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一千一百二十四章 暴露!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一千一百二十四章 暴露!字體大小: A+
     

    「烈焰之槍!」

    火山口,高大英俊的焰風,伸手朝著半空一抓,一桿赤紅長槍如火焰長蛇飆射出來。

    焰風催動體內血脈之力,數百璀璨如星的神文,瞬間注入那桿烈焰長槍。

    那桿長槍,內部傳來火焰之力爆炸的轟鳴聲,猶如一道火紅閃電,猛地刺向一頭七階的魔炎金獅。

    那頭七階魔炎金獅,揮動著暗紅色蹄足,重重拍擊向烈焰長槍。

    「嘭!」

    如十枚烈焰玄雷一同炸裂,半空中赤紅火焰如千條火蛇狂舞,火蛇半空扭動著,形成一種神秘的火焰結陣。

    火焰秘陣之中,無數烈焰神文閃爍著焰火,將魔炎金獅罩在裡面。

    皮堅肉厚的七階魔炎金獅,在火焰秘陣內嘶吼著,瘋狂突擊著。

    一條條細密傷口,從那七階魔炎金獅的皮層上,漸漸浮現出來。

    火焰秘陣內,烈焰之槍如衍變為千萬槍影,戳在七階魔炎金獅身上。

    這頭魔炎金獅一會兒就遍體鱗傷。

    「焚日輪!」

    名叫流漾的火辣神族美女,咯咯嬌笑著,修長十指結成印記。短短三息時間,三個磨盤大小的焚日輪,一同浮現出來。

    每一個焚日輪,輪盤之上都在濺射著烈焰神文,那些烈焰神文如火焰精靈,有著流漾賦予的精純魂念。

    三個火焰輪盤,隨著她魂念的操控,如落日,揮灑著紅燦燦的火芒,撞向另一個七階的魔炎金獅。

    火焰輪盤降落之時。不斷變幻著方位。呈現出不同陣形,如另外蘊藏著神妙。

    流漾懸浮火山口半空,一身赤紅戰甲,閃爍著攝人火芒,將她襯托的愈發妖嬈撩人。

    「血脈天賦——火魂!」

    另一名氣質柔靜,卻同樣身材火辣的神族女子,也輕喝著釋放血脈力量。

    一隻熾烈的火焰鳥雀。從她血脈之中翩翩飛出,這火焰鳥驟然撲向最後一頭七階的魔炎金獅。

    「八階朱雀精魂!」

    火山之心,岩漿潭底的秦烈。禁不住心神劇盪。

    從那神族女子血脈之中飛出來的火焰鳥,分明就是一隻八階朱雀的精魂。這朱雀的靈魂被其煉化在血脈之中,被淬鍊成類似於火靈般的火焰靈體。果然,那女子僅僅釋放出八階朱雀精魂凝結的火焰靈體,就在一旁微笑著觀看。

