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二百一十七章 甜蜜的苦惱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二百一十七章 甜蜜的苦惱字體大小: A+
     

    范寧的面試足足用了半個時辰,當范寧從大殿走出來時,士子們都要議論開鍋了,各種猜測都有,如果真是面試了半個時辰,那就開創先例了。

    不過當范寧走回自己位子時,隨口回答的一句話頓時消泯了絕大部分士子眼中的嫉妒。

    「正好遇到天子要休息,所以等了很久。」

    原來正好遇到天子休息,眾人理解了,難怪要等那麼久的時間,不少人的目光對范寧還有一絲同情。

    這個士子運氣很背,先是差點沒有得到面試機會,眼看輪到他面試了,天子又要休息,真是運氣不佳。

    但參加了面試的士子卻知道事情不是那麼簡單,天子若要休息,只要隨便問上兩句話就可以結束面試,不可能為了他一個人又重新開殿,這小子沒說實話。

    馮京更是心知肚明,當年在龐太師府上,天子可是見過范寧的,很喜歡他,三年後再見,想必問了很多話。

    「天子到底問你什麼?」蘇亮小聲問道。

    旁邊一群童子科士子都豎起了耳朵,范寧笑了笑道:「天子沒有說話,只是聆聽,由文相公主問,先用一句話自我介紹,然後讓你簡潔地闡述富民之策,一盞茶時間就結束了。」

    「那還讓人等了半個時辰?」

    「我剛才不是說了嗎?天子要休息,我等了很久才面試。」

    「哦!我險些忘記了。」

    正說著話,有人低聲喊道:「他們出來了!」

    眾人紛紛向大殿望去,只見出來了一群官員,一名禮部官員先跑過來,高聲喊道:「大家起立,過來列隊!」

    眾士子離開位子,紛紛上前來到台階前列隊,很快,五百九十六人全部列隊完畢。

    士子們個個挺直了腰,神情嚴肅,隊伍中鴉雀無聲。

    文彥博展開最後錄取名單,高聲道:「歷經州試、省試、殿試以及天子面試,大宋己丑科科舉已畢,現錄取名單如下:甲榜錄取三人,賜進士及第,第一名,鄂州江夏縣馮京;第二名,杭州錢塘縣沈遘;第三名,常州武進縣錢公輔,請三人出列上殿謝恩!」

    三名士子大喜過望,連忙走出隊列,跟隨左禮部侍郎蔣英上殿謝恩,著實有點出乎士子們意料,奪魁大熱門王遂舟居然沒有進入前三,這次是由殿試的第二名、第四名和第五名分明奪得了狀元、榜眼和探花,恐怕各家關撲店要血流成河了。

    文彥博又繼續念道:「童子科錄取一人,平江府吳縣范寧,進士科二甲錄取十七人,開封府汴梁縣王遂舟、揚州江都縣袁甚清、福州閩縣羅霖.......以上十八人屆賜進士出身,請出列上殿謝恩!」

    范寧也喜出望外,雖然他知道自己會考得不錯,但真奪取童子科第一,那種激動的心情還是令他喜悅難以自禁。

    他連忙走出列,排在十八人中第一,跟隨禮部官員上殿謝恩,按照規律,童子科第一名同時也是二甲第一名,稱為傳臚。

    文彥博還在繼續念名單,「三甲錄取一百人,現名單如下,開封府汴梁縣張秋,潁州潁川縣劉惠.......以上百名士子皆賜進士出身,請上殿謝恩!」

    念完三甲,後面就不念具體名單了,文彥博簡單說道:「本屆科舉凡錄取五百九十六人,甲榜三人、二甲榜十八人、三甲榜百人,剩下四百七十五人皆為乙榜,賜同進士出身,榜單名次已在考試院公布,現請各位隨我上殿謝恩!」

    實際上,他們並不進大殿,只是在殿外磕頭謝恩,隨即去沐浴更衣,換上絳紅色的官服,頭戴雙翅紗帽,斜背綬帶,胸前佩著大紅花,進士科前三名和童子科第一名,還會在帽子上插一朵金花。

