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288 煥發青春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288 煥發青春字體大小: A+
     

    省會江東市分為四個區,分別是中陽區、谷未區、齊揚區和開發區。其中,中央區和谷未區是江東市的老城區,而齊揚區和開發區則是新城區。改革開放后,齊揚區率先發展,大規模搞城市建設,誓要打造成西江省的經濟文化中心。經過十幾年的發展,這一目標已基本實現。齊揚區正如它的名字一般,向國際大都市看齊,齊頭並進,在西部地方起航,揚眉吐氣,成為一個城市發展的重要腹地。

    齊揚區的成功,離不開苦心經營這座城市的歷任領導,超前的城市經營理念,科學的城市規劃設計,已經成為全國城市發展的一面旗幟,一個典範。「齊揚模式」迅速席捲全國,成為江東市人的驕傲。在街上,經常可以看到一群官員模樣的人大搖大擺,裝模作樣學習取經,成為一道獨特而靚麗的風景。

    而相反的是,谷未區還如同年邁的老者,依然苟延殘喘地續寫著歷史的長歌。不過值得欣慰的是,一部分行政機關和社會團體以及學校還在此分佈著,也算讓谷未區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發展雖緩慢,但靠著吃老本的資歷,有著別樣的特色風貌。

    小雨就讀的學校就在谷未區,李淑曼在附近租了套房子專心陪讀,陸一偉按照李淑曼提供的地址尋路抵達。停好車后,他到附近的地下超市給李淑曼添置了些生活用品和瓜果蔬菜,又給小雨買了些一大堆零食和學慣用具。上了二樓時,陸一偉看到有賣珠寶首飾的,駐足觀望,突然一陣無名感傷。

    與李淑曼結婚三四年,陸一偉沒有給她買了件像樣的首飾。結婚時,家裡窮,就連婚禮都辦不起,更別說買這些中看不中用的奢侈品了。好再李淑曼的父親李登科一廂情願,沒有和陸一偉要一分錢的彩禮,就連婚禮都是他出錢承辦的。李淑曼身上帶著金銀首飾,都是作為嫁妝一起帶過來的,而陸一偉的母親,只給了一件祖傳的翡翠手鐲,僅此而已。

    一旁的買首飾的服務員站在那裡發獃,看到陸一偉目不轉睛地盯著一件首飾,頓時眉飛色舞,笑臉相迎上去道:「先生,你的眼光真好,這款白金項鏈可是我們今天新上市的一款,賣得特別好,你夫人戴上,絕對會誇你懂得疼人。」

    陸一偉雙腿不聽使喚地走了過來,把手中的東西放在地上,爬在櫃檯上仔細觀看起來。

    服務員繼續喋喋不休道:「先生,你是我們今天第一位顧客,你要是買的話,還有禮品相送,請問您是現金,還是刷卡?」

    陸一偉不理會,在黃金和白金項鏈之間抉擇著。他腦海中浮現出李淑曼帶項鏈的樣子,幾番設想,指著一條黃金項鏈道:「你把這條給我取出來,你戴上。」

    「啊?」服務員驚訝地失容。陸一偉見對方理解錯自己的意思,補充道:「你給我試一試。」

    服務員有些失落地取出來,熟練地戴好,然後繼續道:「你看多漂亮,你妻子一定會喜歡的。」

    「再把這條白金的取出來戴上。」陸一偉又道。

    首飾與女人好比香煙與男人,倘若不如影隨行,便可當作潔身雅興、清新自然。而若佩環搖動,便可稱香猶迴轉、自成一格。哪個女人不愛美,自古如此。眼前的服務員長得雖不怎麼漂亮,但戴上項鏈,瞬間變得優雅自信,富貴端莊。

    陸一偉滿意地點點頭道:「這兩件我都要了,包起來吧。」

    聽到陸一偉如此豪爽,服務員喜上眉梢,有些激動地仔細包裝好,然後開好小票道:「先生,一共是8600元,您是現金,還是刷卡?」

    陸一偉身上沒帶那麼多現金,取出一卡銀行卡遞給服務員。交易完成後,服務員一直把陸一偉送到門外。望著對方瀟洒的背影,服務員暗嘆道:「我要是能找上這麼好的老公,我這輩子就知足了,哎!」

    陸一偉提著大包小包來到車跟前,把那根白金項鏈放進車裡,走進一個衚衕。衚衕里很窄,兩旁停放著車子,還有一些小商小販佔道經營,把本來就很狹窄的街巷變得更加擁擠不堪。人與人擦肩而過時,不得不側著身子走路,要是碰到一個騎自行車的,還得停下來等對方過去,才能前行。

    老城區的居民,生活就是過得安逸。陸一偉路過一個小公園時,一幫老頭老太太穿著大紅大紫在那裡扭秧歌,還有專門的樂隊助興演出。另一處幾個老頭圍坐在梧桐樹下下象棋,好不自在。還有的提著鳥籠子慢騰騰地散步,一副怡然自得的模樣。

