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二百一十九章 關撲風波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二百一十九章 關撲風波字體大小: A+
     

    富貴橋關撲店的總店在潘樓街,是一座佔地約五畝的大店,距離舊曹門並不遠,大概只有兩里左右。

    數百名義憤填膺的賭客很快便趕到了位於潘樓街的總店,總店前同樣擠滿了前來兌獎的賭客。

    當馮京和范寧分別考中省試進士科第二和童子科第一后,下注買他們的賭客大增,當然,他們純數也大大降低。

    范寧純數變成一純,下注一貫錢,只能贏兩貫錢。

    就算是這樣,還是有不少人贏錢,至少賭注翻了一倍。

    當數百名舊曹門富貴橋關撲店的賭客趕到潘樓街總店時,大門前頓時亂成一團,吼聲、罵聲此起彼伏,還有人用石頭砸向店鋪招牌。

    富貴橋關撲店的大東主張堯承此時就在總店內。

    張家三兄弟,大哥是張堯佐,老二張堯封,老三便是張堯承。

    天子最寵愛的張貴妃其實是老二張堯封的次女,因為張堯封死得早,張貴妃便被張堯佐養大,視為己出,張貴妃也稱張堯佐為父。

    張貴妃得到眷寵,張家自然也雞犬升天,不僅她生父被追封為清河郡王,張堯佐更是封為郡公、太尉,手握三司大權。

    張堯承也被封為衛州刺史、邯鄲縣伯,他對財富尤其貪婪,便依靠家族的支持,在京城開了富貴橋關撲店,從此財源滾滾。

    張堯承原本只是一個農民,小家子氣很重,在他看來,開關撲店只能賺錢,絕不能賠錢。

    所以當他聽說舊曹門關撲店要賠一萬兩千多兩銀子后,惱羞成怒的張堯承便立刻做出兩個決定。

    第一個決定是關閉舊曹門關撲店,其次便是開除經辦這件事的掌柜,所有目的只有一個,絕不承認將導致他損失一萬兩千銀子的三票關撲下注。

    這時,一名掌柜跑進來小聲道:「東主,有不少舊曹門點的賭客來了,在外面鬧呢!」

    張堯承也聽見了外面的叫罵聲,他眉頭一皺問道:「有多少人?」

    「大概三百多人?」

    張堯承也要考慮到關撲店的名聲,他背著手走了幾步道:「給他們兌獎,單票只限於兩百兩銀子內,超過這個金額,必須要我批准,另外,那三票下注視為假票,一概不準承認,知道嗎?」

    「我明白了,這就去安排!」

    掌柜匆匆去了。

    張堯承稍稍鬆了口氣,如果今天熬過去,那應該就沒有問題了。

    .......

    在大掌柜的一再保證下,來自舊曹門關撲店的賭客們終於安靜下來,並排起長隊準備兌換。

    明仁將范寧拉到一邊低聲道:「關撲店答應兌換了,我們要不要拿去兌換?」

    范寧冷笑一聲,「別傻了,如果他們現在肯兌換,那就沒必要關閉舊曹門的店鋪。」

    「那我們該怎麼辦?」明仁的心又懸了起來。

    「聽我的,你先去把蘇亮的小額中獎單兌換出來!」

    「你是說,先留下證據?」明仁腦子靈活,反應極快。

    范寧點了點頭,明仁立刻笑嘻嘻道:「你是新科進士,不好出面,這件事我出面來辦!」

    他轉身便鑽進了隊伍中,不多時,他便拿著一袋銀子出來,還有一張已兌付的存根聯遞給范寧。

    范寧接過底單,就是蘇亮給他的底單,只是上面蓋了一個已兌付的印章,這注關撲就算結束了。

    「怎麼樣?痛快嗎?」范寧笑問道。

    「兌付很痛快,什麼都沒有問,據說低於兩百兩銀子就好辦,剛才有張三百五十兩銀子單子,說要特殊核對,遲遲不肯兌付。」

    這時,范寧回頭招了招手,明仁一怔,後面沒有人啊!這是在叫誰?

    忽然,人影一閃,徐慶出現在范寧面前,他臉上有些尷尬地笑道:「小官人找我?」

    范寧笑眯眯道:「你護衛明仁,他要去兌付大單子,注意別讓對方把單子搶走了。」

    「我知道了!」臨時被抓了壯丁,徐慶也只得無奈地答應下來。

    身邊有了保鏢,明仁頓時底氣十足,他擠進櫃檯,高聲喊道:「我這邊是五純下注童子科第一名范寧,共下一百注,兌三千二百兩銀子。」

    店鋪內霎時間鴉雀無聲,開玩笑,三千兩百兩銀子。

    大掌柜臉上一陣抽搐,東主最擔心的事情還是來了。

    一張底單遞到他面前,明仁卻沒有把單子給他的意思,明仁指了指旁邊厚厚的記錄本,「是在舊曹門店買的,掌柜可以看看記錄。」

    掌柜見他捏緊單子,心中也明白對方的擔心,他冷笑一聲道:「不用看了,我很清楚,舊曹門店沒有賣過這樣的單子。」

    「你的意思是說,我這張單子是假的?」

    「我們富貴橋關撲店一向重視信譽,是我們賣出的單子我們不會賴帳,可如果想趁舊曹門店鋪關閉的機會來渾水摸魚,告訴你,我們絕不會饒過這種人!」

    掌柜站起身大喊:「有騙子,抓他見官!」

    他迅速給身後三名夥計使個眼色,三名夥計撲了上來,東主事先有交代,最好的方案是搶回下注單。

    掌柜已經做好一張假的下注單,一旦搶回下注單后,立刻將對方的單子換掉,然後公諸於眾,關撲店也能佔據上風,保住信譽。

    但不等三名夥計抓住明仁,只見三名夥計就喝醉酒一樣,腳下一個蹣跚,竟然撞在一起。

    明仁轉身便走,不等掌柜反應過來,他已擠進人群,消失不見了。

    ........

    半個時辰后,范寧出現在開封府衙外。

    他等了片刻,一名訟師匆匆從官衙內出來,向范寧抱拳道:「已經打聽清楚了,包少尹一般下午會來官衙。」

    「多謝了,中午我們研究一下案情,下午我們再來打這個官司。」

    訟師姓郭,在京城頗有名氣,他一般都接大案子,打一次官司十兩銀子,范寧承諾他,如果打贏這場官司,另外再加五十兩銀子酬謝。

    重利誘惑之下,郭訟師欣然接下了這個案子。

    包拯目前兼任開封府少尹,他目前的正式官職是天章閣待制、知諫院,也就是諫院主官,但諫官不能和實際脫節,正是出於這種考慮,龐籍才推薦包拯出任開封府少尹,使他能夠更深更廣泛地看到大宋底層的問題。

    當然,兼職一般也不會太久,短則一兩個月,長則半年。

    正是因為包拯出任開封府少尹,范寧才決定打這場官司。

    下午,包拯和平時一樣坐轎來到開封府官衙,剛到官衙門口,不遠處便有人喊道:「包世伯!」

    這個聲音有點耳熟,包拯一挑轎簾,只見范寧站在十幾步向自己揮手。

    包拯頓時笑了起來,喝令道:「停轎!」

    轎子落地,包拯從轎中走出來,對迎面走來的范寧笑道:「先恭喜你考中進士,童子科第一,不錯!確實令人鼓舞。」

    范寧躬身道:「感謝世伯感覺,侄子還遠遠不足,以後還望世伯提攜!」

    包拯點點頭,他知道範寧來官衙找自己,必然是有什麼事情,便笑道:「到裡面去坐吧!」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