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866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866字體大小: A+
     

    省委書記黃繼陽在元宵節后完成了他在西江省的履職,挪了個位置到了各方面綜合實力較強的資源大省。空出來的位子沒有等多長時間,省長章秉同不出意外出任省委書記,而省長的位置由中央某部委的二把手趙昆生直接空降,開始了他的主政之旅。

    新的班子,新的開始,然而,隨著非典疫情在全國範圍內呈現蔓延之勢,兩位省領導肩上的擔子並不輕鬆。

    年味未散,粵港地區非典疫情全面爆發,從最初的四五例一下子上升到三百多例,而遠離的西江省似乎沒有意識到危險的降臨,依然伴隨著春天的腳步沉浸在新年的余香中。

    而此時,遠在中東的美索不達米亞平原上空氣氛異常緊張,美國虎視眈眈地盯著伊拉克,並下達最後通牒,各聯盟軍的軍艦已經往亞丁灣靠攏,戰爭一觸即發。

    非典,想必每個人都不陌生。是非典型肺炎的一種嚴重急性呼吸綜合征,簡稱「SARS」。臨床癥狀表現為咳嗽、胸悶、發熱、氣促,是冠狀病毒的病變表現。與其他流行性病毒感染一樣,人們起初的認知僅僅停留在一般性感冒發熱,殊不知這是一場席捲全球、不見硝煙的戰爭。

    公元6世紀,第一次鼠疫在全球爆發,每天有將近萬人斃命,持續了五六十年。十八世紀末,肺結核開始盛行,累計死亡人數超過兩億。十九世紀初,西班牙爆發流感,導致全球4000多萬人喪命。

    每種疾病的爆發,起因都異常複雜。不過刨根問底追蹤下來,都不約而同地歸結到動物身上。也就是說,是動物傳染給人類。而此次非典,把由源追查到果子狸身上。至於是不是,不得而知。

    范春芳臨產在即,范榮奎每天忙得焦頭爛額,連回家的時間都沒有。陸一偉本打算陪著范春芳等待兒子的降臨,但當前的形勢並不允許,只能抽空回趟家看看再趕緊返回工作崗位。

    堇色公司投資蠶廠一事因非典疫情爆發而無限期擱置,地處偏遠山區的黑山縣似乎沒有受到這場災疫的影響,怡然自得地過著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世外桃源生活。

    衛生工作不歸陸一偉分管,但省里的領導剛剛調整,即便是沒事做也得老老實實在崗位上待著。都說新官上任三把火,省委書記章秉同上任后的第一把火還沒燒起來,就投身於抗擊非典的戰役中。

    一切都那麼平靜,直到平康市出現了一例疑似非典病人,一下子在全省炸開了鍋。新任省長趙昆生親自到平康市指揮,要求全市上下領導幹部要積極防控,眾志成城,攻堅克難,務必要打好這場防疫保衛戰。

    然而,面對這一新型病毒,所有人都束手無策,不知道該怎麼辦。上級衛生部門沒有下達指導意見,更沒有出台相關採取措施和手段。於是,效仿粵港做法先把疑似病人隔離起來,一大堆醫務工作者站在病人面前一片茫然,該怎麼治,誰都不知道。

    兩天後,這位疑似病人不治身亡,再次讓人們緊繃神經。更恐怖的還在後面,所有接觸疑似病人的人都不同程度地發生了發熱咳嗽,一度引起恐慌。

    平康市常務副市長張志遠還親自接見了病人,並與其握手鼓勵。他並沒有出現類似癥狀,依然被隔離起來。

    得知這一消息后,陸一偉提心弔膽,第一時間打給了張志遠詢問情況。

    張志遠在電話那頭安慰道:「握一下手也不傳染,放心吧,我沒事。不過,你雖在黑山縣,切不可掉以輕心,要時刻提防著。」

    與張志遠通話結束后,陸一偉再也坐不住了,起身走到嚴步高辦公室建言獻策:「嚴書記,西江已經出現病例而且死了人,我們也不能坐以待斃,應該及早部署,著手投身這項工作。」

