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556 果斷出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556 果斷出擊字體大小: A+
     

    經過一天的蹲點偵查,找到了鄭和平的下落,就在縣城某酒店內。巧的是,鄧中原的司機和他在一起,沒廢吹飛之力,十幾名特警傾巢出動,立即拿下。按照陸一偉的指示,連夜帶到了遷安縣公安局,防止意外發生。

    儘管是秘密行動,但此事很快在龍安城蔓延。若是別人還好說,關鍵這兩個在龍安算得上有頭有臉的人物。鄭和平是永盛鎮的一霸,靠著村裡的煤礦資源發了大財,與王志全是絕對關係。而鄧中原的司機王彪年紀輕輕已家纏萬貫,明面上只是個司機,暗地裡與黑社會有染,參與入股煤礦,且開設賭場,十惡不赦。陸一偉早就盯上了他,因為證據不充分遲遲不肯動手,現在正好找准了時機。

    將其二人抓獲后,付江偉第一時間打來了電話彙報情況,陸一偉做出指示:「一定要給我看好人,不管是誰絕對不能鬆口子,要是把人弄丟了,我找你算賬。另外,給我連夜突審,必要時可以上手段,我就不信一個大活人憑空消失了。」

    「好的,明白。」

    掛了電話,陸一偉沉思片刻撥通了遷安縣縣委書記甘連堂的電話:「甘書記,人已經抓到你們公安局了,此事涉案重大,非同小可,還希望您多多配合支持。」

    因為已經通過電話,甘連堂明白怎麼回事,道:「我就不知道這回事,哈哈。」

    陸一偉跟著笑了起來,附和道:「謝謝甘書記支持工作。」

    「客氣,以後免不了要麻煩你。再說了,上次你幫了那麼大的忙,這點小忙我豈能不幫?放心吧,我知道怎麼做。」

    安頓了甘連堂,陸一偉又覺得不踏實。畢竟,抓得不是別人,鄧中原要知道抓了他的司機,定會找他來「興師問罪」,這倒沒什麼,關鍵是如果有人打招呼,那時候就被動了。考慮了半天,又打給了市長馬菲菲彙報工作。

    馬菲菲聽聞后道:「需要我做什麼?」

    「我需要市公安局的支持,另外,如果有人打招呼,我希望您能堅持原則。按照邱省長的要求,三天內必破案。」

    「好,我來安排。」

    很快,市公安局局長高小龍打來電話,派出一支小分隊前往遷安縣,有三方警力看守倆人,就是有天大的本事也插翅難飛。他現在所擔心的是,如果對方打死不說,或者說與此案無關,自己就陷入被動狀態。有時候,直覺的判斷更為重要。

    還不等緩口氣,鄧中原已經打來了電話。陸一偉沉著少頃接了起來,對方氣急敗壞道:「陸書記,你這是什麼意思,抓我的人居然連聲招呼都不打,也太不給面子了吧。」

    陸一偉裝聾作啞道:「鄧縣長,你這是什麼意思,我聽不懂。」

    「別裝了,在我面前裝什麼好人。王彪是我的司機,跟了我快10年了,一直安分守己,忠心耿耿,你突然讓人抓了,現在都傳得滿城風雨了,我的臉往哪擱。痛快的,趕緊放人,我不與計較。」

    陸一偉一臉嚴肅,綳著臉道:「知道為什麼抓他嗎?」

    鄧中原火了,提高聲音道:「我不管這些,趁早給我放人。你要這樣做,休怪我不客氣。」

    陸一偉冷笑道:「鄧縣長,好歹你是副縣長,就是這素質還能勝任縣長?那我也告訴你,在案件未調查清楚前,人是不會放的,你要敢做出出格舉動,你的縣長美夢恐怕就要破滅。」

    鄧中原心裡咯噔一下,有些慌亂。想到自己正處於考察階段,突然又出這檔子事,要是有了污點,甭說縣長,還會牽扯到其他事。沉默良久道:「陸一偉,你這是專門針對我是嗎?」

    「這是你自己說的,我從來沒針對任何人。我只是按照邱省長指示查梁海平的下落,找到他一切平安無事。如果你有什麼不同意見,可以直接和邱省長對話。」說完,掛了電話。

    這一晚,手機此起彼伏響著,都是為了同一件事。大部分是說情的,還有人讓徹查的,不管是誰,他堅守底線,絕不鬆口。奇怪的是,本以為劉占魁會來電話,結果沒有。

    手機沒玩沒了響著,他乾脆調成了靜音置之不理。一晚上,他一夜未合眼,等待著那邊的結果。等到半夜,還是沒結果,乾脆給付江偉打過去詢問情況。

    「陸書記,這兩人嘴很硬,死活都不承認見過梁海平。」

    「那你沒給他們看視頻嗎?」

    「看了,他們說車裡坐著的不是梁海平。」

    「繼續審問,我就不信他們嘴硬。」

    一直到第二天早上,還是沒任何結果。陸一偉有些坐立不安,甚至比參與審訊的付江偉還要緊張。一旦判斷失誤,帶來的將是無法評估的損失。他已經一而再,再而三選擇隱忍,這次絕不會收手。

    天微微亮,陸一偉剛有了睡意,付江偉再次來了電話,聲音低沉地道:「陸書記,他倆還是不肯說實話,在證據面前矢口否認與梁海平有任何關係。」

    陸一偉閉上眼睛道:「繼續審問,不到最後一刻不能放棄。這次,我把全部賭注壓到你身上,成與不成,就看這次了。」

    付江偉倍感壓力,這畢竟不是普通的案件,涉及到方方面面。他咬著牙道:「好,我再努力。」

    上午,陸一偉沒去上班,在宿舍焦急地等待著結果。可一直持續到下午,仍然看不到任何希望。窗外,下起了雨。再過3個小時,要是還問不出什麼,就要放人了。

    距離24小時還剩40分鐘,窗外的雨越下越大,一天時間就這樣耗過去了。陸一偉獨自坐在沙發上,眼睛不眨地盯著手機屏幕。眼看時間一晃而過,終於再次響起。看到付江偉的名字他有些不敢接,要還是原來的結果……掙扎了許久接了起來。

    「陸書記,我們剛剛得到一個重要線索,在龍江河安溪鄉河段有人發現了一具屍體……」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