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一千七百七十四章 眾神殿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一千七百七十四章 眾神殿字體大小: A+
     

    禹曦到來后,看了看曠絕和嗜血家族的族人,臉上苦澀的意味更濃。

    「曠絕這傢伙,明明可以調動嗜血家族的戰士,瞬間斬殺了烈焰塚,可他偏偏不允許任何族人參戰。」暗昊罵罵咧咧道。

    禹曦聽到這句話,表情更加尷尬了。

    血帝黎昕殺過來時,光明家族內部意見不統一,很多族老不認同他的決定,反而希望他主動交出那塊血肉豐碑。

    嗜血家族這邊則是完全不同。

    烈焰昭獨自過來,表明要曠絕暫時交出血肉豐碑以後,嗜血家族的族人,都被他瞬間激怒。

    如果不是曠絕阻止,所有嗜血家族的族人,都會湧上去擊殺烈焰塚。

    身為族長的曠絕,明確表態,只要烈焰塚可以勝過他,他就會將那塊血肉豐碑交出。

    他還不允許其他嗜血家族的族人參戰。

    也是因為這樣,他和烈焰塚的戰鬥,才會持續到現在。

    暗昊和寒澈在秦烈的幫助下,通過空間通道由冰夜界飛來以後,也被他勒令原地不動。

    他堅持要以自己的力量,在所有嗜血家族的注視下,戰勝烈焰塚。

    這麼一來,暗昊三人只能無奈等候,等他先解決烈焰塚。

    秦烈和八個不死泰坦,禹曦趕來后,也只能尊重曠絕,冷眼注視他和烈焰塚分出勝負。

    「你那邊怎麼樣?」暗昊詢問禹曦。

    禹曦臉皮子不自然地抖了抖,「沒事了。」

    「嘿。我們幾個當中。就你對那些老傢伙最尊敬。我猜你們家族內部,問題也最大吧?」暗昊調笑。

    禹曦哼了一聲,卻沒有反駁。

    「那傢伙就是秦烈嗎?」

    「聽說他蛻變為惡魔君主了?」

    「成為了惡魔君主,他還值得信任嗎?」

    「我們到底當他是烈焰家族的族人,還是一個惡魔看待?奇怪啊。」

    「……」

    嗜血家族的族人,從秦烈以惡魔君主的形象到來以後,就在議論紛紛。

    他們一個個好奇地打量著秦烈。一邊感知著秦烈體內的血脈氣息,一邊暗自揣測。

    「放心吧,他是我們烈焰家族的族人,他體內流淌著的主血脈,就是烈焰血脈!」烈焰昭高呼道。

    「烈焰塚,你去死吧!」就在此時,傳來了曠絕的咆哮。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曠絕的吼叫吸引,視線紛紛落在曠絕和烈焰塚身上。

    種種嗜血的負面氣息。以曠絕為中心瀰漫開來,那些負面之力摻雜著絕望、恐懼、怨恨、憤懣、暴戾等等極端之力,一種嗜戰的精神狂潮,在曠絕那塊血肉豐碑的催動下,轟然爆發。

    那一刻,他們驚異地發現。曠絕身側傳來了一頭頭大惡魔臨死前的凄厲慘嘯。

    他立即明白。以前被曠絕和嗜血家族斬殺的大惡魔,臨死前的怨氣和絕望,也被那塊血肉豐碑一併煉化。

    其中,還有許許多多死在曠絕手中,被那塊血肉豐碑煉化的異族死亡氣息。

    無數的負面能量,同一時間爆發,瘋狂助漲著曠絕的氣勢。

    烈焰塚以血脈凝結的炎界,被那些靈魂可以感知的負面之力衝擊著,潰不成軍。

    一霎后,烈焰塚的炎界爆裂。化為千萬疾射的火芒。

    那一刻,在秦烈的感知中,烈焰塚的血脈和火焰領域,似突然失去了聯繫。

    曠絕嗷嚎著,猶如一頭髮狂的凶獸,以邪惡的精神狂潮去衝擊烈焰塚的靈魂。

    烈焰塚分明顯得不敵。

    「嗤嗤!」

    然而,在烈焰塚不斷暴退的身後,卻突然綻裂一個空間縫隙。

    烈焰塚整個人詭異地消失不見。

    「你們都來眾神殿吧。」

    烈焰鳶的聲音,從那空間縫隙內,緩緩傳了出來。

    「我來了!」

    嗜血家族的族長曠絕,已經殺紅了眼,答應了一句,就要一頭衝進去。

    「別!」暗昊急忙阻止。

    「別進入他的空間通道!」寒澈也喝道。

    曠絕聽到他們的提醒,懸崖勒馬,就要衝入那道撕裂的空間縫隙前,突然停住。

    他猛地看向了秦烈。

    這時候,暗昊、烈焰昭、寒澈、禹曦,還有此地所有嗜血家族的族人,也都齊齊看了過來。

    秦烈旋即醒悟過來,點了點頭,「我帶你們去眾神殿。」

    話音一落,他藉助於星空鏡的力量,撕裂出另外一個空間縫隙。

    「走吧!」

    一道道身影,通過秦烈撕裂的那一道空間縫隙,逐個地進入了眾神殿。

    眾神殿內。

    血帝黎昕,剛剛的烈焰塚,還有邪龍族的族長,都單膝著地,跪伏在一個高大的火焰老人神座之下。

    在眾神殿之外,則是聚集著許多烈焰家族的血脈戰士,那些血脈戰士全部聽命於烈焰鳶。

    除此之外,地魔族、三眼族、龍獅族還有夜魔族等幾個小種族的強者,也全部在眾神殿外面聽命。

    只要烈焰鳶一聲令下,他們都會殺過來。

    「呼呼呼!」

    一道狹長的空間縫隙,就在眾神殿之內閃現,秦烈等人接連閃入。

    倏一進來,秦烈的視線,就落在神座上那高大的火焰老者身上。

    「你應該拜見我。」烈焰鳶微微一笑,繚繞他身旁的火焰,忽然盡數熄滅,他一臉的慈祥和自傲,「你是我外孫,所以你能在短短百年時間,走到今天這一步,我為你感到驕傲。」

    「謝謝。」秦烈神色平靜,道:「我來,是希望你從那個位置下來。」

    「這個位置嗎?」烈焰鳶起身,指了指神王寶座,笑著說:「這位置,我只是暫時替你坐一陣子。等我踏入終極之境,我自然會讓給你,扶持你成為新的神王。」

    「就怕那時候我已經被卡斯托爾所害了。」秦烈回擊。

    卡斯托爾能蘇醒,能恢復到如今的實力,暗中都是天啟和眼前的老人在謀划。

    卡斯托爾的強大,會導致他被奪舍靈魂,最後成全卡斯托爾。

    他用卡斯托爾來提醒烈焰鳶在其中扮演過的角色。

    「卡斯托爾?」烈焰鳶啞然失笑,搖頭說道:「從始至終,他都只是一個炮灰而已。我只是通過卡斯托爾,來激勵你,讓你順利成為炎日煉獄的惡魔君主,讓你能更快的蛻變和強大。」

    「現在來看,一切……依然還在我的意料之中。」

    「你放心吧,區區卡斯托爾,只是我們爺孫的墊腳石而已,他蹦躂不了多久的。」

    話到這兒,他停頓了一下,從那神座上下來,說道:「如果你想現在就坐這個位置,我讓給你,也沒有什麼大不了的。」

    ……(未完待續~^~)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