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265 言多必失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265 言多必失字體大小: A+
     

    馬振和滿是獵奇心道:「老楊,你說東州市常委一撤,徐才茂如何安置,回省里還是原地不動,或者是直接退居二線?還有,誰來出任江東市一把手?」

    楊曉慶推了推眼鏡框坐起來打著哈哈道:「這種事誰知道呢,咱們在這裡也是瞎猜一通,省里自然有安排。」

    馬振和轉向劉曙光道:「劉廳,你說說看。」

    劉曙光調整了下坐姿,眯著眼睛微微一笑道:「曉慶在組織部都不知道,我這麼能知道呢。」

    馬振和依然不肯放棄,又問旁邊的張志遠:「志遠在省領導跟前待過,你給分析分析。」

    張志遠抽了口煙若有所思道:「這種事我可分析不來,馬廳長消息靈通,是不是聽到了什麼,要不你給分析分析?」

    張志遠很巧妙地把問題推回去,馬振和本來就想說,這下給了個台階,立馬聚精會神地講了起來,道:「我聽說許省長和沈省長要外調到其他省了,這樣一來空出兩個位置。許省長雖是副省長,但是省委常委,徐才茂很有可能頂他的位置。而另一個副省長位置,很有可能從地市書記中產生,至於是誰,不得而知。」

    「至於江東市委書記,流傳出多個版本。有人說白宗峰不動,直接入常。還有人說,白宗峰要進京,徐才茂接替。更有甚者說,省委章書記可能會重新啟用省人大副主任邱遠航,說不定他會出任市委書記。」

    此話一出,現場出現死一般的寂靜,持續了十幾秒。馬振和一臉茫然道:「怎麼,都不相信,你看著吧,我的話八九不離十,這都是從內部傳出來的,極其可靠。」

    馬振和唱著獨角戲,其他人習慣性地成為吃瓜群眾。

    類似於這種規格的飯局,三類人是不會參與這種敏感話題的。一類是在場最大的官。今天在場的,官最大的是劉曙光,張志遠和王青川和他級別雖一樣,但對方是老廳長,而他倆一個是新晉廳官,一個是地市官員,自然不可相提並論。作為領導,知道在什麼場合和什麼人說什麼話,事關人事變動和高層領導的事情不會妄自議論,也不會阻止別人談論,安靜傾聽,附和點頭示意。即便知道某些秘聞,誰知道是否隔牆有耳,萬一傳出去,對自己不利。

    一類是當局者。王青川不主動參與話題,很有可能這次也在調整之列,甚至相關領導已經找他談過話,確定了下一步的動向。但一切皆有變數,不到最後一刻誰都不知道結局如何。所以,他持謹慎態度,不該說的不說,沉默總不至於犯錯誤。

    還有一類是局外人。陸一偉作為在場級別最低的官員,自然不在省委調整人事序列。何況他獲取信息的渠道單一,掌握的信息也不太準確,萬一說錯或說漏,傳到某個領導耳朵里,對自己前途不利。他級別不在那裡,不足以掌握話語權。另外,他今天是帶著目的參加飯局的,深諳言多必失的道理。

    而在飯局中比較活躍,能說會道的人,往往是升遷無望,且帶有情緒的人。他們口口聲聲說不在乎,實則比誰都在乎,格外關注。通過這種方式來宣洩情緒,滿足好奇心。

    每個飯局都有一定的目的性,絕不會草率為之。今晚做局的是東勝集團董事長魯東勝,應該是通過王青川邀請到張志遠和馬振和,至於組工幹部楊曉慶為什麼會出現,應該是湊巧,或者和誰關係不錯。

    另外,張志遠能把劉曙光邀請到這個飯局,應該提前做足了文章。甚至有可能不是他邀請的,而是王青川或魯東勝。

    陸一偉驚奇的發現,在場的沒有一個「東湖會」成員,是否在釋放著某種信號?當然,飯局和飯局之間的意義不一樣,不能肆意揣測。還有,「東湖會」的核心要員在調整範圍內,在敏感時期是不會出來參加這種無意義的飯局的。

    說者無意,聽者有心。剛才馬振和的話讓陸一偉吃了一驚,不管是否為真,釋放的信號有些不友好。沈省長要走,這對張志遠來說並不是好消息。畢竟跟了三四年的老領導,他這一走就沒人為他說話撐腰了。

    有沒有一種可能,沈廣明在早些時候就知道要調走的消息,臨走之前將張志遠安頓了。反過來說,白宗峰也是不是提前得知要走的信號,所以突擊將自己提拔。谷未區沒弄成,想辦法也給了個縣委書記,算是臨行前的交代。

    越接近事情真相,越感到后怕。如同黎明前的黑暗,無法知道天亮之後將會發生什麼。

    還有邱遠航,這個人物最近一段時間頻頻在電視上露面,難道真如馬振和所說,要重新起用?

    種種疑問,讓這頓飯吃得索然無味。不只是他,其他人都心不在焉,最後草草收場。

    吃過飯,魯東勝安排了其他娛樂項目,除了馬振和響應外,其他人都借口有事匆匆離開。

    出了會所,張志遠沖他遞了個眼色,陸一偉趕緊上前,帶著他來到劉曙光跟前小聲道:「劉廳長,一偉向和您彙報下工作,您看……」

    劉曙光停住腳步,看了看陸一偉尋思片刻道:「哦,這樣吧,明天上午9點來我辦公室吧。」

    「謝謝劉廳長。」

    劉曙光鑽進車一溜煙離去,陸續送走其他人,張志遠示意上他的車,找了處僻靜的茶館停下來,進入二樓包廂。

    只剩下倆人,在飯桌上不能說的話現在可以暢所欲言。坐定后,陸一偉為其點燃煙道:「張書記,今晚邀請劉廳長是不是有點冒失,看著他不是太開心。」

    張志遠寬慰道:「沒事,他就是不露聲色之人。在場的他都是認識,也比較熟,若不然也不會赴宴。倒是馬振和不太會說話,戳中了劉廳長的要害部位。」

    「哦,劉廳長可能也要動?」

    張志遠眯著眼睛點點頭道:「這段時間個個人心不穩,坐立不安,誰都想借著這次大調整動一動,挪一挪位置。劉廳長今年54了,如果不抓住這次機會,恐怕就再也沒機會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