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二百零四章 繼續背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二百零四章 繼續背鍋字體大小: A+
     

    省試閱卷要十天時間才能結束,屆時會公布錄取名單,但沒有排名,再過二十天進行殿試,五百多名被省試錄取的士子參加為期一天的考試,這才決定最後的名次。

    對前十名,天子還要親自面試,排定最後的甲榜前三名。

    不過對於考生們而言,現在準備殿試的人幾乎沒有,或者是放縱的喝酒遊玩,或者是逛街購物,但更多是在忐忑不安地等待著省試發榜。

    畢竟殿試只是五百餘人的戰場,對於絕大多數考生而言,考慮殿試沒有任何意義。

    次日一早,蘇亮便和程氏兄妹去陳留縣遊玩,范寧則要承擔起作為奇石館幕後大東主的職責。

    他在奇石館可是有五成份子,只不過都掛在他母親名下。

    眾人來到書苑街,新店正在裝修,宋朝店鋪的裝修重點不在於內部,內部只要乾淨整潔,將牆上的污垢重新刷白,地上損壞的木板重新更換,大概就差不多了。

    但門面卻很重要,范鐵戈花了一千貫錢造了一座小型歡樓,這是他一直的夢想,從前老范雜貨店大門十分破敗,他沒有錢進行裝飾。

    木堵奇石館本身就是最大的店,沒必要搭建歡樓。

    但京城這家店和其他店都大同小異,想要突出耀眼,在門口做歡樓便格外重要了。

    范寧走到店鋪前,歡樓正在安裝,歡樓實際上就是一座門樓,上面有很多杆子,便於結紮彩緞,看起來很有美感和氣勢。

    范寧發現牌匾還空著,便笑問道:「牌匾上還沒有題店名?」

    范鐵戈苦笑一聲道:「準備回去找朱大官人,請他找個名人題店名。」

    「不用那麼費事,過幾天我請歐陽修題名,他是書法大家,或者請相國龐籍題名,他也酷愛收藏名石,在奇石界影響很大,這件事我來做。」

    明仁在一旁笑道:「阿寧,乾脆就你來題詞好了,你是大東主,在自己的店鋪上題詞理所應當。」

    范寧搖搖頭,「這是一個不折不扣的餿主意!」

    他直接走進了店鋪,范鐵戈在兒子頭上敲一記,「以後別再胡說八道!」

    「為什麼不行?」明仁捂著頭,小聲嘟囔道。

    「阿寧不希望別人知道這家店鋪和他有關係,你小子不懂就別亂開口。」

    明仁吐一下舌頭,不敢再吭聲。

    店鋪內已經收拾好了,一樓的一半擺滿了貨架,貨架上主要是放小型太湖石,大型太湖石則放在後院,店中也會擺放幾塊中等的太湖石點綴一下。

    「田黃石呢?」

    范寧問道:「有沒有搬過來?」

    范鐵戈指指二樓,「昨天都搬過來了,晚上明仁就睡在店裡,看守這些田黃石,我可能明天就回去。」

    「二叔明天就要走嗎?」

    范鐵戈點點頭,「回去和新掌柜交接一下,月底再運一批太湖石進京,京城的奇石館就開業了。」

    范寧沉思一下道:「二叔最好再招募兩個雕匠進京,田黃石需要雕匠長駐店裡。」

    「我知道!合適的人已經有了,下次一起進京!」

    范寧隨即走上二樓,二樓的門鎖著,范鐵戈取鑰匙開了門,這才推門進去。

    二樓是田黃石的天下,兩面靠牆的貨架上密密麻麻擺滿了上千塊極品田黃,大小不一,但大多都如拳頭大小。

    也有不少像柚子一般大的田黃石,還有幾塊如水缸大小,擺放在地上。

    范寧一塊塊拾起細看,觀賞了片刻,回頭對明仁笑道:「我挑二十塊拿走,請朱佩的兄長雕刻,他的作品將成為我們店裡的鎮店之寶。」

    .......

    張國丈府,張堯佐陰沉著臉聽取一名手下的調查彙報。

    張堯佐的孫子張椿因為摔斷胳膊最終無緣科舉,令張堯佐憤怒異常。

    雖然張堯佐事後派人砸了清風樓,但當他慢慢冷靜下來,他還是覺得有點蹊蹺,喝醉酒的人每天都有大把,卻極少聽說有人因此摔斷胳膊,為什麼偏偏他孫子遇到這種事情?

