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601 一本存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601 一本存摺字體大小: A+
     

    一邊的邱遠航也附和道:「塗秘書長代表省委,而我代表省政府。趙省長本來要親自過來的,但要去中央開會,由我代表省長替他對范榮奎同志進行慰問。他說,該同志是累倒在工作崗位上,要求省科協全力以赴籌備好喪事工作。而且要求省委宣傳部,省電視台,省報社,對范榮奎同志生前的工作有效梳理,必要時可以選樹典型,進行巡迴演講。」

    對於二位領導的話語陸一偉並不領情,說白了,范榮奎是被逼死的。罪魁禍首是誰,不言而喻。如果沒被雙規,也不會發生這樣的事。可事情發生了,無論如何也無法改變事實。道:「謝謝章書記和趙省長的關心,我們沒有什麼需要。不過我想提一點小小要求,我岳父好歹是廳級幹部,理所應當收到廳級幹部遇。另外,我請求給他恢復聲譽,不能不清不白含冤離去。」

    塗強看看邱遠航,少傾道:「關於你的提議,回去以後我們會和張書記和趙省長如實彙報,但情況如何,還需要章書記批准,我和邱省長盡量爭取吧。」

    儘管心裡有怨氣,但他不能表現出來。道:「謝謝各位領導的關心。

    我也沒什麼要求,請給死者最後的尊嚴。」

    「好的,等我請示主要領導后再做定論。」

    送走了塗強和邱遠航,省長趙昆生在張志遠的陪同下也及時趕到。他沒有說過多的話,叮囑隨行人員要妥善處理,不能讓干實事的人付出了生命代價,而得不到應有的待遇。

    一整天時間,陸一偉不間斷接待不同層次的領導,多達上百人,充分說明範榮奎生前口碑還是不錯的。尤其是趙昆生的出現,或多或少肯定了他的工作。在天之靈,也可以瞑目了。

    三天之後,范榮奎被火葬,永久沉睡在普定山公墓。那天,雨下得特別大,范春芳跪在墓碑前久久不肯離去,對著父親的遺照不停地回憶著往事。最讓她遺憾的是,臨終前沒有見上最後一面。

    車子駛離公墓,天空突然放晴。天邊的火燒雲慘烈的紅,范榮奎似乎站在山的那一頭不停地招手,不知是對人世間的眷戀,還是對自己命運的傾述……

    總結范榮奎的一生,「平淡」「坎坷」或許再恰當不過。官至市委書記是他最大的榮耀,對於農民出身的他也算光宗耀祖了。怎奈命不好,最後以這樣的姿態告別了人生……

    安息吧!

    這場葬禮,潘成軍、牛福勇和李海東全權負責,出了不少力。前來憑弔的要隨份子,都被陸一偉拒絕了。人都沒了,錢又算什麼。如果有更多的錢能換回范榮奎,無論多少錢都無所謂。

    這場葬禮,范春芳的母親孫春雲自始至終沒有露面,一直在家裡坐在陽台上盯著范榮奎生前的遺物發獃。沒有一滴眼淚,或許,人在最悲痛的時候是沒有眼淚的,更不願意去面對和自己過了半輩子的人。

    這場葬禮,陸一偉從頭到尾都在參與。范榮奎沒有兒子,他就是兒子。如果在農村,還要為其披麻戴孝,城裡不允許如此,他抱著兒子,扶著范榮奎的骨灰盒,直到下葬。

    葬禮結束的晚上,陸一偉的父母親接走朗朗去了女兒陸玲家,冰冷的房間里只剩下他和范春芳,以及孫春雲。

    孫春雲始終保持一個姿勢坐在陽台上,一動不動,旁邊放著不知熱了幾次的飯,這些天滴水未進。

    范春芳走到身邊,端起飯跪在母親身邊聲音沙啞道:「媽,爸已經去了,我不能再失去你。你已經好幾天沒吃飯了,求你了,吃點吧。」

    孫春雲紋絲不動,許久張開乾癟的嘴唇淡淡地道:「你爸沒走,他就站在這裡,你看,這些花都是種下的,君子蘭,綠蘿,石榴樹,吊蘭,仙人掌……不依然活得好好的嗎?」

    「媽,你接受現實吧,爸已經走了!」

    「啪!」

    孫春雲一個反手,將范春芳手中的飯打翻,隨即拿起陽台上的晾衣架,將所有的花打的稀巴爛,然後拍拍手,蹣跚進了卧室關上了門。

    陸一偉看在眼裡,卻不知該如何安慰。有些事,還需要她自己慢慢去化解,或許隨著時間的流逝才能回到現實。

    看著滿地狼藉,范春芳癱坐在地上,抱著膝蓋埋頭哭泣起來。陸一偉蹲在跟前,雙手扶著肩膀輕聲道:「芳芳,別哭了,你身體已經很虛弱了,再這樣下去會垮的。」

    范春芳轉身緊緊地抱著陸一偉,低吟道:「一偉,我已經失去一個親人了,我不能再失去你。求求你,別離開我好嗎?」

    「別說傻話,我不一直在你身邊嗎。」

    范春芳推開他,錚錚地道:「調回來吧,我不能沒有你。如果你願意,我立馬去找省委章書記,以父親的名義,向他最後一個請求。」

    陸一偉心裡五味雜陳,一邊是剛剛失去父親的妻子,一邊是剛剛有氣色的事業,無論失去那邊,都於心不忍。

    見他不說話,范春芳有些絕望,冷笑道:「陸一偉,你就是口是心非的偽君子。口口聲聲說不會離開我,但還要拋下我們去忙你的事業。我從小就沒享受到父愛,難道讓朗朗重蹈覆轍嗎?今天就撂下一句話,要麼回來,要麼就永遠別回來了。」

    陸一偉知道她在氣頭上,現在說什麼都聽不進去。避開話題將其扶起來道:「你去陪陪媽吧,她現在最需要你的安慰,我來收拾。」

    范春芳聽從他的話,起身進了卧室。陸一偉一點一點收拾著打碎的花盆。快要結束時,在一堆泥土中,發現了一本存摺。借著燈光,他好奇地打開,只見上面以朗朗的名義,存了三百多萬。看到這裡,他懵了。再仔細看明細,先後分十多次存進去,其中最大的一筆是一百萬元整。

    這是他藏在花盆裡的秘密,並不想讓任何人知道。如果不是岳母的衝動,這筆錢將隨他而去,沒有人會知道……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