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901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901字體大小: A+
     

    聽到李海東這番話,陸一偉稍微放鬆了些。潘成軍當初為何走,其實他早就清楚其中個由,壓根不是母親病重,而是李海東給擠走的。剛才聽別人如此說,還是吃了一驚。

    不管怎麼說,李海東是自己一手栽培起來的,看著他鬱郁不得志的樣子一直想為他做些什麼。潘成軍的離開,直接把煤礦交給了他。

    這半年多煤礦經營的怎麼樣,他沒有過問過一次。李海東一開始還彙報工作,後來漸漸就少了。陸一偉並沒有追究原因,因為自己實在太忙了。

    「你找誰?」陸一偉正想著,從屋裡走出來一個男子,差點撞到一起。

    陸一偉指了指屋裡道:「我找李海東。」

    李海東雖喝多了,但陸一偉的聲音他聽得出來,立馬站起來迎了出來,道:「哥,你來了啊。來了怎麼沒給我打電話呢。」

    「打了,沒接通。」

    「哦。」李海東趕緊掏出手機看,罵道:「你看看我這……喝多了,不好意思啊。要不進來一起喝點啤酒?」

    陸一偉往裡屋瞅了一眼,只見不是光著膀子紋身的,就是披頭散髮戴耳環的,一群無職業的小混混。道:「不了,你現在和我回去,我有事找你。」

    「好!」李海東二話不說,進屋拿上衣服鑽進寶馬車裡往礦上駛去。

    到了礦上,李海東麻利地為其泡好茶,道:「哥,你怎麼這麼晚過來,有事?」

    陸一偉問道:「最近有人找過你嗎?」

    李海東想了想,道:「有。」

    「西州的嗎?」

    「是啊!」李海東驚奇地道:「他們說你讓來的,我還好酒好飯招待了他們。」

    「啊?」陸一偉意識到大事不妙,追問道:「啥時候的事?」

    「就昨天啊。」

    「問什麼了?」

    「也沒問什麼。」李海東輕鬆地道:「他們說我捐贈了200萬元,特意過來感謝我,說是你派過來的。」

    「那你告訴我和東成煤礦之間的關係了?」陸一偉愈發緊張,危險即將來臨。

    李海東想了一會道:「好像有,也好像沒有。」

    陸一偉突然發火了,拍著桌子道:「別和我說模稜兩可的話,到底有沒有?」

    看到陸一偉如此生氣,李海東有些害怕,道:「他們剛來時問了我們倆的關係,我就說是同鄉,好哥們。後來喝了酒,說沒說……我有些不清楚。」

    完了!以李海東的大嘴巴,估計是說出去了。陸一偉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實在想扇他兩嘴巴子,站起來指了指又隱忍下來道:「海東啊,我不是和你說過嘛,任何人問起都不準說我們的關係,你……唉!這不是給我找麻煩嘛!」

    李海東還不知道事情的嚴重性,急忙道:「哥,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那一伙人不是你派來的嗎?」

    陸一偉正要開口,又咽了下去。說了也白說,道:「以後不管任何人來,只要問關於我的事,絕對不能提一個字,聽到了沒?」

    「哦。」李海東有些委屈地低下了頭。

    陸一偉坐下呷了口茶,有些著急上火地點上煙,道:「我今天來還有一件事要說。我問你,現在有沒有人要買煤礦?」

    李海東狐疑地道:「有啊,多了去了,煤炭市場行情這麼好,誰都想乘機大賺一筆。就剛才那個亮子,他也想買煤礦。」

    「就他?」陸一偉不信任地道:「以他的能力能買得起煤礦?」

    「這我不清楚,不過他手裡倒是有倆錢,出手也挺闊綽,看著像……」

    「行了!」陸一偉打斷道:「我不管你賣給誰,只要看到錢就行。明天你就打聽,爭取在這個星期把煤礦出手。」

    「啊?」李海東難以置信,道:「哥,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煤礦的效益越來越好,光上半年的利潤都有上千萬,怎麼好好的要出手呢?」

    陸一偉不想過多解釋,道:「你按我說得做就行。但有一點,此事要做得滴水不漏,即便將來有人問起,煤礦是你李海東的,和我毫無瓜葛,明白嗎?」

    李海東木訥地點了點頭。

    「好了!」陸一偉起身道:「明天我找個懂行的人對煤礦進行資產評估,你全力配合。另外,把所有的賬務儘快結清,不要留任何隱患。」

    見陸一偉要走,李海東紅著臉傷感地道:「哥,咱好不容易搞起這麼大的產業,難道就這樣白白拱手讓人嗎?」

    陸一偉咬著牙閉上眼睛,內心難以平復。他怎麼能捨得呢?這個煤礦如同自己的孩子一樣,看著他一天天長大,雖沒有親手帶過,但也是親骨肉啊。轉眼間要骨肉分離,換做誰,誰都一萬個捨不得。