    嚴步高辦公室養著很多名貴花木,尤其是那盆紅豆杉,據說是從四川一棵萬年紅豆杉上剪下來的,極其名貴。嚴步高視它如同親兒子般對待,一天到晚悉心照料,哪怕出差也要特意叮囑交通員,讓其澆水。然而,養活了將近一年,紅豆杉不知是適應不了環境還是種植有問題,有一半的樹葉已經變成枯褐色。

    嚴步高正因為紅豆杉而生悶氣,陸一偉偏偏這時候打擾他,有些惱火地道:「一偉啊,你急什麼啊,不過才死了一個人,有什麼大驚小怪的。關於非典的知識,電視里天天播,都說是人傳人,只要不接觸病人,那能傳染上。難不成平康市的空氣飄到在黑山縣?這也不可能啊,咱又不是下風口。」

    「嚴書記,我聽我岳父說這次非典不同尋常,我們真應該及早準備了。」陸一偉苦口婆心勸說道。

    嚴步高把水壺放下,轉過身看著陸一偉道:「一偉,我知道是為我們縣好,但上級還沒有相關文件下來,你讓我怎麼做?全城戒嚴?這樣做勢必會引起更大的恐慌,再等等吧,看看上級部門怎麼說。」

    「可是……」

    「別說了,該怎麼做我心裡清楚。」嚴步高一伸手打住道:「對了,你老婆是不是快生了?」

    「嗯。」

    「好事啊。」嚴步高道:「這樣吧,我給你放幾天假,回去好好陪陪老婆,縣裡的事你不必操心。」

    陸一偉沒想到嚴步高來這一手,無奈地搖了搖頭走出了辦公室。

    回到辦公室,陸一偉給淮生中學校長周大科去了個電話,詢問學校的情況。

    「放心吧,陸書記,自從南方爆發后我格外小心,尤其是食堂幾乎是一天一消毒,以前是公用餐具,現在都讓學生自帶了。」

    聽到周大科已經著手準備,陸一偉鬆了口氣,人員密集地方最容易染病。叮囑道:「一旦發現有人發熱咳嗽,立馬上報並採取措施。」

    「好的,我知道了。」

    打完電話,陸一偉坐在辦公桌前無所事事。正想著給范春芳打電話時,岳母孫春雲已經來了電話。

    「一偉,你趕緊回來,芳芳有點發燒咳嗽,我怎麼看都與非典病人相似。」

    「啊?」陸一偉的心一下子提到嗓子眼,一邊下樓一邊道:「媽,你別急,我馬上回去。」

    回到江東市家裡,陸一偉幾乎奔跑著衝上了樓。氣喘吁吁地進了門,直奔卧室。

    看到陸一偉回來了,范春芳費力地翻過身,捂著嘴巴示意陸一偉退後,道:「一偉,別過來……咳咳咳……」

    見范春芳如此,陸一偉一個趔趄慌了神,意識到恐懼的來臨。回頭問孫春云:「媽,你給她量體溫了嗎?」

    「量了,三十九度四。」

    陸一偉的雙手開始顫抖,他盡量保持冷靜道:「你和爸說了嗎?」

    孫春雲焦急地道:「這個老東西,我給他打了無數電話,一直無人接聽,這才趕緊給你打電話。」

    「不能等了!」陸一偉當機立斷道:「立馬送春芳去醫院。」

    「不行!」孫春雲攔著道:「芳芳馬上要臨產,要是去了醫院肯定要隔離,萬一有個三長兩短的,我不放心啊。」

    「都啥時候了還想那些,趕緊走!」說著,顧不上傳染的危險,走過去抱起沉重的范春芳就往樓下走。

    「一偉,你放開我,小心傳染給你……」范春芳不停地撲騰,然而陸一偉有力的雙手如同鉗子般緊緊抱著,不顧一切衝下了樓。

