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六十六章 兩強相爭(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六十六章 兩強相爭(下)字體大小: A+
     

    范寧慢慢展開題籤,居然是填詞一首,詞牌不限,韻律不限,但內容要求是以社日為題。

    范寧低頭沉思,這道題其實不是很難,不限詞牌和韻律,這就給他很大的機會,如果是上絕簽,詞牌和韻律都要限了。

    這時,范寧對朱佩笑道:「這題需要我們聯手了。」

    朱佩撅著小嘴道:「寫詞是我的弱項,你可別指望我。」

    「不要你寫詞,你寫字就行了。」

    朱佩俏目一亮,「好呀!我負責寫字。」

    范寧提筆寫下一首詞。

    《青玉案.春社》

    年年社日停針線。怎忍見、雙飛燕。今日吳城春已半。一身猶在,亂山深處,寂寞溪橋畔。

    春衫著破誰針線。點點行行淚痕滿。落日解鞍芳草岸。花無人戴,酒無人勸,醉也無人管。

    朱佩讀了兩遍,豎起大拇指贊道:「看不出你還有這個本事!」

    范寧得意洋洋道:「那是,神童嘛!總要與眾不同。」

    朱佩白了他一眼,「你的與眾不同就是呆,范獃獃!」

    稍稍開幾句玩笑,她心中輕快了很多,便提起筆,用她漂亮的行書寫下了這首詞。

    這時,對面的餘慶學堂也放下了筆,他們抽到的是《史記》中的《貨殖列傳》中的一句話『倉廩實而知禮節,衣食足而知榮辱』,要求說出出典,並至少默原文一千字。

    這道題雖然是上品題,但其實並不難,主要是學堂的最後一年都要學這篇文章。

    童子收了題籤和卷子,一併交給三名考官,主考官接過延英學堂的試卷。

    主考官看了看題目,低聲對旁邊一名考官笑道:「張教授,他們居然抽到了春社題!」

    這道春社題是今天臨時添加的一道應景題,今天正好是春社,眾考官一致同意,在題目中加一道春社詩或者春社詞。

    沒想到朱佩居然抽到了這道應景題。

    不過應景題並沒有加分的好處,只是比較惹人注目。

    「給我也看一看!」

    另一名考官連忙湊上前,主考官索性和他換了位子。

    主考官看了看餘慶學堂的答題,點了點頭,讀了兩遍后,確定無誤,書法也很好,他給了一個上上分。

    給分時,主考官有點猶豫,明顯今天餘慶學堂的題目要比延英學堂簡單得多,如果因此淘汰了延英學堂,這就顯得很不公平。

    不過規則就是規則,雖然有點不公平,但主考官還是給了餘慶學堂一個高分。

    他又笑問道:「怎麼樣,分給出來了嗎?」

    兩名考官都點頭笑道:「這首詞符合題意,立意不錯,寫得很好,書法也流暢優美,我們一致同意給上上分。」

    主考官也同樣給了延英學堂上上分。

    「真是激烈啊!」

    主考官嘆息一聲,緩緩道:「經過五輪比賽,你們兩隊同拿五個上上分,到目前難分上下,看來你們要加賽了。」

    大堂上一片嘩然,正在窗外看比賽的劉院主一把揪住頭髮,居然要加賽,他的心緊張得都快要跳出來了。

    加賽可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主考官令人去把兩個學堂的領隊請來。

    ........

    縣士選拔賽自從十五年前開始舉辦以來,一共只出現過三場加賽。

    加賽的規則很有意思,選題可以任選難度,一旦選定以後就不能再變更。

    在某種程度上,這是一種智慧和勇氣的較量。

    因為加賽比分是要考慮難度係數的。

    舉個例子說,如果一方選上絕簽,答不上來,得分差,而另一方哪怕選的是下品簽,就算得一個中,那也是下品簽獲得勝利。

    獲得差分,不管在哪裡都是完敗。

    相反,如果選上絕簽得分是上下,那對方至少要選上品簽,而且得分上上,才算是和上絕簽打成平手,再進行第二輪加賽。

    這就是上絕簽的魅力。

    兩個學堂各在一間屋裡磋商。

    劉院主負手在房間里來回踱步,甲區的失利對他打擊太大,擾亂了他的思路,各種可能性都混雜在一起,使他思緒比較混亂。

    想了半天,他著實難以決定,便停住腳步,回頭問范寧道:「范寧,你的想法呢?」

    范寧剛剛穿上一件羊皮短比甲,身體暖和了很多,此時,他半躺在一張寬大椅子上,椅子上還鋪著軟墊,他渾身放鬆,雙手枕在腦後,眯著眼享受這片刻的閑暇。

    范寧的大腦就像一艘在驚濤駭浪中漂浮的小舟,搏擊了一個上午,現在終於駛入港灣,已經累得筋疲力盡,任何一個問題都懶得再想。

    劉院主的話還是鑽進了他的耳朵,他便懶洋洋道:「三軍決戰,都是主帥問軍師,問我這個衝鋒陷陣的大將做什麼?」

    范寧懶散的模樣若是平時被劉院主看見,他一定會將范寧揪起來,罰他圍著學堂跑三圈,但現在,范寧是他的救命稻草,他得小心翼翼呵護好才行。

    劉院主哭笑不得道:「你這個小滑頭,這裡哪有軍師?」

    范寧向旁邊朱佩努了一下嘴,意思是,那不就是一位嗎?

