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七十六章 四強賽(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七十六章 四強賽(下)字體大小: A+
     

    場上局勢忽然變得撲朔起來,縣學附屬學堂已經出局,長青學堂最後得分上下,總分低了餘慶學堂半分,他們也出局了。

    現在就只剩下延英學堂,如果延英學堂得分上上,那延英學堂就會最終奪得了這次縣士選拔賽的魁首。

    如果延英學堂得分上中,那就和餘慶學堂得分一致,兩個學堂則要進行加賽,決定最後的第一名。

    這時,齊雍抬起頭來,有意無意地向程著望去,兩人不露聲色交換了眼色。

    徐重再三交代過他們,范寧的上絕題很強,比賽不能拖到加賽階段,必須在五題內分出勝負。

    程著給齊雍使眼色,就是這個意思。

    他們自以為這個眼色極為隱蔽,殊不知朱佩一直在盯著主考官齊雍,齊雍和程著交換眼色的一幕,被朱佩看到了。

    她立刻站起身,高聲道:「趙學政,為了公平起見,能否請縣學教授也參與打分?」

    趙修文一怔,「你為什麼這樣說?」

    朱佩冷冷道:「我看見主考官在和程院主眉來眼去,我不知道他們是在暗示什麼?」

    「胡說!」齊雍怒斥一聲,「根本沒有這回事。」

    他心中卻驚嘆,「這小娘子的眼睛真毒啊!」

    趙修文擺擺手,「規矩不能順便亂改,你坐下吧!」

    劉院主也表態道:「朱佩,不要隨意干涉考官評卷。」

    范寧拉住她手腕,笑著把她拉坐下來,「不用擔心!」

    「什麼叫不用擔心!」

    朱佩的一腔不滿都發泄在范寧身上,她怒視范寧道:「你信不信,你這首詩他們最多打分上下。」

    范寧淡淡一笑,「你不用擔心,我寫這首詩,就已經給這幫混蛋挖好了陷阱。」

    「你這話什麼意思?」朱佩心中有點驚訝,難道範寧還有什麼事情瞞著自己?

    范寧笑了笑,「等著瞧就是了!」

    「你——」

    朱佩氣得話都說不出來,自己為了他能奪得縣士選拔賽第一,全力以赴地幫助他,甚至不惜和姨母翻臉,可這臭小子居然還暗中留一手,他居然還不肯告訴自己。

    朱佩又悄悄地踢了他一腳,低聲咬牙道:「你今天不說,以後休想再讓我幫你!」

    范寧見她真急了,便笑著在她耳邊低語了幾句。

    朱佩捂著嘴,驚愕地向包拯望去,原來臭小子和這個包大人.....

    「萬一他不肯替你出頭怎麼辦?」

    范寧淡淡一笑,「放心吧!他若不站出來就不是包拯了。」

    話雖然這樣說,其實范寧還是有一絲擔心。

    最後一個打分是延英學堂,他們考題是作七言詩一首,內容描寫城廓或者村舍。

    主考官齊雍打開范寧的詩,愣了半天,這首詩寫得好啊!

    『山重水複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簡直堪稱絕句。

    齊雍有點為難了,這首詩打分太低,有點太明顯了。

    如果打高分,餘慶學堂就得下去,不符合他們的計劃。

    齊雍眼珠一轉,他有辦法了,反正最後打分是取多數者為準,只要最後把延英學堂的總分拉下去就行了。

    他把詩分發給眾人看,笑道:「今天著實累壞了,打完這個分,我們就可以回去休息!」

    這是在暗示眾考官,不能出現平局。

    眾考官心領神會,打出了自己分數,最後得分如示:三個上下,一個中,一個上中,一個上上。

    趙修文打的是上上,如果綜合起來,那最後的得分就是上下。

    這個結果頓時令餘慶學堂歡呼起來。

    就在主考官要宣布之時,包拯實在受不了范寧鄙視的目光,只得站起身道:「請稍等一下!」

    包拯原本不想干涉這次吳縣的縣士選拔賽,只作看客。

    但這麼明顯的偏袒,事關科舉公平,他如果真的視而不見,那他就不是包拯了。

    眾人一起望向包拯,「轉運使有什麼指教?」李雲連忙笑問道。

    包拯笑道:「我只是有點好奇,同一首詩有人給上上,有人卻給中,差距如此懸殊,讓我對這首詩有了興趣。」

    李雲立刻讓趙學政把詩交給包拯,包拯看了一遍,不由一怔,這不就是龐籍府中的那首詩嗎?

    他略一思索,便明白了范寧的用意,他頓時苦笑起來,這個臭小子在給自己挖坑呢!

    他把詩交給李雲,「縣令也看一看吧!」

    李雲讀了一遍,驚嘆道:「這詩寫得很好啊!」

    包拯笑著搖搖頭,「豈止是很好,連天子都對這首詩讚不絕口。」

    李雲嚇了一跳,連天子都贊好的是,在吳縣才得一個上下分,這不是打天子的臉嗎?