    到了就近醫院,醫生一聽到有病人發熱咳嗽,紛紛面色大變,避而遠之。急症室的醫生直截了當道:「我們這裡醫療水平有限,還是請你到省人民醫院吧。」

    都到了火燒眉毛的時候,陸一偉本想和他們理論一番,但范春芳的病情重要,又上車拉著前往省醫院。

    省人民醫院已經進入一級戒備狀態。昔日繁忙的景象一下子變得冷清許多。原先大門口人來人往,暢通無阻,如今大門緊閉,還有武警站崗。院子里鮮有穿白大褂的醫生路過,都是全副武裝,快速離開。此外,還專門開通了發熱病人通道,幾乎集全院力量都在為這場戰役準備著。

    一聽到有發熱病人,省醫院的大夫神色緊張,十來個帶著口罩穿著防護服的護工圍上來,先是噴了消毒水,緊急送往發熱門診。

    通過一系列檢查,擔心的事終於來臨了,范春芳被確定為非典疑似病人,孫春雲頓時眼前一黑,當場暈了過去。

    陸一偉同樣震驚,這怎麼可能?

    還不等他來不及反應,范春芳被推進了重症監護室,與此同時,陸一偉和孫春雲也被隔離起來。

    孫春雲不幹了,與醫生理論道:「你們這是什麼破醫院,我女兒不過是感冒發燒,你們憑什麼診斷為非典?」

    主治醫師耐心地解釋道:「請您不必驚慌,我們不過是初步診斷,並沒有確診。今天晚上,一批專家將從京城趕來,到時候再給你女兒會診。如果不是,就按一般的感冒對待,吃點葯輸點液就行了。如果是,我們再確定新的醫療方案。」

    孫春雲惱火了,拍桌子道:「還要等到晚上?這是什麼意思?你知不知道我女兒馬上要臨產,要是有個三長兩短的,你們擔得起責任嗎?」

    醫生道:「正因為你女兒情況的特殊性我們才特殊對待。不僅你女兒,還有十幾個病人等待確診,請你務必要冷靜。」

    「冷靜什麼?」孫春雲指著醫生道:「你現在把我女兒放出來,我們不看了。」

    「這不行。」

    「什麼?」孫春雲瞪大眼珠子道:「知道不知道我是誰?去把你們院長叫來。」

    醫生並不認識孫春雲,道:「請你冷靜,不管你是誰,只要是病人,我們都一視同仁,希望你積極配合。」

    陸一偉在一旁攔著孫春雲道:「媽,你別生氣,咱還是聽醫生的吧。」

    孫春雲突然蹲在地上大哭起來,道:「我這是造的什麼孽啊……」

    就在這時,走廊里傳來一陣密集的腳步聲。不一會兒,范榮奎神色凝重地進來了。看到孫春雲和陸一偉,愣在那裡半天回不過神。

    「你們……你們怎麼來了?」

    孫春雲看到范榮奎,一下子站起來撲過去捶打道:「你個死東西,一天到晚不著家,打電話不接,你女兒生病了都不聞不問,你還算這個家的人嗎?」

    范榮奎一頭霧水,眼神望向了陸一偉。

    陸一偉上前解釋了一番。

    范榮奎的血壓蹭地上來了,要不是旁邊的工作人員扶著,估計和孫春雲一樣倒地下了。就在剛才,范榮奎剛從省長辦公室彙報結束走出來,就接到省醫院的電話,說又有新增病例。他這個衛生廳常務副廳長,主抓這項工作,能袖手旁觀嗎?顧不上回單位急匆匆來到醫院。讓他沒想到的是,新增病例居然是他女兒。

