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266 剪去羽翼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1266 剪去羽翼字體大小: A+
     

    「哦,那他可能去哪?」

    張志遠搖頭道:「這次調整是章書記說了算,底下的人誰都不知道他的意圖。而且前段時間的談話名單中沒有劉廳長,會不會動,還是另一說呢。」

    見陸一偉心事重重,張志遠又道:「你的事要抓緊了,趁著劉廳長還在,還能說上話,如果他一走,換了別的人,那就不太好說了。另外,不單單是劉廳長這裡,還得去省發改委那邊走動走動,如果交通廳同意,發改委不立項,還是行不通。發改委那邊可以找找徐才茂書記,如果你說不動,找找郭金柱書記,他們關係不一般。」

    「還有,立項還要上省政府常務會通過,列入年度發展計劃,這一系列操作下來相當繁瑣,如果時間抓得緊,趕在兩會前全部辦下來就不錯了。再加上這段時間人事調整,恐怕操作起來有一定難度,你要提前做好心理準備。」

    陸一偉倒吸一口涼氣,道:「這麼說有點晚了?」

    張志遠彈彈煙灰道:「也不算晚,關鍵是時機不太好。保持一顆平常心吧,如果弄不成也不要氣餒,等人事定下來再說。」

    陸一偉不甘心地道:「如果錯過這次機會,恐怕就要等到明年了。我能在龍安待多長時間還不知道,想抓住有限時間為當地辦點實事。」

    張志遠看著他微微一笑道:「有想法固然是好的,切不可操之過急。立項是一方面,至於能不能動工實施又是一方面,一步一步來吧。明天先去見見劉廳長,看他這麼說。」

    「您不陪我去?」

    「我都提前和他說了,你直接找他談就行。」

    「哦,那要不要打點一下?」

    張志遠擺手道:「暫時不要,隨後再說。現在打點無疑是往槍口上撞,要是留下什麼把柄適得其反。放心吧,劉廳長是我的老師,這個面子還是給的。」

    陸一偉鬆了口氣道:「那行,明天我再去拜訪拜訪郭書記,既然要做,就想盡辦法將此事促成。」

    看著他的韌勁,張志遠倍感欣慰,彷彿看到了自己當年的影子。道:「在那邊還行?」

    在他面前陸一偉不端著,不過也不想表現出脆弱的一面,目光迥異道:「還行吧。」

    張志遠端起茶杯呷了一口,看著他道:「上次的事處理的還算及時,沒有造成惡劣影響,走得什麼關係?」

    陸一偉心裡一緊,小心翼翼道:「福勇幫我跑的,從中央下來的。」

    「哦,怪不得。這麼大的事能在短時間內銷聲匿跡,瞬間平息,要不是有人在背後說話肯定不可能高高舉起輕輕放下的。聽說章書記因為此事在辦公室拍了桌子,解決了就行。」

    陸一偉擔心他心裡有顧忌,連忙道:「張書記,我是不想給您添麻煩,所以……」

    張志遠明白了,擺手道:「你和我沒必要如此,不存在,目的只有一個,事情辦了就行。說句實話,我的能力有限,還夠不著章書記,讓我辦肯定辦不了,只能通過沈省長和趙省長遞話,趙省長和章書記的關係很微妙,不見得能說上話。」

    提及沈廣明,陸一偉湊上前壓低聲音道:「沈省長真的要動?」

    張志遠變得警惕起來,四周看看不放心,示意陸一偉關上門,道:「並非謠言,已經定了,xx省組織部長。」

    「哦,那白書記呢?」

    張志遠撓撓頭道:「他的情況我也不太了解,可能還沒最終敲定。也許他已經知道了,不說而已。兩種傳言,一種是回原單位,建設部,具體職位不清楚。還有一種是去南江省,不過前者的可能性較大。總而言之,留在西江省基本無望。」

    得知白宗峰要走,陸一偉心裡空落落的,好歹伺候了三年多的領導,說走就走了,沒有一絲防備。走得如此匆忙,實在太詭異。道:「這是正常調動,還是對他的工作不滿?」

    張志遠眉頭緊蹙,將煙頭揉碎丟進煙灰缸道:「怎麼說呢,對他不滿是肯定的。你想啊,企業搬遷早在兩年前就啟動了,到現在還沒完成,進展相當緩慢,影響了其他工作的推進。你在老白跟前,應該知道企業搬遷意味著什麼,已經有不少開發商進駐江東市準備舊城改造,就因為此項工作影響了全局,章書記能不生氣嗎。可以說,對其早就不滿,一忍再忍,拖到了現在。」

    「跳出江東看全局,你會發現另有奧妙。剛才提到,章書記和趙省長關係微妙,沈省長和白宗峰相繼調離,能看出其中的信號嗎?」

    陸一偉立馬明白,低聲道:「這麼說,章書記在剪去趙省長的羽翼?」

    張志遠閉上眼睛道:「只可意會不可言傳。」

    陸一偉算是明白了,章秉同在下一盤大棋,提拔一批自己人,然後削弱趙昆生的權力,以便控制大局。看來,無論大小官場,每天都在上演不見硝煙的戰爭。而越往上走,戰爭手段越高端,遠比一個小縣城鬥爭更加激烈。而更擔心的是,這場戰爭會不會波及到他,看不清局勢。

    「今晚馬廳長說得可信嗎,邱遠航真的要接替白宗峰?」

    張志遠睜開眼睛道:「有這樣的傳言,但有沒有可能就另一說了。按照慣例,進入人大政協基本就退居二線了,鮮有再走到一線,至少我知道沒有。不過什麼事情都有個萬一,邱遠航和章書記走得比較近,打破先例重新起用也是有可能的。」

    陸一偉不由得緊張起來,當年因為高新區的事間接地得罪了邱遠航,雖然從來沒找過他的麻煩,誰知道以後會不會在背後使絆子,無從得知。

    張志遠猜透了他的心思,寬慰道:「不管邱遠航到什麼位置,保持一個平常心。當年的事又不是你造成的,只是中間存在誤會。瞅個合適的時機,做個局,說兩句軟話,給個台階下,也就沒什麼事了。這件事,還得找郭金柱書記,他們的關係相對不錯。」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