    他當即把趙修文叫上來,一拍桌子,冷著臉道:「為什麼這首詩要給分上下?」

    「下官給這首詩打分上上。」

    李雲心中惱怒,用指頭戳著桌子道:「你糊塗!你是負責整個縣士選拔賽,而不是代表你自己,最後這首詩得分上下,傳了出去,你想讓天下讀書人戳著我們脊梁骨罵嗎?」

    趙修文額頭出了冷汗,連忙道:「下官知錯,下官這就改正!」

    他連忙跑回去,對主考官道:「這首詩打分不對,重新打分!」

    齊雍心裡明白,自己功虧一簣了,他著實有點惱羞成怒,直著脖子吼道:「我們打分哪裡不公了?這首詩我們不喜歡,所以給低分,又有哪裡不妥?」

    「公不公正你們心裡有數!」

    趙修文不是傻瓜,怎麼可能看不出府學教授在偏袒餘慶學堂,只是他不想把關係鬧翻。

    但這幾個府學教授實在做得太過分,太明目張胆。

    趙修文最終忍無可忍,怒視齊雍道:「我請你們來當考官是敬重你們學問,沒想到你們卻令人失望,吳縣童子試向來是公平公正之地,不是某些人的私下交易場所。」

    五名考官被罵得張口結舌,著實下不來台,著實一時間,他們臉都脹得通紅。

    齊雍一擺手冷冷道:「既然趙學政不相信我們,那就另請高明吧!我們不奉陪了。」

    他回頭對其他考官道:「我們走!」

    四名考官紛紛離開位子,跟上了齊雍,幾名教授頭也不回地揚長而去。

    趙修文沒有阻攔,任由他們遠去,自己請府學教授來當主考,實在是有點失策了。

    想了想,趙修文又將范寧的詩交給四位院主來打分,眾人一致讚揚,紛紛給出高分,就連心中不甘的程著也不得不承認,這首詩遠超自己學生,他也給出了上上分。

    趙修文高聲宣佈道:「經過一致評定,延英學堂第五題得分上上!」

    大堂內響起一陣熱烈的鼓掌聲。

    劉院主頓時激動捏緊拳頭,閉上了眼睛,時隔十五年,延英學堂再次奪魁了。

    「阿帶,我們贏了!」

    朱佩激動得滿臉通紅,一雙大眼睛格外閃亮。

    范寧心中也一樣激動,笑眯眯向朱佩張開手臂,「來!我們抱一抱,歡慶勝利!」

    朱佩嚇得後退幾步,怒視范寧,「警告你,不準碰我,否則我要你好看!」

    這時,包拯走過來,正好看見這一幕,他不由又好氣又好笑,敲一下范寧的頭,「你這臭小子真有出息了,好好的,去抱人家小娘子做什麼?」

    范寧撓撓頭嘿嘿笑道:「開個玩笑而已,又不是真要抱她!」

    縣令李雲上前笑著打圓場道:「朱小娘子打扮成小官人模樣,估計范寧獲勝激動便忘記了對方是小娘子了。」

    朱佩狠狠瞪了范寧一眼,自己若不躲開,肯定被這個臭小子歡慶勝利抱住了。

    那天只是自己一時忘記,倒被他找到欺負自己的理由。

    朱佩忽然想到了什麼,捂嘴竊笑道:「阿獃,外面還有一大群岳父岳母在等著你呢!我就不耽誤你的終身大事,先走一步了。」

    眾人哈哈大笑,朱佩一臉幸災樂禍地溜之大吉。

    范寧暗暗慶幸自己沒有告訴她吳家相親之事,否則不知會被她揶揄成什麼樣子。

    這時,劉院主上前笑道:「今天晚上我要在聚仙樓擺慶功酒,懇請轉運使、縣令和學政一併出席!」

    包拯呵呵一笑,「公務在身,我必須即刻去杭州上任,下次吧!」

    李雲心中暗喜,包拯終於要走了。

    這時,包拯又將范寧拉到一邊,肅然對他道:「范公聽說我來兩浙路任職,還特地寫信給我,要我多關照你,范公對你非常關心,在你身上寄託了希望,你可別讓他失望。」

    范寧默默點了點頭。

    包拯又拍拍他後腦勺笑道:「你這小傢伙頭腦足夠聰明,希望能用到正途上,若有什麼困難,你可以寫信給我,我會儘力幫助你。」

    范寧躬身感謝,「多謝包公對晚輩的厚愛!」

    包拯點點頭笑道:「親眼看見你奪得縣士選拔大賽中魁首,我也算可以給老范一個交代了,回頭給他寫信去,你保重吧!」

    「祝包公一路順風!」

    包拯哈哈一笑,轉身走了,官員們紛紛將他送出縣學。

    劉院主走上前對范寧道:「今晚的慶功宴你就別參加了,好好休息,準備明天選拔賽的個人比賽,你現在佔據了很大的優勢,明天你只要能正常發揮,應該能奪冠。」

    ......

    范寧在縣士團體賽中奪得魁首,這使他在個人賽獲得了先機,他的基礎分就得了上上分,而四強賽其他三個學堂的學生則得分上中。

    在頂級高手的較量中,半分之差,就往往意味著勝負已分。

    次日個人賽進行整整一天的筆試,共六十名學生參加了最後的角逐。

    結果不出意外,范寧基礎分上上、作詩分上上、默經分上上、雜項分上上和書法分上中。

    以領先第二名兩個上上的巨大優勢,一舉奪得了慶曆八年吳縣縣士選拔大賽的魁首。

    他也是縣士選拔賽舉辦十五年來最年少的縣士魁首。

    縣裡一次性獎勵他五十貫錢作為童子試助學獎金,並和其他九名縣士一起,被縣學正式錄取,開始了長達三年的培養,準備參加三年後童子解試。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