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287 沉重負擔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287 沉重負擔字體大小: A+
     

    陸一偉被佟歡噎得說不上話來,他不知該憐憫她還是同情她,這是兩個層面的世界觀和價值觀,在不同的意識形態下難以產生心靈的碰撞。

    不知不覺,佟歡的眼神變得柔弱起來,斜視著天花板,嘴角露出一絲無奈的微笑。然後伸手將眼角的淚水拭去,看著陸一偉道:「讓你見笑了。我沒有朋友,也沒有傾述的對象,更多的時候就是靠酒精麻醉自己,酒精能麻醉了我的身體,卻麻醉不了我那傷痕纍纍的心。我最害怕黑夜,一到天黑,我就感覺壓抑得難受,這種心情你能理解嗎?」

    「嗯。」陸一偉點了點頭。

    佟歡繼續道:「關於你的情況我都了解,我還知道你剛和蘇市長的女兒蘇蒙分手,而且人家都已經結婚,對吧?」

    陸一偉好奇地道:「你怎麼知道?」

    「呵呵。」佟歡笑道:「沒有我不知道的,只有我不想知道的。一偉,如果你願意,我可以為你的事業出一把力,怎麼樣?」

    陸一偉連忙拒絕道:「謝謝你的美意。我還是想靠我自己的本事奮鬥,如果我想依靠別人,或許我早就跳出南陽縣了,何必等到現在。」

    佟歡道:「我就喜歡你這種自強自立的男人,不過我勸你,在這個大環境下,靠自己的本事還是不行的,適當的時候開闢另一條路線,或許能找到成功的捷徑。行了,不扯這些了,有煙嗎?」

    陸一偉從床頭柜上拿起煙遞給佟歡,為其點上,自己也點了一根。佟歡抽煙的姿勢十分瀟洒,細長的手指夾著過濾嘴,然後優雅地放到嘴唇,喉部輕輕一動,向空中輕吐煙氣,臉上寫滿了孤傲和冷艷。

    陸一偉受過高等教育,早年間接觸過港台文化,思想並不保守,可長時間鑽在一個小地方飽侵迂腐思想的暈染,他也漸漸地對一些事物有了一種排斥感。佟歡如此大膽而前衛的表白方式,讓他一時有些接受不了。

    誰不喜歡漂亮的女人?佟歡妖嬈的身姿,豐滿的身體,性感的嘴唇,怎麼能不讓陸一偉心跳加速,心潮澎湃?他堅信,只要自己願意,佟歡就可以成為自己的,可他真不敢想象邁出這一步的後果。

    佟歡看到陸一偉一臉茫然,道:「你在想什麼?」

    陸一偉彈了彈煙灰道:「沒想什麼,這兩天沒休息好,有點犯困。」

    房間里開著中央空調,溫度在二十五六度左右。佟歡突然掀起陸一偉的被子,直接鑽進懷裡……

    陸一偉害怕了。他一把推開佟歡,連聲道:「對不起。」

    被調動起來的佟歡意猶未盡戛然而止,臉上寫滿失落。她突然覺得自己有些無恥,跳下床整理了下衣服,冷冰冰道:「有什麼對不起的,是我賤,配不上你。」說完,奪門而去。

    陸一偉想想丁昌華那一臉陰險與狡詐,後背都有些發涼。大潮退後,陸一偉激蕩的心卻久久不能平復。也不知過了多久,陸一偉才從混亂的思維中睡去,一直到天明。

    第二天早晨,要不是三條過來敲門,陸一偉不知要睡到多久。他看了表,又倒頭閉上眼睛。翻身時,感覺床單上濕乎乎的,他趕緊掀開杯子一看,煎餅大的一團濕暈,讓他有些不可思議。

    「難道是夢遺了?」陸一偉用手掌擊打著發脹的腦袋,突然啞笑,心裡暗道:「看來我又回到當年了。」

    他跳下床拉開窗帘,強烈的陽光刺痛著雙眼,他眯著眼睛俯瞰江東市的街景,高樓聳立,車水馬龍,人如交織,好一派繁華!陸一偉每次來江東市,發展都有不同的變化,用日新月異來形容一點都不為過。相反彈丸小城南陽縣,幾十年如一日,依然是改革開放前的模樣。說城不城,說村不村,還不如江東市周邊村發展的好,南陽太需要發展了!

