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560 後院起火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560 後院起火字體大小: A+
     

    窗外的一聲雷響打破了寧靜,一道閃電在天空炸裂,發出刺眼的光芒,穿過窗戶照射在臉上,不一會兒,傾盆大雨降臨龍安。

    陸一偉掏出煙遞給劉占魁,他考慮了許久接過來點燃,咳嗽了聲道:「陸一偉,你和我說實話,當初下來龍安時,是不是帶著任務下來的?」

    陸一偉沒想到他會這麼問,歪頭抽著煙道:「沒有。」

    「那組織為什麼派你來?」

    「想聽真話還是假話?」

    「你隨便說。」

    陸一偉彈彈煙灰道:「真話是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來這裡,也沒有任何任務。」

    「那你為什麼處處和我作對?」

    「這個……我覺得不存在。我和你無冤無仇,談不上作對,更不可能針對你。反倒是你,時時處處給我施壓,逼向絕境……如果你把未當上縣委書記的原因歸結於我,未免有些勉為其難。或許,你更應該從自身找原因。」

    「哈哈……」

    劉占魁突然哈哈大笑起來,持續了很長時間,又突然戛然而止,瞪著銅鈴大的眼睛道:「還輪不著你批評教育我。你沒來之前龍安平安無事,可自從你來後事情層出不窮,一件接著一件,別人說你是瘟神我還不相信,現在相信了。事到如今又把戰火引到我身上,你到底想幹什麼。」

    陸一偉淡然一笑道:「我豈敢批評你,作為晚輩很敬重你。我這人敢作敢當,不懼任何危險,如果把發生的事歸結到我身上,有些勉強,只能說明龍安存在的問題很多。津門事故暴露了重大安全隱患,如果上面嚴肅追究,你覺得你能逃脫的了責任嗎?龍安城內毒品泛濫,賭博盛行,這又是誰在縱容?龍安財政羸弱,欠債巨大,就這樣舉債大興土木,每個工程後面都觸目驚心,這又如何解釋?鑫恆煤礦偷稅漏稅長達十年之久,虧了誰富了誰,這又如何解釋?我想,你應該比我更清楚吧。」

    「夠了!」

    劉占魁呵斥道:「你以為你是救世主嗎,不要把自己太當回事。我今天來不是聽你說這些的,就告訴你一句話,趁早收手,若不然後果很嚴重。」

    陸一偉鎮定地道:「這些年來我已經收到過很多死亡威脅了,今天還能坐在這裡說明了一個道理,邪不壓正。此外,不是我想要把你怎麼樣,只是你做的太絕。我也不打算查你,是你自己心中有鬼,竟然下毒手殺了梁海平,如此愚蠢的做法太低級了。」

    劉占魁臉部微微抽搐,緩緩站起來道:「好吧,該說我都說了,如果你非要這麼做,那休怪我不客氣。」說完,轉身開門離去。

    陸一偉內心波瀾壯闊,久久無法平靜。起身將錄音筆關掉,裝進口袋裡。面對強大的勢力,他形影單隻,孤軍奮戰,疲憊不堪。即便如此,他不能倒下。

    第三天的晚上,陸一偉接到了范春芳的電話。她在電話那頭哭哭啼啼道:「一偉,你趕緊回來一趟,爸,爸他被紀委帶走了。」

    聽到這個消息如同當頭一棒,迅速從床上坐起來冷靜地道:「你別哭,到底是怎麼回事?」

    「我也不知道,剛才媽打來電話說,有幾個人進了家門,二話不說就把爸給帶走了,你趕緊回來吧。」

    掛了電話,陸一偉坐在床邊半天沒回過神。他首先聯想到前天晚上與劉占魁的談話,難道這就是他的報復?

    穿好衣服快速下樓,叫上南超往省城趕。路上,他快速思考著應對舉措。關鍵是不知道以對方以什麼理由帶走他,必須先弄清楚再說。

    考慮了許久,他想到了省紀委副書記馮雷劍,他和范榮奎關係不錯,應該知道此事的緣由。拿出手機打過去,連續撥打了三四個始終無人接聽,到了最後乾脆掛掉,說明他了解此事,刻意迴避。

    情急之下,他撥通了張志遠的電話。

    張志遠聽聞此事同樣異常震驚,完全不知道這回事。道:「你別著急,我想辦法了解一下。」

    回到江東市已是凌晨一點,進了家門,范春芳和她母親呆坐在沙發上,眼睛哭得紅腫,看到他彷彿看到了救星,立馬起身放聲大哭道:「一偉,你快想想辦法啊。」

    陸一偉拍著她安撫道:「別著急,我正在想辦法。你給馮叔打電話了沒?」

    范春芳嚶嚶道:「打了,不接電話,我再給他打。」

    陸一偉擺手道:「別打了,沒用的,他是不會接的。朗朗呢?」

    「睡了。」

    「哦,那小點聲,別把孩子吵醒。」

    陸一偉坐在沙發上,腦子快速運轉著,想了一圈都不知該如何辦。這段時間成天和紀委打交道,很清楚辦案程序。如果對方沒有確鑿的證據,是不可能輕易行動的。那他們到底掌握了什麼證據?

    關於范榮奎的事,早在他離開西州市時就有傳聞。他主政西州市時,同樣得罪了一批幹部,但不至於走到這一步。至於其他的,一概不知,倆人見面幾乎很少交流。難道是因為他在京城買房,還是因為男女之事,都有可能。但總感覺此事是針對他的,說不定劉占魁在背後推波助瀾。

    孫春雲喋喋不休在那裡嘮叨著,除了埋怨說不出任何有價值的話。陸一偉手裡緊握手機,等待著張志遠的回話。他畢竟在省政府,打聽此事應該問題不大,可這麼長時間過去了,杳無音信。

    他有些坐不住了,顧不得已是深夜,硬著頭皮撥通張志遠的電話。對方很快接了起來,似乎也沒睡覺,道:「還在打聽,很多人都不清楚這事。時間太晚了,給誰打電話也不合適,明天早上再說吧。」

    陸一偉心急如焚,迫切想知道答案。想到郭金柱的結局,他更不能坐以待斃。急切地道:「您睡了嗎,要不我過去吧。」

    張志遠沉默片刻道:「行,過來吧。」

    陸一偉起身道:「春芳,你在家裡照顧媽,千萬別著急,我會想辦法的。」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