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653 金蘭之交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653 金蘭之交字體大小: A+
     

    陸一偉聽后,感慨萬千,鄭重地點了點頭道:「柳哥,多謝了。」

    柳文川在陸一偉肩膀上拍了拍道:「在北州,我沒有其他朋友,你算一個。」

    陸一偉抿著嘴唇笑道:「謝謝您把我當朋友。和你說實話,我雖是北州人,其實也沒多少朋友,周邊的人都是戴著有色眼鏡看你,沒大多意思。」

    「哎!」柳文川嘆了口氣道:「我們選擇了這條路,註定是孤獨的。什麼是朋友?老祖宗在造字組詞的時候已經解釋的清清楚楚了,『朋』在古代其實就是貨幣單位,貨幣是什麼,還不是利益嘛。利益目標一致即可成為朋友,沒有其他。而且,朋友在友誼之中,是最普通的關係。真誠淳樸叫素友,坦誠相見叫諍友,交情深厚叫摯友,情誼堅貞叫石友,交情深篤,至死不渝叫死友,真正的友誼,要經得起歲月的洗禮和考驗,富不棄,窮不拋,達不離,魄不嫌,這才是友情的最高境界,所謂刎頸之交、杵臼之交,甚至金蘭之交,又有誰能真正做到呢?」

    聽完柳文川的高談闊論,陸一偉打心裡眼裡佩服其學識淵博,才高八斗,不愧是省報走出來的記者,水平就是不一樣。再看看自己,畢業七八年,成天不知道在忙些什麼,那有時間靜下心來學習。學習的唯一通徑就是靠報紙,但緊靠報紙那點膚淺理論那能夠武裝自己,歸其原因,是自己變懶了。

    確實如此。白天瞎忙事務,晚上輾轉酒場,一喝到深夜,根本沒時間。他有些羨慕柳文川,層次高,接觸的人和事不一樣,眼界也不一樣。再看看自己,成天鑽在山溝里,抬頭就巴掌大的天,每天三點一線上班回家,成宿醉醺醺的,不思進取,自甘墮落,這是自己想要的生活嗎?

    如果當初聽了蔡教授的話,或留下來考研,如果術業專攻,也許自己在某個領域也小有成就了。或聽從他安排,到省報工作,那麼現在也和柳文川一樣,雖不及副市長,但至少是一名出色的記者吧。而自己執意選擇了回鄉發展,機會稍遜即逝,改變了一生。

    後悔嗎?陸一偉在失意那段時間特別後悔,可又有什麼辦法?按照老話講,「一命二運三風水四積德五讀書六名七相八敬神九貴人十養生」,命排在第一位,也就是說,人一出生已經決定了你的命,哪怕你努力改變,終究逃不過命的控制。

    柳文川的話確有道理。有些人成天把「朋友」掛在嘴上,可哪個真正入腦入心?大多是因某種利益的需要,與你結成短暫的聯盟,一旦你一無是處,沒有人把你當朋友。患難見真情,這句亘古經典名句,無論在何時在何地都非常貼切適用。

    在北河鎮時,除了李海東和牛福勇,哪個人把自己當朋友?而重返縣委大院,「朋友」一下子多了起來。這「朋友」是真誠的嗎?還是看重了自己背後張志遠手中的權力?陸一偉心裡清楚得很。但是,為了在這個圈子生存,那就要學會表演。表演不是演員的專利,在官場同樣要表演,今天裝孫子,明天當大爺,後天當婊子,身份的來回切換不把人整得人格分裂,也折騰夠嗆。

    陸一偉道:「聽您一席話,勝讀十年書。我這人不怎麼會說話,但我待人接物是真誠的,不管是友還是敵,既然柳哥拿我當朋友,我雖達不到死友的地步,至少希望我們能成為摯友。」

    「哈哈……」柳文川哈哈大笑道:「對,是摯友,我喜歡。其實咱倆也算是有緣分的,如果當初蘇蒙不介紹咱倆認識,也許就沒有今天的緣分。再加上師出同門,現在又在一起共事,這樣的緣分,需要多少個今世回眸?我想再往後走,說不定就是擦肩而過。」

    陸一偉不知柳文川的話是真是假,至少眼神里是真誠的。但,僅僅見過幾次面,就上升到友誼的層面,是不是有些太快了?不怪他多疑,是這個社會太險惡。誰知道他心裡怎麼想的?謹慎為好。

    「一偉,既然是摯友,那我問你一句話,你真打算在南陽縣待一輩子嗎?」柳文川突然轉向另一個話題。

    陸一偉笑著道:「我不在南陽縣待著還能去哪?這是我自己選擇的路,我不後悔。不過現在也挺好的。」

    「你在說假話!」柳文川用火眼金睛看穿了陸一偉的心思,道:「你真的不後悔嗎?我不相信。」

    陸一偉望著柳文川,有些看不透他的心思,好好的說這些幹什麼?