    打扮完好后,眾人被領到宣德門,這裡已準備了數百匹馬和數十輛無篷馬車,並不是每個進士都會騎馬,尤其童子科進士,幾乎都不會騎馬,只能乘坐馬車誇街。

    范寧莫說騎馬,連毛驢都不會騎,他只能坐馬車,而且是獨自一人坐一輛馬車,其他人則是五人乘一輛馬車,馬車也是扎滿了綵綢,看起來就像盛裝出行,格外引人矚目。

    這時,汴梁城內到處敲鑼打鼓,沿途插滿彩旗,數十萬百姓夾道欣賞新科進士們的英姿,許多大戶人家的女兒也紛紛乘坐牛車馬車出來,一睹心中的情郎,這也難怪,大宋以文立國,武夫們沒有這種榮耀,只是讀書人中的佼佼者,新科進士,才能享受這種巨大的榮耀。

    每個進士都心神俱醉,十年的寒窗苦讀終於換來了人生最榮耀的一刻,金榜題名時,一時間彩緞飛舞,各種繡球、荷包紛紛拋向誇街的士子們,數十萬百姓的歡呼聲響徹汴梁城。

    .........

    接下來是金明池畔的瓊林宴,這是士子們榮耀的最後高潮,天子設宴招待新科進士們。

    金明池位於西城外,顯德四年,周世宗為了討伐地處水鄉的南唐,而特地開鑿用來訓練水軍的人工湖,湖水面積有上萬畝。

    經過宋王朝近百年的營建,金明池已經成為一座環境優美的皇家園林,園林內是各種精美的建築,每次科舉結束后,盛大的瓊林宴就在這裡舉行。

    但如果以為勞累一天的進士們可以在宴會上大吃一頓,一醉方休,那就大錯特錯了,瓊林宴確實可以喝到最好的皇宮美酒,各種美味佳肴也很豐富。

    但估計沒有多少人能吃得下,在金明池畔四周,捉婚的豪門權貴們已經布下天羅地網,大有不捉住佳婿絕不罷休的勢頭。

    書中自有黃金屋就是這個意思,一旦你考上進士,立刻會有豪門權貴來和你聯姻,陪嫁的財物至少都是十萬貫起步,良田美宅更是少不了。

    但如果家中已有嬌妻幼子那就沒辦法,除非休妻另娶,當一個陳世美去包拯那邊報到,否則就白白錯過了這巨大的財富機遇。

    這也是宋朝讀書人結婚普遍比較晚的緣故,萬一自己考中進士呢?

    事實上,童子科進士同樣也不安全,儘管天子默許權貴捉婚,但同時也定了三條不準的規矩,不準逼已婚進士拋棄妻子,不準強迫婚姻,必須先得到進士本人的同意,不準捉婚童子科進士。

    不過上有政策,下有對策,只要拿出足夠的誘惑,已婚進士說不定會自願拋棄妻子。

    至於童子科進士,不強逼成婚,訂下婚約總可以吧!

    這頓瓊林宴,每個進士都吃得心事重重,天子趙禎喝了兩杯酒後便匆匆離去了。

    一些陪席的權貴便已近水樓台先得月,搶先坐到未婚進士的身邊,開始了討價還價。

    范寧措手不及,一個油膩的中年大叔彷彿從天而降一般坐到他身邊。

    他笑眯眯道:「在下楊壽,官任魏州刺史、高唐縣伯,很高興認識范進士!」

    聽這官職就知道是一個在朝中打醬油的角色,根本就是虛職。

    「前輩是天波楊府?」

    「非也,我是開國大將軍楊傅之後。」

    范寧記不得宋朝的開國大將中還有楊傅這號人,估計是個軍中暴發戶。

    但這個不重要,重要的是此人想幹什麼?

    范寧立刻警惕道:「在下是童子科,朝廷不允許捉婚!」

    「范進士說到哪裡去了?」

    楊壽假笑一聲道:「我有個小女兒,今年十一歲,我打算將來給她陪嫁十萬貫錢,良田三千畝,京城美宅一座,不知范進士願不願意有個約定?」

    「很抱歉!我前些日子已有婚約。」

    「你已有婚約?」楊壽眼睛瞪大了,「和誰有婚約?」

    「和龐太師的孫女。」范寧順手把龐籍拉過來當擋箭牌。

    楊壽的臉色頓時變得十分難看,他先祖只是一名中級將領,後來做糧食生意發了家,花重金從劉太後手中買了刺史虛職和爵位,他是躲在樹林里,買通看守士兵才偷偷溜進了瓊林宴,以他的身份哪裡惹得起龐籍。

    他悻悻地哼了一聲,起身離開了,又去尋找下一個目標。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