    七拐八拐,陸一偉按照提供的地址來到一棟老式筒子樓樓下,往上瞅了瞅,來到三層,放下手中的東西敲了敲門。

    李淑曼正在燉排骨,聽到有人敲門急忙跑了過來,打開門一看,居然是朝思暮想的丈夫,心情異常激動,紅著臉忸怩道:「你來了啊。」

    陸一偉微微一笑道:「早就要說過來看你們,一直抽不出時間。」

    「快進來吧,別站在外面說話,外面冷!」說完,熟練地從鞋櫃里取出一雙嶄新的男士拖鞋,細心地擺放在陸一偉跟前,然後伸手就要為對方脫鞋。

    「不用,我來!」陸一偉拒絕了李淑曼,把手裡的東西遞給她,自己換好鞋進屋上下打量著。房間不大,頂多50平米,兩室一廳一衛,對於她母女倆來說足夠了。可房子有些舊,沒有裝修,還能看到房頂上脫落的牆皮。

    李淑曼把東西放到茶几上道:「這房子我是姑姑給找的,房租不貴,一年才1200元,很划算的。再說距離小雨的學校近,幾步就到了,總體來說不錯。」

    陸一偉坐到沙發上,李淑曼急忙從茶几下面的抽屜里取出一盒未開封的香煙和煙灰缸,小心翼翼地放在陸一偉面前,這一切都是李淑曼精心為陸一偉準備的。

    陸一偉眼睛有些濕潤,把香煙拆開點上一支道:「小雨去上學了?」

    「嗯。」李淑曼坐在一邊的沙發上彙報道:「小雨很懂事,學習也不錯,老師都誇她聰明。」說完指著牆上的一幅畫道:「你看,這是小雨昨天晚上畫的,她天天念叨你了,問我你啥時候來看她,今天她要是看到你,肯定非常高興。」

    陸一偉看著牆上小雨用彩筆勾勒的畫,一男一女牽著一個小女孩,不用說,那兩個大人肯定是自己和李淑曼,而那個小女孩就是小雨。陸一偉仔細一看,下面還有一行稚嫩的小字:「我愛爸爸媽媽。」字雖然歪歪扭扭,可能感受到那份渴望父愛的期許。

    陸一偉哽咽了。一個堂堂七尺男兒,只有在親情和愛情面前,才會變得如此柔弱。為了不讓李淑曼看到自己的囧樣,陸一偉愣是把眼淚迴流,聲音沙啞地道:「你們過得還好嗎?」

    女人最懂男人心,李淑曼通過聲音就能分辨出陸一偉的心情,她的心情同樣不好受,可她不想每次見面都談同樣的話題,強忍著點點頭道:「挺好。」

    這時,廚房裡傳來鍋蓋沸騰的聲音,李淑曼急忙起身跑了過去,把火調小。給陸一偉沏了杯鐵觀音茶,穩穩噹噹放在面前,道:「我燉了排骨,中午就留下來吃頓飯吧。」

    陸一偉原本想著見一面就走,可此情此景,他沒有拒絕道:「好,我去做飯。」說完,起身就要脫衣服。

    「不用你!」李淑曼急忙制止道:「我來就行了,你看會電視,時間還早。」

    以前,李淑曼是位千金小姐,不會做飯不會洗衣,而這一切都是由陸一偉代勞。陸一偉也正是靠著不抱怨的韌勁才打動李淑曼的芳心。兩人這種先結婚後戀愛的「豪門」婚姻,很多人不看好,結果兩人相處的很和睦。而李淑曼現在能夠自食其力,很大程度上是逼出來的。

    陸一偉堅持脫掉衣服,他打算給母女倆做一頓大餐,好好犒勞下她們。提著買回來的菜鑽進了廚房。

    李淑曼看著陸一偉忙前忙后,好像又回到了從前,心中的悔恨一遍遍重複著。今天的這一切,到底是誰造成的?

    李淑曼沒有像以前一樣哭哭啼啼,而是很堅強地取下圍裙給陸一偉帶上,自己則站在廚房門口看著丈夫的一舉一動。

    陸一偉心裡盤算著如何將項鏈送給李淑曼,可他怎麼也開不出口。於是道:「我給你和小雨買了些東西,都在袋子里,要不你整理一下吧。」

    李淑曼隨即走到客廳,把兩大包袋子提到餐桌上。當她看到一個精緻的首飾包裝盒映入眼帘時,再也控制自己的情緒,失神地坐在椅子上痛哭起來。

    陸一偉心不在焉洗著菜,他不知該不該過去安慰一下。這時,李淑曼突然拿起項鏈跑進了卧室,輕輕地關上了門。

    不一會兒,李淑曼換了套套裙走了出來,脖子上戴上了陸一偉給買的黃金項鏈,忸怩走到廚房,問道:「好看嗎?」

    李淑曼底子好,人本身就漂亮,可這些年因婚姻的不幸,一下子變成了中年婦女,不修邊幅,不注意打扮,現在穿上這身出現在陸一偉面前,讓他著實眼前一亮。他滿意地點點頭道:「好看!」

    李淑曼心裡樂開了花,跑到鏡子面前左看右看,然後跑回卧室,擦上粉,描上眉,塗上口紅,整個人一下子煥發青春,變得年輕了許多。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