    八階朱雀精魂凝成的火焰靈體。和一頭七階的魔炎金獅。已斗的勝負難分。

    她完全不需要插手。

    秦烈知道三萬年前,烈焰家族的族人曾去過朱雀界。逼朱雀界的那些朱雀臣服。

    當時曾爆發過激戰。

    很多八階,九階的朱雀,在那場戰鬥中被擊殺。

    朱雀的精魂,則是被神族給收走,被當成戰利品儲備起來,後來賜予了擁有火魂血脈天賦族人。

    火魂血脈天賦,可以以血脈之力來溫養火焰精魂,在戰鬥的時候,釋放出火魂來對敵。

    這也是一種常見卻極為實用的血脈天賦。

    三名擁有七階烈焰血脈的神族男女,各施秘術,分別對上三頭魔炎金獅,分明佔據了上風。

    真正作為首領的乾煋,則是饒有興緻地看著,沒有動手的意思。

    另外那些六階血脈的神族男女,也都施展出種種秘術,在對較弱一層的魔炎金獅動手。

    火山口立即變成了激戰區。

    底下,秦烈潛藏在岩漿潭底,默然注視著,對這些同樣流淌著烈焰血脈的神族戰鬥方式,漸漸有了認識。

    這些烈焰家族的族人,每一個體內都蘊藏著強大的血肉力量,而且他們也完全不懼和魔炎金獅近身纏鬥。

    這意味著他們一個個擁有著和魔炎金獅一樣強悍的體魄。

    就連那些女性,也是敢和魔炎金獅硬抗,一點不怕會被魔炎金獅撕成粉碎。

    他們不但肉身強悍如怪物,還都擁有著不同的血脈天賦,還能以血脈之力來施展類似於「焚日輪」那樣的血脈秘術。

    除此之外,他們還有高等級的器物,焰風的烈焰之槍,流漾的火焰戰甲,都是能夠和他們血脈之力完美融合的戰鬥器物。

    肉身強大,血脈妙用無窮,還有血脈秘術,又持有高等級的器物,這些懷有烈焰血脈的神族族人,幾乎沒有明顯的弱點。

    不論是近戰,還是遠戰,他們都不懼怕。

    而且,他們和魔炎金獅這類深淵惡魔一樣,也擁有超強的恢復力。

    他們受了傷以後,也可以運用血脈中的恢復天賦,動用血脈之力,將傷勢迅速穩定,讓傷勢更快的恢復。

    這些傢伙,每一個都是天生的戰士,似乎就是為戰而生。

    現今的靈域,即便是中央世界那些強大的黃金級勢力,竊取了太古強族血脈的第三代,同等境界者,也絕不是這些人的對手。

    三萬年之前,神族已極其強大,經過三萬年在域外星空的征伐蛻變,他們明顯變得更加強悍了。

    由小窺大,秦烈相信神族那些八階血脈,九階血脈,十階血脈的強者,應該也比以前更強了。

    當他們在深淵之中,儲備了足夠的血肉精氣,真正殺入靈域以後,可能會重演三萬年的慘案——靈域可能會被再次征服。

    「炎界!」

    就在他沉思時,一直沒有出手的乾煋,微笑著激發血脈天賦。

    以乾煋為中心,一個由烈焰營造而成的特殊天地,迅速凝成。

    那是烈焰爆裂瘋狂的炎界。

    炎界,將所有交戰的神族族人,都給籠罩住。

    這些流淌著烈焰家族血脈的神族年輕人。在炎界當中。血脈之力變得愈發活躍,一個個猶如突獲神力。

    種種血脈秘術,凌厲的器物,以烈焰血脈凝結的火焰之靈,都變得更加的強大可怕。

    本就佔據了上風的這些神族小輩,突獲乾煋的「炎界」增幅以後,各個戰鬥力暴漲。

    幾頭低階的魔炎金獅。率先被斬殺,另有一頭七階的魔炎金獅,也被流漾釋放的三個「焚日輪」。給衝擊的遍體鱗傷,失去了再戰之力。

    乾煋七階血脈形成的「炎界」。擁有提升周邊同族血脈活躍度,讓他們實力大增的特點。

    所以他只需要催發「炎界」出來,在大多數的時候,都能解決戰鬥。

    而魔炎金獅,在極炎深淵之中,也並非是很強大的深淵惡魔。

    因此,等他「炎界」締結出來。周邊同伴各個實力暴漲以後。魔炎金獅迅速潰敗,被一個個斬殺。

    「咦?」

    天空中。以血脈催發出「炎界」的乾煋,突然眉梢一動,驚異地看向火山之心。

    他懸浮半空的身子,慢慢朝著下方緩落,一雙如火焰在燃燒的眼瞳,也深深看向底下。

    「糟了!」

    岩漿潭底,一直很好潛藏著的秦烈,眉頭猛地一皺。

    在乾煋締造出「炎界」以後,周邊所有身懷烈焰血脈的神族族人,體內血脈都變得極度沸騰活躍。

    同樣懷有烈焰血脈的秦烈,體內的血脈,也受到了影響,變得難以抑制。

    他的血脈因活躍而變得明顯。

    乾煋在炎界籠罩的範圍,感知力比往常要敏銳許多,加上秦烈血脈突然變得活躍,他自然而然的有所感應。

    火山岩漿潭底,出現同族的血脈異動,這讓乾煋又驚又疑。

    他很快懸浮到了火山之中,卻沒有立即下來,而是微微一笑,道:「兄弟,你可是在這兒修鍊熔漿血術?呵呵,此地有炎晶礦脈,每隔一段時間就能孕育出炎晶出來,你還真是挑了個好地方。」

    這時候,焰風、流漾等人,還在上方對魔炎金獅進行追殺,並沒有理會乾煋的異常舉動。

    因為他們沒有如乾煋一樣,感知到岩漿潭底內,有一個同族族人潛藏著。

    岩漿潭底,一聽到乾煋這番話,秦烈就知道自己已經暴露。

    他自認為乾煋沒有見過他,想了一下,便催發血脈,以蛻變后紅髮紅目的神族模樣,從岩漿潭底浮升出來。

    然而,他剛剛浮出身子,那乾煋便猛的色變,失聲驚叫道:「怎會是你?」

    秦烈不曾見過他,可他,卻在靈域的虛空亂流域深處,通過神族的秘鏡窺視過秦烈。

    他對秦烈的樣子記憶深刻。

    此地為極炎深淵,而秦烈一直活動在靈域,冷不防在深淵的一個層面看到秦烈,乾煋當真是傻眼了。

    他不知道秦烈是通過何種途徑到達的極炎深淵。

    「你認得我?」秦烈也蒙了。

    他搜遍記憶,發現對乾煋毫無印象,他相信他以前應該從未見過此人。

    目前為止,所有神族族人中,他只見過黑暗家族的蒼曄。

    「蒼曄是我堂姐,不久前,在靈域的虛空亂流域深處,我曾見過你……」乾煋倒是坦然,並沒有隱藏此事,「蒼曄姐臨走之前,曾向你索要一滴本命精血,但你卻沒有給。那時候,我就在空間通道的另一端,是我催促蒼曄姐離開,你可記得?」

    秦烈猛地回想起來。

    當時,蒼曄是被空間通道另一端一個少年的聲音催促著,才急匆匆離開。

    仔細一想,那聲音可不就是這個乾煋?

    ……

    ps:新的一月,全新的開始,我房子裝好了,從這個月開始補欠,開始多更,今天三更還欠,後面會一直還掉,求一張月票鼓勵下,請兄弟們讓俺振奮起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