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557 水落石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557 水落石出字體大小: A+
     

    聽到這個消息,陸一偉反而表現得很平靜,坐起來道:「什麼情況?」

    付江偉道:「有個村民報警說在河邊發現了一具屍體,不清楚是誰,民警正在趕過去的路上,應該很快知道答案。」

    「知道結果后第一時間彙報。」

    「明白。」

    十分鐘后,再次打進電話,傳來一個令人振奮既悲痛的消息,經過民警仔細辨認,死者確實是梁海平。陸一偉立馬安排持續突審,在證據面前看他們如何狡辯。

    梁海平的屍體連夜運到縣醫院太平間。左右思索后,決定到現場看一眼。不管他是如何死的,好歹是龍安的幹部,他作為縣委書記理所應當拿出態度。

    叫上郭嘉俊,匆忙趕到醫院,縣委辦主任邢炳文以及一干人等已經在門外等候。下車后,邢炳文上前低聲道:「陸書記,您還是別進去了……」

    陸一偉目光如炬,神色凝重,不顧旁人的勸阻,邁步進入太平間。對於他來說,再慘烈的場景都見過,何況是一具屍體。

    夜晚的太平間里陰深深的,五六張床一字排開擺放著,在角落裡的一張床上還躺著一具屍體用白布遮著,沒人打擾他,安靜地躺在那裡,無法想象他經歷了什麼。或許,他依然在眷戀這個世界,不忍心與他的親人道別……

    正中央的床上,頭頂上的燈光如同舞台的鎂光燈,照射到白色的床單上發出刺眼的光線。幾個醫生和法醫面無表情站在一旁,似乎對這一幕早已司空見慣。

    走到跟前,陸一偉神色凌然凝視著,半天抬了抬手指示意掀開。白單子緩緩掀起,梁海平的容貌露了出來。可能是長時間在水裡浸泡的原因,整個人都是浮腫著,胳膊有大腿粗,臉部形似麵包,五官擠壓得嚴重變形。如果不是說他,根本看不出來。此外,身上還瀰漫著一種奇怪的味道。

    這時候,身後有人作嘔,趕緊捂住嘴巴躲到一邊。陸一偉看了足足有一分多鐘,示意將白單蓋上,轉身走出門外。付江偉緊隨其後道:「陸書記,經過初步查驗,死者頭部被鈍器重擊,其他無利器傷害。剛才看到的傷口,極有可能是被石頭或其他物體撞擊的。」

    「死亡時間是什麼時候?」

    「推測下來差不多十幾天,基本與失蹤時間吻合。」

    「那屍體為什麼沒腐爛?」

    「據分析下來,應該是裝進塑料袋裡投下河的。正好下雨,河水上漲,屍體飄到了岸邊,被人發現。」

    陸一偉不由得握緊了拳頭,咬牙切齒道:「給我徹查,一定要查個水落石出,不管查到誰,一視同仁。」

    「明白。」

    「如此殘忍的手段虧他們也下得去手,立即上報市局,讓市局上報省廳。邢主任,你這邊上報市委市府辦公廳。另外,通知死者家屬。」

    回到宿舍,陸一偉徑直進了衛生間,還來不及打開馬桶蓋就烏拉烏拉吐了起來,直至吐出了苦膽水。吐完后,雙腿發軟,直接癱坐在地上。對於死亡他並不恐懼,這些年經歷了太多太多,可看到梁海平的樣子,他突然想到了蘇蒙,歷史總是驚人的相似。

    在衛生間呆坐了幾分鐘,硬撐著走出門外,換了身衣服,坐在沙發上點燃煙,忖度了很長時間,拿起手機撥通了馬菲菲的電話。

    「馬市長,梁海平找到了,不過他……」

    馬菲菲聽聞后沉默,過了一會兒道:「和邵書記彙報了嗎?」

    「還沒,先和你彙報一下。提前給您打個預防針,這個案子我肯定要徹查,一查到底,您這邊要全力配合我。」

    「這是一定的,一會兒我就向邱省長彙報此事。」

    與馬菲菲通完電話,陸一偉又打給邵中傑。簡單彙報后,邵中傑同樣沉默,在這麼大的事情上,他作為市委書記不敢隨意發表意見,道:「這個案子要高度重視,嚴肅查處,同時要做好死者家屬的思想工作,妥善處理。」

    該走的程度全部走完,接下來就該陸一偉表演了。當天晚上,他責令付江偉將犯罪嫌疑人帶回龍安縣,高強度連夜審訊。同時交代邢炳文與梁海平家屬對接,及早處理善後工作。

    一夜的審訊,雖沒有取得實質性進展,但有了重大突破。鄧中原的司機王彪全部交代了。據他說,本來是要將梁海平送到曲州市的,半路上接到鄭和平的電話,他說派人要接走。到了遷安縣時,倆人在路上碰面,梁海平上了他的車。至於為什麼還要到曲州市,他說是送了他一個朋友。

    經過簡單核實,他的話基本上是真的。

    而鄭和平頑強得很,自始至終沒說話。陸一偉得知后,決定親自會一會此人。

    看守所內,鄭和平精神恍惚坐在那裡,臉上還有傷痕。見到陸一偉,頓時激動起來,起身隔著鐵窗大罵道:「陸一偉,縣委書記就可以為所欲為嗎,要麼你今天弄死我,要不然等我出去后非弄死你不可。」

    身後的付江偉遞了個眼神,站崗的警察操起手中的警棍重重往後背砍下去。隨著一聲尖叫,暴躁的鄭和平瞬間老實,血水從嘴角流了下來。

    陸一偉坐在對面,凝視著他良久道:「鄭和平,告訴你個不幸的消息,你可能走不出這裡了。王彪都交代了,而且我們已經拿到了證據,當你把梁海平推下河的時候,恰好有人錄了視頻,要不要看看?」

    鄭和平瞪大眼睛坐在那裡不說話。

    陸一偉不緊不慢地道:「不承認可以,我們調取了梁海平遇害當晚你的通話記錄,王志全和你通話次數多達12個,不知道是否與此案有關聯。如果你老實交代,或許可以免一死。但還是不說,對不起,誰都救不了你。」

    陸一偉不厭其煩進行攻克他的心理防線,持續了大概一個多小時,鄭和平最終扛不住了,情緒激動地道:「此事和我無關,都是王志全讓我做的。」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