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865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865字體大小: A+
     

    就在這時,走廊里傳來一陣有節奏的「噠噠噠」高跟鞋響聲,金鵬豎起耳朵一聽,臉上露出一絲狡黠而怪異的微笑,打了個響指道:「得嘞,來了!」

    還未見其人,一股濃郁而刺鼻的香水味穿過古老的四合院繞樑越窗飄了進來。牛福勇瞪得眼珠子老大,直勾勾地盯著大門口,喉結不停地涌動著,似乎有一雙透視眼,已經看到了門外的「大明星」。

    金鵬起身走到門口,親自打開門,一個濃妝艷抹的妖嬈女子跨了進來。進門看了看,用手裡的包拍了下金鵬道:「我說鵬子,大過年的我應酬不斷,剛才我還和張寶剛導演談新戲的事,一個接一個的電話催,就像催命似的,快趕死我了。」

    金鵬堆著笑臉,天生一副奴樣,自覺把腰彎了下來,像伺候老佛爺似的雙手扶著女子的胳膊扶了進來,道:「我的姑奶奶唉,您可算來了,今晚可是有重要客人。」

    女子誇張地扭著胯子,用輕蔑高傲地眼神挑了一下,臉上露出不屑的表情道:「這哪有重要的客人啊?」

    金鵬指了指兩位,道:「姑奶奶,這兩位大老闆專程從西江趕來,專門邀約你吃頓飯,你說重要不重要?」

    女子把包放在桌子上,將披著的貂皮大衣掛在椅子上,雙手一抹鮮紅色的超短裙,坐下來看了一眼牛福勇,快速收回眼神道:「大老闆?多大的大老闆?個個都說是大老闆,我見多了。」

    而此時的牛福勇眼珠子都快飛出來了,眼睛像掃描儀似的上上下下打量著女子,壓根沒聽到對方在說什麼。

    金鵬岔開話題道:「牛哥,陸哥,我給你們介紹一下,這位就是我說的大明星,叫關穎,滿族人,按照我們滿族的姓氏是瓜爾佳氏,后取『關』為姓。像香港著名影星關之琳都屬於一支的。」

    牛福勇急不可耐地伸出手欲與握手,誰知關穎眼珠子飛到天上去了,看都不看一眼,自顧拿著小鏡子在那裡補妝。

    從關穎一進門,陸一偉就關注著這位所謂的「大明星」。一頭棕黃色波浪卷頭髮碧波蕩漾,臉上如同刮膩子似的塗了厚厚的粉底,眼睛上帶著長長的眼睫毛顯得極其誇張,濃艷的口紅如同菜市場懸挂著的臘腸,身材倒是不錯,但說是美女,實在有些牽強。不過人家頭上頂著光環,身份自然不同。

    陸一偉並沒有像牛福勇沒見過世面似的貪戀女色,而是端著茶杯冷眼觀察著關穎的一舉一動。

    「真是瞎耽誤功夫!」關穎似乎對牛福勇厭惡無比,將小鏡子放進包里道:「我還以為什麼重要客人了,行了,快點吃飯,有事說事。」

    金鵬見氣氛不對勁,爬在關穎耳邊嘀咕了幾句,關穎立馬態度大變,笑盈盈地看著牛福勇道:「你是煤老闆?」

    牛福勇見關穎和自己說話,激動地直搓手,點頭道:「小本生意,剛夠養活自己。」

    「哎呦喂!你就別謙虛了。」關穎一隻手搭在牛福勇肩膀上,眼睛里似乎有鉤子,把牛福勇的魂都給勾走了,道:「小妹不是牛老闆大駕光臨,剛才失禮了。那這位是?」

    「陸老闆。」金鵬趕緊介紹道。

    「陸老闆啊!」關穎故意把音調拖長,一隻手伸過來,眉來眼去道:「沒想到陸老闆這麼年輕,而且長得標緻,初次見面,以後可得多加關照啊。」

    陸一偉伸出手意思了下,並沒有牛福勇表現得饑渴。

    飯菜上桌,這回輪到關穎吹牛皮了。做作地道:「就在剛才,我和張寶剛導演,還有李雪健老師、陳道明老師,還有梅婷姐談新戲的事。張導說了,這部戲將由我擔任女一號,梅婷姐為我配戲,重點要把我打造成中國新生代實力偶像明星,戲年後就開拍,可有的忙咯!」

