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二百一十八章 公然賴帳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二百一十八章 公然賴帳字體大小: A+
     

    「范寧,幫幫我,我擋不住了!」

    蘇亮狼狽地跑了過來,在他身後不遠處,兩名不知來歷的大臣盯住了蘇亮。

    蘇亮長得很好,皮膚白皙,氣質溫文爾雅,這種文質彬彬的進士格外受大臣們喜愛。

    范寧起身對兩名大臣道:「他已和開國上將軍程耀武的後人定下婚約,你們不可亂來!」

    兩名大臣沒有聽清楚,但聽到一個開國上將軍的後人,便知道自己惹不起,只得悻悻走了。

    蘇亮驚訝道:「圓圓的先祖居然是開國上將軍,我還不知道呢!」

    「你這個小傻瓜,隨便報一個官名唄!誰管你是真是假,嚇住他們就行了。」

    這時,身後忽然有人『嗤!』的一聲,范寧回頭,只見不遠處的樹叢背後有人正向他們招手,再細看,原來是徐慶。

    范寧大喜,連忙拉住蘇亮奔過去。

    「你們兩個快跟我走!」

    范寧走上前笑眯眯道:「朱家也來搶親了?」

    「朱家確實也來搶親了,是二老爺的孫女,今年十八歲,你有興趣?」

    「免了吧!」

    范寧拉著蘇亮鑽進樹林,又道:「聽說外面已是天羅地網,怎麼離開!」

    「跟我來就是了!」

    徐慶向南面疾奔,范寧頓時明白過來,「好辦法!」

    奔出百餘步,他們便來到金明池畔,湖畔已停泊著一艘烏篷小船。

    「快上船!」

    兩人跳上小船,鑽進棚子里,小船隨即離開湖畔,徐慶手執一根哨棍站在船頭,警惕地向四周張望,湖中也有不少畫舫,豪門權貴們水陸並進,可謂撒下了天羅地網。

    烏篷小船很快駛入一條小河,又走了約兩里,便進入了汴河。

    「徐慶,現在城門已經關閉了吧!」范寧從船篷里鑽出來問道。

    他們今晚應該是住在金明池園林內,雖然一般人是進不去,但不少權貴依然能暢通無阻,捉婚行動打亂了進士們的計劃,很多進士只能逃回城內。

    徐慶笑道:「今晚城門不關,這是傳統,否則捉了婿怎麼回去拜堂?」

    蘇亮在後面小聲抱怨道:「堂堂進士居然還被人強搶拜堂,大宋還有沒有王法?」

    「也不算是強搶拜堂!」

    徐慶笑道:「搶回去要商量,談條件,直到進士答應,簽署了婚書,這門親事才算數,其實進士們也願意被搶,關鍵是獲利多少?」

    「我就不願意!」蘇亮小聲嘟囔一句。

    范寧看了他一眼,又不忍奚落他,便笑道:「明天打算什麼時候走?」

    一句話提醒了蘇亮,他連忙問道:「我聽一個進士說,明天上午我們還要去吏部報道,是不是真的?」

    「是說從明天開始,一個月內之內去吏部報到,朝廷給了一個月的探親假,你儘管回去,不過要一個月內趕回來。」

    「那我回家豈不是只有十天?」

    「還有一個辦法!」

    范寧笑道:「可以先去吏部報道,把事情安排妥當后再回家,這樣時間就會長一點。」

    「算了,你知道我不可能!」

    蘇亮嘆了口氣,又對范寧道:「有人說我是乙榜七十四名,童子科第十二名,也不知是真是假,你明天幫我去看看,再寫封信給我。」

    「不用去看了,確實是這個排名,我今天特地去看過榜單!」徐亮在一旁笑道。

    蘇亮鬆了口氣,「這個排名還不錯,我還以為會排名後面呢!」

    一邊說著,船隻穿過了水門,有稅官立刻奔過來,在水門邊喊道:「多少貨物?」

    「不是貨船,是進士老爺回城!」船夫笑道。

    稅官看見了穿著新科進士服的范寧和蘇亮,不由心領神會地笑了起來,「不錯,居然坐船逃回來了!」

    他立刻揮手放行,船隻駛入了京城,一直來到他們住處,小丫鬟杜鵑開了門,只見程圓圓奔了出來,緊張地對蘇亮道:「阿亮,我一直在擔心你!」

    蘇亮深情地望著程圓圓,「我知道,我不是急急趕回來了嗎?」

    范寧翻了個白眼,這兩人已經把周圍的一切都遺忘了,自己只是一個擺設。

    算了,還是回房睡覺。

    躺在床上,綳了一天的弦終於慢慢鬆了,范寧閉上眼睛,很快便進入了夢想。

    在范的屋頂上,徐慶雙手枕在頭下,翹著腿,望著天上的星星,他也要睡著了。

    .......

