鋒大肆宣揚企業改制。很明顯,他們對您這一處理決定不滿意。」

    李勤奎的分析正是田春秋所想。田春秋氣得身體發抖,道:「好哇!我真是低看了張志遠了,看來他還是有能耐的嘛,竟然用悠悠之口來對抗我。這件事必須徹查,一定要查個水落石出!」

    李勤奎是聰明之人,不想淌這趟渾水,直接把禍水引到蘇啟明身上。道:「田書記,我覺得這件事還是交給啟明同志處理比較妥當,正好也可以考驗一下他。」

    田春秋被李勤奎帶到了溝里,思考片刻,道:「讓蘇啟明現在到我辦公室來。」

    田春秋看到報紙了,市委副書記郭金柱自然也看到了。此刻他正在辦公室喝著茶,一遍又一遍地看著報紙。

    「真是太聰明了!」郭金柱自言自語道:「這一招果然非同凡響,我倒要看看田春秋怎麼處置張志遠,哈哈。」郭金柱很久沒有如此開心了,拿起電話打給了白玉新:「老白,看報紙了沒?」

    白玉新此刻正鑽在卧室呼呼大睡,揉了揉眼睛道:「郭書記,您可真會開玩笑,明明知道我很少看報,故意取笑我了吧。」

    郭金柱用異樣的口氣道:「我說老白,你也該學習學習了,不過今天的報紙還是值得一看的。」

    「咋了?」白玉新一下子坐起來,以為又發生什麼事情了。

    「瞧把你緊張的,好事!哈哈。」郭金柱開懷大笑道:「今天早上的報紙刊登了關於志遠在南陽搞企業改制的新聞,寫得相當有水平,你要是不看就錯過好戲了啊。」

    「什麼好戲?」白玉新疑惑地道。

    「還是你自己看看吧!」郭金柱道:「另外,你再打聽一下,是不是一偉策劃的,這一招水平相當高,我喜歡!」

    掛斷電話,白玉新立馬給顧桐打電話,讓他把今天的報紙拿上來。

    白玉新拿到報紙認認真真地看了好幾遍,他已經可以肯定是陸一偉乾的,於是拿起手機打給陸一偉,問道:「在哪?」

    陸一偉看到是白玉新的,躲到一邊道:「我現在江東市,有事?」

    「你小子真有能耐啊,哈哈……」白玉新爽朗地道。

    陸一偉雲里霧裡,道:「白縣長,我怎麼了?」

    「怎麼了?」白玉新道:「你敢說報紙上的那篇文章不是你寫的?哈哈,你這一著棋走得非常妙,郭書記都打來電話誇獎你了。」

    陸一偉不好意思地撓頭道:「白縣長,不是我寫的……」

    「好了,你還用得著蒙我?」白玉新道:「除了你能幹出這種事,誰還會替張縣長考慮?趕緊回來,我們去見見郭書記,順便研究下一步計劃。」

    「白縣長,現在回不去,我還有更重要的事。」陸一偉道。

    「哦。」白玉新猛然想到了另一層面,急忙道:「你小子可是闖大禍了,千萬要小心!你不在南陽正好,在江東市多待一陣子,把手機關掉,我聯繫你會用小號,聽見了嗎?」

    經白玉新一提醒,陸一偉也意識到這件事的後果了,他緊張地道:「白縣長,您說田書記不會找我麻煩吧?」

    白玉新不敢確定,道:「這我可真不敢保證!你也別太擔心,我現在立馬去市裡見見郭書記,想想對策。你小子膽子也太大了,這麼大的事也不和我商量,蘇啟明要是知道了,我估計日子不好過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