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二百零五章 意外來客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二百零五章 意外來客字體大小: A+
     

    科舉審卷的程序也很嚴格,任何一份考卷被淘汰都要有兩名審卷官交叉審核,且達成一致意見。

    並要在試卷上寫明被淘汰的原因,同時兩人簽字。

    如果兩名審卷官意見相左,可以交給另外一組審卷官來審核,如果還是出現意見不一,那就要交給兩名副主考來審核。

    「老左,你來看看這份卷子,有點意思!」

    一名審卷官向同伴招招手,這兩名審卷官都是太學老教授,治學嚴謹,為人正直,他們負責審一部分童子試的考卷。

    另一名審卷官坐下,從同伴手中接過卷子,仔細看了看,驚訝道:「這篇對策文寫得不錯啊!很嚴謹,條理分明,關鍵是律法用得很好,連《宋刑統》的原文都用上了。」

    「不光是《宋刑統》,還有這一條!」

    審卷官指了指其中一條,「你看看這一條,恐怕連我們都沒想到。」

    姓左的審卷官細看,不由吸一口冷氣,這篇文章竟然引用了慶曆二年頒布的一道旨意。

    旨意的意思是說,為鼓勵農民開荒,凡開荒耕種十年以上的土地,無論是否取得地契,皆可以出售,官府不得以無地契為由阻撓。

    有了這道旨意,這篇對策文的法理才更加強大,令人無可辯駁。

    加上這篇對策文詞句精鍊,文彩飛揚,使得它成為不可多得對策文精品。

    「令人不敢相信啊!這居然是童子試的對策,我看僅憑這篇對策文就能進入成人科舉前十。」

    「就算前十也未必有這麼好的文章。」

    兩人又看了看議論文、默經和作詩,皆是上上之作,抄譽官也特別標註說明,整份卷子沒有一個錯字,沒有一點塗改。

    他們毫不猶豫地給了這份卷子上上甲的評分,這可是近幾屆童子試最高的得分,就算是初審,他們也毫無顧忌地給了高分。

    出現上上甲分數的消息很快傳遍了審卷院,頓時在審卷院內引起轟動,居然是參加了五次科舉審卷的江唯和左雲山的聯合評分,這更讓人感興趣了,審卷官們紛紛聚攏過來,爭先恐後一睹這份卷子的真容。

    讀過這份卷子中對策文的考官無不拍案叫絕,居然還是一名童子試考生寫出來,更加引起了眾多考官的矚目。

    主考官歐陽修正坐在房間里批閱試卷,第一批百份試卷已經到了他手中,需要他進行最後的核准。

    這批試卷已經經過了初審、複審、副主考三審等三道關頭才到他手中,都是極為優秀的試卷。

    這時,歐陽修聽見外面有審官官在驚呼,便放下筆,開門走出來。

    只見數十名審卷官正聚在一起,似乎在熱烈地討論著什麼?

    歐陽修便問道:「那邊為何騷動?」

    副主考沈寬笑道:「那邊初審時出現了一份得分上上甲的考卷,引起了大家的轟動。」

    居然得分上上甲,歐陽修眉頭一皺,已經十幾年沒有出現這個分數了,居然在初審時出現,是不是太不謹慎?

    他有些不悅問道:「是誰審的試卷?」

    「是江唯教授和左雲山教授。」

    是他們二人?歐陽修有點吃驚了,這兩人可是老資格的審卷官,學問好,為人嚴厲、正直,他們居然評出了上上甲得分,歐陽修頓時也有了興趣。

    「你有沒有看過卷子,會有這麼好?」歐陽修問沈寬道。

    沈寬笑了笑道:「我只看了對策文,這樣說吧!這份試卷的對策文比我們的參考答案還要好,還要精準,看了他的文章,才發現我們的參考答案還是有漏洞。

    「真有這麼厲害?」

    歐陽修有點按耐不住心中的好奇,要知道,對策題的參考答案是他和兩位副主考花了三天時間做出來,包括歐陽修自己在地方做知州時的經驗,他已經認為無懈可擊了,不料居然還有漏洞。

