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289 家庭責任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289 家庭責任字體大小: A+
     

    家,是愛的港灣,是情的歸宿。人到中年,家的定義已經超越了愛情,尤其是有了愛情結晶,便成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重要因素。張愛玲曾說:「人生最大的幸福,是發現自己愛的人正好也愛著自己。」如果說陸一偉對李淑曼沒有感情那是假話,可就在咫尺的距離,愛情卻成為一種奢侈。

    陸一偉看到李淑曼臉上洋溢著由心而發的笑容時,他有些迷失自我,這不正是曾經那個溫馨的小家嗎?如果拋開世俗,甚至可以放下恩怨,陸一偉毫不猶豫選擇李淑曼,畢竟這才是自己真正的「妻子」。

    李淑曼取了一把發卡細心地別在頭上,然後調整了下項鏈的位置,拿起茶几上的包,對陸一偉笑著道:「一偉,我出去一趟,很快就會回來,一會我們一起接小雨。」說完,像懷春的少女俏皮地吐了下舌頭,飛快離去。

    陸一偉心亂了,他始終靜不下心,差一點切到自己的手指。他乾脆把菜刀往案板上一扔,心煩意亂地掏出煙,靠著櫥櫃望著客廳牆上女兒的照片嗤嗤發獃。他這是才意識到,自從小雨出生一直到現在,一家人居然沒有拍過一張全家福。

    陸一偉去衛生間上了個廁所,居然發現李淑曼細心地準備了一套男士用具。有剃鬚刀、洗面奶、擦臉油、牙刷,甚至還有睡衣,他不相信這個家來過其他男人,顯然這是為自己準備的。

    從進門的拖鞋,到煙灰缸,再到眼前的這些,如果不是心裡裝著自己,那個女的能夠做到這一點。李淑曼是無辜的,自己也是無辜的,小雨更是無辜的,怪就怪在上天的不公,命運之神的妒忌。

    李淑曼,蘇蒙,夏瑾和,甚至佟歡,還有托婭,在陸一偉生命里,不缺的就是女人,可這裡誰才是自己的真愛,他的內心感到前所未有的折磨,蝕骨般的心痛。

    窗外,臨街商店裡的音響傳來了楊鈺瑩和毛寧的《心雨》,歌聲悠揚,那句句歌詞,那片片真情,觸動了陸一偉心中最柔軟的東西:「我的思念是不可觸摸的網,我的思念不再是決堤的海;為什麼總在那些飄雨的日子,深深地把你想起……」不知不覺,陸一偉已經是淚流滿面。

    一串鑰匙在門鎖上晃動著,陸一偉趕緊從地上站起來,打開水龍頭洗了把臉。

    「一偉,你看我給你買什麼了?」李淑曼進門後顧不上換鞋就往廚房飛奔而去。當她看到廚房沒人時,像是發瘋一樣狂叫著陸一偉的名字。直到聽到衛生間的流水聲,才算鬆了口氣。

    「一偉,你怎麼了?」陸一偉從衛生間走出來時,眼睛依然紅紅的,這一切逃不過李淑曼的眼睛,便關切地問道。

    陸一偉躲閃道:「沒什麼,剛才切菜時蹦到眼睛里一個碎末。」

    「快讓我看看!」李淑曼心焦地趕忙放下衣服,就要為陸一偉看眼睛。

    陸一偉推辭道:「沒事了,我已經弄出來了。」說完,走出衛生間往廚房走去。

    女人的直覺是上天賜予的本能,她能夠從一些細微之處找到對方的破綻。很明顯陸一偉兩隻眼睛都是紅的,難道兩隻眼睛都進了東西?何況她看到案板上正在切得是土豆,怎麼可能會有東西進了眼睛?陸一偉說了謊,他是在為我流眼淚嗎?

    李淑曼心裡美滋滋的,仍抱有一絲復婚的幻想。她一咬嘴唇,來到廚房奪過陸一偉手中的菜刀道:「時間還早,你別急著做飯,我給你買了套衣服,你看合身不合身?」

    陸一偉往客廳瞟了一眼,只見茶几上放著一堆東西。走過去一看,卡其色夾克,深灰色西褲,藍條紋襯衣,黑色皮帶,一雙鱷魚紋棕色皮鞋,還有一個黑色手抓包,所有的東西都是一個品牌,皮爾卡丹。

    陸一偉看到衣服上的價錢標牌時,嚇了一大跳,一件外套就要2000多元,這一堆算下來應該上萬了。他回過頭對李淑曼說:「你瘋了吧,買這麼貴的衣服,你趕緊退了吧,我是穿不起。」

    見陸一偉要走,李淑曼一把拉住道:「你看你身上的衣服,都穿了多少年了,早就該換了。何況你現在又回到政府辦,不穿的好點算這麼一回事,你不要管多少錢,這個錢,我花的值!快,趕緊試試。」

