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二百零六章 西閣面聖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二百零六章 西閣面聖字體大小: A+
     

    范寧給湯瓶里灌了一壺梁園泉水,在炭爐上燒了起來,他笑了笑道:「也是運氣好,在萬姓交易市場上無意中買到的,只有這一次,後來就沒有了。」

    范仲淹點點頭,萬姓交易確實能買到一些好東西,他自己就曾在萬姓交易市場上買到過顏真卿的真跡。

    「那是你運氣不錯,周鱗寫信給我,說你和朱家合夥做石頭生意?」

    范寧搖搖頭,「不是我在做,是我二叔在做,我沒有時間和精力過問。」

    范仲淹已經從周鱗來信中清楚了解到這件事的真相,他很清楚這個眼前的少年才是范氏奇石館的幕後大東主,不過他也不想干涉,這畢竟是范寧的私事,他只是想提醒范寧一下。

    「你知道要當心,如果要從政,就不要讓別人抓住把柄,像和合夥的朱家,他們是平江府首富,但朱元駿的名下沒有一點商業,明白我的意思嗎?」

    范寧點點頭,「孫兒明白,我的名下也同樣沒有一點商業。」

    片刻,水煎好了,范寧待水稍微冷一下,這才給范仲淹點茶,范仲淹捋須連聲贊道:「點得好!」

    他又回頭對小福笑道:「你雖然煎茶不錯,但點茶方面比阿寧還是遜色一點。」

    小福臉一紅,但他也不得不承認,范寧這盞確實比自己點得好,茶沫純白,咬杯持久。

    范仲淹打趣笑道:「這三年進步很大啊!當初你在我船上還是第一次喝茶,差點燙了舌頭。」

    范寧有些不好意思地撓撓頭,又給自己和小福也各點了一盞茶。

    待茶沫消退一點,范仲淹這才端起兔毫黑盞輕輕地吮了一小口,眼中一陣驚喜,「居然是梁園的泉水,不對,這是鳳茶,你小子哪裡搞來的?」

    范仲淹嗜茶如命,對茶藝也是極為精通,對水質的了解,對茶的了解,他一嘗便知。

    范寧從柜子里取出一隻木盒子,把木盒子推給范仲淹,「這裡面還有兩斤鳳茶,我孝敬給祖父了!」

    范仲淹也不客氣,連忙打開盒子聞了一下,贊道:「真是十年極品啊!」

    他又眨眨眼,笑眯眯道:「阿寧,這是朱家小丫頭從祖父哪裡偷來給你的?」

    范寧頓時臉一紅,怎麼范仲淹也知道朱佩的事情?

    他搖搖頭,「這鳳茶是堂兄明仁給我的,他在福州朱家的茶坊中弄到的。」

    「你說得是那對孿生子,我見過,他們怎麼會在福州?」

    范寧打開柜子,露出了田黃九龍香爐,對范仲淹笑道:「祖父還認識這個嗎?」

    范仲淹站起身來到書櫃前,仔細打量這塊雕塑,他忽然醒悟,「這是你從周老爺子哪裡搞到的?」

    范寧笑道:「這塊田黃石還是祖父送給周老爺子,明仁和明禮就是去福州開這個礦,這座田黃九龍香爐是平江府玉郎親手雕刻,我打算獻給天子,希望他能喜歡。」

    范仲淹笑了起來,「這塊石頭當初我在木堵奇石巷買下它只花了一貫錢,你想讓天子推廣它的價值?」

    「祖父,這是我和周老爺子的共同心愿,我們都認為它比黃金還寶貴。」

    「然後你就可以開礦撞一大筆錢,對吧!」范仲淹似笑非笑地望著范寧。

    范寧也不否認,笑嘻嘻道:「有了錢可以辦學,可以扶助孤寡,可以幫助更多貧苦,這難道不是好事嗎?」

    范仲淹的目光變得嚴肅起來,注視范寧半響道:「你真是這樣想的?」

    范寧也收回嬉皮笑臉,沉吟片刻道:「至少辦學是真的,我很想籌建一座書院,這是我的第一個理想。」

    范仲淹想到了自己的理想,又想到了范寧辦的補習班,他的目光變得柔和下來,便點點頭道:「今天下午我要去面見天子,這座香爐就由我來幫你送給他吧!」

    范寧大喜,祖父肯幫自己,事情就好辦得多了。

    .........