    次日天不亮,蘇亮和程氏兄妹便上船離開了京城,返回家鄉,他們包了一艘五百石的大客船,船夫拍胸脯保證,十天內送蘇亮到平江府。

    隨著蘇亮和程氏兄妹離去,院子里頓時冷清下來,只剩下范寧一人。

    范寧在院子里走了一圈,適應了從前的熱鬧,此時院子里的冷冷清清,他心中竟有一種說不出的失落感。

    就在這時,大門『轟!』地一聲被撞開了,只見一臉興沖沖的明仁從外面衝進來。

    「阿寧,關撲店開獎了!」

    明仁夜裡要看守田黃石,他必須住在店裡,一早他便急匆匆趕來范寧的住處,路上看到的幾家關撲店都開始兌科舉獎,更是令他按耐不住心中的激動。

    明仁的出現令范寧心中感到一陣溫暖,他連忙迎了上去。

    「我居然把你忘記了!」

    「考上進士,就把我忘了?」

    明仁眉頭一挑,用調笑地語氣道:「苟富貴,勿相忘啊!」

    「你小子找打!」

    范寧佯怒要揍他,明仁誇張地抱著頭逃跑。

    他忽然覺得不對,四下打量一下,院子里異常安靜。

    「就你一人了?」

    范寧點了點頭,「你要不要搬過來?」

    「我要看守田黃石,要不你搬到店裡去。」

    「算了!你剛才說什麼?」

    明仁一拍腦袋,「是關撲,關撲開獎了,我們發財了!」

    范寧跑回屋找到自己的兩張底單,還有蘇亮留給他的底單,這一把他贏了兩千四百兩銀子,而明仁則贏了五千八百兩銀子,難怪他這麼激動。

    范寧記得當時還有一個太學生,在自己身上押一百兩銀子,那他也贏了三千二百兩銀子。

    蘇亮只下了五兩銀子的注,但他也贏了一百六十兩。

    這家富貴橋關撲店僅這幾票就要賠接近一萬兩千兩銀子,這次可慘了。

    可誰讓它是張家開的店呢?范寧一點同情心也沒有。

    .......

    舊曹門關撲店前聚滿憤怒的人群,當范寧和明仁趕到時,他們的雙耳便被憤怒的叫罵聲淹沒了。

    只見富貴橋關撲店大門緊閉,旁邊帖著一張紙,距離太遠,看不清紙的內容。

    大門前至少聚集了數百人,指著關撲店漫罵。

    「出了什麼事?」明仁問旁邊的一名男子。

    「他娘的關門了,說這家關撲店以後不開了。」

    明仁頓時急了,「那我們投注的關撲怎麼辦?」

    「好像說承認一部分,可以去總店兌換。」

    明仁連忙擠了進去,范寧遠遠站在外面,他心中充滿了冷笑,不用去看他也能猜到,幾份押注使他們損失巨大,他們想賴帳了。

    這時,明仁擠了出來,氣急敗壞道:「告示上說,這家店關閉了,別的投注都可以去總店兌換,但這家店涉及這次科舉的投注,總店一律不承認,他們想賴帳啊!」

    范寧淡淡一笑,「他們賴不掉!」

    「那我們該怎麼辦?」明仁急道。

    范寧低語對明仁說了幾句,明仁有點擔心,「能成功嗎?」

    「儘管放心去做,我在這裡下注,就已經想到會有這個結果了。」

    明仁想到自己的幾千兩銀子,心中頓時怒火升騰,他擠進人群大喊道:「認賭服輸,欠債還錢,這是天經地義之事,這事絕不能算了,我們去它們總店,讓它們總店兌付!」

    明仁將數百名下注人煽動起來,眾人心中怒火萬丈,浩浩蕩蕩向富貴橋關撲店的總部而去。



    上一頁    下一頁

    首席的億萬新娘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春暖香濃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逆鱗神醫小農民第一贅婿黃金瞳迷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