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六十四章 熱情洋溢的發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六十四章 熱情洋溢的發言字體大小: A+
     

    在縣學廣場上,七十名參加縣士選拔賽的學生列隊而立。

    在前方木台上站在幾名官員和十幾名縣學教授。

    縣令李雲正在做比賽前的動員,他聲音高亢,穿透力很強,每個學生都聽得清清楚楚。

    「這不僅關係到自身學堂的排名,也關係到你們個人的前途命運,相信我們中間就站著一名甚至幾名未來的進士,這個進士很可能就是你,只要你發奮努力,萬般皆有可能。

    我是慶曆二年的進士,當年我也和你們一樣站著崑山縣學的廣場上,聽取教諭的訓話,當時,我做夢也想不到,有一天我能考上進士。

    回首我的求學生涯,就是一個字『苦!』

    想當年.......」

    范寧最受不了開會時的長篇大論,尤其像這位李縣令毫不掩飾的自我吹噓,簡直就是在背一本《進士是怎樣煉成的》小說。

    還別說,書鋪里還真有一本這樣的書,不過不是小說,而是一本考進士的指南。

    反正看了那本書,你就會覺得自己也能輕而易舉考上進士,然後再心甘情願地把錢掏出來買走這本書。

    「那個時候我生活艱苦啊!我小時候家裡.......」

    進士奮鬥史演變成了苦難家史,催人昏昏欲睡。

    范寧又開始走神了,目光向南面大門望去。

    廣場對面便是縣學大門,門房似乎已經擋不住縣士選拔賽拉拉隊員們的熱情,兩百多人擁了進來。

    里裡外外站了數百名圍觀的百姓、士紳和商賈,以及平江府各大豪門派來打聽消息的家僕。

    另外還有各鄉鎮代表,范寧昨天聽裴光說,有二十幾名木堵籍的員外,主動上門願意提供後勤服務。

    比如住宿、吃飯、牛車,還有就是獎勵。

    劉院主將員外們的一切好意都婉拒了,不過木堵官辦學堂聽說接受了不少好處,至少每個學生都換了一身新衣,晚上也有了點心當夜宵。

    如果他們能突破第一輪,每個學生還有十貫錢的獎勵。

    輕輕鬆鬆就拿十貫錢,這種好事誰不想要?

    不過范寧此時心中的另一個好奇已經超過了十貫錢的獎勵。

    「朱佩,那裡怎麼會有大群商人?」

    不僅是商人,還有很多衣著華麗的士紳。

    「他們究竟是什麼人?」范寧好奇地問道。

    朱佩就站在范寧身後,她頭也不回,臉上帶著一絲嘲諷戲謔的表情。

    「看見最左面那個大胖子了嗎?就像兩個燈籠壘在一起那個!」

    范寧目光左移動,他看到了,一個頭圓肚子圓的大胖子,他不得不佩服朱佩用詞之精確,兩個圓燈籠壘在一起,可不就是嘛?

    這個胖員外長得小鼻子小眼,頭戴襆頭,身穿白色緞面大袍,連腰帶都沒有,長長的袍子垂下,下面露出兩根小短腿。

    范寧點點頭,「看起來應該是富商,他是誰?」

    「你連他都不認識?」

    朱佩眼中嘲諷的笑意更濃了,「他不就是你未來的岳父大人嗎?」

    「胡說!」

    范寧聲音稍微大了一點,最前面的劉院主回頭凌厲地瞪了他一眼。

    還好,上面縣令陷入深情的回憶中難以自拔。

    兩邊的官員和教授都陪著假笑,與他一同在深情的回憶中苦苦掙扎。

    要是朝廷突然下旨將縣令罷免為民,相信一定會有無數只腳一起將他踢下台去。

    范寧連忙捏著喉嚨小聲道:「憑什麼會是我的岳丈?」

    「你沒見他正在選女婿嗎?每個人估計他都沒有放過。」

    范寧這才明白朱佩的意思,原來這些士紳富商是來挑選女婿的,不過這是縣士選拔賽,可不是非誠勿擾。

    朱佩也捂著嘴笑嘻嘻道:「我覺得那個胖子和你有著強烈的共同之處,都比較呆,所以我覺得他一定會選中你,他女兒估計長得美貌端莊,一定會讓你滿意。」

    不知為什麼,范寧腦海里卻不爭氣地跳出了四嬸的模樣。

    「阿獃,要不要本衙內給你牽牽線?」

    朱佩越說越起勁了。

    好在李縣令的憶苦飯快要吃完了。

    「我預祝這次縣士選拔賽圓滿成功;預祝每個神童都能創造最好的佳績;預祝每一個考官都能選拔出優秀的苗子;預祝每一個院主都能取得自己理想的名次;預祝我們縣士能夠在未來的科舉中挺進京城,預祝官府能夠......」

    我去!到底有完沒完?