    現場的人都知道事情原由了,紛紛閉嘴不談。

    范榮奎剛才還是凜然威風,給陪同人員召開現場會,傳達趙省長指示精神,轉眼間身心憔悴,回頭握著醫院院長的手道:「老李,你無論如何要幫我女兒渡過這個難關啊。」

    李院長臉色凝重,道:「范廳長,請你放心,專家馬上就到,今晚我親自組織專家連夜會診,儘早拿出解決方案。」

    范榮奎也開始變得不理智,道:「你剛才說專家晚上才到,等不及了,務必要在下午前趕到。」

    「這……」李院長有些為難。

    范榮奎對旁邊的工作人員道:「你現在立馬給衛生部打電話,就說西江省情況危急,請他們馬上讓專家下來。」

    「好的。」工作人員麻溜地出去打電話了。

    范榮奎作為西江省抗擊非典領導小組辦公室副主任,對該疫情的可怕程度了如指掌。一再叮囑院長,希望他們及早醫治。

    院長知道病人的特殊性,想了一會道:「范廳長,要不這樣吧,我現在馬上與相關專家視頻通話,遠程會診。」

    「好,你馬上去。」

    陸一偉和孫春雲被隔離起來,經過一系列檢查后,並無大礙。但由於與病人接觸過,需要觀察一段時間。

    陸一偉在隔離房焦急地徘徊,迫切想知道範春芳的情況。

    實在等不及了,陸一偉走出隔離房來到重症監護室門外想進去,卻被醫護人員攔了下來。

    「同志,你不能進去。」

    陸一偉推開醫護人員強行要進,道:「我妻子現在身邊不能沒有人看守,我的進去。」

    「同志,你冷靜點好不好?」醫護人員道:「當下不同尋常,要是放進去,你也傳染上怎麼辦?你不怕死嗎?」

    一個「死」字,讓陸一偉渾身哆嗦了下,急得握緊拳頭,卻幫不上任何忙。他把一醫護人員叫到一旁問道:「醫生,我問你,假如,我說假如,假如我妻子真的確診了,那孩子會不會……」

    「不排除這種可能性。」醫護人員直截了當道:「血液是傳播疾病的主要渠道,你想啊,孩子現在還靠母體的血供給,如果她有問題,孩子能沒事嗎?」

    聽到此話,陸一偉快要瘋了。要是失去了妻和子,他活著還有什麼意義呢。今天奮鬥的一切,還不是為了一家人將來好好生活,可……事情就這樣發生了。怎麼老天爺總和自己作對,到底做錯了什麼?

