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二百零八章 一言為所愛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二百零八章 一言為所愛字體大小: A+
     

    琅邪的強大,其實早已深入人心,甚至讓八極聖殿和玄天盟都頗為忌憚。

    八極聖殿和玄天盟在決定對器具宗動手的時候,就明白琅邪必成麻煩,必須要解決掉琅邪,才能沒有後顧之憂踏入器具宗。

    因此,琅邪被誘導到血影、梁央祖、帝十九、元天涯精心籌劃的陷阱,準備聯合梁央祖、帝十九、元天涯三人之力,來襲殺琅邪。

    結果琅邪依然衝出重圍!

    之後,帝十九死追琅邪,聯合圖夕要將琅邪除掉。

    在元天涯眾人眼中,有八極聖殿的圖夕出馬,再加上一個帝十九,琅邪註定要隕滅。

    但現在琅邪渾身鮮血而來,就這麼站在他們的面前,而被他們寄予厚望的圖夕,人頭卻滾落在他們的腳下。

    圖夕為如意境初期修為,再加上帝十九,竟然落到慘死的下場,琅邪究竟有多強?

    史景雲、烏拓、蘇紫英這三名首腦人物,忽然間神色難堪,忽然齊齊沉默。

    「有趣!嘿嘿!有趣!」身長插滿綠色羽毛的血厲,看著琅邪咧嘴大笑,神態歡愉:「不錯,很不錯!能夠將殘缺的血靈訣修鍊到這種程度,明明一身精血駁雜不純,竟然還沒有發狂,還能保持著理智,嘿,厲害!」

    他毫不掩飾對琅邪的欣賞。

    琅邪沉著臉,沒有答話,而是來到應興然身旁,躬身行禮道:「參見宗主。」

    「好!你果然不負我們的期望。你果然還是回來了!」應興然振奮道。

    「帝十九呢?」馮蓉插話。

    「帝十九重傷逃了。」琅邪講話間,身上一滴滴晶瑩的血珠,慢慢重新融進他身體。

    每當一滴血珠在他皮膚內隱沒,琅邪臉上就會多一分血色,眼中的血光也會明亮一分。

    史景雲、烏拓、蘇紫英忽視一眼,覺得壓力越來越大,而這時候,來自於森羅殿的那些武者,還正被一個血人瘋狂屠殺著。

    是毫無反抗之力的被屠殺!

    梁央祖暗中修鍊血靈訣三十多年。達到通幽後期境界,最近兩年日日吸食人血為生,已達到當年游宏志的強悍程度。

    當年的游宏志,雖然人不像人鬼不像鬼,雖然開始啃噬人肉吸食人血,但他當時的戰鬥力。卻是冠絕周邊各大勢力!

    琅邪、馮蓉和應興然三大供奉想擊殺游宏志,都要以慢性劇毒一點點腐蝕他的身心,還要趁著他修鍊之際,出其不備的突下殺手……

    由此可見當時的游宏志多麼恐怖。

    今日的梁央祖,便達到了當年游宏志的可怕程度,將殘缺的血靈訣修鍊到一種偏執的極致!

    由他一身本命精血凝成的血奴。被血厲提升到新的境界后,能短時間襲殺元天涯。對那些元天涯麾下統領的殺傷力有多大,可想而知!

    只見一道血光,在那些森羅殿的武者之間縱橫飛掠,血光所過處,森羅殿武者一個個鬼哭狼嚎,渾身鮮血都被引動,都被自己體內的鮮血引爆。被炸碎了身體。

    他們無法扼制住體內鮮血的狂暴!

    隨著一個個武者的暴體而亡,開始有更多的鮮血濺落在地。那血人在血泊中遊盪一圈,會將所有血跡吸干,然後那血人的血氣波動始終沒有消褪。

    血厲怪笑起來,「血奴只要能不斷飲食鮮血,就能從鮮血中持續吸納力量,就會延長存在的時間。」

    他看向史景雲一眾人,詢問秦烈道:「要擒要殺?」

    「琅邪大人,你怎麼看?」秦烈遲疑了一下。

    「生擒活捉,索求高額賠償!」琅邪沉著臉,眸中血光閃爍,「我們的器具閣分佈在五大勢力的城池內,在那些器具閣內,還有很多我們的人,如今他們都被禁錮著,我要需要生擒幾個人,來換取我們人員的安全。」

    「擒!」秦烈發話。

    血厲咧嘴大笑。

    「嘩嘩嘩!」

    一條條血跡斑斑的粗長鎖鏈,如一條條血腥巨蟒,突地從秦烈身旁的靈紋柱內飛竄出來。

    那是捆縛血厲本體的鎖鏈!

    十一條血淋琳的鎖鏈,虛空遊動著,令整個空間都被恐怖濃烈的血煞氣息填滿,甚至連整座器具城,都像是忽然被一頭血腥巨蟒吞入腹中!

    血煞氣息,瞬間籠罩住整座城池,讓這片天地都倏然變色。

    晴空萬里的天空,如塗抹了一層鮮血染料,變成了暗紅色,連太陽的強光,這一刻被擋在血色外面,竟無法穿透進來。

    狂躁,嗜血,瘋狂,暴戾的氣息,從廣場上擴散開來,瀰漫在器具城的每一個角落!

