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七十五章 四強賽(中)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七十五章 四強賽(中)字體大小: A+
     

    考場上霎時間安靜下來,餘慶學堂的一名學生猛地想到了什麼,眼中露出恐慌。

    但大多數人沒看到試卷,都不明所以。

    齊雍注視她道:「你想說什麼?」

    朱佩站起身,不屑地看了一眼三名餘慶學堂學生,不慌不忙道:「題目可是要求他們默李山甫的詩?」

    「正是!」

    「但他們默的卻是李洞的《綉嶺宮詞》,難道不是嗎?」

    全唐詩中收錄了李山甫的一首詩,應該是《松》,而李洞也收錄了一首詩,《綉嶺宮詞》,兩人的詩是放在一起的。

    餘慶學堂的答題學生雖然讀過,卻搞混了。

    偏偏這段時間,朱佩苦背唐詩,這兩首詩她都背到了,所以她聽到主考官談及綉嶺,她便發現了端倪。

    考場內頓時一片竊竊私語聲,這下餘慶學堂慘了,答錯題和答不上題是一個性質,應該都給差,如果照顧學生情緒,那麼可以寬容一點,但最多也只能給中。

    包拯卻對朱佩好奇,他發現朱佩居然是個小娘子。

    他低聲問道:「怎麼還會有小娘子參加縣士比賽?」

    李雲笑了笑道:「規則里沒有說不允許小娘子參賽,她是朱家的孫女,也是少有的小女神童,她祖父想讓她開開眼界,我們都認為無妨。」

    一句『我們都認為無妨』,就告訴了包拯,這件事是經過專門討論的,包拯便笑著點點頭,「參加縣士比賽無妨,但參加童子試要謹慎一點。」

    「多謝轉運使提醒,我們會注意。」

    這時,大堂內忽然騷動起來,人聲鼎沸,原來考官打分已經出來了,居然一致給了上下分,頓時引起一片嘩然。

    主考官齊雍解釋道:「答錯題和答不出題不是一回事,答不出題,我們會毫不猶豫給差或者中,而答錯題也要視情況而定,他們顯然不是不知道李山甫詩,只是搞混了,所以我要求他們再背一遍,他們也背上來了,我們酌情考慮,給他們打分上下。」

    主考官解釋得光面堂皇,但幾個院主卻不能接受。

    性子急躁的費院主更是憤恨萬分喊道:「還要比賽什麼,你們直接宣布把第一名給餘慶學堂就行了。」

    他們都認為考官在明目張胆偏袒餘慶學堂,很多人將憤怒的目光投向餘慶學堂院主程著。

    但程著卻如老僧坐定一般,全然不受外界影響。

    這時,學政趙修文也感覺府學教授打分有失偏頗,便對眾人道:「請大家先休息一炷香時間,我們需要商討一下。」

    眾人紛紛離場,幾名官員也到別房去休息,考場上只剩下十一名參加神童比賽的學生。

    這時,縣學附屬學堂的一名學生冷笑一聲道:「還是餘慶學堂有錢,佩服!」

    長青學堂幾名學生也應和道:「原以為要逐出酒席,沒想到卻是罰酒一杯,這酒桌文化高深莫測,真讓人難以理解!」

    三名餘慶學堂學生臉脹得通紅,這時,其中一人走到范寧面前,鞠躬行一禮,「是我把李山甫和李洞的詩記混淆了,多謝你們指正,這道題我們也認為考官給分偏高,絕不是我們本意。」

