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一千七百七十三章 變數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一千七百七十三章 變數字體大小: A+
     

    瘦的只剩一層皮的黎昕,硬生生從空間禁錮中掙脫,整個人和九層魂壇分離,化為一道血光遠離秦烈。

    周邊,眾多光明家族的族人,都在大聲疾呼,怒聲咆哮。

    九個被黎昕魂壇鑽入身體的那些光明家族的族人,體內的鮮血,急劇流失!

    轉瞬間,那九個光明家族的族人,也和黎昕一樣瘦如乾屍。

    他們一身的鮮血,全部被黎昕的一層魂壇吸吮乾淨,皮肉上青筋暴突,令他們的模樣驟現猙獰。

    「嚎!」

    下一刻,他們的眼瞳,都變得嗜殺瘋狂,像是完全被黎昕所控。

    「給我殺了他!」

    黎昕喘著粗氣,猩紅如血的眼睛,死死地瞪著秦烈。

    那九個光明家族的血脈戰士,到了這一刻,都已身不由己。

    隨著黎昕的一聲命令,那九個血脈戰士,發了狂地沖向秦烈。

    「嗤嗤!」

    霎那間,從那九個光明家族的血脈戰士身上,疾射出一束束絢爛的神輝。

    道道神輝,充斥著光明家族種種不同的血脈力量,如冷刀斬在秦烈那具龐大的魔身。

    「喀嚓!喀嚓!」

    秦烈那數千米高的巨大魔身,傳來被利刃切割的可怕聲響。

    然而,秦烈卻似乎沒有感覺到絲毫痛意,漠然地看向那些在他魔身上划動的光刃。

    「可惜,你能掌控的。只是九階血脈的光明家族的戰士。」秦烈搖了搖頭。惋惜地說道:「如果是十階的血脈戰士,可能會對我造成一點傷害。九階的血脈戰士,破不掉我血肉築造的防線!」

    「噼里啪啦!」

    一道道青幽電光,密集地由秦烈皮肉內綻現,在他魔身上游弋。

    那些被黎昕掌控的光明家族族人轟擊而來的光刃,都被那些紫色電光給剔出體外。

    「雷電!」

    眾多交織的雷電,凝結為碩大的雷電球。滾滾砸向了黎昕。

    黎昕一看情況不妙,臉色變幻了一番,突地棄下邪龍族,朝著眾神殿的方向疾射而去。

    幾乎同時,那九個被他魂壇奪舍的光明家族的族人,也分成了九個方向逃離。

    「阻止他們!」光明家族的族老叫喊道。

    秦烈一動不動,冷眼看著那九個逃離的光明家族族人,看到他們遠離光明家族的領地以後,身形驟然一頓。

    「咻!」

    那些深藏他們血肉內的魂壇。一塊塊飛出,攜帶著濃煙的血腥氣,半空組合在一塊。

    不久后,黎昕的九層魂壇重聚,也向眾神殿飛去。

    「秦烈,你為什麼……」

    直到這時候。光明家族的族長禹曦。才疑惑地詢問。

    在他來看,秦烈似乎並沒有盡全力,沒有勢要斬殺黎昕的決心。

    他感到很費解。

    秦烈神色如常,「血帝黎昕,對我而言是個麻煩,但對烈焰鳶也一樣。」

    他看出來了,血帝黎昕已經有了逆反之心,早晚都會不受烈焰鳶所控。

    黎昕那不正常的混亂之血,發展到最後,一定是暴體而亡的下場。

    他不相信烈焰鳶能夠解決黎昕的麻煩。

    這一點。黎昕自己也心知肚明,所以才拚命地想要奪取他的完美之血,從而嘗試完善自身的血脈。

    關鍵是,他體內的完美之血,本就是卡斯托爾和烈焰鳶的目標。

    黎昕和他們兩個目標一致,將來就是一個變數,或許會因此而站在卡斯托爾和烈焰鳶的對立面。

    「你要不要安撫一下你的族人?」秦烈又道。

    禹曦略顯尷尬,身為光明家族現任族長,他沒有能夠讓光明家族團結一致,不管怎麼說,責任都在他身上。

    「不用理會他們。」禹曦道。

    「那好。」秦烈點了點頭,道:「隨我去嗜血家族吧,暗昊他們都在那邊。」

    禹曦道:「好。」

    「你們去找烈焰鳶,告訴他發生在光明家族的事情。」秦烈看了一眼邪龍族的族長。

    邪龍族族長無奈點頭。

    「走!」

    藉助於星空鏡的力量,秦烈隨手撕裂一道空間縫隙,率先飛入其中。

    那八個不死泰坦,一言不發,也迅速沖入。

    禹曦略一猶豫,隨後看向那個最支持烈焰鳶的族老,道:「還請阿叔你能繼續保持冷靜不亂。」

    話罷,他也飛身射入那道撕裂的空間縫隙,和秦烈一同去了嗜血家族。

    他知道,想要真正抗衡烈焰鳶,秦烈和暗昊等人,需要他掌握的那塊光明家族的血肉豐碑。

    一霎后。

    秦烈從光明家族,直接降臨到嗜血家族,在暗褐色的天穹下現身。

    他一眼看到,嗜血家族的曠絕,發出震天動地的怒嘯,正在對一名渾身燃燒著的火焰戰士痛擊。

    而被他送入此地的暗昊,烈焰昭和寒澈,並沒有插手這一戰。

    「那傢伙叫烈焰塚,以前和我也算是戰友,但他完全信賴烈焰鳶。」在他到來以後,烈焰昭解釋道。

    秦烈沒有在意嗜血家族的族人,只是深深看著嗜血家族的曠絕,發現此時曠絕已將血肉豐碑融入體內,渾身湧現出的血肉動靜,簡直如汪洋大海般浩瀚無盡。

    借用了血肉豐碑力量的曠絕,展現出真正的力量,將那個名叫烈焰塚的強者死死壓制住。

    附近眾多嗜血家族的族人,和光明家族完全不同,那些人都是昂揚著滔天的鬥志,並且極其團結。

    嗜血家族內部的意見完全統一,每一個嗜血家族的族老,雖然都已經老態龍鍾,可他們沒一個真心屈服於烈焰鳶。

    當曠絕表露出,要和暗昊他們合力,逼烈焰鳶下台的想法以後,嗜血家族內部一呼百應。

    這意味著曠絕在家族內部的影響力,要遠遠強過禹曦。

    儀態瀟洒,講究族規,禮儀族老的禹曦,因為太過於謙和,在掌控家族方面,壓根比不上強硬的曠絕。

    「我這裡不需要幫手!」

    看到秦烈到來以後,曠絕不滿地叫嚷,大喝道:「你們任何人,都不允許插手!這是我和烈焰塚的戰鬥!」

    暗昊一臉無奈,對秦烈攤開手說道:「如果我們三個加入,戰鬥,早就該結束了。我們其實不應該在這裡,過多的浪費時間的,烈焰鳶才是我們的真正目標。」

    「曠絕這混蛋在浪費我們的時間!」烈焰昭也哼哼道。

    秦烈愕然。

    ……(未完待續~^~)



    上一頁    下一頁

    外室神魂至尊重生過去當傳奇學魔養成系統鄉村小醫仙
    天才高手女繼承者嫁到:權少要入惡魔的牢籠仙人俗世生活錄恐怖之魔鬼游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