    但又有什麼法子呢?現在已經有人盯上了自己,沒有壯士斷腕的決心和狠心,將來受到的打擊就不止眼前這點利益。

    陸一偉轉身看著李海東道:「海東,有些事不是你我能左右的了的,我是黨員幹部,是不允許經商的。如今已經有人把觸角伸到這裡,打算置我於死地,你說我還敢頂風作案嗎?」

    「……」李海東驚駭,一下子清醒了。

    陸一偉繼續道:「眼下這個節骨眼,我們不能往槍口上撞,及時收手另作打算。煤礦沒了是暫時的,將來我們再尋找其他合適的項目。我既然帶你出來了,一定負責到底,明白嗎?現在你必須聽我的。」

    李海東雖不懂官場的枝枝蔓蔓,但看陸一偉的表情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無奈點頭道:「好吧,我聽你的。」

    從東成煤礦出來,陸一偉就接到牛福勇的電話。

    「陸哥,你在哪?」

    陸一偉似乎預感到什麼,直截了當問:「有人去找你了?」

    「先不說這些,我要見你一面。」

    陸一偉看看錶道:「這樣吧,我現在回東州家裡,你過來吧。」

    一個小時后,牛福勇火急火燎地跑了進來。

    「陸哥,怎麼回事?」牛福勇瞪大眼睛道:「昨天上午來了三四個人說是西州市的,詢問我演唱會的事。」

    陸一偉身子一傾,腦門有些發懵,看來許壽松果然來者不善,刀刀往胸口上戳,鎮定地道:「你說什麼了?」

    牛福勇火爆脾氣上來了,拍著桌子道:「我他媽的自己掏的腰包,自願捐獻的晚會,調查老子幹嘛?我日他姥姥!能說什麼,我直接給轟出去了。」

    陸一偉良久沒有說話,過了一會兒道:「福勇,你和我實話實說,這次晚會你到底花了多少錢?」

    牛福勇靠在沙發上,輕描淡寫道:「也沒多少,下來攏共花了1500多萬元。」

    「啊?」陸一偉驚愕,道:「多少?1500多萬元,你瘋了吧?」

    牛福勇滿不在乎地道:「這點錢算不了什麼,你是我兄弟,還不值這個錢?其實按照正常程序也用不了這麼多錢,可時間緊,臨時和人家談判,肯定要加錢了。而且大牌明星的出場費要單算,這下來還算打了折扣了。」

    好在這筆錢是牛福勇直接掏腰包,而沒有進入黑山縣財政賬上,要是進去了,估計就徹底完了。這裡的問題應該不算太大,道:「行了,這事就這樣過去了,如果將來有人問起,什麼都不知道,好吧?」

    牛福勇要比李海東聰明許多,問道:「陸哥,是不是有人要搞你?」

    陸一偉不想讓別人替自己操心,道:「沒有的事,這不新書記來了,要對賬目進行調查,以便底清數明。你找我就是為了這事?」

    「不不,這不過是捎帶的。」牛福勇道:「陸哥,你還記得我們上次在京城見到的那個金鵬不?」

    「記得啊。」

    牛福勇往前靠了靠道:「你知道他是誰?」

    「不就是個京城混混嘛。」

    牛福勇搖搖頭道:「此人看著不靠譜,卻大有來頭。你知道新任省長趙昆生和他什麼關係嗎?」

    「……」

    牛福勇道:「是他一遠房親戚。這周末他打算把趙省長約出來見面,我想著結交這樣的朋友對今後有幫助,想叫你一起去參加,有沒有時間?」

    聽到扯到這層關係,陸一偉陷入深思。過了許久道:「這次我就不出面了,下次吧。」

    「陸哥,這可是大好機會啊,錯過了就很難再尋找這麼合適的機會了。」

    陸一偉被眼前的事忙得焦頭爛額,道:「到時候看情況吧。」

    「別考慮了。」牛福勇道:「這周末我過去接你,一起過去。」

    陸一偉突然想起另外一件事,道:「福勇,我的煤礦現在要出手,你有沒有心思?」

    「就是東州的哪個煤礦?」

    「嗯。」

    牛福勇撓頭道:「去東州發展我沒有那想法,不過我可以給你介紹個人,價格絕對以最高價出手,都是鐵杆哥們,這你大可放心。」

    「好。」陸一偉道:「那你儘快聯繫,最好最近兩天。」

    「陸哥,你是不是遇到啥事了?」

    陸一偉苦笑道:「現在是好事還是壞事,局勢還不明朗,但未雨綢繆,提前做打算,以應對風雲變幻的局勢!」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