    越想越不對勁,張堯佐又派得力手下前去調查此事。

    「啟稟國丈,屬下仔細查看了清風樓的樓梯,二樓和三樓之間確實有一個地方損壞,因為生意太忙,上三樓的人也不多,他們就沒有來得及修理。

    有個酒保在當天上午也不幸踩空摔下樓,不過沒有受傷。」

    張堯佐有點不高興,冷冷問道:「你是說我孫子真是失足踩空?」

    「屬下不能給國丈說謊,衙內確實是踩空摔下樓,但屬下還是兩個疑點。」

    「什麼疑點?」張堯佐轉身問道。

    「第一個疑點是樓梯損壞處,屬下發現樓梯損壞非常嚴重,稍不留神就會踩空摔下,屬下覺得奇怪,這麼嚴重的損壞,為什麼不及時修理?」

    「那你問清風酒樓了嗎?」

    手下苦笑一聲,「清風酒樓的人因為國丈派人砸了酒樓,他們態度異常強橫,一口咬定是國丈派人把樓梯砸壞,和他們無關。」

    張堯佐臉色很難看,重重哼了一聲。

    「那第二個疑點呢?」

    「第二個疑點和清風酒樓無關,而是在朱樓,就在事發前一天,小衙內和人發生過口角。」

    「和誰發生口角?」這才是張堯佐關心的事情。

    只要他心中懷疑孫子受傷有蹊蹺,他自然會向一切陰謀論靠攏,他孫子和人發生矛盾,被人陷害,這才是他想要的結果。

    「據屬下調查,小衙內前一天去朱樓飲酒,因為座位不夠和掌柜發生衝突,結果遇到范寧,他和小衙內爭論了幾句。」

    「范寧!」

    張堯佐的拳頭捏緊了,恨得咬牙切齒,又是這個混蛋。

    手下又連忙道:「小衙內只是和范寧說了幾句話,並沒有影響到范寧的利益,而且范寧次日也要考試,恐怕沒有時間和精力,屬下其實是懷疑朱家。」

    「不可能是朱家!」

    張堯佐一口否決,為了一個酒樓掌柜來和自己結仇,朱家沒有那麼愚蠢。

    而且這麼多年,朱家一直比較低調,如果朱家對自己不滿,大可上門來討要說法,不可能做背後傷人的舉動。

    張堯佐心裡明白,這件事絕不是朱家所為。

    倒是范寧,張堯佐對他有著極大的仇恨,聽說他和自己孫子有隙,不管這件事是不是范寧所為,張堯佐都把一部分帳算在他頭上了。

    張堯佐負手望著窗外良久,鼻子里哼了一聲,「以為是范仲淹的孫子就可以囂張,還真以為我收拾不了他?」

    ........

    考生在省試結束后可以稍稍輕鬆一下,但他們的試卷同樣要經歷過五關斬六將的嚴峻考驗。

    確確實實要過五道關口的考驗,第一道關口就是抄譽院,這是為了防止考生筆跡被考官認出,從而引發舞弊行為。

    因此所有考生的卷子都要先進抄譽院,由抄譽院進行抄寫一遍。

    但這樣審卷官就無法知曉考生的書法和卷面情況,所以抄譽院就有必要進行適當攔截,對部分書法糟糕,默經中有明顯錯誤,或者卷面塗改太多的試卷進行收集。

    抄譽院的官員無權處理,他們會把這部分試卷轉交給審卷官,由審卷管來判處。

    一般而言,書法不合格,卷面塗改超過三處,或者默經錯漏超過三個字,都直接淘汰。

    這樣的卷子大概佔到總卷量的三成左右,大概三萬份卷子會在第一關抄譽院處被淘汰。

    第二關是初審關,這一關又叫鬼門關,是淘汰試卷最多的一關,僥倖逃過抄譽院,進入審計院的卷子,在初審關又要被淘汰掉七成。

    大概有五萬份卷子會在這裡被淘汰,主要在對策文中被淘汰。

    但這只是以往年度的經驗。

    今年卻格外苛刻一點,對策文有兩個問題,第一個問題,你是否同意縣令的判決?

    如果答同意,那後面考生就算寫得再妙筆生花,也沒有意義,這是一條死亡線,跨過它就被刷掉。

    所以七萬份卷子,在第一個問題上就被淘汰掉六萬份,

    超過了八成的淘汰率。

    只剩下一萬餘份卷子進入第二審。



    上一頁    下一頁

    男人當自強影視世界當神探外室神魂至尊重生過去當傳奇
    學魔養成系統鄉村小醫仙天才高手女繼承者嫁到:權少要入惡魔的牢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