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七十四章 四強賽(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七十四章 四強賽(上)字體大小: A+
     

    次日一早,縣學大門口敲鑼打鼓,熱鬧異常,數十桿彩旗在縣學門口迎風飄揚,一幅巨大的條幅掛在大門上方,上寫五個大字:「縣士四強賽」

    大門口早已擠滿了從四面八方趕來瞻仰神童風采的數千民眾,數十名縣衙弓手在大門前維持秩序。

    劉院主帶著范寧在縣學操場內等候,他們稍稍等了片刻,朱佩的華麗馬車便疾速駛來,停在了操場旁邊。

    「院主,真是抱歉,我今天有點睡過頭了!」朱佩有點不好意思地從車裡鑽出來。

    她穿著和昨天一樣的衣服,亮藍色的綢緞士子服,頭戴士子巾,腳蹬鹿皮小靴,估計來不及換衣,但臉上的眉眼卻重新畫過,依舊是清新如出水芙蓉般俏麗。

    劉院主笑眯眯道:「時間正好,一點都不晚。」

    他回頭看了看范寧,又笑道:「我們走吧!」

    眾人一起向考場內走去。

    「昨晚睡得很晚?」范寧關切地笑問道。

    「估計是吧!」

    朱佩捂著嘴,疲憊地打了個哈欠,帶著一絲困意道:「我都不知自己是什麼時候睡著的,醒來時天已經亮了。」

    劉院主回頭笑道:「再堅持一下,還有兩天,結束后就可以回家好好休息。」

    「院主,明天個人賽考什麼內容啊?」范寧好奇地問道。

    「基本上和團體賽一樣,考五經、詩和雜項,策論不考,對你而言都是強項。」

    「那最後要錄取多少人?」朱佩問道。

    「每一屆都一樣,選拔賽的前十名,稱為縣士,朱佩,你也會有縣士稱號。」

    朱佩撇撇嘴,反正她也不能參加解試,這種縣士對她有什麼意義?

    劉院主的心中有點矛盾,如果范寧被錄取,他就要進縣學了,這絕不是自己想看到的結果。

    但考慮到范寧的前途,他也只能支持范寧繼續前行。

    不多時,他們來到了比賽場,今天是四強賽,其實就是縣士選拔賽的團體決賽。

    對參賽選手個人而言,他們走到這一步,每個人都拿到了上中基礎分,如果今天奪冠,那基礎分就是上上。

    像徐績他們,第一輪就被淘汰,底分就是中,得到這個底分,個人賽發揮再好也沒有意義。

    但四強賽對於四個學堂卻至關重要,這關係到他們的排名,關係到他們對各地優秀學生的吸引力。

    四個領隊都十分緊張,他們坐在一旁觀戰。

    首先是抽籤座位,延英學堂抽到四號位,一號位是長青學堂,二號位是縣學附屬學堂,三號位是餘慶學堂。

    除了延英學堂只有兩個學生外,其他學堂都是三個學生,他們都是甲區突圍的三支正隊。

    五名考官也已就坐,他們都是來自府學的教授,主考官叫齊雍,四十餘歲,是府學副教諭,太學出身,看起來頗為精明能幹。

    這時,洪亮的鐘聲敲響,幾名官員依次走了進來,最前面是縣學政趙修文,其次是縣令李雲陪同著視察吳縣的包拯,後面跟著縣丞、縣尉和主薄。

    趙修文笑著給眾人介紹道:「縣君我就不介紹了,大家都認識,除了縣君,今天還有一位大官人也來旁聽我們的比賽,兩浙路轉運使,包大人,請大家歡迎!」

    在眾人的掌聲中,相貌威武的包拯站起身笑道:「在下包拯,剛從陝西路調到兩浙路任職,吳縣的縣士選拔賽我早有耳聞,據說它開創了童子試縣考的先河,今天能親眼一睹,也算是我的榮幸,好了,不打擾比賽,大家開始吧!」

    說完,他坐了下來,目光帶著笑意地向范寧望去,范寧向他眨眨眼,做出一個多年未見的表情。

    這時,縣令李雲向主考官點點頭,示意他比賽可以開始。

    齊雍站起身道:「今天是四強賽,各種規則和之前差不多,但有一點不太一樣,根據趙學政的要求,今天每個考官都要打分,並且公示出來,包括我自己,讓大家都明明白白。

    另外,今天每一道題都要考校書法,請大家重視。」

    齊雍說完,見眾人沒有異議,便拾起小錘敲了一下銅磬。

    『當!』

    隨著一聲清脆的磬聲響起,比賽正式開始。

    .......

