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六十五章 兩強相爭(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六十五章 兩強相爭(上)字體大小: A+
     

    范寧笑道:「這是出自《孫子兵法》的勢篇!」

    朱佩臉上頓時露出一絲緊張,居然是孫子兵法,這個題目太冷僻了。

    「那你會背嗎?」

    朱佩問得有氣無力,她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里露出一絲沮喪,她今天手氣太糟糕,居然抽到了這麼冷僻的題目,這可是上品題啊!

    范寧看了看題目要求,先說出此句話的出處,並背誦全篇。

    背誦全篇當然不是指《孫子兵法》全篇,而是背誦所在的小節。

    范寧感覺到朱佩的沮喪,他笑著拍了拍胸脯,「既然是師弟抽出的題目,我若不會背,豈不是太讓師弟失望?」

    朱佩眼中的沮喪頓時一掃而空,一雙美眸也變得神采飛揚,極為靈動,臉上露出了燦爛的笑容。

    小粉拳輕輕給范寧一下,「我就知道你肯定行!」

    旁邊幾個學堂的學子都偷偷地看著她,他們早就發現朱佩是小娘子,精緻的容貌和雪白晶瑩的肌膚不用說了,光是她閃爍著寶石般神採的美眸就將他們迷住了。

    朱佩卻沒有發現他們在偷視自己,她沉浸在第一題成功的喜悅之中。

    只要阿獃能背下來,這道題至少就能拿到『上中』,如果能背得一字不錯,那得分就是上上了。

    答題順序並不是按照座位順序,而是由主考官臨時抽籤決定。

    這時,主考官抽出一支黃簽,便笑道:「虎丘學堂答第一題!」

    范寧他們對應的顏色是藍色,而對面餘慶學堂對應的顏色是綠色。

    餘慶學堂兩人笑容得意,他們也顯得胸有成竹。

    虎丘學堂出師不利,他們抽到作詩題,要求以迎春河為題,賦詩一首,三名學生拼湊出一首詩,評價一般,三名考官同時給他們『上下』評分。

    主考官又抽出一支簽,這一次卻是綠簽,由余慶學堂答題。

    餘慶學堂也抽到了五經填字,他們抽到了《孟子》,運氣很不錯,如果在彩棚競答五經填字,這支簽就屬於下品題籤。

    「怎麼會這麼簡單?」范寧湊過去低聲問道。

    「你離我遠一點,嘴巴臭死了!」朱佩用力推開范寧,嬌嗔地瞪了他一眼。

    范寧用手捂住嘴,哈了一口氣,還好吧!一點都不臭,自己早上有刷牙的。

    「那你說說看,他們怎麼會抽到這樣簡單的題?」

    「說明你準備得一點不充份,連最起碼的規則都不懂。」

    「我這不是在虛心請教你老人家嘛!」

    朱佩見他態度不錯,心中又高興起來,這才對他道:「那題籤筒里下品、中品和上品都有,就看抽籤運氣。」

    『那你怎麼就抽到一支上品簽?』

    這句話范寧不敢說出來,以他對朱佩的了解,他敢若說出來,朱佩當場就會和他翻臉。

    這時,餘慶學堂準確地答出了第一題,得分『上上』。

    大堂內頓時響起鼓掌聲,第一個上上分出現了。

    兩名餘慶學堂學生擊掌一下,幾乎是同時用一種挑釁的目光望向范寧。

    「下一個答題,延英學堂!」

    主考官抽出了一支藍簽。

    范寧站起身道:「我們抽到的題號是二百二十一題。」

    主考官翻了翻考題索引目錄,笑道:「色不過五,五色之變,不可勝觀也,你回答吧!它出典何處?」

    范寧不慌不忙回答道:「這句話出典於《孫子兵法.勢篇》。」

    主考官點點頭,「答得不錯,請背誦全篇!」

    范寧當即朗聲背道:「孫子曰:凡治眾如治寡,分數是也;斗眾如斗寡,形名是也;三軍之眾,可使受敵而無敗者,奇正是也......」

    范寧語速放得很慢,盡量把每一個字都讀清楚,不多時,他背完最後一句,三個教授都不約而同鼓起掌來。

    他得到了三個『上上』分,令朱佩眉開眼笑,她破天荒的打開手袋,取出一包蜜餞塞給范寧,算是對他的獎勵。

    「吃兩顆蜜餞,嘴巴就會變甜一點!」

    范寧捏著手上的蜜餞,真有點哭笑不得,剛才宣布的規則中就有不準吃零食,她就塞給自己一包蜜餞,這不是把自己往坑裡推嗎?

    ........

