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902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902字體大小: A+
     

    「你說陸一偉還開有煤礦?證據確鑿嗎?」許壽松得知這一消息后異常振奮。

    「千真萬確!」副市長劉澤清鑿鑿道:「此次現場會來自於東州市東成煤礦的200萬元捐贈款即是他所開的煤礦。」

    這是個非常重要的信息,許壽松不敢輕舉妄動,他需要確鑿的證據,道:「把情況詳細說說。」

    劉澤清道:「那天我們去了東成煤礦,借陸一偉的名義接觸了煤礦主。那小子也爽快,我套了幾句就全說實話了,他說這煤礦幕後的老闆就是陸一偉。後來我四處打聽,這個煤礦主李海東和陸一偉的關係非同一般,更有說服力。」

    「哦。」許壽松沒想到陸一偉還有這一手。年紀輕輕,鴻運官途,馳騁商途,可謂是人生贏家。要不是站到了對立面,這種人才一定要拉到自己陣營大為重用。

    許壽松幹了一輩子紀檢幹部,辦案無數,倒在他手裡的數不勝數,比自己官大的省部級官員照樣倒在他腳下,何況一個區區縣處級幹部,簡直小菜一碟。

    可陸一偉的身份不一般,千絲萬縷牽扯太過關係,稍不謹慎極有可能讓他翻身。所以,要辦就要辦成鐵案,絕不留給對方任何翻身機會。而支撐鐵案的內容,就是確鑿無疑的證據。

    陸一偉這小子實在聰明狡猾,既然有能力亦官亦商,肯定不會留下任何把柄。就好比開煤礦一事,僅僅靠口說,完全不成結論,強有力的證據呢?

    想到此,許壽松坐起來道:「這事還需要進一步調查,我要得不是這些,而是找到蛛絲馬跡,哪怕對方露出一點小小的馬腳,就為這事撕開一個口子。到時候,你全身而退,剩下的就交給我來。」

    「明白!」劉澤清一點就透,道:「這些天我密切注意該煤礦的動靜,想辦法弄出點東西來。」

    「嗯。」許壽松靠在椅子上語重心長地道:「澤清啊,俗說話打蛇要打七寸,這人也是一樣道理,要不按兵不動,要動直接置對方於死地,容不得翻身動彈。這段時間我剛到西州市,對當地的情況還不熟悉,過段時間會大刀闊斧調整人事。而你,是首選之一。」

    劉澤清聽后,頓時眉飛色舞,連連感激道:「許書記,我很希望也很樂意為您服務和效勞。」

    「哈哈……」許壽松仰天長笑,道:「這就對了嘛,記住,我這人特別重情義,只要你跟著我干,絕不會虧待你的。」

    劉澤清心裡甭提多高興,道:「西州市在郭金柱的領導下,經濟沒上去,反而把官場搞得烏煙瘴氣,早就該整飭一下了。」

    「這不開始了嘛。」許壽松道:「不急,一口吃不成胖子,我們有的是時間,慢慢來,一點一點往外挖東西,總會有收穫的。還有其他的嗎?」

    劉澤清道:「我還去找了捐贈晚會的大財主,果不其然,對方如今是南陽縣的首富,與陸一偉是拜把子兄弟,至於有沒有權錢交易,暫時沒有證據表明。」

    「嗯,還有呢?」

    劉澤清想了想道:「用人方面到符合正常程序,沒找到違規現象。不過他從南陽縣帶來一個人,叫周大科的,現在是淮生中學校長。淮生中學原先是東關中學,因陸一偉找到當地在外做生意的余淮生,捐贈了一筆錢,即改成淮生中學。此後,陸一偉陸陸續續撥給該中學不少錢,我覺得這裡面可以做點文章。」

    「嗯,你這個思路完全對!」許壽松點頭稱讚道:「好好地挖,一定要挖出點貨真價實的東西來,讓他心服口服。」

    劉澤清走後,許壽松坐在辦公桌前抽著煙沉思,回味著到西州市前省委章書記與自己的一席談話。

    「壽松啊,此次讓你去西州市,有什麼想法嗎?」

    許壽松壓根沒想到這輩子能成為正職,何況是一方諸侯,簡直是痴人做夢,因為他得罪的人實在太多了,上頭壓根沒人替他說話。好在章秉同一直看好他,才有了出頭之日。

    許壽松戰戰兢兢地道:「章書記,我到了西州市一定會大力振興經濟,大刀闊斧進行改革,將西州市帶到一個新的發展高度。」

    「不不不!」章秉同搖搖頭道:「你還是沒理解我的意思,看來你的思想覺悟還有待提升啊。」

    許壽松心裡一慌,不知所以。

    章秉同突然用刀一般的眼神望著許壽松道:「西州市地理位置偏僻,境內無礦產資源,基礎薄弱,還談什麼發展。幾任領導都視該地為棄子,你一個紀檢幹部又有何能耐改變現狀?反過來說,你懂經濟嗎?」

