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二百零七章 力挽狂瀾!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二百零七章 力挽狂瀾!字體大小: A+
     

    在秦烈心中,元天涯一直都是心腹大患,他之所以不敢將身份暴露出來,最主要原因也是為了防備元天涯。

    冰岩城中,元天涯在李牧手中吃癟,麾下統領被殺,因為看不透李牧的真實境界,所以元天涯隱忍不發。

    之後,元天涯四處打聽他和李牧的消息,對他和李牧的殺心始終沒有消減。

    就是因為這樣,他進入器具宗后只能隱姓埋名,就連在凌語詩面前,他都不敢暴露自己。

    這一切,都是因為元天涯給予的壓力,壓的他不敢真正放開自己!

    如今和血厲達成協議后,他首先想要擊殺之人,就是元天涯!

    「你究竟是何人?」在血厲的血腥目光下,元天涯如坐針氈,幾乎瞬間調集了全身力量,並且立即將性命相修的靈器取了出來。

    一對墨綠色羽翼,綻裂了元天涯背部的衣衫,倏然呈現出來。

    羽翼有一米五長,寬闊如鷹翼,一片片墨綠色的羽毛,由數種特殊金屬熔煉而成。

    羽翼輕盈,但卻凌厲如刀刃,並且能夠和元天涯的靈訣完美契合。

    雲風翼,玄級五品靈器,由元天涯在海外購置而來。

    雲風翼展開后,元天涯身子忽然凌空而起,如一隻大鳥般輕盈旋動,一種凌厲的狂風也吹拂起來,像是在配合他在虛空靈動飛旋。

    「咻咻咻!」

    突地,一片片墨綠色羽毛。如變成索命利刃,盡數朝著血厲劈射而來。

    那些羽毛凝為的利刃,在半空之中,彷彿還組合成一個錐子般的形狀,錐子內部厲風呼嘯,吹的人耳膜都隱隱生痛。

    元天涯的身子,如鷹隼般從長空撲殺而來,在那些細雨般的羽毛之後,他也沖向血厲。

    血厲身體收縮為一具乾屍。皮膚呈灰白色,沒有一點光澤,看起來死氣沉沉。

    然而,他的一雙眼睛,卻閃爍著駭人血光。

    抬頭,血厲嘿嘿獰笑著。道:「你修鍊的風雲決,只將風之靈力的妙處施展出來,但云訣就差之甚遠了。」

    他忽然看向梁央祖爆碎的屍體處。

    眾人也順勢望去。

    「血之凝形術!」血厲低喝。

    只見梁央祖那濺射的到處都是的腥臭鮮血,忽然點點血跡蠕動起來,在廣場上的石地上,一滴滴鮮血如變成圓滾滾的血珠子。極快的在石地上滾動著,相互間迅速融合在一塊兒。

    那場面。詭異的令人毛骨悚然,烏拓和史景雲身上被濺射的幾滴梁央祖的鮮血,也突地從他們身上滾落,也在他們腳下飛快滾動,嚇的烏拓和史景雲都是暗暗變色。

    極短時間內,梁央祖死後濺射的一灘灘鮮血,蠕動著凝為一個倒在地上的血人。

    血人忽然慢悠悠站了起來……

    「噗噗噗!」

    這時候。元天涯從天劈射而來的綠色羽毛,如一柄柄利刃。都插在血厲身上。

    血厲如被捅成馬蜂窩,但他眼中卻沒有一絲痛意,而是嘿嘿笑看著血人,說道:「去吧。」

    血人身子一陣扭曲,竟隱隱凝現出梁央祖的模糊模樣,旋即,一股刺鼻的血煞氣息,從血人身上釋放出來。

    化為一道血光,血人直接衝天而起,去追擊從天降落的元天涯。

    一團耀目的血光,從元天涯身前暴射開來,在元天涯的悶哼聲中,那血光陡然一變,成為一柄巨大的血刀,往元天涯脖頸切割而來。

    元天涯的雲風翼快速扇動著,在虛空中打著旋飛走,似乎在尋覓擊殺血厲本體的契機。

    然而,那血刀卻彷彿有魂,始終追逐著元天涯,始終盯著他不放。

    廣場上,史景雲、蘇紫英、烏拓三人,還有陸璃、凌語詩、凌萱萱姐妹,包括器具宗的應興然和三大供奉,都昂頭看天。

    這一張張驚駭的臉,被天上的血刀映照成血紅色,看起來也有些嚇人。

    渾身插滿墨綠色羽毛的血厲,根本沒有抬頭看天,而是看著秦烈,又忽然問道:「還要殺誰?」

    「天上的人還沒死。」秦烈神情冷峻道。

    「只是時間問題。」血厲混不在意,「被我喚醒的血奴,在一個時辰內,會比死前的實力還要強上一個層次。那傢伙,在暴體而亡之前,本身實力和天上的那人相當,他一身精血凝鍊的血奴,在血之靈力耗盡之前,必然可以殺死天上的那人。」

