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二百零六章 煞氣衝天!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二百零六章 煞氣衝天!字體大小: A+
     

    烈日當空,焰火山的山腳下,那廣場上的一根根靈紋柱巍峨聳立著,令此地顯得肅穆異常。

    秦烈閉著眼,身上傳來極為明顯的精神波動,還在破解眼前柱子內的封禁。

    離他最遠的一根靈紋柱下方,血厲霸佔了血影的身子,低垂著頭端坐。

    應興然和三大供奉,還有七大內宗長老,聚集在廣場後方,神情嚴峻看向前方。

    過了一會兒,童濟華和諸多外宗弟子,還有那些血矛武者,紛紛從前院退了回來。

    「宗主……」童濟華到來后,臉色羞愧,低聲道:「我攔不住他們。」

    應興然揮手,示意童濟華和那些外宗弟子退回。

    「應宗主好魄力啊!」烏拓爽朗的笑聲,忽然間傳了出來,他胖乎乎的身子,第一個在廣場上顯現。

    龐峰和眾多身穿青灰色衣衫的雲霄山武者,緊隨烏拓身後,也一個接著一個冒頭。

    應興然、馮蓉眾人,一看到龐峰也現身過來,都是目顯怒色,狠狠瞪了龐峰一眼。

    更有不少外宗、內宗弟子,忍不住朝著龐峰怒罵,罵他叛徒,罵他狼心狗肺,罵他忘恩負義。

    在眾人的辱罵下,龐峰臉沉如水,不做任何的辯解,如一塊頑石屹立不動。

    「應興然!你無視我的責問,一意孤行包庇秦冰這種殺人兇手,可曾想過會有今天?」梁央祖踏步而來,臉色陰沉。一雙如利劍般的眼睛,直直射在應興然身上。

    「梁少揚先以陰蝕蟲暗算秦冰,后指使灰影、黑影襲殺秦冰和唐思琪,他死有餘辜!」應興然喝道。

    「好一個死有餘辜!」梁央祖怒吼一聲,「那你們今天所有人,也都死有餘辜,器具宗的滅亡,也是你們咎由自取!」

    元天涯、蘇紫英、史景雲各自帶領麾下,也在廣場上現身。這三人深深看著應興然,看向那三大供奉,臉色都有些訕訕。

    「……墨海長老,很是抱歉,這是上面的意思,我也是奉命而為。」史景雲神情苦澀。沖著墨海作揖,歉意說道:「上次你幫我煉製靈器的恩惠,我依然銘記於心,若非七名谷主共同定下方針,我萬萬不會以如此的身份踏入器具宗,也不敢這樣站到你的面前。」

    「墨海長老。我紫霧海當會保你安然無恙。」蘇紫英也鄭重表態。

    「我來之前,上面也特意吩咐過。一定不能傷了您。」連元天涯在墨海眼前,也是臉色尷尬,言語間頗為敬畏。

    如今的器具宗,墨海為公認的第一煉器師,他所煉製的每一件靈器,都是稀世之物,被所有武者哄搶。

    傳言。墨海即將再次突破自身,很有可能會煉製出地級煉器出來。

    而地級靈器。乃是如意境和破碎境武者,也都要垂涎的奇物!

    連八極聖殿和玄天盟,這次為了墨海也都專門發話,讓下面的行動方,務必要確保墨海安然無恙!

    墨海之名,在八極聖殿和玄天盟一樣頗為響亮,他也是八極聖殿和玄天盟雙方都想要爭搶的人才,也是五大勢力唯一不能染指的一人!

    也就是說,即便今日器具宗被毀滅,墨海也註定高升,註定會被八極聖殿和玄天盟搶入宗門,成為受八極聖殿和玄天盟器重的煉器宗師。

    這就是一名卓越煉器師所能享受的待遇。

    所以,元天涯、蘇紫英、史景雲等人,在面對墨海的時候,不得不放下他們的傲慢。

    ——因為有朝一日,他們可能還需求到墨海頭上,未來在八極聖殿和玄天盟做事的墨海,也可能一言影響他們的前途命運!

    之前血影不殺馮蓉,也是因為墨海,因為連他也不想得罪墨海,不想斷了未來求器的路。

    「你們今日已站到這裡,說那些話還有什麼意義?」墨海語氣漠然道。

    眾人神情略顯尷尬。

    過了一會兒,梁央祖率先發話,「血影?你在幹什麼?」

    眾人齊齊朝著霸佔了血影之身的血厲望去。

    血厲低垂著頭,嘿嘿怪笑一聲,並沒有插話。

    他笑,是因為他感覺到秦烈又破開一道封禁,這讓他越來越開心。

    因為他本體離遁出那鬼地方,已經越來越接近,在那暗無天日之地囚禁了那麼多年,終於可以在今日走出,他自然要高興。

    「你笑什麼?你的事情……做好了沒?」梁央祖冷哼一聲,厲聲質問。

    他和血影間本有見不得人的約定。

    血厲抬頭,他那赤紅如血的眼睛,倏地凝在梁央祖身上,道:「又是一個廢物!偷偷修鍊我血煞宗的靈訣,修鍊到走火入魔的境地都不知,最近你喝了多少人血?現在,你每一天是不是不喝人血,就會心煩意燥,就會境界不穩?」