    歐陽修雖然心急,卻也不失身份,他負手慢慢走到一群審卷官面前,輕輕咳嗽一聲,一群審卷官頓時安靜下來。

    「把卷子給我!」

    歐陽修把卷子要到手,便對眾人道:「時間只有三天了,大家抓緊時間審卷,不要再耽誤。」

    眾人紛紛離去,歐陽修找一個位子坐下,細細看手上的卷子,居然還是童子試的卷子。

    歐陽修兼任弘文館教授,他的好幾個優秀學生都參加了今年童子試科舉,還包括他認識的好幾個少年俊傑。

    不過從卷面上他也看不出筆跡,這是重新抄過一遍的試卷,不是原始試卷,上面沒有姓名籍貫,也沒有考號,只有一個卷號,憑這個卷號可以找到原始試卷。

    他先看了看兩位教授的審評,『行文嚴謹,法理充足,詞句簡練,文才飄逸,堪稱對策文精品。』

    兩個教授的評語都差不多,兩個醒目的上上甲評分同時出現在初審一欄中。

    歐陽修翻到對策文,細細看這邊頗受推崇的文章,他也愣住了,慶曆二年居然有關於荒地開墾出售的旨意,自己根本沒有想到這一點。

    他把整篇文章讀了一遍,心中感慨,確實比自己和兩個副主考準備的參考文要更精準,更有參考價值,連引用的《宋刑統》都是原句摘錄,這可是一般考生絕對辦不到的,除非徹底背誦過《宋刑統》。

    歐陽修索性把這篇對策文抄下來,交給助手道:「讓每個審卷官抄一份,作為新的對策文參考。」

    歐陽修不僅是欣賞這份試卷的精準,更欣賞它簡練樸實的文風,沒有華麗的辭藻堆砌,非常符合自己主張的新散文的風格。

    歐陽修有點懷疑這份試卷是自己的學生,否則,怎麼會這麼深得自己散文風格的精髓?

    他也很想給一個上上甲的高分,但萬一真是自己的學生,豈不讓人詬病,歐陽修沉思片刻,便把試卷交還給江唯和左雲山。

    「還是按照規定來吧!接下來是複審,然後是副主考審卷,最後在送到我那裡。」

    ........

    隨著省試發榜的臨近,外出旅遊的士子紛紛返回京城,原本有點冷清的京城再度熱鬧起來。

    這天上午,范寧剛要出門去書苑街的店鋪看看,便聽見院子里傳來丫鬟杜鵑的聲音,「請問官人找誰?」

    「我來找范寧,他是住在這裡吧!」

    聲音有點蒼老,但范寧卻感到十分耳熟,他忽然想到什麼,連忙奔了出來,只見院子里站著一個老者,頭戴紗帽,身穿青色襕衫,腰間束一條革帶,頭髮已經花白,頜下一縷長須也變得雪白。

    來人正是多年未見的范仲淹。

    范寧見他鬚髮皆白,容顏十分蒼老,心中一陣酸楚,上前跪下行大禮,「孫兒范寧,拜見祖父!」

    「好孩子,快快起來!」

    范仲淹連忙扶起范寧,他心中也十分愧疚,這些天他幾乎也沒有給范寧一點幫助,范寧全靠自己的努力一點點走到今天。

    當然,范仲淹也知道自己在朝中的對頭太多,他擔心自己連累到范寧,所以他只有隱忍。

    不過范寧的表現確實又讓他十分欣慰,居然考中平江府童子試第一名,包拯寫信給自己,把這孩子誇上了天,讓范仲淹欣喜不已。

    范仲淹捋須笑道:「阿寧,你要出去嗎?」

    「沒事想出去逛逛,也無所謂,祖父快請進屋。」

    范寧連忙請祖父進屋,這時,他發現門口還站著一個少年,模樣兒十分熟悉,便笑了起來,「你是小福!」

    正是當初在船上和范寧鬥嘴的小茶童小福,小福撓撓後頸,有點難為情道:「小官人,好久不見了。」

    「快一起進來坐!」

    由於李大壽跟隨范鐵戈提前回平江府了,明仁住到李大壽的房間,蘇亮也搬回自己的房間,范寧的書房則重新恢復了。

    他把堂祖父范仲淹請進書房坐下,小福也坐在門口。

    范寧取出自己的上好茶具,又把他的汝窯八瓣南瓜壺和一對茶盞取出來,親手給堂祖父點茶。

    「不錯啊!居然是官窯汝瓷。」

    范仲淹拾起茶壺端詳片刻,驚訝道:「阿寧,想不到你還有官窯茶具?」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