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602 直接查辦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602 直接查辦字體大小: A+
     

    陸一偉將存摺收起來繼續打掃,腦海里一直盤桓著那躍動的數字。對他來說,幾百萬並不是事,幾個億都見過,但范榮奎的這些錢到底是從哪來的,也許只有他自己知道。

    忙活完后,陸一偉洗了個澡,身心疲憊。這兩天他倒沒幹什麼,基本上接待了前來憑弔的客人。來客之多,比較罕見。不僅有省里的,市裡的,還有全國各地的。好歹是省內的「高級幹部」,多多少少有人緣。不僅如此,龍安縣也來了不少人,個個都要隨份子,陸一偉下了死命令,一分錢都不收。如果收的話,也是一筆大數目。

    西州市也來了不少,還見到了幾個熟悉的面孔。但是,他沒有見到現任西州市委書記劉柏宏,和市長包樹銘。范榮奎好歹在西州戰鬥過,他們不來多多少少說不過去。

    坐在沙發上點燃煙,環顧一周總覺得陰森森的。這是范榮奎的家,當年單位分給的福利房。面積不大,且年代久遠,但他們對這裡有特殊的情感,即便買了房子也不肯搬出去。現在,只剩下岳母一個人,餘生將在孤獨中度過。

    或許是老師的緣故,孫春雲脾氣古怪,一般人很難揣摩她的心思。而且又勢利眼,異常固執,他和春芳已經結婚很多年了,始終持固有的眼光看待他,關係不是太融洽。

    陸一偉平時在家少,加上不在一起居住,懶得她的臉色。范榮奎不在了,范春芳會不會把她接過去,不得而知。

    「嗡嗡嗡……」

    手機在震動,看到是邱映雪的,陸一偉起身來到陽台上接了起來。

    「一偉,說話方便嗎?」

    「嗯,你說吧。」

    邱映雪嘆了口氣道:「我知道你現在很悲痛,但有些事不得不向你彙報請示。經過幾天的盤點,梁海平的情況基本查明。從他家裡的地窖里、牆壁里以及床底下等地現場搜出1200萬元人民幣,40萬美元,10萬港幣,金條20根,茅台酒12箱,香煙40多條,以及一些字畫古玩,是否真假,還有待請專家鑒定。」

    陸一偉早已心裡預期,聽到這些數目很平靜,道:「就這些嗎,有沒有轉移的痕迹?」

    「這個,無法偵破。我覺得如果要轉移,這些錢應該都轉走了,不會留到現在。」

    「那他妻子知道嗎?」

    「有一些知道,有些並不知道,比如說牆裡的,她壓根就不知道。」

    「什麼反應?」

    「倒是挺主動配合,對一些犯罪事實供認不諱。而且我們在他書房裡搜到一個小本子,裡面記錄著一些詳細的東西。比如說,修建縣委大樓和山上別墅時,一個叫翟志明的人先後送給他300萬元的現金,而且還在龍苑小區有一套房。我已經安排人核實,這個翟志明是個建築公司老闆,而那套房至今未裝修,裡面還是毛牆毛地,沒有入住的痕迹。這只是其中的一部分,還有其他內容回頭向你彙報。」

    陸一偉眯著眼睛道:「此人現在在哪?」

    「我讓付江偉暗中調查了,目前在東州市干工程。」

    「立即抓捕,給我嚴刑拷問。此外,對所有涉案人員一個不落,即刻行動。」

    「好的。」

    「和市紀委梁書記彙報了嗎?」

    「彙報了,他已向市委李書記以及省紀委都做了彙報,上面的意思是嚴查,對這種小官巨貪的人當做典型,而且還要將該案列入今年重點案件之一。此外,明天市裡要召開全市巡視巡查大會,已經成立了13個組,對全市各個地區及重點領域進行巡查。這個會本來是讓你參加的,考慮情況特殊,由我代你開會。」

    「好的,回頭我和李書記親自解釋。我不在的這段時間,一定要控制好縣裡的局面,誰要敢在這時候跳出來,直接查辦,不需要請示。已經走到今天這一步,我就是要把龍安弄個天翻地覆。」

    邱映雪聽出了陸一偉的決心,道:「放心好了,我知道該怎麼做。」

    打完電話,陸一偉似乎看到了勝利的曙光。核心人物梁海平已經突破,剩下的事就簡單了。按照線索查下去,基本上可以收網了。

    這時候,范春芳從背後突然抱住了他,陸一偉貼著她的臉撫摸道:「媽睡了?」

    范春芳點了點頭,眼睛紅腫,面容憔悴,聲音沙啞,這兩天她折騰的夠嗆,近乎精疲力盡,既要為父親守孝,又要照顧母親,還要照顧孩子,再加上精神上的打擊,鐵打的人也受不了。

    陸一偉雙手捧著臉頰,在額頭上親吻了口道:「辛苦了,今晚早點休息吧。」

    「你要走嗎?」

    「不走啊,我去哪,已經請假了,這周就安心在家陪伴你。」

    范春芳的心稍微寬鬆,道:「能幫我洗個澡嗎,我連洗澡的力氣都沒有了。」

    陸一偉來到衛生間,將浴缸的水龍頭打開,調好水溫,又去卧室取來睡衣,為其脫掉衣服,扶著進了浴缸,他就坐在前面,用寬大的手為她擦拭著。

    范春芳雙目緊閉,眼淚不自覺地流了下來,跌落浴缸中,與水融為一體。

    陸一偉摸著手道:「芳芳,爸是因為疾病走的,你不必過於傷心。他在天之靈,會守護著我們全家的。」

    范春芳咬著嘴唇道:「他走得太急了,急得都無法相信。我還沒來得及孝順他,就這樣不辭而別了。臨死都沒見上他一面,這將是我這輩子的遺憾。」

    陸一偉自責道:「都怪我,是我沒有做好,可一切太急了。」

    「不怪你,你已經做得夠好了。我爸能看到這一切,肯定會欣慰的。只是我媽……我想和你商量件事,讓我媽和我們一起住行嗎?」

    陸一偉沒有拒絕的理由,爽快地道:「行啊,平時我反正在家的時間少,她要搬過去相互有個照應,問題是,她會搬過去嗎?」

    「我想辦法說服她。」

    「其實吧,沒必要強求她在哪居住,在一座城市,在哪都一樣,只要她過得舒心開心,就是我們最大的福氣。」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