    此言一出,梁央祖身子巨震,驚恐道:「血影!你胡說八道什麼?」

    「喝人血?」應興然和三大供奉忽視一眼。

    他們心中一個激靈,幾乎立即意識到,梁央祖從血影手中也修鍊了血腥靈訣,已變得和游宏志後期一樣,必須以吸食人血才能穩住境界不倒退。

    「難怪梁央祖要血影先一步過來,要找血祖討血腥靈訣高階的修鍊秘術,原來,原來他和血影一樣麻煩纏身……」應興然和羅志昌三人已經明白了過來。

    「吸食人血?梁央祖!」蘇紫英臉色一白,她下意識後退兩步,看妖魔一樣看向梁央祖,「血影所言可是真的?你現在每天都喝人血?」

    陸璃、凌語詩、凌萱萱等一眾女性武者,聞言都心神驚懼。都看怪物般看向梁央祖。

    連史景雲、烏拓、元天涯都駭然失色,都有些驚恐地望向梁央祖,元天涯更是直言不諱道:「梁樓主,血影說的可是真的?血矛的血腥靈訣,修鍊到後期,難道需要不斷吸食人血才能穩固境界?」

    所有看向梁央祖的目光,都浮現出厭惡之色,一霎間,梁央祖成了所有人眼中的異類。

    「這兩年。影樓很多死去的兄弟,都是全身沒有一滴鮮血。」一名梁央祖的麾下,嘴皮子打顫,一步步後退,步步遠離梁央祖,他恐懼至極地說道:「原來。原來是這樣……」

    他一退,幾乎所有暗影樓的武者,也都聳然變色,也都下意識地遠離梁央祖。

    「血影!你搞什麼鬼?」梁央祖幾乎要瘋了,他厲聲怒喝:「你到底在胡說八道什麼?」

    「嘿嘿,我說什麼你心裡清楚。」血厲眼神嘲弄。繼續冷言譏諷:「以你如今的狀態,最多再過三年時間。到時候你會連吸食人血都無法保住你的理智。三年後,你會變成什麼樣,你可知道?」

    「血影!」梁央祖厲喝。

    他終於遏制不住內心暴躁,眼中血光一閃后,他在太陽照耀下的影子,在瞬間化為三條模糊異物,三條異物如妖魔虛影。忽然瘋狂撲殺向血厲。

    陰森詭異的氣息,從三條妖魔血影身上傳來。這三條異物身長十米左右,都拖著長長的尾巴,雖然模糊不清,但看起來就像是幽冥界的凶物。

    「嘿!不過是三頭幽冥巨尾蜥靈魂煉成的影煞,也想來殺我?」血厲獰笑,抬手就去抓撲來的凶狂魔影。

    他抬起的左手,忽然間肌肉全部收縮,如皮肉精華被手骨瞬間吸收殆盡。

    只是一霎,他本來還算是飽滿的左手臂,一下子肌肉萎縮,突地變成一隻枯爪,如成了骷髏的手臂。

    他五指的指尖,五根森白的骨刺,如利刃般突然生長出來!

    血厲骨爪般的左手,血淋琳的,如從血水中剛剛撈出來,看的人心驚膽顫。

    他的骨爪在虛空猛地一撕!

    凄厲的慘叫聲,在這一刻,猛地從三條撲向他的魔影傳來。

    在眾人注視下,那所謂的影煞,如大塊破布一般,被撕成一片片!

    「嘭嘭嘭!嘭嘭嘭!」

    梁央祖心跳聲陡然急劇跳動,連元天涯、蘇紫英、烏拓、史景雲這四人,都能清晰聽到他心跳的加速聲。

    「你不是血影!你不是他!」梁央祖捂著胸口,如在苦苦克制著,他臉上浮現掙扎之色,「血影絕不可能撕碎我的影煞!他還沒有那個力量!」

    「別壓抑了,釋放出你內心的血煞氣息,一起釋放出來吧。」血厲桀桀怪笑,惡魔般蠱惑著梁央祖,「我的鮮血非常美味,你想不想嘗嘗?來,來我身邊,我讓你喝我的血,我給你力量,我賜予你心靈的平靜……」

    血厲怪笑連連。

    「嘭嘭嘭!嘭嘭嘭!」梁央祖的心跳聲,劇烈到連陸璃這種級別武者都能聽到了。

    「你不是血影!」梁央祖拚命捂著胸口,臉色扭曲,突地瘋狂叫道:「你是血祖!你是一切血腥靈訣的源頭!」

    元天涯、蘇紫英、烏拓、史景雲四人,聞言都是聳然變色,都意識到不妥,他們紛紛看向血厲。

    也在此時,秦烈突然睜開眼,他瞥了一眼血厲,又看向元天涯和梁央祖等人,漠然道:「先殺了梁央祖和此人,然後我再將你最後的一道封印破掉。」他另外指向元天涯。

    元天涯神色巨變。

    血厲嘿嘿低笑,道:「好。」

    他慢慢站起。

    那一具本來還算是有血有肉的身軀,隨著他的緩慢站起,迅速的乾癟消瘦下去。

    極短時間內,血影原來的軀體,被壓縮為一具乾屍的形態,那詭異的模樣,令人看一眼就覺得頭皮發麻。

    「嘭嘭嘭!」梁央祖心跳聲越來越快。

    血厲看向他,猩紅的眼瞳深處,閃出一抹妖異血光,他突地喝道:「血之爆裂術!」

    「蓬!」

    梁央祖急劇跳動的心臟,陡然爆碎開來,那鮮血的狂爆,令梁央祖的身軀也瞬間炸碎。

    只是一霎,梁央祖便暴體而亡,連他苦修的血腥靈訣都沒有來得及真正施展一下。

    「還有一個。」秦烈又低低說道。

    血厲咧著嘴,忽地看向了元天涯,如一頭老妖審視著可口獵物,嘿嘿怪笑道:「他要你死,那你就不得不死。」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