    「咔咔咔!咔咔咔!」

    血跡斑斑的粗長鎖鏈,巨蟒般纏繞住史景雲、烏拓、蘇紫英的身軀,將他們拴在一根根靈紋柱上面。

    史景雲、烏拓、蘇紫英在那鎖鏈飛出的那一霎,便駭然失色,幾乎立即就意識到他們和血厲之間巨大的等階差距。

    於是他們放棄抵擋。

    「史景雲、烏拓、蘇紫英留著,其餘人都可以殺了。」琅邪說道。

    此言一出,被栓在靈紋柱上的史景雲三人,紛紛怒吼起來。

    陸璃、凌語詩、凌萱萱、龐峰等一眾五方來人,瞬間面如土色,如瞧見了死神的降臨。

    「琅邪?」應興然臉色微變。

    羅志昌三人也紛紛皺眉。

    他們不敢將事情做絕,他們還是怕,怕八極聖殿和玄天盟的報復。

    「對方必須要付出代價。」琅邪眯著眼,突道:「十六血刃,七大血槍!」

    九道身穿血衣的武者,從各個角落冒出來。這九人身上都是沾滿血跡,很多人斷了手臂,很多人身上的血洞還在冒著血水……

    十六血刃和七大血槍,乃琅邪一手挑選,一手訓練出來的血矛衛士,他們每一個人都歷經血戰洗禮,都是從死人堆爬出來的強者。

    然而,如今十六血刃只剩下六個,而七大血槍。也只剩下三人。

    「這一戰,血矛武者死了近七成!」琅邪血紅的眼睛,死死瞪著史景雲、烏拓、蘇紫英,「難道他們不應該付出代價?!」

    應興然沉默了。

    三大供奉輕嘆一聲,搖了搖頭,沒有繼續勸說。

    「殺!殺光那些行兇者!」童濟華怒吼。

    「殺!殺!殺!」剩下的六個血刃。三桿血搶,齊齊厲喝。

    一股濃烈的血腥味,從這九人身上傳來,他們一步步朝著陸璃、凌語詩眾人行去。

    「嘩嘩嘩!咔咔咔!」

    血厲本體釋放出來的粗長鎖鏈,在空中遊盪著,在地面上滑行。如在捕捉獵物的巨蟒,在找尋新的目標。

    鎖鏈游弋到五方勢力武者身旁時。那些人皆是臉色煞白,皆是不敢動彈一下。

    血厲看向秦烈,「小子,你是什麼一個意思?」

    秦烈臉色陰沉,他看著陸璃、凌語詩、凌萱萱眾人,看向龐峰。

    龐峰面沉如水,他如磐石般屹立著。在秦烈看過來的時候,他選擇和秦烈直視。

    他看了看秦烈。又看了看凌語詩和凌萱萱,他眼神頗為奇怪……

    場內眾人中,他是唯一知道秦烈身份的人,他知道秦烈和凌語詩之間的關係,所以他很好奇,好奇秦烈會怎麼做。

    因為琅邪要殺的人,有秦烈曾經的未婚妻,有秦烈所愛的人!

    「你會怎麼做?」龐峰心中暗暗道。

    「到底殺還是不殺?」這時候,血厲看著秦烈,不耐的問道。

    他只看秦烈一人的態度。

    因為秦烈還禁錮著他的半個靈魂。

    「小妹,沒料到會發生這樣的事情,我本來只是想來旁觀一下的。」凌語詩忽然握住凌萱萱的手。

    兩姐妹的手,都在輕輕顫抖著,她們都不想死。

    但這種局勢,由不得她們下手,在這裡,在琅邪和血矛武者眼中,她們只是羔羊——待宰的羔羊。

    「姐姐,有沒有後悔離開凌家鎮?有沒有後悔……離開秦烈?」凌萱萱輕聲問道。

    「是他趕我離開的,他說他會來找我,他答應過我的,可他沒來……」凌語詩眼眶濕潤了,她一顆心漸漸絕望,「恐怕,恐怕我等不到他來找我了。」

    這一刻,她真正後悔了,她後悔離開凌家鎮,後悔曾離開秦烈。

    如果能回到三年前,她會不顧秦烈的勸說,她會堅定的留下,會和秦烈一起留在凌家鎮。

    「他為我們凌家做的已經夠多了。」凌萱萱幽幽道。

    「嗯,我這輩子欠他的,本想以後慢慢償還,但現在……我怕是沒有機會了。來世吧,欠他的,我來世償再還他……」凌語詩一臉凄然無助。

    「別人我不管,但這兩個姐妹,我要她們活著!」

    就在這時,秦烈突地伸手,指頭遠遠點向凌語詩、凌萱萱姐妹。

    他看向琅邪,看嚮應興然,看向三大供奉和七大長老,看向那些殺氣衝天的血矛武者,喝道:「誰敢動她們姐妹,不管他是誰,我都要他血濺當場!」

    此言一出,廣場上所有人都聳然變色,就連史景雲三人,還有應興然一眾,也被同時被鎮住。

    要殺陸璃、凌語詩、凌萱萱姐妹的,是琅邪,是血矛。

    宗主應興然,和羅志昌這三大供奉也算是默認,這就意味著器具宗上下都達成了默契。

    然而,身為關鍵人物的秦烈,卻突然放出這麼一句話,這究竟為何?

    很多人震驚,但卻不明,都看不懂秦烈的想法。

    只有龐峰懂。

    可他沒說,他如一塊又硬又臭的石頭,一言不發,但眼中卻閃過一絲異芒。

    血厲同樣不懂,但他知道他要聽秦烈的,所以他點頭,簡單直接道:「好,誰敢動那兩個女娃,我就讓他血濺當場。」

    眾人看向凌語詩和凌萱萱,忽然發現兩姐妹身軀巨顫,發現她們熱淚盈眶,發現她們死死盯著秦烈。

    眾人只當兩姐妹喜極而泣,當她們只是感激秦烈,卻不知,兩姐妹從秦烈最後一句因激動而失控的聲音中,已經猜出了他的身份——秦冰就是秦烈!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ps:ps:來一張月票好么?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