    范寧暗暗佩服這些十一二歲的少年,小小年紀,就深懂朝堂官斗之精髓,及時拉攏盟友,避免孤立。

    范寧既沒有接過對方拋來的橄欖枝,也沒有一口回絕,微微一笑道:「我們都是衝鋒上陣的大將,只管聽令行事,至於種種征戰謀略是主帥的事情,和我們無關,對不對?」

    「范賢弟說得太對了,在下蘇亮,希望以後我們相處愉快!」

    這名蘇亮的學生抱拳行一禮,轉身走了。

    「阿獃,你實在太好說話了。」

    旁邊朱佩有些不滿道:「要是我,我就劈頭蓋臉罵他們一頓,得了便宜還賣乖,說的就是他們這種人。」

    范寧笑了笑,「做人要留三分餘地,說不定以後還會是同窗,不必把關係搞得這麼僵,再說,確實不是他們三人的錯。」

    「哼!現在就想著上縣學了,沒良心的臭小子!」

    朱佩要求上學堂,家裡就當她去玩耍。

    但不管是她祖父還是父母,都不會允許她上縣學,朱佩心裡也清楚,每次她想到這件事就格外不高興。

    這時,考官們又陸陸續續回來,其他人也悉數就坐。

    三個院主皆一臉不滿,學政趙修文最後還是和考官妥協,維持餘慶學堂第二題的上下得分。

    不滿歸不滿,但沒有哪個學堂因此罷賽,畢竟得分上下,對餘慶學堂也是一個沉重的打擊,將它和延英學堂、長青學堂拉到了同一起跑線上。

    或許是趙學政的調解起了作用,第三題和第四題,考官都沒有打壓各個學堂,加上各學堂均發揮出色,四個學堂連續兩題都得了上上分。

    一轉眼便到了最後一題,也就是第五題的決賽之時。

    前面四題賽罷,延英學堂、長青學堂和餘慶學堂並列第一。

    不幸的是縣學附屬學堂,它的得分中有一個上下,處境十分危險,在某種意義上說,他們已經出局。

    這時,主考官齊雍起身道:「下面是最後一題比賽,為了保證公平,趙學政也將參與打分,希望大家能拿出最好的狀態,哪個學堂將奪得縣士選拔大賽金冠,就在此一題。」

    朱佩冷笑一聲對范寧道:「拿人錢財,替人消災,相信最後一題還會出幺蛾子。」

    范寧卻胸有成竹,他笑了笑道:「你只管把題目抽准,把字寫好,其他的事情我來應對!」

    隨著一聲磬響,最後一題的角逐開始了。

    每個學堂沉默抽題,四強賽的最後一題都是上品題,難度較大。

    朱佩抽出了題籤,她心中十分緊張,把題籤遞給了范寧,「你來開題吧!」

    范寧慢慢打開題籤,居然是作詩題,以城廓或者村舍為題,作七言詩一首。

    范寧臉上露出一絲笑意,這道題還抽得真不錯,正中他的下懷。

    「下面我宣布答題順序!」

    主考官也抽出了答題順序簽,在上面宣布,「第一個答題者是縣學附屬學堂,第二個答題者是長青學堂,第三個答題者是餘慶學堂,第四個答題者是延英學堂,大家請準備!」

    「長青學堂恐怕要栽了。」朱佩小聲對范寧道。

    「你怎麼知道?」

    「看他們樣子吧!」

    朱佩撇撇嘴道:「一個個愁眉苦臉,估計是抽到難題了。」

    范寧目光一瞥,長青學堂的三名學生都坐在桌前發獃,三人的神情都快哭出來了。

    再看其他兩個隊,神情都很緊張,看樣子都抽到了難題。

    范寧收回目光,他略一沉吟,便提筆寫出了自己的答案,《游蔣灣村》

    莫笑農家臘酒渾,豐年留客足雞豚。

    山重水複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簫鼓追隨春社近,衣冠簡樸古風存。

    從今若許閑乘月,拄杖無時夜叩門。

    ........

    縣學附屬學堂抽到的是填詞一首,詞牌不限,韻律不限,內容要求勤勉讀書,他們勉強拼湊了一首詞。

    遺憾的是,考官又恢復了嚴格的批捲風格,五個考官加上學政,五個給分上下,一個給分上中,他們最終得分上下。

    這個得分一出,縣學附屬學堂命運已定,他們第一個出局。

    縣學附屬學堂的三名學生都難過要哭出來。

    第二個答題是長青學堂,他們題目也是關於詩,不過是要求默寫李商隱的詩至少二十首。

    「很遺憾!」

    主考官淡淡道:「我只看到了十二首,還有八首沒有默出來,我特地留了足夠的時間,你們三人默寫時間應該夠了,但答題還是令人不滿意。不過書法還算不錯。」

    主考官看了一眼趙修文,便對眾人道:「大家亮分!」

    眾考官一起亮分,三個考官給了中,主考官和另一名考官給了上下,趙修文也打分上下。

    主考官點點頭,「最後得分上下。」

    長青學堂三個學生的臉色刷地變得慘白,費院主惱火萬分,但他又無從指責,只得重重哼了一聲,起身出去。

    「我們再看看餘慶學堂!」

    主考官的聲音很冷漠,甚至帶著一絲隱隱的敵意,給人感覺,他很不喜歡這支餘慶學堂隊,當然,主考官要的就是這個效果。

    餘慶學堂抽到的默經,默《尚書》中的《周書.洪範》。

    之所以趙修文要參與評分,就是防止考官偏袒,就像之前第二題餘慶學堂明明默錯了詩,如果不是朱佩發現,恐怕考官就會將錯就錯給了高分。

    所以趙修文參與評分后,至少考官不敢做瞞天過海的事情。

    餘慶學堂答題不錯,都做出來了,不過還是被趙修文發現一處小小的錯誤,最後一句話,把六極的順序寫錯了。

    『二曰疾,三曰憂』,他們寫成了『二曰憂,三曰疾』。

    趙修文將這處錯誤指給了各考官看,這時,坐在下面一眼不發的程著忽然抬起頭,目光複雜地看了一眼主考官齊雍。

    齊雍就像沒有看見程著的目光,他點點頭,「有點可惜了,不太完美。」

    他這句話就定性了,五個考官出奇一致地打出了同樣的分數:「上中」。

    「第五題,餘慶學堂得分上中。」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