    關穎這個名字,陸一偉壓根就沒聽過,更別說是什麼大明星了。故意問道:「請問關小姐主演的這部戲叫什麼名字啊?」

    關穎面不改色心不跳道:「戲名還未定,處於保密階段。你是不知道啊,那些小報記者就像蒼蠅似的,嗡嗡嗡四處打探消息,要多討厭就多討厭。張導說了,這部戲將在下半年央視黃金劇場播出,投資巨大,場面宏大,絕對值得一看。既然你想知道,我給你透露一點點也無妨。該劇以民國為背景,展現在炮火紛飛年代的凄美愛情故事,就和《情深深雨蒙蒙》似的,但絕對比他要好看。」

    「哦。」陸一偉附和道:「那我到時候一定要看看咯。」

    「一定要看,絕對不會讓你失望。」關穎一臉得意道:「今天我還有時間和你們坐一起吃飯,等到時候,想要約我吃飯,可真就沒那麼容易了。」

    牛福勇深信不疑,急得上躥下跳道:「關小姐,要不給我也安排個戲份,成不?」

    「就你,哈哈……」關穎捂著嘴巴笑了起來,道:「你倒是可以演,要不你演我的車夫怎麼樣?哈哈……」

    牛福勇試探地道:「要不你演老佛爺,我演伺候給你倒馬桶的怎麼樣?」

    關穎臉色一變,似要動怒,然後臉上露出輕蔑的笑容道:「倒馬桶?那就看看你有沒有那個本事了。」

    牛福勇臉皮厚,窮追猛打道:「我需要怎麼做,關小姐給指點一下。」

    「哎呀!」關穎伸出手轉動了下小拇指上的鑽戒道:「牛老闆啊,我這個鑽戒都戴了一年多了,都打磨的沒光澤了,都不好意思戴出去了。」

    「這算個屁事,一會吃完飯就去買個,隨便挑。」牛福勇財大氣粗地道。

    「真的啊。」關穎露出貪婪的表情道:「還是牛老闆懂得疼人,那我就不客氣了。」

    如果說先前還對其半信半疑,現在基本可以確定,就這個披著明星外衣的「非主流明星」。更有甚者,她的明星身份還有待確認。陸一偉起了疑心,而牛福勇就像著了魔似的,已經完全跟著掉進溝里。

    出來玩就是放鬆,陸一偉不想干涉牛福勇,錢現在對於他而言已經不重要,不過花在這等貨色上,實在糟蹋了那倆錢。

    吃過飯後,牛福勇果真帶著關穎去了王府大街珠寶店,關穎也不客氣,挑最貴的買了一個,笑盈盈地走出店門,身子都快要倒在牛福勇身上。

    牛福勇將關穎帶到了附近的湖廣大廈,也顧不上管陸一偉,急不可耐地進了房門。陸一偉無奈地搖了搖頭。

    晚上十一點多,陸一偉剛閉上眼睛,就聽到有人敲門。起身詢問得知是牛福勇,才打開了房門。

    「哎呀,陸哥,真他媽的爽!」牛福勇美滋滋地躺在沙發上道。

    「人呢?」

    「走了。」

    「一個上萬的鑽戒就泡了這麼個貨色你也覺得爽?你的品味實在太低了。」陸一偉揶揄道。

    牛福勇咂巴著嘴巴道:「哎呀,值了!這娘們浪的很,我都有些招架不住。怎麼樣,你有興趣沒?我都留了她的電話了,要是樂意我讓你爽一爽。」

    「得了吧,我可沒那心事。」陸一偉連忙擺手道。

    「就是爽!」牛福勇還在回味,道:「你說也奇怪了啊,這女人和女人就是有區別,就咱西江的那娘們,皮膚糙不說,一點都不野。這個關穎的皮膚,那他媽的就像涼皮似的,一掐一泡水,吸起來滑溜的,那功夫絕對沒得說。」