    一席話讓許壽松面紅耳赤,紅著臉低頭不語。

    章秉同直言不諱地道:「你幹了一輩子紀檢幹部,讓你去西州市就是要發揮特長項,好好地把當地官場整飭一番。通過這次現場會,我發現西州市存在很大的問題。比如說官員們精神面貌不好,思想嚴重滯后,而且有大肆揮霍公款的嫌疑。一個現場會,就整的動靜這麼大,錢從哪裡來的?有必要請同一首歌來嗎?」

    「這說明什麼問題,說明他們的心思根本沒放在發展上,而是變著法子拍馬屁。哼!花老百姓的錢他們不心疼,我就得讓他們心疼一下。特別是那個叫什麼陸一偉的,年紀輕輕不學好,一定要好好查一查他,正好藉此樹立你的威信。至於郭金柱,你查到的證據暫且壓著,別輕舉妄動,時候到了我會告訴你的。」

    帶著「光榮」的使命來到西州市,不知是喜是悲。在別人眼裡,自己始終是個紀檢幹部,除此之外,毫無能耐。許壽松其實也想證明一番,自己不單單搞紀檢有一手,搞經濟同樣出色。然而,對方根本不給任何機會。

    領導的話該聽還得聽,但他要證明一下,自己干其他的同樣能幹好。所以他腦海里除了想怎麼整人外,還盤算著怎麼搞地方經濟。但無論如何絞盡腦汁,始終捋不出任何頭緒,決定求救在國外學外貿經濟出身的兒子許磊。生性多疑之人,除了自己人外誰都不信任。

    許壽松要查他,讓他去查吧,但正常工作還得開展。陸一偉沒有因為此事打亂了陣腳,適時啟動了打造「柞蠶之鄉」工作。

    至於社會的流言蜚語,陸一偉沒有正面回應。在一次大會結束后他補充道:「縣裡有沒有錢和你們沒關係,希望你們不要聽信謠言,另外也希望你們遵守政治紀律,不該說的話不要說。下個月的工資依然按時發,縣裡要開展的工作繼續做。」說完,重重地把話筒往桌子上一丟,音響發出刺耳的響聲,一些人趕緊捂耳。這一壯觀場景,倒像是集體投降,實在滑稽可笑。

    陸一偉再次與堇色公司總經理陳仲期談判。聽聞陸一偉的想法后,陳仲期直言不諱地道:「陸書記,我知道你心裡怎麼想,但我們是商人,而不是慈善家。如果你們缺少技術,我可以出資請專家前來指導,但要我們出資扶持農戶養蠶,我想,任何一家企業都不會如此做的。即便我出於個人關係,報到集團也不會同意的。」

    陸一偉解釋道:「陳總,我知道這對你們企業有些不公平,但我做的一切除了為當地百姓著想外,更多的是為了你們公司啊。產量上不去,企業會有發展嗎?」

    陳仲期苦笑,雙手一攤道:「陸書記,你真以為我們公司跑到這地方是為了賺錢嗎?」

    聽到此話,陸一偉愣怔。

    陳仲期見自己差點說漏嘴,連忙道:「我的意思是前期根本不會賺錢,養蠶誰不會,關鍵是提煉加工,目前我們的設備還沒安裝,職工培訓還未結束,真正投入使用要到明年了。所以……」

    「我們可以先替你養蠶啊。」陸一偉堅持不懈,想盡一切辦法想把這一項目推進。

    陳仲期無奈一笑,道:「設備都未到,我們收蠶又有何用?」

    陸一偉真誠地道:「陳總,我知道你們公司也難,但黑山縣的百姓更難!我不是為了政績,而是真正想給當地百姓干點什麼,這裡要資源沒資源,種地的收入不高,唯獨養蠶這門技術家家會。這樣吧,明面上你的支持我工作,大量收購蠶,收購后如果你們不用可以轉賣,虧多少到時候我會補給你們。」

    「這……」陳仲期有些難以理解,道:「陸書記,你這是何必呢!」

    陸一偉格外認真道:「我的讓當地百姓看到希望,對未來的生活充滿信心,只要有了希望,才能激發他們更大的潛質,明白嗎?」

    陳仲期聽后無話可說,或許他讀懂了陸一偉這番話,道:「陸書記,你是我見過最認真的官員,也是我見過真正替百姓著想的官員。且不說成功不成功,你能做到這一點,已經非常不容易了。唉!這樣吧,我這個周末回廣州,到時候我和集團董事商量一下,你也知道,我不過是給人打工的,真正的決定權還在上面。」

    「那就拜託你了!」陸一偉緊緊地攥著陳仲期的手動情地道。

    「我真是拿你沒辦法。」陳仲期無奈苦笑地搖了搖頭。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