    史景雲眾人的注意力,本來都放在天上,聽到血厲詢問還要殺誰后,都眼神一寒,趕緊把看向元天涯的目光收回,都警惕地望向血厲。

    「這麼說,天上的那人死定了?」秦烈問。

    「必死無疑。」血厲怪笑著回答。

    秦烈點頭,旋即將目光瞄向史景雲、烏拓和蘇紫英三人身上,心中暗暗思量起來。

    「秦冰……」應興然忽然插話。

    秦烈扭頭看向他。

    「他們和梁央祖、元天涯不一樣,梁央祖為影樓樓主,吸食人血后,已經變得死不足惜。那元天涯,為森羅殿大殿主,他和總殿主、二殿主都不和,他死了,也就死了。」

    應興然臉色沉重,解釋道:「但史景雲、烏拓、蘇紫英,都是七煞谷、雲霄山、紫霧海內真正德高望重的人物,一旦死亡,那我們和七煞谷、雲霄山、紫霧海之間,就必須死戰了……」

    史景雲、烏拓、蘇紫英三人,聽應興然這麼一說,都微微一愣。

    他們看不透血厲的境界修為,這時候也在暗暗猶豫,猶豫著要不要放手一搏。

    在他們的心中,這時候其實已經暗存了撤退想法。他們想將這邊的情況稟報上面,等上面另外派人處理。

    因此,一聽應興然這麼說,他們馬上稍稍安心。

    他們皆是看向秦烈。

    事到如今,他們也看明白了,秦烈才是真正能左右血厲的人物。

    應興然和三大供奉都不行。

    「人家已經清理器具城,已經在外面大肆屠殺外宗客卿和血矛的人,已經擺明了要毀滅器具宗,都這樣了。你們還顧前顧后什麼?」秦烈疑惑道。

    「這個,這個……」大供奉羅志昌訕訕道。

    他想說,他們依仗的那位大人物沒有回話,沒有那人的庇護,器具宗將來如何抗衡八極聖殿和玄天盟?

    也是如此,他們不敢下狠手。這是因為他們希望將來還有緩和的餘地。

    看著應興然和三大供奉的窘迫無奈樣,秦烈慢慢意會過來了,也明白了他們的顧慮與難處。

    他忽然看向史景雲、烏拓、蘇紫英,又看了一眼血厲,忽地慢慢閉上眼。

    他以心神意識進入鎮魂珠,和裡面血厲的另外一半靈魂交流。「血厲前輩,你能幫我解決多大的麻煩?兩個赤銅級的勢力。你可能以一己之力抗衡?」

    煉體境、開元境、萬象境、通幽境、如意境、破碎境、涅槃境、不滅境、虛空境、域始境這十大境界,一個境界和一個境界的差距之大,簡直難以想象。

    按照靈域等階的劃分,達到赤銅級的勢力,必然有著如意境強者,還可能會有破碎境的存在,如果八極聖殿和玄天盟兩大勢力。為了器具宗派出如意境,甚至破碎境的強者到來。那血厲可能抗衡?

    因此,在真正做出決定之前,秦烈需要問問清楚。

    「赤銅級的勢力?可有破碎境武者坐鎮?」血厲的靈魂傳來詢問念頭。

    「我不知道,可能有,也可能沒有。」秦烈老實回答。

    「如果只是如意境的強者,以我現在的力量,要應付並不困難。」血厲想了一下,才回答:「要是來的是破碎境的傢伙,以前的我,倒是也不怕。但現在的我,恐怕會有些吃力……被封禁了這麼多年,我要恢復到以前的實力,不是一天兩天能實現的。」

    「如果你能恢復如初呢?」秦烈再問。

    「我只要恢復八成實力,就不怕破碎境的來人。」血厲沉默了一會兒,再次回訊:「但至少需要二十年時間。如果有各類丹藥配合,有高階靈血供我煉化融合,那這個時間就可以縮短到十年。」

    秦烈旋即收回精神意識。

    「噗哧!」

    一聲血肉被洞穿的聲音,突地從天上傳來,眾人抬頭去看,發現元天涯腹部插在一柄血刀。

    那只是一柄巴掌大的血刀。

    然而,那血刀卻彷彿凶獸的大口,正在瘋狂吞咽著鮮血!