    陸一偉靠在牆望著進進出出的醫護人員,遠處的房間傳來一陣凄慘的哭聲,他的心如同被人捏住一樣,牙根咬得發疼,似乎看到了死神從眼前飄過。

    他做出了個大膽的決定,乘著醫護人員都跑到隔壁房間間隙,他一下子推開門,沖了進去。

    躺在病床上范春芳看到陸一偉進來了,驚訝地張大了嘴巴。用盡全身力氣怒吼道:「一偉,你瘋了嗎?你快出去!」

    陸一偉已顧不得那麼多了,坐在病床前緊緊地攥著范春芳的手道:「春芳,我不能離開你。」

    瞬間,時間停止。范春芳的眼淚如同決堤的海奪眶而出,撫摸著陸一偉的臉頰道:「一偉,你怎麼這麼傻啊,這病會死人的。」

    「死也要死在一起。」陸一偉已經做出了決定,道:「如果你和孩子都不在了,我在這個世界上還有什麼意義。」

    「不!」范春芳突然推開陸一偉,指著門道:「你快走,我不允許你這樣做,你太自私了,你還有父母親,還有女兒,難道你捨得拋棄他們嗎?咳咳咳……」

    陸一偉異常冷靜地道:「春芳,我說過,無論何時無論何地都會好好保護你,即便將來有不測,我也願意與你共同承擔。」

    都說患難見真情,而陸一偉的舉動足以說明一切,范春芳除了感動只有感動,捶打著道:「一偉,我求求你了,你快走吧……」說著,爬在床上嚎啕大哭起來。

    這時,醫護人員進來了,看到這一幕傻眼了。愣怔了幾秒后,迅速拿起牆上的電話彙報道:「李院長,范廳長的女婿闖進了重症監護室……」

    打完電話,醫護人員走過來道:「同志,你這是何必呢。走吧,你還得重新檢查。」

    陸一偉站起來道:「醫生,我妻子需要我,請你允許我多陪陪她吧。」

    醫護人員被這份愛情給感動了,無奈地搖搖頭走出去了。

    等待是痛苦的,一直到下午專家還沒來。

    范春芳的病情愈加厲害,陸一偉急得團團轉。李院長來了好幾次都無計可施,只能等專家了。

    「一偉,你去問問醫生,如果現在剖腹產還來得及嗎?我怕我堅持不了多久了。」范春芳有氣無力地道。

    「別說傻話了。」陸一偉安慰道:「你一定會沒事的。」

    「我真的堅持不住了。」范春芳不知是真的,還是被恐懼的氣氛給嚇蒙了,道:「我必須把兒子給你生下來,這樣,我走了也沒有遺憾了。」

    陸一偉悲痛欲絕,一時間找不到合適的話語安慰她。道:「快了,專家馬上就來。」

    范春芳突然從床上坐起來把輸液管拔掉,下床道:「你不去我去。」

    「春芳!」陸一偉拉住道:「你能不能冷靜一點?」

    「我能冷靜得了嗎?」范春芳第一次沖著陸一偉發火,道:「這是生死攸關,不是開玩笑,我可以掌握生死,憑什麼讓我兒子也跟著遭罪?」說完,走出門對醫護人員道:「醫生,請你立馬給我安排剖腹產手術。」

    無論醫護人員怎麼勸說,范春芳都不聽。范榮奎在外面得知情況后,隔著門勸說道:「芳芳,你要冷靜點,專家馬上就來,放心,你和孩子都會沒事的。」

    人最恐怖的無疑是知道自己的生死,范春芳沒有選擇的餘地,而她不能把肚子里無辜的孩子一併連累。僵持不下,范榮奎最終妥協,同意動手術。

    就在范春芳推進手術台時,專家及時趕到。來不及歇息,立馬組織對范春芳進行全面會診。經過長達三四個小時的緊張會診,得出的結論讓所有人鬆了口氣,只是普通的感冒發燒,身體里的細胞並沒有發生病變。

    得知范春芳沒事,陸一偉喜出望外,坐在病床上大口大口地喘氣。身體的肌肉鬆懈下來,全身乏力,一下子躥到地上,很長時間都軟的坐不起來。

    面對死亡,所有人都害怕,沒有一個人能擺脫得了世俗,這是人本能的反應。

    然而,事情並不輕鬆。范春芳由於受到驚嚇,羊水破裂,肚子里的孩子要提前出生了。

    又是漫長的等待,終於在凌晨五點多伴隨著一陣嬰兒哭聲劃破了黎明的沉寂。

    頭頂上的「正在手術」燈熄滅的瞬間,陸一偉感覺時間停止了。

    醫生走出來報知母子平安,陸一偉完全沒有聽到,機械般地衝進了病房,看到滿頭大汗的范春芳奄奄一息躺在病床上。

    孫春雲激動地掩面而泣,對旁邊的范榮奎道:「老范,你快給咱外孫取個名字吧。」

    范榮奎苦思冥想半天道:「我看叫陸朗吧。他出身在朗旦,我希望他長得朗秀,過得朗暢,做人朗照,為人朗心,處事朗練,更希望他健健康康,開開朗朗。」

    「這個名字好,一偉你的意見呢?」孫春雲對陸朗這個名字非常滿意。

    陸一偉也覺得不錯,點頭道:「我覺得挺好,小名叫朗朗。」

    「哈哈……朗朗,好聽!」一家人在一天中經歷了悲喜交加,生死離別,讓他們更加珍惜彼此。

    對於陸一偉的做法,讓范榮奎和孫春雲很是感動。孫春雲偷偷問范榮奎:「老范,如果是我得了病,你會向一偉不顧生死陪伴我嗎?」

    「我……會的。」

    范春芳與死神擦肩而過,陸朗就在這肆虐的「戰火」中出生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