    小童抱著題籤筒上前給各學堂抽題,朱佩望著主考官低聲對范寧道:「這些傢伙都是來自府學的,你說徐績祖父會不會對他們施加影響?」

    「如果他這樣做,也未免太卑鄙了,他可是府學首席教授啊!」

    朱佩哼了一聲,「那是因為你不了解他的為人,這樣說吧!他孫子是什麼樣的人,他就是什麼樣的人,只是他稍微隱蔽一點。」

    范寧心中暗暗思忖,『如果是這樣的話,自己今天就要格外小心了。』

    這時,發題童子來到他們面前,朱佩伸手抽了一支簽,把題目打開。

    『言鄙漏之愚心,若逆指而聞過』

    請說出出典並背誦全文。

    朱佩眨眨眼,若有所思,片刻她對范寧小聲道:「我好像讀過這兩句話。」

    范寧笑道:「這兩句話是出自《漢書.楊敞傳》,本來應該屬於上絕題,但這篇文章卻很有名,叫做《報孫會宗書》,屬於縣學必背的一百篇文章之一,所以難度又降下來,屬於中品題。」

    朱佩笑著點點頭,「原來是《報孫會宗書》,難怪我感覺很熟悉,我也讀過這篇文章,只不過有點忘了。」

    「不妨!我記得很清楚。」

    范寧便將開頭默了一遍,交給朱佩抄寫,要拿書法高分,當然得朱佩出手。

    主考官齊雍再次敲響銅磬,「時間到!所有學生停筆。」

    齊雍又抽出順序簽,餘慶學堂首先答第一題,延英學堂排在第三個回答。

    餘慶學堂抽到的是對聯題,要求他們從唐詩中找出一幅對聯,並寫出來歷。

    這道題目比較簡單,屬於下品題。

    像白日依山盡,黃河入海流等等,但餘慶學堂選的是:

    江流天地外;

    山色有無中。

    ——王維《漢江臨眺》

    這幅對聯不錯,比較有韻味,五個考官一致給出了上上分。

    朱佩又小聲對范寧道:「我有一種直覺,考官偏向餘慶學堂。」

    「為什麼有這種直覺?」范寧笑問道。

    朱佩秀眉一皺,「我也說不清楚,或許這幅對聯不太工整,你看江流對山色,是不是有點不配?」

    范寧點點頭,朱佩的直覺是對的,如果是自己給這幅對聯打分,最多給上中,上上還差一點火候。

    第二個是長青學堂答題,評分尺度驟然收緊,長青學堂是抽到《孟子》,背的完全正確,但他們上交的書法卻有一點塗改,三個考官扣了他們的書法分,得了一個上中。

    費院主臉色勃然變色,一點塗改就要扣分,這簡直太吹毛求疵,不過他還是忍住了,畢竟對方是有理由的。

    「第三個,請延英學堂答題!」

    小童將試卷和題籤收了回去,主考官笑道:「言鄙漏之愚心,若逆指而聞過,請說吧!它出自哪裡?然後再背誦全文。」

    范寧不慌不忙道:「這兩句話出自《漢書.楊敞傳》,是一篇著名獨立文章,叫做《報孫會宗書》,全文如下。」

    范寧開始背誦起來,「惲既失爵位家居,治產業、起室宅,以財自娛.......」

    這片文章足有兩千餘字,范寧一字不錯地全部背完。

    齊雍又將書法傳遞給各位考官,眾人看了一遍,然後開始打分,居然是兩個上中,兩個上上。

    劉院主臉色一變,回答得這麼完美,為什麼要給上中?

    他知道書法一定是朱佩的手跡,那小娘的書法寫得非常漂亮,所有參賽學生中她的書法數一數二,那會是哪裡出問題了?