    陸一偉懶得搭理,問道:「福勇,你大老遠拉我到京城就為了這?」

    「嗯,那你還想咋地?」

    「我……」陸一偉噎得說不出話,道:「那你說的投資又是咋回事?」

    「有這個意向,這不正考察了嘛。」

    「得!」陸一偉一把將牛福勇提溜起來,道:「你他媽的趕緊回去睡覺,明天一早趕緊回家。有倆臭錢照你這麼糟踐,遲早要敗光。」

    「等等,你別著急啊。」牛福勇坐下來道:「實話和你說吧,我這次來是為了見一個人。」

    「見誰?」

    牛福勇調整坐姿,一本正經地道:「不知道你還記得不,當年有個京城的人在下灣鄉插隊,後來回京了。據說現在在國家發改委任職,具體任什麼職位咱不清楚,我此次來就是為了見他。」

    牛福勇這麼一說,陸一偉還真有印象。道:「你說得是不是衛清華?」

    「對對對,就是他。」

    陸一偉道:「衛清華確實當年在下灣鄉插過隊,不過人家只呆了一年多就回去了。後來,南陽縣的領導幾次登門造訪,人家壓根都不見面。我還跟著楚縣長去過一回,各種理由搪塞,連面都見不著,人家看不起,何必上趕著熱臉貼冷屁股,後來乾脆沒再找。你現在找他,他會見你嗎?再者,找他幹什麼?」

    「他肯定會見我。」牛福勇信心滿滿地道:「看到今晚的那個金鵬沒有?別看他滿嘴跑火車,但確有這方面的門道。他已經約好了,明天晚上見面。我沒經歷過這大場面,所以拉著你來了。」

    「我?你以為我見過這麼大的領導?」

    「你在官場,總比我經歷的多吧。」牛福勇道:「再說了,咱要是能搭上這條線,也是一種投資啊。無論對你對我,都是相當有利的。將來你要升個官,找他准成。」

    「那你到底要幹嘛?」

    牛福勇神秘一笑道:「我聽說明年的西臨高速規劃計劃走古川縣,我想讓他改線走我們南陽縣。順便,我有意承包南陽縣境內的工程。」

    聽到牛福勇的宏偉理想,陸一偉半天反應不過來。沒想到他沒讀幾天書,對國家政策的把控相當到位,讓他異常驚訝。道:「福勇,你沒開玩笑吧?」

    「這有什麼好開玩笑的。」牛福勇道:「我要是能把這個項目爭取過來,就他娘的干一票,這輩子我啥事不做都高枕無憂了。」

    「嘖嘖!」陸一偉大呼驚嘆道:「福勇,你可是操著各級領導的心啊。他們都不一定能爭取到,你有把握?再說了,涉及規劃的事那可是要經國務院批准同意的,可不是你想象的那麼簡單。還有,你真以為修高速那麼簡單嗎?先說投資,沒有幾個億下不來。再說資質,連公司都沒有就像攬工程,這不開玩笑嘛。」

    「這算個屁事!」牛福勇道:「沒有錢可以貸款嘛,要得銀行幹什麼。至於公司,明天要開工今天就能成立,一點問題都沒有,這你放心吧,我心裡有底。再說了,又不止我一個人蔘建,還有好幾個公司呢。」

    陸一偉意識到不對勁,問道:「是不是肖志良讓你來的?」

    「也是也不是。」牛福勇道:「肖書記和我提過這事,我仔細一考慮,覺得能成。」

    陸一偉勸說道:「福勇,你老老實實幹你的煤礦就行了,這兩年煤炭市場大好,好好經營絕不亞於修高速。肖志良既然有想法,怎麼他不去找,反而讓你來?」

    「陸哥,你也太膽小了。」牛福勇不屑地道:「國家開發西部,就是要放開資本市場,允許民間資本進入。這麼好的機會,咱不能白白浪費啊。這年頭就是撐死膽大的餓死膽小的,怕個球。」