    「好了,以上就是我簡短的發言,比賽結束時,我會稍微多說幾句。」『砰!』

    似乎是人倒地的聲音,有人大喊:「馬教授暈倒了!」

    「我宣布.....平江府吳縣第六屆縣士選拔賽暨學院競優賽,正式開始!」

    下面頓時爆發出雷鳴般的掌聲,學生們都歡呼起來。

    「謝謝!謝謝大家!」

    李縣令激動得連連拱手,他的每次講話都有這麼好的效果,受人歡迎啊!

    .........

    范寧他們被安排在乙區第一考場,考場是一間寬敞的大屋,兩邊都有窗戶,光線明亮。

    范寧第一眼看見這間大屋內的布置,竟有一種熟悉的感覺。

    這不就是後來的智力競賽嗎?

    四張大桌子呈半圓弧擺放,正前面是長長的考官台,坐了三名考官,他們都是縣學教授。

    「你們兩個可是延英學堂的參賽隊員?」一名教授問道。

    「正是!」范寧連忙點頭。

    「快去坐好,比賽馬上就要開始。」

    范寧和朱佩來到他們的桌前坐好,他們是第一張桌子,上面有牌子,寫著延英學堂。

    朱佩有點嫌椅子太高,她的腳放不到地上,而且沒有靠背,也沒有扶手,就是一張高凳子,有點像後世的吧台坐椅,這讓她坐得很不習慣。

    「阿獃,等會兒我們想法子把椅子換一換!」

    范寧也深有同感,這椅子連放腳的地方都沒有,他勉強還可以,但朱佩身材嬌小,凳子就顯得高了。

    「腳可以放在這裡!」

    范寧發現前面桌子中正好一根木杆,適合放腳。

    朱佩也把腳放在木杆上,這才稍微穩定住了身體。

    這時,范寧忽然感到一種刺眼的挑釁目光,他一抬頭,只見對面第四張桌子,兩名十一二歲的少年正充滿敵意地望著自己。

    他們兩人的衣服都一樣,身穿綠衫,頭戴紗帽,腰束黑色革帶。

    「餘慶學堂的中捨生,一個姓肖,一個姓楊,是他們聯考的第二名和第三名。」朱佩低聲對范寧道。

    范寧知道對方是餘慶學堂,昨天見過他們的衣著,但朱佩怎麼會知道他們姓什麼?還居然知道他們聯考名次。

    范寧疑惑地看了朱佩一眼。

    朱佩撇撇嘴,「只有你那種獃子才會無所事事去逛書店,買本府志回去,本衙內運籌帷幄,早已派探子把敵人的老底摸個清楚。」

    「等等!」

    范寧瞪大了眼睛,「你昨天下午也派人跟蹤我了?」

    「沒有!我可沒有那種閑心跟蹤你,你自己不是說去逛石頭店了嗎?我跟蹤的是另一個逛書店的傢伙。」

    說完,朱佩眼中帶著嘲諷的笑意望向范寧。

    范寧撓撓頭,打個哈哈道:「我好像記錯了,是前天逛石頭店的。」

    朱佩恨得在桌子下面踢了他一腳,身體卻一下子失去平衡,險些摔下凳子,她連忙一把扶住范寧的胳膊。

    「都怪你,差點讓我丟醜了!」朱佩氣得小聲嬌嗔道。

    范寧連忙低頭看一眼,還好,下面有擋板,周圍看不見他們的小動作,令他鬆了口氣。

    他嘿嘿一笑,嘴角向第二和第三張桌子一努,「他們兩隊是哪個學堂?」

    「我不知道,這種小學堂我才不關心!」

    這時,渾厚的鐘聲敲響,比賽時間到了。

    為首教授站起身笑道:「在坐各位都是各大學堂派出的佼佼者,你們中間會有人代表吳縣參加三年後的童子試科舉,目前都是少年英才,多餘的話我就不講了,下面進入正題,我念一遍比賽方法和規則,然後比賽正式開始。」

    這位教授便朗聲讀了十條規則和具體的比賽方法,同時又介紹了參賽的四個隊。

    范寧這才知道,第二張桌子坐的是虎丘學堂,也是一家私人學堂,第三張桌子是官辦藏書鎮學堂。

    范寧和朱佩作為延英學堂的副隊參賽,而正對面的餘慶學堂也是副隊,但他們卻不是下捨生,而是兩名十一歲的中捨生。

    「下面是第一題,請各隊抽題!」

    一名小童走上前,他拿著題籤筒,每個隊各抽一支簽。

    真和斗經完全一樣,只是由兩人斗經變成了四個團體斗經。

    「我來!」

    朱佩對抽籤極有興趣,她挑了半天,就像挑中一件滿意的首飾,伸出細嫩的手指抽了一支簽,笑嘻嘻遞給范寧。

    題籤上有編號,第二百二十一題。

    范寧打開題籤,朱佩抽到的是五經填字。

    題目上只有一句話:『色不過五,五色之變,不可勝觀也。』

    朱佩湊上前看了一會兒,她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眨了眨,「阿獃,這出自哪裡?」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