    朱佩正在另一面尋找一張合適的椅子,她抬頭正好看見范寧向自己努嘴,她頓時跳起來,叉著小蠻腰怒視范寧。

    「你什麼意思,是說我不上陣打仗嗎?最後一題的書法是誰寫的?你那個雞腳叉的字寫上去,誰會給你上上分?」

    朱佩的激烈的反應在范寧的意料之中,朱佩比較緊張,最後一戰,他也需要開個玩笑給朱佩減減壓。

    他笑眯眯道:「你想得太多了,我是在誇你足智多謀,堪比軍師。」

    「是嗎?那我就要行使軍師職責啰!」

    朱佩狡黠一笑,對劉院主道:「院主,他不是讓我這個軍師來決定嗎?我決定了,我們就選上絕簽!」

    劉院主雙手撐在桌上,雙目發獃,他有點猶豫,上絕簽太難,一旦答不出來,得一個差,那對方不管選什麼題,都穩贏了。

    甲區那邊已經輸了,乙區這邊是他最後的希望,他還是想求穩。

    朱佩這時終於找到一把舒適的椅子,她坐了一下,很適合自己。

    她見劉院主有點猶豫,便笑道:「院主可能不知道上元夜的斗經,阿獃可是連答兩道上絕題,其中一道還是斷腸題,可不要小看他哦!」

    「朱佩,你是在慫恿院主把我送上斷頭台呢!」范寧忍不住翻了一個白眼道。

    「那是你太謙虛了!」

    朱佩嘻嘻一笑,又道:「院主,決定吧!捨不得范寧這個孩子,套不到餘慶堂程院主那頭狼!」

    范寧的頭上出現三條黑線,「朱佩,你太狠了!」

    雖然朱佩是揶揄范寧,但劉院主真被她說動了。

    劉院主想到上元夜范寧答對過兩支上絕簽,信心終於佔據了上風。

    「就這麼決定了!」

    他重重一拳砸在桌上,「與其猜測對方選什麼簽,還不如自己奮力攀高,好吧!我也同意選上絕簽!」

    旁邊裴光暗暗嘆息一聲,「這兩個小傢伙太讓人驚嘆了,范寧才華橫溢,學識廣博,沒想到朱佩也是思路敏銳,聰明過人,這兩個人真是絕配啊!」

    .........

    兩名院主同時將自己簽名的選題卡交給了主考官,雙方都不知道對方選什麼題,就看誰的判斷更加準確。

    程著得意道:「劉院主,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你一定選的是上絕簽。」

    「何以見得?」主考官不解地問道。

    「原因很簡單,延英學堂在甲區已經輸給我們,他沒有退路了。」

    劉院主淡淡道:「選什麼題並不重要,重要的是臨場發揮。」

    程著慢慢眯起眼,眼中閃過一道毒蛇般的冷芒,他冷哼一聲道:「但我要告訴你,我選的是上品題,只要我們拿到上上,你就被動了,哈!哈!哈!」

    說到最後,程著忍不住放聲大笑。

    劉院主卻冷臉相對,朱佩還真說對了,捨不得范寧這個孩子,就套不到程著這頭狼。

    戰火重新點燃,考場上只剩下延英學堂和餘慶學堂兩隊,另外兩家學堂已經被淘汰。

    「加賽規則想必兩位領隊都已給你們說過,我就不多說了,下面我拆開你們的選擇。」

    主考官拆開了兩位領隊封好的選擇,朗聲道:「延英學堂選擇上絕簽,餘慶學堂選擇上品簽,按照規則,易者先答,餘慶學堂準備抽籤。」

    小童將上品題的簽筒遞給餘慶學堂兩名學生,他們猶豫一下,小心翼翼抽出一支簽。

    「做詩一首,題為秋分!」

    當主考官宣布了題目,兩名餘慶學堂的學生頓時激動得擁抱起來。

    在門外觀戰的程著也同樣激動得捏緊了拳頭,這首詩他們去年準備過。

    他早就發現了,神童賽的詩詞題偏向於時令和節日,他為此精心準備,在關鍵時刻真被他押中了。

    讓他怎麼能不激動萬分。

    果然,兩名學生交上秋分詩,得了上上分。

    這就真把延英學堂推入絕境,除非延英學堂的上絕簽得分上中,才能擊敗對手。

    但可那是上絕簽啊!