    齊雍猶豫一下,問一名考官,「請問吳教授為何給上中?」

    考官道:「我覺得這道題應該有兩個答案,一個是《漢書楊敞傳》,一個是《報孫會宗書》,延英學堂只背誦了其中一個,不太完美,所以我給分上中。」

    齊雍點點頭,他也打出了上中分。

    劉院主氣得臉色鐵青,簡直是胡扯,兩個答案,不管是答哪一個都應該是滿分,況且,如果答案是《漢書楊敞傳》,那就是上絕題了,那應該是加試才會出現。

    正確答案分明應該是《報孫會宗書》。

    趙修文也有點坐立不安,這道題打分他也感覺有點太嚴厲過頭。

    不過出於尊重考官,他沒有起身干涉。

    朱佩氣得臉色通紅,她幾乎要發作,范寧一把抓住她的手腕,低聲道:「冷靜,這才是第一題!」

    朱佩終於忍住了,她咬牙道:「我沒猜錯的話,縣學附屬學堂也不會得分上上。」

    很快縣學附屬學堂也答完題,他們是作詩題,但結果出乎人意料,他們竟然得了一個上下分數,五名考官打分,三個上下,兩個上中。

    縣學附屬學堂呆住了,這還是他們從未出現過的情況,居然得分上下。

    考場內頓時響起一片竊竊議論聲,大家都很清楚,四強賽中得了一個上下分意味著什麼?

    除非其他三個學堂都出現重大失誤,否則縣學附屬學堂鐵定出局了。

    李雲笑著問包拯,「轉運使覺得如何?」

    包拯點點頭笑道:「我覺得這種群體斗經很有意思,學生水平很高,考官評分也很嚴厲,不過第一個給分稍微寬鬆了一點,也可能是剛開始,他們還不太適應的緣故。」

    「范寧沒讓使君失望吧!」李雲又問道。

    包拯笑了起來,「那個臭小子若敢讓我失望,看我怎麼打他的屁股!」

    李雲心中一驚,包拯居然用這種語氣評價范寧,他忽然意識到,恐怕范寧和包拯的關係非同一般。

    主考官齊雍緩緩道:「第一題結束,餘慶學堂以一個上上分暫時領先,長青學堂和延英學堂以上中分緊隨其後,縣學附屬學堂暫時落後,請勿急躁,冷靜下來答好下面的題目,下面第二題開始。」

    第二題,朱佩抽到一支對聯簽,題目給出上聯:

    酒醒飯飽茶香。

    要求對下聯。

    范寧略一思索便給出了下聯:

    花好月圓人壽。

    雖然對得很工整漂亮,但朱佩卻不太看好前景,她不看好前景是有理由的,前面長青學堂和縣學附屬學堂第二題都做得不錯,但都給了上中。

    只要有心,任何作品都會有瑕疵。

    果然,五個主考一致給出了上中的分數,理由是酒飯茶是同類,而花月人不是很般配。

    包拯輕輕搖頭,對縣令李雲道:「范寧的下聯意境很高,得分上上都不止,考官評價有點捨本逐末了。」

    李雲也有點不悅,他感覺府學教授對吳縣有一種高高在上的輕視,這已經不是嚴格,而是一種刻意打壓。

    第四個答題的是餘慶學堂,他們的題目是,默寫晚唐詩人李山甫的一首詩,這道題比較偏,李山甫幾乎沒有什麼名氣,留下的詩也不多。

    不過餘慶學堂還是答出來了,主考官齊雍對其他幾名考官笑道:「不錯,這座綉嶺應該是京兆驪山,我曾還去遊玩過。」

    朱佩眼中閃過一道異色,她忽然拾起桌上筆向前面扔去。

    范寧一怔,「你在做什麼?」

    朱佩向他神秘一笑,起身去撿筆,筆直接滾到主考官桌前。

    齊雍忽然見一個學生出現在自己面前,不由愣了一下,「你在做什麼?」

    「回稟主考官,學生的筆掉了!」

    齊雍揮揮手,「趕緊回座位上去。」

    朱佩拾起筆,卻湊上前看了一眼餘慶學堂的答卷,立刻轉身回去。

    「發現了什麼?」范寧笑問道。

    朱佩冷笑一聲,「果然不出我所料,等會兒我讓你看場好戲!」

    范寧見幾名考官都在打分,便淡淡道:「你發現什麼不妥就趕緊說出來,等會兒分數打出來,想改就難了。」

    朱佩想想也對,她立刻舉手高聲道:「主考官,這道題餘慶學堂答錯了!」

    ======

    【四千字大章求票!!】



    上一頁    下一頁

    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
    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