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一千一百二十六章 你這也不行!(求一張月票~~~)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一千一百二十六章 你這也不行!(求一張月票~~~)字體大小: A+
     

    乾煋,流漾和霧紗人,眼看焰風不服蒼曄的評價,要向秦烈開刀,心中也都有些期待。

    他們對蒼曄的那番話也是半信半疑。

    在神族征伐外域的漫長歷史中,只有少數幾次潰敗,他們絕大多數時候都是勝利者。

    兩萬年前,發生在靈域的那次敗退,很多老一輩的神族強者其實都不願意承認。

    他們對人族有著諸多怨念。

    也是如此,在兩萬年以後的今天,神族五大家族才會決定再次降臨靈域。

    他們要洗刷當年的恥辱。

    很多的神族青年,對靈域的各大種族族人都是完全陌生,以前從未有過接觸。

    尤其是被神族那些老人反覆提起的人族,他們更是有著濃濃的好奇,好奇這個甚至連血脈天賦都沒有的末流小族,究竟是憑藉著什麼將神族驅逐出靈域的?

    對於秦烈這個有著一半人族血統的同輩,他們也是懷有種種好奇,想通過秦烈來對人族有個清晰的認識。

    另外,他們也想知道蒼曄的評價,是否真的屬實同樣的血脈層次秦烈比焰風強。「隊長!」

    火山@長@風@?.cfwx.口,那些處理魔炎金獅血肉軀體的六階血脈者,看到他出來都驚叫起來。

    他們對突然冒出來的秦烈也是萬分好奇。

    「都看看吧。」乾煋示意他們暫時放下手頭事,指著秦烈對他們說道:「他叫秦烈,懷有我們家族的血脈。但是卻來自於靈域。還有一半的人族血統。焰風……要和他交戰。我們不久以後,也會殺入靈域,我希望你們能夠通過他,對靈域的那些人族有個清晰的認識。」

