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 反常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 反常字體大小: A+
     

    烈焰鳶徑直從神王寶座上走了下來。

    「主人!」

    烈焰家族的血脈戰士烈焰塚,單膝著地,嘶聲低吼。

    血帝黎昕和邪龍族的族長布羅克赫斯特,神情錯愕,也怔怔地看著烈焰鳶。

    在他們的認知中,烈焰鳶不是這樣的。

    烈焰鳶耗盡心思,通過諸多的謀划,才真正登上神王寶座,他們都不相信烈焰鳶會如此輕易放手。

    不只是他們,跟隨秦烈一同而來的那五大家族的族長,也全部呆住了。

    秦烈同樣皺眉愣住。

    「怎麼了?」烈焰鳶疑惑地看向眾人,視線最後落在秦烈身上,「你不是想要這個位置嗎?我現在讓給你,你還有什麼問題?」

    「我不是想要坐這個位置,我只是要你下台!」秦烈沉聲道。

    「我下來了。」烈焰鳶微笑。

    眾神殿內,眾人都驚異地瞪著烈焰鳶,不知道他葫蘆里賣的什麼葯。

    「這個位置,我本來就是為你預留的,等我踏入終極之境,神王寶座……對我並沒有什麼意義。」烈焰鳶神態輕鬆,又說道:「暗昊,你們五個願意信任秦烈,我很高興。如果你們也都認為,秦烈比我更加適合去坐神王寶座,我現在就交出來。只要你們不要搗鬼,都盡心儘力地支持他,我沒有什麼不可接受的。」

    他眯著眼,眸中突顯一絲殺機,「但你們如果是為了自己的私心。嘿。那可不要怪我心狠!」

    他似乎突然就站在了秦烈一邊,一副要為秦烈儘力謀取利益的架勢,將所有人都鎮住了。

    氣勢洶洶,要逼他下台的秦烈,還有五大家族的族長,心中疑惑重重,都有些不知所措。

    「烈焰鳶!你究竟想要什麼?」暗昊冷哼。「你在八層煉獄弄出那麼大的風波,封閉靈域,容陰影生命橫行,又將秦浩帶入空間夾縫,你的目的應該不是放權吧?」

    「哦,我不喜歡秦浩那傢伙,對他一點好感都欠奉。至於靈域……」他搖了搖頭,滿不在乎地說道:「區區一個偏遠的域界,它的存活。我也不會放在心上。」

    「秦烈則不同。」

    「他不但是我的外孫,和我有著血緣關係,還是我的傑作!」

    「他的存在,他的強大,都是在證明我完美之血的偉大!我自然不會看著他毀去!」

    「他越是傑出,越證明我的厲害。我要殺了他。就是否決我自己!」

    曠絕譏諷道:「的確是你造就了他,可你造就他,還不是為了自己?你不就是想要他不斷完善完美之血,最後採擷這顆成熟的果實嗎?」

    「誰告訴你的?」烈焰鳶冷冷道。

    「你不就是為了在踏入終極之境以後,再擁有完美之血,然後以最巔峰狀態挑戰御魂大帝?」暗昊道。

    秦烈也冷聲道:「你在生命古樹內留下你的火焰印記,又是為了什麼?難道不是為了掌控我?」

    「我只是希望通過那火焰印記,知道在你血脈內究竟發生了什麼,這樣一旦你有了什麼意外,我還能第一時間知道。」烈焰鳶解釋。

    「真是這樣?」秦烈臉色冷峻。

    「就是這樣。」烈焰鳶微笑。

    「那好。既然你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秦烈,你現在就離開神域,我們會說服所有族老,讓秦烈成為新的神王。」寒澈喝道。