    「劉院主,我真的很同情你!」

    程著假惺惺對一旁的劉院主道:「我也很同情延英學堂,發揮這麼好還是被淘汰,但規則就是規則,我也無能為力。」

    劉院主冷冷道:「程院主慶祝得太早了吧!」

    程著指指對方,又指指自己,「連你我都無法答出的上絕簽,你指望一個孩子能答出來?」

    「那可不一定!」

    程著呵呵一笑,「既然劉院主這麼有信心,那我們就拭目以待!」

    .......

    考場上,小童將裝有五支上絕簽的題筒遞給延英學堂,朱佩猶豫良久,最終從簽筒中抽出一支上絕題籤。

    范寧展開題籤,頓時笑了起來,「是你喜歡的題!」

    朱佩連忙湊上前,居然是道對聯題,不過沒有上聯,而是讓他們寫一幅對聯,題目是勸學,內容必須來源於《論語》或者《孟子》。

    朱佩的小臉立刻苦了下來,這道題的前半部分屬於上品題,可一旦限定內容,那就是上絕題了。

    范寧也有點撓頭,勸學的對聯很多,他信手便可以拈來,像書山有路勤為徑,學海無涯苦作舟等等。

    但限定內容必須來源於《論語》或者《孟子》,這就有點難度了。

    想了半天,范寧寫下一幅對聯。

    君子笑而喜顏回。

    小人忍則寬子路。

    他隨即搖搖頭,這幅對聯好是好,但不切題,最多只得得分上下。

    要拿上上分,不僅要切題,更要有說服力。

    范寧一連想了幾幅,都被他否定了。

    時間一點點過去,在門口觀戰的劉院主急得滿頭大汗,他的心已提到嗓子眼上。

    旁邊裴光更是急得直揪頭髮,程著卻笑吟吟望著他們二人,時間馬上就到了,做不出來,得分就是差。

    真是可笑,居然給學生選上絕簽,還以為自己的學生真的是神童?

    這時,主考官友情提醒范寧,「時間快到了!」

    朱佩也有點急了,「阿獃,你到底想出來沒有?」

    范寧有點為難道:「想出來兩幅,有點為難,不知該用哪一幅好?」

    朱佩氣得就想給他幾拳,「你真是個大獃子,把兩幅都寫下來,不就行了!」

    「對哦!」

    范寧拍拍腦門,他真有點鑽牛角尖了。

    他當即提筆寫了兩幅對聯,朱佩一把搶過來,重新抄了一遍。

    「時間到!」

    主考官喊了一聲,朱佩舉起了答案,「我們答出來了!」

    劉院主頓時長長的鬆了口氣,無力地靠在牆上。

    程著也有點緊張起來,他緊緊盯著三名考官的評分。

    考官拿到了兩幅對聯,一幅是:

    朝聞道夕死可矣;

    今而後吾知免夫。

    主考官欣然捋須點頭,「對聯很不錯,都出自《論語》,上聯是里仁篇,下聯出自泰伯篇,完全符合題意。」

    「孟教授,你看這幅對聯才精彩。」旁邊一名考官興奮道。

    主考官連忙湊上前細看,只見對聯寫道:

    若有恆,何必三更眠,五更起;

    最無益,莫過一日曝,十日寒。

    -------出自《孟子.告子上》

    主考官頓時一拍桌子,「好!好一幅勸學對聯,要把它掛在縣學主樓門前。」

    三人當即同時給了分數,「上上!」

    朱佩激動得尖叫一聲,一把抱住范寧,喜悅的淚水涌了出來,「阿獃,我們贏了!」

    范寧卻措手不及,被她一把抱住,朱佩頭上一股桂花油的香味撲鼻而來,他心中自嘀咕,這死丫頭忘記自己身份了吧!

    朱佩忽然反應過來,連忙鬆開范寧,一張小臉臊得通紅,范寧撓頭嘿嘿直笑,這次可不怪自己。

    「你真是只獃頭鵝!」朱佩紅著臉狠狠瞪了他一眼。

    對面兩名餘慶堂的學生卻真的呆若木雞,他們已準備慶賀勝利,不料卻從山巔上摔落了。

    這時,只聽見門外裴光大喊:「院主,你怎麼了,你醒醒啊!」

    范寧嚇了一跳,連忙奔了出去,只見劉院主倒在地上,竟然激動得暈了過去,而旁邊的程院主卻失魂落魄,雙眼發直,像發現一隻妖怪似的緊緊盯著自己。

    =====

    【四千三百字大章啊!求推薦票!!】



    上一頁    下一頁

    抗日之超級戰神都市之少年仙尊歐神綴術修真路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
    百煉成仙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