    「明白!」

    這些六階血脈的神族戰士,立即放下對魔炎金獅屍身的處理,他們落在這座停止噴涌的火山口,全神貫注秦烈和焰風之戰。

    「記著!任何人不得插手他和焰風之間的戰鬥!」乾煋嚴厲地叮囑一句。

    「插手?讓我們看著焰風殺了他嗎?」一人愕然。

    他理所當然地認為,焰風會在戰鬥之中。將秦烈斬殺。

    七階血脈的焰風,有多麼的強悍他們心知肚明,他們絕不認為秦烈能夠和焰風纏鬥久。「你們看著就是了。」乾煋淡淡道。

    「好的。」

    神族十人小隊的九人,停下了所有的事,都目視著秦烈和焰風之戰。

    他們要通過此戰,來對靈域的人族有所了解,好知道不久以後他們將會面臨什麼樣的敵人。

    此時,手持烈焰之槍的焰風,運用血脈之力。將諸多如碎星般的烈焰神,一一注入長槍之中。

    「哧啦!」

    那桿長槍驟然火焰滔天。釋放出驚人的火芒,刺向秦烈的時候,滔滔烈焰如織成奇異的結陣。

    這是焰風之前對付魔炎金獅的那一套。

    烈焰之槍呼嘯而來時,一個火焰結陣同一時間凝成,猛地罩向秦烈。

    火焰結陣之中,無數火蛇穿梭著,化為漫天的槍影。

    「焰風的火陣天賦。」

    流漾美眸一亮,明顯有些驚訝,覺得焰風過於急切了,不應該這麼早施展血脈天賦出來。

    她覺得秦烈實力不一定強過七階的魔炎金獅。

    「嗯,焰風可能想速戰速決,第一時間來證明自己。」霧紗插話道。

    乾煋沒有吭聲,只是搖了搖頭,顯然和兩女的看法不一樣。

    他知道一點秦烈的血脈天賦。

    以秦烈天賦,血脈突破到七階之後,他覺得秦烈和焰風戰力不會相差多。

    「燃燒……」

    乾煋的眼中,有著艷羨的目光,他顯然對這個血脈天賦也為渴望。

    燃燒,為烈焰家族核心的天賦之一,只有少數血脈最為純凈且天賦高的族人,才可能覺醒這個天賦。

    而且,大多數覺醒「燃燒」天賦者,血脈往往都是在七階。

    根據蒼曄所言,秦烈在六階血脈時,已經覺醒了「燃燒」天賦。

    這也是當初蒼曄認為秦烈在六階血脈時會強過焰風的原因。

    「燃燒」天賦,能夠燃燒血脈,令戰鬥力暴漲一倍。

    戰鬥中,突然暴漲一倍的戰鬥力,這顯然是其可怕誇張的。

    就算是乾煋,在六階血脈的階段,也沒有分的把握能勝過秦烈。

    對懷有「燃燒」天賦的秦烈,一開始就全力以赴,並不是錯誤的選擇。

    所以他認為焰風的舉動不是冒然。

    「炎動……」

    在眾人矚目下,秦烈垂頭看向下方的火山之心,燦然一笑。

    笑聲中,他修鍊了許久的岩漿潭,那些熾烈洶湧的岩漿,隨著他血脈的牽引而飆射上天。

    一條沸騰的岩漿火河,如逆流而上的瀑布,瞬間從下方延伸到他腳底。

    岩漿火河一出,秦烈再以血脈之力凝結焚日輪,火焰輪盤形成以後,大量的岩漿炎能注入輪盤之中。

    火焰輪盤內驟然閃爍出諸多烈焰神。

    「焚日輪!血脈秘術!」流漾突然驚叫起來,「他進入過我族的混沌血域!」

    霧紗和那些六階的神族青年,臉色都凝重起來,看向秦烈的目光驚詫不已。

    混血者,能夠以血脈之力進入「混沌血域」,這是為罕見的。

    這意味著混血者的血脈也為精純。

    精純的烈焰血脈,一定會覺醒一些血脈天賦,這意味著秦烈的血脈不會比他們差多。

    同為七階血脈,也進入過「混沌血域」,秦烈即便是肉身弱一些,血脈天賦也不會比焰風差多,這說明秦烈和焰風真有一戰之力!

    他們突然覺得焰風未必就能輕鬆勝過秦烈了。

    「蓬蓬蓬!」

    秦烈身旁,無數火焰流光閃爍著,爆裂著,形成漫天眩目火芒。

    那是焰風的火焰結陣內的烈焰之槍千道槍影,從結陣內的各個角,刺在秦烈凝練出來的火焰輪盤上。

    每一次爆炸,炎能和炎能的碰撞,都是他和秦烈血脈力量的交鋒。

    就這麼一霎那,他和秦烈的血脈之力,其實已硬抗了千次。

    火焰結陣,依然將秦烈困住,那一桿烈焰之槍變化萬千,還在結陣內神出鬼沒。

    可秦烈以血脈之力凝練出來的火焰輪盤,也並未被擊潰,而是如一面巨大的火盾,將秦烈全身牢牢護住。

    「你這樣不行。」

    火焰輪盤之後,秦烈顯得有些從容,皮笑肉不笑地看著焰風,輕輕搖了搖頭。

    「為什麼不行?」焰風冷哼。

    「因為你這樣連我的血脈天賦都不能真正激發出來。」秦烈笑道。

    「好狂妄的傢伙!」流漾呼道。

    霧紗也是微微皺眉,道:「這個混血者還真是臭屁。」

    乾煋皺眉,臉色有些凝重,可是卻沒有插話。

    因為秦烈真的沒有催發血脈天賦。

    火焰結陣,也叫火陣,本就是焰風血脈的天賦之一。

    就是說,焰風在交戰的第一時間,就將血脈天賦激發出來了。

    秦烈以血脈之力,調用下方的岩漿烈焰,只是對血脈力量的運用,後面的「焚日輪」也是血脈秘術,而不是烙印在血脈之中的天賦。

    沒有動用血脈天賦,就意味著秦烈還沒有真正盡全力,意味著他猶有餘力。

    焰風在動用了血脈天賦的情況下,沒有能逼迫秦烈動用血脈天賦,還真是稍顯尷尬。

    所以在乾煋來看,秦烈的嘲諷,是真有一些底氣存在的。

    「焰風,我或許要提醒你一句,他血脈在六階的時候,就已經覺醒了燃燒天賦。」乾煋突然揚聲道。

    「什麼?!」

    霧紗,流漾,所有的神族青年,聽到這個消息后都震驚起來。

    六階血脈時,覺醒了「燃燒」天賦,烈焰家族最為核心的天賦之一燃燒?

    他們一時間都有些難以接受。

    ……

    ps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