    陸一偉感嘆過去,去衛生間沖了個澡,穿好衣服出了門。三條坐在會客廳抽煙等候,陸一偉走上前去道:「他們兩個呢?」

    「你說黑圈和猴子?不知道,昨晚就沒回來,不管他們,走,咱們吃飯去!」說完起身往電梯口。

    到了三樓餐廳,陸一偉很害怕遇到佟歡,慶幸的是,餐廳的人寥寥無幾,並沒有佟歡的影子。酒店是自助餐,兩人調好喜歡吃的菜坐到一個靠窗的位置。

    三條問道:「昨晚睡得好嗎?」

    「馬馬虎虎。」

    「你那同學床上功夫怎麼樣?」三條突然詭笑道。

    陸一偉停止吃飯,道:「什麼意思?」

    「什麼什麼意思,昨晚我都看見了,還給我裝!」三條用手指著陸一偉笑道。

    陸一偉沒有理會,拿起一個饅頭嚼了起來。

    三條也切換話題,看著窗外道:「一偉,你要是覺得在你們那小縣城待著沒意思,來江東和我一起干吧。正好我要開一個西餐廳,你過來給我經營,利潤五五分成怎麼樣?」

    陸一偉笑道:「這麼大方?」

    三條喝了口牛奶道:「和你就這麼大方!何況我也相信你有這個能力,我一個人實在忙不過來了。」

    陸一偉夾了口鹹菜道:「兄弟我謝謝你的美意了,我要是來江東發展我早來了,何必等到現在呢,你考慮其他人吧。」

    「不給兄弟面子?」三條有些生氣地道:「我就搞不懂你了,在那麼個小地方有什麼發展前途?好,就算你升到局長了,升到縣長了,又能怎麼樣?你的大好時光就白白浪費了,逝去的東西還能再從頭再來嗎?」

    陸一偉見三條動怒,他拍了拍三條的肩膀道:「行了,我知道你為我好。說句實話吧,我何嘗不想來江東呢,做夢都想。可是我的事業在南陽,假如我不明不白的走了,我心裡這輩子都背著一個沉重的負擔。我要來,我也要把這個包袱卸掉,我要光明正大地來。」

    「就為了還你一個清白?這代價也太大了吧。」三條不解道:「照你這麼說,我的負罪感更強烈。我當初出來創業時,正好帶著一批即將高考的學生,可時間不等人,假如我那時候選擇留下,可能就沒有我的今天了。」

    陸一偉固執地道:「我的根在南陽,我不能看著自己的家鄉永遠扣著一定貧困縣的帽子,儘管人微言輕,我還是希望做一點自己的貢獻,就算為自己積德吧。」

    「好了,好了!」三條無奈地道:「不說了,我知道說不動你,這麼些年你還是那麼軸!行了,西餐廳的事我來想辦法吧,不過只要你願意,我的大門隨時為你敞開,成不?」

    「成!」陸一偉哈哈大笑道。

    吃完飯,三條問:「你現在去哪?回你們南陽?」

    陸一偉想去看看女兒菲雨,道:「我還有點私事。」

    「哦,成!」三條道:「我那邊還有一堆事要處理,就不管你了,等我忙完再聯繫你,今晚我帶你去個好地方,保准你滿意,嘿嘿。」

    「你快去吧!」陸一偉推了把三條,笑著道。

    「那我走了啊!」

    「走吧。」

    陸一偉站在台階上,目送三條離去,自己也往車子方向走去。

    下台階時,正好與佟歡不期而遇。有了昨晚的事情,陸一偉略顯尷尬地道:「吃早飯了沒?」

    佟歡就像什麼都沒發生過一樣,甜蜜一笑道:「吃過了,準備回劇團。」

    陸一偉四周張望了下,道:「你怎麼回去?」

    「打的啊。」

    「哦。」陸一偉道:「要不我送你一程?」

    佟歡毫不客氣答應道:「行啊,那就謝謝你了。」

    路上,兩人一句話都沒說。到了省舞蹈團門口,佟歡打開包掏出兩張票遞給陸一偉道:「4月2號,有我的一場演出,邀請你前來觀看。」

    陸一偉接過票,抿嘴點頭道:「只要我有時間,我一定會來。」

    「行!我那走了啊。」佟歡深情地望著成熟而有男人魅力的陸一偉,突然爬過去在臉頰上吻了一口,然後下車快速往大門口跑去。

    陸一偉摸了摸留有溫度的臉頰,將票放到口袋裡,直接往李淑曼的住所駛去。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