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一千一百二十五章 你可以來試試!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一千一百二十五章 你可以來試試!字體大小: A+
     

    當秦烈確定乾煋就是催促蒼曄離開的那名神族少年以後,立即警惕起來。

    「原來是你。」

    秦烈神情一肅,下意識調用血脈力量,眼瞳中閃爍出火芒。

    他血脈的變動,營造「炎界」出來的乾煋,第一時間察覺到。

    乾煋微微一愣,看向秦烈的眼神,也變得複雜起來。

    「流淌著家族血脈,卻不是真正的族人,這要怎麼對待?」他暗暗頭疼。

    不久前,他和蒼曄兩人將遇到秦烈的消息,通知了上面。

    烈焰家族很多老人對此事都相當重視。

    可惜,因為蒼曄沒有能夠從秦烈的手中,奪取一滴本命精血,那些老人沒辦法通過血脈烙印,來確定秦烈的血脈源頭,也就不能知曉秦烈的出身。

    乾煋還特意詢問過此事,想要知道當年烈焰家族從靈域撤離之前,是否有族人留在靈域附近。

    對於此事,那名被他尊敬的老人,卻忌諱莫深,不肯多言。

    這讓乾煋相信當年在烈焰家族內部應該發生過一些事情。

    只不過,他僅僅只有七階血脈,還不夠資格接觸家族內部的那些秘事,所以那位老人沒有多說。他沒料到和秦烈的第二次見面來得這麼早。

    「乾煋,怎麼回事?你在下面幹什麼?咦!他是誰?」

    那名氣質柔靜,身材卻一樣火爆的神族女子,指使著火魂將七階的魔炎金獅斬殺后,視線落到乾煋身上。

    她猛地看到了乾煋身旁的秦烈。

    一頭赤紅長發,紅燦燦的眼瞳之中,如有烈焰燃燒的秦烈,分明是一個同族的族人。

    可這個同族她以前竟從未見過。

    這個發現令霧紗又驚又疑。

    她驚呼后。馬上就好奇地降落,很快來到乾煋身旁。

    「他是誰?」霧紗從頭到腳地審視起秦烈。

    七階血脈!