    陸一偉不知該說些什麼,或許,自己在官場多年已經形成了固定思維,全然跟不上時代節奏了。不過,他總覺得這事風險太大。

    第二天晚上,陸一偉在國賓酒店果真見到了衛清華。

    來之前,陸一偉特意打聽了他的情況,目前在國家發改委西部開發司擔任開發開放處的副處長。按照級別,和陸一偉的身份一樣,都是副處級。不過人家在京城,而且在這麼重要的部門任職,地位自然不一樣。

    衛清華果然派頭十足。五十多歲年紀,細皮嫩肉的,就像四十多歲的人。舉手投足間,比部級領導都架子大。

    金鵬道:「衛叔叔,這倆位我就不用多做介紹了,您當年在他們縣插過隊,應該算作半個老鄉了。」

    衛清華眯著眼睛抽了口煙,微微點了點頭道:「南陽縣?我是有點印象。都很多年前的事了,腦子不行咯。」

    牛福勇見了大官,畢竟有些膽怯,一個勁地推著陸一偉講話。

    陸一偉心裡同樣緊張,深呼吸一口氣道:「衛處長,我是南陽縣人,今天有幸能與您見面,希望您多多指點。」

    「哦?」衛清華盯著陸一偉打量,道:「你現在是什麼職務?」

    陸一偉含含糊糊道:「一個小小的縣官,不值得一提。」

    「哦。」衛清華一仰臉,道:「說吧,找我有什麼事。」

    陸一偉看了牛福勇一眼,謙恭地道:「其實也沒什麼事,就是到了京城了,想拜會一下您。」

    「哦。」衛清華一臉不快道:「我平時工作忙得很,加上現在是過年,應酬不斷。要不是看在金鵬的面子上,我壓根就不會見你們。既然沒事,那我先走了,下次再遇。」說完,起身要離開。

    陸一偉順勢將牛福勇準備好的信封塞到衛清華口袋裡,道:「衛處長,大過年的,本來說你家裡看看孩子,不便叨擾,就算給孩子的壓歲錢吧。」

    衛清華用腰部的肌肉感受了下信封的厚度,臉上露出一絲微笑道:「你太客氣了。」

    「這樣吧。」衛清華返回來走到酒桌前端起倒好的酒道:「你們來一趟也不容易,可我的時間實在太緊了,我們干一杯吧。」說完,一飲而盡,匆匆離開。

    回去的路上,牛福勇埋怨道:「陸哥,你剛才怎麼沒提出來啊?這麼難得的機會,再次約出來就困難了。」

    陸一偉擺擺手道:「福勇,咱見得不是縣官,也不是市領導,更不是省領導,別看著他級別不高,權力大的驚人。你也看到了,他一副不可一世的態度,壓根就不想見我們。你要是提出這個大的事,你覺得他會同意嗎?」

    牛福勇不解地道:「那我們來是為了什麼?」

    「急什麼!」陸一偉道:「既然你想辦成,就不能太著急。對付這種人一定要細水長流,既然他這次敢收下禮物,下次見面照樣敢收。這次見面就是讓他記住我們,等下次再見面時提出來也不遲。」

    「可……工程馬上就要拍板了啊。」牛福勇有些著急。

    「這種事真不能著急。」陸一偉道:「這樣吧,今天是初四,等過了元宵節再來,那時候也就正式上班了。」

    「那這次就空手而歸?」

    「是空手而歸嗎?」陸一偉笑著道:「你他娘的還泡了大明星,我可沒你那福氣。」

    「哈哈……」

    第二天一早,兩人回了西江省。剛一下飛機,就接到張志遠的電話,讓他馬上過去一趟。

    到了張志遠家,張志遠把陸一偉拉到書房小聲道:「定了,黃書記去鄰省當省委書記,過完年就走。」

    雖然此事一直嚷著,終於塵埃落定。陸一偉急切地問道:「那誰來接替黃書記?」

    「按照當下的形勢,極有可能章省長繼任。」

    「那誰來當省長?」

    「暫時不知。不過我聽說會從其他省調任,或者從中央空降。」

    章秉同要是當了省委書記,極有可能將黃繼陽的發展思路徹底推翻。看來,全省的發展格局將會有大動作,至於會怎麼樣,拭目以待。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