    天子趙禎在西春閣接見了范仲淹。

    這是六年前范仲淹被趕出京城后,趙禎第一次正式接見他。

    慶曆革新的陰影已經漸漸消退,趙禎本人也從強大的政治壓力中慢慢走出來,他開始重新啟用當年慶曆革新的重要人物。

    去年作為試探,他重新啟用了富弼,事實證明,他的權威已經壓倒了保守派的聲音。

    所以在放風數月後,趙禎最終將慶曆革新的核心人物,范仲淹重新調回京城。

    但趙禎還是比較謹慎,並沒有一步到位啟用范仲淹,而是封他為觀文殿大學士、禮部尚書,這兩個官職都是從二品高官,不過卻是虛職,也算是沒有徹底刺激保守派。

    「聽說范愛卿身體不太好?」趙禎關切地問道。

    范仲淹微微欠身笑道:「老臣已經六十有二,日漸衰老,身體不好很正常,確實不能從前相比。」

    趙禎點點頭,顯然很滿意范仲淹的回答,矢口不提政治失意對身體的影響,而是把身體欠佳歸結於自身衰老。

    趙禎又令人取來十根上好百年老參,笑道:「正好高麗國進獻了一批上好人蔘,朕送幾根給愛卿,愛卿好好調養身體,朕也不給愛卿加擔子,這幾個月愛卿就安心在京城休養身體,房宅、生活方面,朕會令人安排好。」

    「多謝陛下關心!」

    范仲淹心中也著實感動,他能體會到天子對自己的關心是出於真誠,他也明白天子的苦心,以休養為借口給自己一個過渡,以免激起強烈的反對。

    這時,趙禎瞥了一眼放在門口的箱子,微微笑道:「愛卿似乎給朕帶來什麼東西?」

    范仲淹笑道:「是我孫子特地給陛下雕刻一件香爐,用一種比較罕見的美石雕成。」

    趙禎也有愛石的雅好,他的皇宮中就收藏不少上品太湖石。

    聽說是美石,趙禎頓時有了興趣,連忙道:「快拿給朕看看?」

    兩名宦官小心翼翼將數十斤重的香爐抬進來,去掉包裝木箱,一座精美絕倫的田黃九龍香爐出現在趙禎面前。

    儘管趙禎貴為天子,他也被田黃石細膩如脂,金黃如蜜般的品質吸引住了。

    他輕輕撫摸著這座罕見的田黃香爐,一時間竟有些愛不釋手,一般皇帝對金黃色尤其敏感,這是屬於他們獨有的色彩。

    趙禎越看越愛,連連贊道:「世間竟然還有如此美石,朕還是第一次見到,這是什麼石頭?」

    「回稟陛下,這叫田黃石,天下獨產於福州,屬於壽山石中的極品,它在市場上並不昂貴,但比較稀有。」

    范仲淹又取出一塊范寧給他的田黃石,這就是明仁兄弟搞到的三塊絕世田黃石之一。

    范仲淹笑道:「這又是田黃石中的至寶,很適合雕刻為印璽,陛下看看是否喜歡。」

    趙禎拾起這塊晶瑩細潤的田黃石至寶,竟放不下了,心中喜愛之極。

    他笑著開玩笑道:「我可是奪愛卿所好了。」

    范仲淹微微一笑,「范寧還送給我一塊小品石,這兩件就給陛下了。」

    趙禎愛不釋手地撫摸著這塊田黃石至寶,他笑道:「朕還正好需要一件私人印璽,這塊田黃石來得正是時候。」

    他又忍不住問道:「愛卿的小品件可帶在身上?」

    范仲淹一怔,他心中有點不舍,但還是從懷中取了出來,正是朱哲給范寧刻的溪山行旅石,范寧放在書案上,被范仲淹看到了,他愛不釋手,范寧索性就送給了祖父。

    范仲淹將這塊鵝蛋大小的田黃石放在御案上,趙禎頓時被吸引住了。

    他看了看,竟然失聲叫了出來,「這是.....溪山行旅圖?」

    范仲淹笑著點點頭,「正是范寬的溪山行旅圖!」

    如果說九龍香爐雕刻得精美絕倫,那麼這塊小小的溪山行旅石就是神來之筆,彷彿畫上的人物、房屋、山石、樹木、雲彩都變成了活物,有一種神仙畫卷般的意境。

    趙禎伏在桌案上足足盯了這尊小雕像一刻鐘,目光就像陷入其中難以拔出。

    范仲淹很清楚這種感覺,就像他第一眼看見這塊溪山行旅石一樣,完全被它迷住了。

    他實在忍不住,將桌案上的筆筒輕輕推過去,擋住了這塊溪山行旅石。

    趙禎才猛然驚醒。

    他一把將這塊田黃石握在手中,笑道:「這塊溪山行旅石就送給朕了!」

    說完,他也有點不好意思,便將御案上的白玉獅子鎮紙送給范仲淹,「朕和你交換,千萬別拒絕。」

    范仲淹心中苦笑,只得躬身道:「陛下喜歡,也是范寧的榮幸。」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