    只看了第一眼,霧紗就肯定秦烈體內的烈焰血脈,竟然也達到七階。

    七階血脈的同族,都已經是身經百戰的戰士,絕不可能碌碌無名。

    霧紗紅寶石一般的眼珠子,轉動了一下,發現她以前從未見過也從未聽過此人。

    這是非常不合常理的。她在心中。將秦烈和乾煋比較了一番,馬上覺得乾煋更加俊美。

    大多數神族的族人,男性都是英俊無比,女性則是貌美艷麗。

    和乾煋相比,秦烈臉上線條有稜有角,這讓他要顯得硬朗粗獷許多。

    ——這並不符合霧紗的審美觀。

    「他是誰啊?」霧紗瞪向乾煋。

    乾煋苦澀一笑,還在猶豫著要不要將秦烈的身份透露,所以遲遲沒有回答。

    這時候,焰風和流漾等人。也都將他們視為目標的魔炎金獅擊殺,也同樣注意到下方的變化。

    幾個六階血脈的傢伙,在焰風和流漾的命令下,開始處理那些魔炎金獅的屍身。

    他們兩人也飛落下來。

    焰風和流漾,同樣好奇地打量著秦烈,對秦烈的來歷流露出強烈的興趣。

    「乾煋。他究竟是誰啊?你到底認不認得?」霧紗不滿道。

    乾煋乾笑著,頭疼不已,還是不肯多言。

    「我叫秦烈。」

    就在此時。一直沒有出聲的秦烈,不但自報姓名,還大大方方地說道:「我雖懷有和你們一樣的血脈,卻並非來自於烈焰家族。」…

    「那你從何而來?」流漾抿著嘴,嫵媚的臉上,蕩漾出迷人笑容。

    「我從靈域而來。」秦烈咧開嘴,粲然一笑,從容不迫道:「我父親是人族。」

    「糟了……」乾煋暗呼。

    「靈域!人族混血!」焰風如打了雞血一般,眼中立即閃耀著火光。「你就是和蒼曄姐交過手的那個傢伙?!」

    他剛剛從黑暗深淵回來不久。在黑暗深淵他和蒼曄等黑暗家族的族人並肩作戰,曾聽過蒼曄提起過秦烈。

    蒼曄還拿他和秦烈做過比較。說他血脈在六階的時候,實力不如秦烈強大。

    他當時就極其不服氣。

    他不認為,一個和低賤人族混血的同級傢伙,會比他厲害。

    幾乎所有的神族年輕人,骨子裡都有一種傲然——他們以自己的超階血脈自豪。

    除靈族魂族以外,他們視別的種族族人,都是低一階的智慧生靈。

    他們有種天生的優越感。

    兩萬年前,神族的幾個家族被迫從靈域遁離,這對很多神族族人而言,都是一種恥辱。

    焰風因為年歲小,並沒有經歷過那個時代,可他也視當年族人的撤離為奇恥大辱。

    對於靈域的各類種族,他們本能的覺得厭惡,尤其是人族。

    神族的很多老人,從靈域撤離以後,都在各類場合刻薄地評價過人族。

    那些老人將人族視為血脈中只擁有單一「繁衍」天賦的卑鄙低賤種族。

    他們從沒說過人族一句好話。

    當年他們初臨靈域時,人族在各族中地位墊底,然後率先臣服他們。

    作為獎賞,他們曾教導人族很多秘術,幫助人族成長,驅使人族幫他們對付各族。

    一萬年後,這個曾經靈域最弱的種族,通過他們的幫助,加上種種機遇,逐漸成長強大起來。

    然後,百族大戰爆發,這個最弱小的種族,卻大放異彩,以龐大的數量優勢,聯合各族最終將他們逼出靈域。

    這讓他們對人族有一種很深的怨念。

    懷著這種怨念,他們在對後裔提起人族的時候,自然沒有一句好話。

    後來出生的焰風,所接觸到的關於人族的一切消息,都是負面的。

    所以他對擁有一半人族血統的秦烈本能地反感。

    更何況,不久前蒼曄還拿他和秦烈比較,直言他六階血脈時戰力不如秦烈。

    這就讓焰風更加不爽了。

    「不錯。」秦烈面對他的質問。沒有一點遮掩,坦然自若道:「我和蒼曄在靈域外層的空間亂流域交過手。」

    還沒有等焰風再問,秦烈又道:「當時我血脈尚未蛻變到七階,和蒼曄的交鋒,我全面處於下風。」

    他看向這些神族族人,毫不掩飾眼中的嗜戰之光,長笑道:「如今我血脈已蛻變到七階,我很想和蒼曄再戰一場。不知她人在何處?」

    他主動邀戰。

    此地,乾煋,焰風,流漾和霧紗,都是和他一樣的七階血脈。

    他剛剛以靈魂意識感知過,附近並沒有別的神族族人,這讓他放下心來。

    他不認為這支以乾煋為首的十人小隊能拿他怎麼樣。

    有了這個信心,他在面對這些人的時候,一點不虛。盡情釋放自己張狂的一面。

    「你血脈到七階了?」高大英俊的焰風,哈哈大笑,道:「好!很好!太好了!蒼曄大姐說過,說同階血脈的情況下,我不是你的對手!」…

    「蒼曄姐這麼說過?」流漾和霧紗同時驚叫道。

    兩女沒有去黑暗深淵,沒有和蒼曄並肩作戰過。所以不知道蒼曄曾說過這番話。

    可她們都知道蒼曄的實力和眼光,她們一直相信蒼曄的判斷,也知道蒼曄不是那種會胡說八道的人。

    「我姐是這麼說的。」乾煋點頭。

    兩女愈發吃驚。她們再看秦烈時,眼中的輕藐不屑之色,一點點的消失。

    她們知道焰風的實力。

    蒼曄既然真的說過那句話,這證明眼前這個人族和神族混血的傢伙,再差也不會比焰風弱太多,而且還可能真的強過焰風。

    她們都知道,家族的族人,以前也和別的種族族人結合生下過孩子。

    可那些人很少能擁有烈焰血脈,極少數幸運持有烈焰血脈者。也不能進入神族的「混沌血域」。零星幾個可以進入神族「混沌血域」者,戰力大多數都不及同等級的純血者。

    混血者。戰力強過純血者的例子,可謂是少之又之。

    這類的傢伙,被族內的老人視為「血脈突變者」,往往會很早就耗盡壽命而亡。

    她們紅艷如火的眼瞳,深深注視著秦烈,又覺得秦烈不像是短命的傢伙。

    「你也是七階血脈?」秦烈斜了焰風一眼,嘿嘿一笑,道:「你可是想要證實一下蒼曄那番話的真假?」

    「確有此意!」焰風戰意盎然。

    秦烈長笑一聲,從火山之內飛上天,在紅通通的火焰雲團之下,沖焰風邀戰:「你可以來試試!」

    焰風二話不說,立即取出烈焰之槍,渾身燃燒著烈焰衝天而起。

    「乾煋,我們要怎麼對待他?」下方,霧紗美眸一轉,突然迷惑起來。

    流漾也道:「要不要殺了他?」

    乾煋搖了搖頭,思索著,說道:「我們先看看情況再說吧。」

    「他怎麼過來的?」霧紗又問。

    乾煋再次搖頭,「他身上充滿了神秘,或許……我們可以嘗試著來往,慢慢弄清楚他身上的異常再做決定。」

    「嘗試著來往?什麼意思?」流漾驚道。

    「暫時將他當成家族族人來看待。」乾煋輕聲道。

    「這,這樣行嗎?」霧紗眼睛微亮。

    「先試試看。」乾煋壓低聲音,小心叮囑兩人,讓她們接下來配合著自己安撫秦烈,不要輕舉妄動。

    ……)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