    「好。」出乎意料的,烈焰鳶居然一口答應了下來。

    秦烈和那五大家族的族長全部呆住了。

    「主人!」烈焰塚又是一聲低吼。

    烈焰鳶擺擺手,示意他不要激動,然後微笑著看向秦烈,道:「我現在把這個位置讓給你。」

    話罷,他突然撕裂了一道空間縫隙,對烈焰塚和黎昕等麾下說道:「都跟我回九耀界。」

    他第一個從眾神殿離開。

    一頭霧水的黎昕和烈焰昭,邪龍族的族長,茫然地跟著他,接連從眾神殿消失。

    「這,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我發現我越來越看不透那傢伙了。」烈焰昭喃喃低語。

    暗昊等人紛紛沉默,顯然也摸不著頭腦,不知道烈焰鳶為什麼態度大變。

    秦烈更是迷惑不解。

    來此之前,他對烈焰鳶恨之入骨,對於烈焰鳶暗中所做的那些事情深惡痛絕,一心想要爆發一場激烈衝突,將其逼出神域。

    他完全沒有想到,不等他動手,烈焰鳶主動放棄了一切,很瀟洒地從神域離開。

    他總覺得,在他感覺中的烈焰鳶,不是那麼的大度。

    他感到有些不對勁。

    「你們?」他看向暗昊。

    暗昊緩緩搖頭,臉色凝重,「我也不知道怎麼一回事,我總覺得,有什麼事情突然發生了,打亂了烈焰鳶的步驟,讓他不得已調整計劃。」

    「一定是這樣!他讓血帝和烈焰塚索要血肉豐碑,明擺著知道我們圖謀什麼,已經事先準備了!」曠絕冷哼,「他原來的計劃,應該是要和我們一戰的,他突然放棄,一定有我們所不知道的理由!」

    「可惜我們不知道那個原因。」寒澈愁眉不展。

    「奇怪。」秦烈有些煩躁。

    ……

    九耀界。

    先前還從容淡定的烈焰鳶,倏一從空間縫隙鑽出,眼神驟然變得陰厲幽暗。

    一團團熾烈的火焰,以他為中心擴散開來,將附近的空間都炸的不斷粉碎。

    「主人!為什麼?」烈焰塚沉喝道。

    「你們呆住此地!」烈焰鳶低吼一身,他那火焰熊熊的身子,一閃后,又從九耀界消失。

    下一刻,他在之前流放秦浩的域外亂流中現身。

    靈族的大賢者天啟,似乎早就在等候了,看到他過來了,天啟眼皮子動了動,說道:「抱歉,秦烈暫時不能死。」

    「我族的深藍,血脈突破到九階,她藉助於命運權杖,看到了一些零碎的畫面。」

    「陰影生命的聖神,已經完全蘇醒了,他即將和陰影生命的十大聖者跨空而來。」

    「深藍比我還要神奇的血脈,加上命運權杖的力量,讓她看到抵禦陰影生命的關鍵不是我們兩個。」

    「而是秦浩和秦烈父子。」

    「除非你我能儘快踏入終極之境,否則,我們都難以擋住那個可以和御魂大帝抗衡的聖神。」

    話到這兒,天啟停頓了一下,都:「也有一個好消息。」

    「什麼?」烈焰鳶怒氣沖沖道。

    「你我現在就可以著手衝擊終極之境了,我們應該不用再擔心御魂大帝的阻擾了。」天啟道。

    「怎麼回事?」烈焰鳶一驚。

    「魂族的索姆爾,成為新的魂族族長了,他在魂族掀起了血腥行動,而御魂大帝並未現身。」天啟猶豫了一下,又說道:「我族的深藍,也沒有能在未來,看到一絲關於御魂大帝的畫面。或許,我們以前的那個猜測……是真的。御魂大帝和陰影生命聖神的戰鬥,重傷垂危,這讓他在歸來不久后,就魂寂了。不然,他不會一直到現在,都沒有一丁點的消息,沒有絲毫蘇醒或暗中運作的蹤跡。」

    「果然是好消息!」烈焰鳶暴喝。

    ……(未完待續~^~)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