    要說自己蘇蒙談了四五年戀愛,可對方總想讓自己給她驚喜,卻從來沒有如此關心過自己,這就是本質的區別。難得李淑曼一番美意,陸一偉抱起衣服,進了卧室。

    待走出來后,李淑曼驚訝地叫道:「天哪!我都不敢認識你了,簡直帥呆了。」

    陸一偉不自在地走到鏡子面前照了照,品牌的衣服上身效果就是好,就連他自己都有些欣賞,身上透著一股商務氣息,一點都不像小縣城人。

    李淑曼站在那裡歡天喜地地左看右看,總覺得陸一偉那裡有些彆扭。找了半天,才察覺到眼鏡改換了。

    陸一偉的眼鏡已經戴了四五年,度數不增加,也從來沒有考慮過換。李淑曼拉著陸一偉往門外走,道:「走,我陪你去換副眼鏡。」

    「還是算了吧,這都幾點了。」陸一偉不情願地道。

    「中午不在家吃了,我們去飯店吃。」李淑曼堅持道。無奈,陸一偉只好悻悻跟著一同出去。

    一路上,街坊鄰居不斷與李淑曼打招呼,還用奇怪的眼神看著陸一偉。李淑曼則樂在心頭,熱情地打著招呼。

    兩人之間保持著一定距離,李淑曼慢慢往跟前靠攏,最終鼓起勇氣纏住陸一偉的胳膊,如果外人不知道,很明顯是一對幸福的夫妻。

    來到陸一偉買首飾的商場,陸一偉儘管換了身行頭,那服務員一眼就認出了這位大客戶,再看到身邊的女士已經戴著買走的項鏈,更加確定無疑。她上前熱情地道:「先生,您太太真漂亮,尤其是佩戴上我們的首飾,整個人都顯得高貴典雅。」

    陸一偉尷尬地笑笑,沒有做任何辯解。而李淑曼則饒有興趣地道:「謝謝你了小姑娘,嘴巴真甜,以後我還會過來照顧你生意。」

    服務員口無遮攔地道:「那就太感謝了,不過我有個小建議,您這身搭配,佩戴白金的項鏈更合適。」

    陸一偉一聽,心裡發慌。可李淑曼不知情地道:「我覺得挺好,黃金也不錯啊。」

    「您先生不是買了兩條一黃一白的項鏈嗎?可以替換著戴。」

    「哦。」李淑曼臉上的笑容瞬間凝固。她尷尬地苦笑道:「謝謝了。」說完,手不自覺地從陸一偉袖管抽了出來。

    陸一偉本想解釋,可又不知該怎麼解釋,他已經沒有心情再去配眼鏡,道:「淑曼,時間不早了,我們去接小雨吧。」

    「來了都來了,不遲!」李淑曼看著眼前已經不屬於自己的男人,心裡在滴血,可表面上裝著若無其事。

    來到配眼鏡的櫃檯,李淑曼給陸一偉挑了副無邊框眼鏡,陸一偉戴上后,瞬間又換了副面孔,儒雅一詞放到他身上再貼切不過了。

    有了剛才的小插曲,兩人中間無形地有了一堵看不見的牆。並排來到小學門口,正好趕上放學。陸一偉在密密麻麻的人群中尋找著小雨,可統一著校服的孩子們讓他眼花繚亂。

    「爸爸!」突然人群中傳來一聲高亢的叫聲,然後就看到陸菲雨如脫韁的馬飛奔過來。

    陸一偉彎下腰,一把把小雨抱起來在臉上親了一口道:「想爸爸了沒有?」

    「想,非常想,十分想!」小雨明亮的眼珠子滴溜溜轉動著,臉上寫滿難以用語言表達的興奮。

    「告訴爸爸,你中午想吃什麼?」陸一偉滿滿的父愛盡情地表達出來,小雨就是他的一切。

    小雨往後看了看,道:「爸爸,你把我放下來。」

    陸一偉疑惑地放下小雨,只見她飛快地向人群中跑去。

    不一會兒,小雨拉著幾個小夥伴走了過來,指著陸一偉道:「看,這就是我爸爸,以後你們不許說我沒有爸爸!」

    幾個小夥伴用懷疑的目光盯著陸一偉看,然後嘟著嘴巴道:「你真的是陸菲雨的爸爸嗎?」

    陸一偉蹲下來摸著一個小女孩的臉蛋道:「我當然是陸菲雨的爸爸咯!」

    小女孩突然咯咯竊笑,爬到小雨耳邊小聲道:「你爸爸真帥!」

    「那當然,他可是我爸爸。」小雨倍感自豪地道。

    童言無忌,看來小雨在學校受到別的小朋友的排斥,陸一偉開始自責,他這個做父親的,對小雨虧欠實在太多。

    小雨與小夥伴們告別後,她跳到陸一偉懷裡,爬到耳邊小聲道:「爸爸,我告你個小秘密,我們老師今天表揚了我,說我真聰明。」

    陸一偉摸著小雨的腦袋道:「我們小雨當然聰明咯,不僅聰明,還漂亮,對嗎?」

    「嗯!」小雨重重地點點頭,貼著陸一偉的臉頰躺在懷裡。

    這一刻,陸一偉才感覺到什麼是家庭,什麼是責任!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