    甲乙兩個區的考場同時進行著六場比賽,其中甲區的比賽更加令人緊張,甲區只有一輪比賽,一輪比賽結束后,三場比賽的第一名將直接進入四強賽。

    劉院主就坐在甲區考場外,神情異常凝重,他此時心中格外緊張,也格外絕望,比賽時間已經過大半,延英學堂得分並不理想,只得了兩個上上,兩個上中,而餘慶學堂卻得了三個上上,一個上中。

    接下來最後一題,延英學堂必須獲得上上,而餘慶學堂獲得上中,兩隊的積分才會一樣,再進行加時賽。

    或者餘慶學堂獲得更低的分數,延英學堂也能獲勝,但這種情況可能性不大。

    程著就坐在劉院主的對面,他一臉得意笑道:「劉院主,如果你這次失敗,也不要怨天尤人,只能說你在準備上遠遠沒有我充分,我從去年春天就開始選拔人才了,每個月都有三次模擬比賽,最後才選出五名優秀人才。

    你只是最後才進行聯考比賽,據說還出現了諸多矛盾,也無法處理。

    這次我帶來五名助教,每個助教盯一名學生,不准他們出去飲酒,甚至不準外出,而你卻放任學生,導致今天學生帶病上場。

    劉院主,你真的不如我啊!」

    劉院主冷冷哼了一聲,他心中惱怒萬分,卻又被程著說得啞口無言,自己昨天確實失策了,他本意是讓學生出去放鬆,卻沒想到......

    這時,考場上傳來一陣歡呼聲,程著聽出是自己學生歡呼,他連忙推開門,頓時激動得跳了起來。

    最後一輪,餘慶學堂第一個出場,卻拿到一個上中,令他們滿臉沮喪。

    這個時候只要延英學堂發揮出色,再拿到一個上上,兩家都打平了。

    偏偏在最後關頭,徐績頭腦一陣發昏,居然背錯了一句話,導致他們也得了一個上中。

    這樣一來,延英學堂就比餘慶學堂少一個上上,慘遭淘汰。

    三名餘慶學堂的學生抱在一起,激動得又蹦又跳。

    而徐績、吳健和陸有為三人就像霜打的茄子一樣,癱坐在椅子上,三人都臉色蒼白,眼中充滿了絕望。

    第一輪就被淘汰,基礎分為中,那就意味著他們基本上與童子試無緣了。

    劉院主心痛如刀絞,他既可憐自己的三個學生,但又恨他們不爭氣。

    不過,此時他卻沒有時間顧及三人了,他吩咐助教幾句,自己便急匆匆向乙區趕去。

    穿過一條長長的走廊,劉院主快步來到乙區,走到大門口,正好看見助教裴光在緊張地來回踱步。

    他連忙上前問道:「情況怎麼樣?」

    裴光道:「已經進行了四輪,雙方比分咬得很緊,都是四個上上分,不分上下,現在馬上要進行最後一輪。」

    劉院主心中鬆了口氣,范寧沒有讓他失望。

    「那其他兩隊呢?」。

    「他們基本上已經被淘汰,虎丘學堂得了兩個中,藏書學堂得了一個差。」

    「院主,甲區那邊比賽如何?」裴光又小心翼翼問道。

    劉院主臉色頓時變黑下來,半晌搖了搖頭,「別提了!」

    裴光不敢再問,這時,只見程著遠遠的笑呵呵走來,劉院主連忙對裴光道:「你纏住他,我去別處。」

    劉院主三步並作兩步向側院里走去,那邊從窗戶也能看到房內的比賽情況。

    房間內劍拔弩張,氣氛十分緊張,虎丘學堂和官辦藏書學堂都已經熄火,兩隊雖然尚未完成比賽,但已經事實上被淘汰,他們索性也變成看客。

    雙方已戰罷四輪,兩支隊伍發揮得十分出色,算起來餘慶學堂的運氣很不錯,抽到四道題,居然兩道下品題、一道中品題和一道上品題。

    而延英學堂卻運氣不太好,四道題中居然有三道上品題和一道中品題,好在范寧發揮出色,全部準確答對。

    令三名考官十分驚嘆,他們不知道餘慶學堂的真實水平,但他們都承認,今天延英學堂完全是高水平發揮。

    這時,朱佩臉色蒼白,她顯得十分緊張,已經沒有剛開始輕鬆自如,比賽的強大壓力使她有點承受不住了。

    「不要緊張,要對我有信心,相信我們一定會獲勝,就算加賽我們也會贏,上元夜我們可沒輸!」

    范寧低聲安慰著朱佩,給她鼓勁,他強大的氣場漸漸使朱佩有了信心,她輕輕咬一下嘴唇,點了點頭,「阿獃,你專心答題,我好多了!」

    「第五題了」

    主考官對眾人道:「我需要提醒一下,這是基礎比賽的最後一題,目前延英學堂和餘慶學堂都是四個上上,並列領先。」

    主考官讓童子上去送簽,第五題都必須答上品題,這次上品簽一共十道題,他們可以任選一道。

    朱佩猶豫了一下,小聲道:「阿獃,這題你抽吧!我今天手氣不太好。」

    范寧笑道:「誰說你手氣不好,你抽的題我不是都答上來了嗎?」

    這句話使朱佩臉上綻開了桃花綻放般的笑容。

    她伸手抽出一支簽遞給了范寧。

    「阿獃,最後一題就看你的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