    元天涯一身的鮮血,此時不受控制地紛紛湧入血刀之中,血刀如吸血的異獸,還在猛烈吸吮著!

    凄厲的慘叫聲,此時從元天涯口中傳出,他的濃濃生命波動,隨著鮮血的狂流,漸漸脫離他的肉身,他眼中的光彩,也在迅速黯淡。

    所有人都看的出來,這元天涯漸漸油盡燈枯,怕是快要不行了。

    血厲沒有誇大血奴的力量,由梁央祖一身血之精華凝成的血奴,果然在天上擊殺了梁央祖。

    根本就沒有用掉一個時辰的時間。

    很快,元天涯的慘叫聲也停止了,這名來自於森羅殿的大殿主,在冰岩城能呼風喚雨,能有極大機會問鼎森羅殿總殿主的大人物,就這麼從天際拋落。

    尚未真正落地,元天涯便已經生機全無,眼中再沒有一絲神采。

    本該在一個時辰耗盡精血消亡的血奴,將元天涯一身鮮血吸吮掉后,竟漸漸凝為梁央祖的模糊樣子,血人就在血厲旁邊立著,似在等候血厲的下一個吩咐。

    「小子,到底要怎麼做?」血厲問話。

    所有人忽然看向秦烈。

    秦烈沉吟了一下,說道:「所有踏入器具宗的外人,今天都休想離開,全部給我囚禁起來!」

    「你敢!」蘇紫英嬌喝。

    「小子,你想禁錮我們所有人?」烏拓呵呵笑著,神情卻有點不善。

    「小子,我們今天可以放過器具宗一馬,但你如果膽敢亂來,哼!」史景雲冷哼。

    「大殿主!大殿主!」森羅殿的統領,眼見元天涯暴死,一個個殺氣衝天,有人叫道:「只要聯手殺了那邪人,器具宗將沒有絲毫反抗之力!」

    他們盯著血厲。

    血厲嘿嘿怪笑,沖那血人吩咐:「給我殺了他們。」

    梁央祖鮮血凝變的血人,忽地沖向森羅殿的那些扈從,立即展開血腥屠殺。

    「你以為憑著一個邪人,就能改變你們器具宗的命運?」蘇紫英皺著眉頭,道:「對你們器具宗下手,是上面兩方商討后,共同做出的決定。你們的將來,在他們定下方針的那一霎,就早已註定了,你們根本無法改變!」

    「應宗主,我勸你不用掙扎了。」烏拓也道。

    「你們無法抗衡!」史景雲沉喝。

    「誰說我器具宗無法抗衡?」就在此時,琅邪的聲音,忽地從外面傳來,「八極聖殿和玄天盟,也是從黑鐵級勢力一步步進階而來,在千年前,整個赤瀾大陸都沒有赤銅級的勢力!我器具宗已經立宗九百年,在當時,八極聖殿和玄天盟只是和我器具宗持平,也僅僅只是黑鐵級勢力而已!」

    琅邪提著短矛,鮮血淋漓地從外面踱步而來,隨著他的接近,一股濃烈血煞氣味慢慢擴散而來。

    「若非我器具宗一心煉器,沒有肯在武道一途上投入太多精力,那我器具宗早就是赤銅級的勢力!」琅邪身上血珠子晶瑩透亮,如一顆顆紅寶石,那些血滴凝為的血珠,就依附在他體表,竟沒有一滴墜落。

    「玄天盟又如何?如意境的武者,又如何?」琅邪沉喝一聲,道:「不一樣是血肉之軀?不一樣被我斬了頭?!」

    一顆血淋琳的人頭,忽地從他的空間戒內冒出來,被他隨手仍在史景雲、蘇紫英、烏拓的腳下。

    人頭骨碌碌滾動著,拖出一條長長血線,最終在蘇紫英的腳下停住。

    人頭上的眼睛還大睜著,流露出不敢置信的目光,此刻正對著蘇紫英的眼睛。

    「圖……圖夕大人!」蘇紫英失聲驚叫。

    史景雲、烏拓也瞬間尖叫起來。

    圖夕從八極聖殿而來,如意境的修為,他過來,是專門負責處理最棘手的琅邪。

    然而,如今他的人頭滾落在地,竟反被琅邪所殺。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