    柳文川道:「以你的學識和才智,待在南陽縣實在是可惜了了。就算你再怎麼努力,正處走到頭了,還有什麼奔頭?沒有了。你還年輕,而且沒有家庭的顧慮,所以我建議你儘快走出去,離開南陽,去更廣闊的平台盡情地施展你的才華,相信你一定會很出色的。如果你願意,我可以把你舉薦到省報,我說的是真的。」

    陸一偉一怔,完全被柳文川的話震撼了。可回到現實,一切又變得那麼不現實。如果去報社,當初就答應蔡潤年了,何必等到現在?再說了,自己都30好幾的人了,現在進去了要從頭開始,那能和剛畢業出來的大學生相抗衡。他笑了笑道:「柳哥,不管怎麼說,我非常感謝你。除了你,沒人和我說這話,真的。去報社,也是我曾經的夢想,我也喜好搞文字工作。可荒廢了多少年,要我現在去,著實有些力不從心了。」

    「哦。」柳文川有些失落地道:「那你想去哪裡?和我說。」

    在和夏瑾和談戀愛時,為了顧家,陸一偉想努力到市裡工作。可現在一切都煙飛雲散了,這個目標也就戛然而止了。如果去市裡,也不是說沒有機會,蘇啟明多次邀請,最終還是放棄。其實放棄機會的理由很簡單,就是因為張志遠。

    陸一偉至今感恩張志遠當初把他從北河鎮拉了出來,如果不是他,那有自己的今天。總的來說,張志遠對自己確實不錯,無論是仕途,還是經濟,都在為自己考慮。如果這時候突然離去,多少有些不義。這種背信棄義之事,陸一偉做不出來。

    其實,陸一偉跟著張志遠要冒很大的風險,畢竟五年前的事至今歷歷在目。一旦貼上某個人的標籤,這輩子都洗不掉,一榮俱榮,一損俱損,古往今來如此。

    陸一偉佯裝思考了一會兒道:「柳哥,我暫時還沒有計劃,走一步看一步吧。」

    柳文川沒再說話。

    到了通陽鄉政府,高博文以及通陽鄉大大小小領導站在院子里等候。見柳文川下車,立馬圍了上去,見陸一偉從車裡出來,所有人都呆住了,直到柳文川下車。

    「歡迎柳市長到南陽指導工作。」高博文伸出大手抓住柳文川的手搖晃著,咧嘴笑著道。

    柳文川一身的書生氣,打扮精幹,與當地幹部格格不入。與所有人都握了下手,在一行人的簇擁下上了會議室。

    「一偉,坐這裡來!」柳文川見陸一偉坐到了後面,拍了拍主席台的位置道。

    陸一偉連忙擺手,堅決不上去。最起碼的禮數,他還是懂的。

    通陽鄉鄉長開始彙報工作,陸一偉突然想到一件事,頓時驚慌起來。柳文川到南陽慰問,張志遠知道不知道?如果知道還好說,如果不知道而自己跟著一同下鄉,事後指不定怎麼看待自己了。隨即,他悄悄走出會議室,掏出手機打給了肖楊詢問情況。

    肖楊的回答讓他鬆了口氣,他道:「你和張書記說一聲,就說我跟著柳市長一同下鄉了。」

    搞定此事,陸一偉出了一身冷汗。這雖然是件小事,但沒及時向張志遠彙報,事後必定會引起不必要的誤會。作陪的人畢竟是楊德榮,難免多疑。

    「好了,既然你們把工作做得這麼細緻,我也就放心了。」柳文川聽完彙報道:「關於市裡的決定,想必大家都知道,以後就由我和市委韓書記一同包南陽縣。本來今天韓書記也要來,可他臨時有事,暫由我下來了。不過韓書記特意交代了,一是要督查各位的安置情況,一是看看受災群眾是否住得好吃得好穿得好,還有就是聽聽大家的訴求,有什麼問題就儘管提出來。」

    因提前已經打點好了,不能亂講話亂說話,這會兒,所有人都選擇沉默,低著頭各想心事。

    柳文川見冷了場,道:「那行吧,既然大家都沒有意見,那咱們就抓緊時間下去看看,走吧。」說著,起身往門外走。其他人見狀,尾隨而出。

    楊德榮故意走到最後,拉住高博文小聲道:「都安排好了沒?」

    高博文點點頭道:「都安排好了,保證不出差錯。」

    楊德榮沒有說話,加快腳步追上了柳文川。



    上一頁    下一頁

    少年歌行穿越農女之楊柳兒腹黑總裁心尖寵清宮熹妃傳叢林戰神
    聖光絕世武聖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我在異界有座城蜜吻小青梅:傲嬌竹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