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561 弱勢群體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561 弱勢群體字體大小: A+
     

    二十分鐘后,陸一偉抵達張志遠家中,而此時已是凌晨兩點。

    距離上次見面已是一個月前,讓陸一偉難以置信的是,張志遠的頭髮居然白了一半,這期間到底發生了什麼。

    「張書記,您……」

    張志遠明白他想說什麼,一屁股坐在沙發上道:「先別說我了,你岳父是怎麼回事?」

    陸一偉焦頭爛額道:「我到現在也不清楚,春芳又講不清,這種事不敢四處打聽,怕弄巧成拙。」

    張志遠打了個哈欠道:「我問了幾個人,他們也不了解此事。現在時間太晚了,給誰打電話也不合適,只能等到明天早上。就算著急也沒用,越是這個時候越要穩住。」

    陸一偉雙手緊緊交叉著,嘆了口氣道:「如果這事是因為我而起,我……」

    關於他在龍安縣的重大舉動,張志遠一直在持續關注,不時地電話溝通為其出謀劃策,加油鼓勁。但該縣的複雜程度遠遠超出想象,以陸一偉的資歷和閱歷根本壓不住強大的利益集團,哪怕是經驗老道,閱歷豐富的老革命也恐怕鎮不住,前幾任縣委書記折戟就是活生生的例子。當初不明白白宗峰為何要將其遠放到該地,是無奈之舉還是故意為之。

    張志遠起身為其倒了杯茶,坐下道:「一偉,當初你岳父從西州調回來,知道其中原因嗎?」

    陸一偉點點頭又搖了搖頭,道:「知道一點,可能了解的不夠全面。」

    「恩,這裡面夾雜著諸多複雜的問題,在省委章書記的辦公桌上,放著一份名單,上面有沈廣明,白宗峰,徐才茂,許壽松,蘇啟明,郭金柱,范榮奎,牛福勇,我,還有你。徐才茂和許壽松的名字用筆圈了起來,而在郭金柱的名字上打了個,范榮奎,我和你下面加了點號,明白這是什麼意思嗎?」

    陸一偉聽著膽戰心驚,因為名單上就是經常聚會的人,也就是外人口中的所謂的「東湖會」,章秉同這是要趕盡殺絕嗎?

    張志遠繼續道:「章書記最討厭搞團團伙伙,在不同會議上發布有關言論,要杜絕什麼老鄉會,同學會,聯誼會之類的,並放出話要嚴厲查處,首當其衝向我們開刀。沈廣明到了南江省,白宗峰和范榮奎調離,郭金柱落網,許壽松踢到政協,包括你我的變動……種種舉動表明,他在有意將我們分離,玩得手段比較高明。這背後隱藏的,是利益集團的對抗。」

    「更深層次講,始終繞不開趙昆生省長和白宗峰的老鄉關係,你應該能夠看明白吧。」

    陸一偉頷首道:「這裡面涉及到高層的鬥爭,不是我們這種小人物能看透的。」

    「不!你應該能看透。既然我們的名單一直在他桌子上放著,就始終不會放心的。而是抽絲剝繭,一步一步將我們分崩離析。我說他的手段高明,在於大力提拔重用徐才茂,無形中讓我們內部產生懷疑進而內鬥。而將范榮奎調回來的時候,他已經安排人暗中調查,所以,這件事並非偶然。」

    陸一偉似乎明白了,道:「這麼說,章書記早就想對我岳父下手了?」

    「恩,可以這麼理解,因為將其調離西州就是徵兆。所以,我覺得與你關係不大,但肯定有人在中間推波助瀾。」

    經張志遠如此一分析,陸一偉似乎理清了頭緒。混亂複雜的政治環境讓人精疲力盡,層出不窮的各種怪事讓人疲憊不堪,每天都這樣處於高強度的鬥爭中,誰還有心思干工作。對於省里的事情不去私自妄論,但龍安的情況明顯陷入惡循環,你斗我,我斗你,使盡各種手段逼迫就範。好在自己潔身自好,兩袖清風,也就是因為此,才把注意力轉向他身邊的人。監視監聽,威脅逼迫,無中生有,捕風捉影,誣陷誣告,幾乎所有的手段都利用了,簡直猖狂肆虐,令人髮指。

    劉占魁在一步步將其逼向絕境,如果再顯仁慈之心,天理難容。陸一偉不由得握緊了拳頭。

    時間一分一秒流逝,陸一偉心裡亂糟糟的,壓抑許久的情緒差點薄發出來,涌動著喉嚨道:「張書記,也許我真的不是做官……或者說,我只適合做幕後人物,走到台前顯現出我的能力有所欠缺。其實有些事我完全可以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假裝看不見,不去觸碰,可有時候就是不由自主,確實想為當地的群眾辦點實事,可為什麼就這麼難。此外,越來越覺得人心險惡,舉步維艱,要不是有口氣撐著,估計早垮了。」

    張志遠凝視著他,良久道:「已經走到今天這一步,再說這樣的話就沒必要了。誰合適當官,到現在都沒有一個統一的標準,有的人天生強勢,膽大妄為,不顧後果,敢於違反紀律,凌駕法律行事,而有的人小心翼翼,謹小慎微,違反紀律法律的事絕對不會做。不管是那種人,不能評判他的好與壞,現行體制下誰都存在困惑和迷茫。」

    「就好比我當年在南陽縣,情況同樣複雜,我之所以敢那樣干,是因為上面約束少,放到現在也不敢如此干,畢竟國家的法律制度是在日臻完善的。你可能有切身體會,現在民眾的法律意識越來越強,動不動就是舉報上訪,把自己當成弱勢群體用這種方式來要挾政府,而政府出於安全穩定,大多數會妥善解決。如此一來,不管是真實訴求還是無理要求,都紛紛扛起正義大旗打同情之牌,讓下面的人很難辦。」

    「這不,馬上要奧運會了,信訪維穩是下半年的中心工作,國家會下大力氣解決民眾訴求。省里已經連續三次召開專項會議,研究部署此事。所以,只要接到信訪,都會責令相關部門予以解決。一部分人正是利用這一時機鑽空子,相互排擠,惡意舉報,光省信訪局到現在接到的案子是去年的三倍之多,多麼龐大的數字。」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