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654 兩個極端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654 兩個極端字體大小: A+
     

    通陽鄉四面環山,是個純農業鄉鎮,境內無任何礦產資源,百姓靠種地為生,是南陽縣最為貧窮的一個鄉鎮。

    貧窮到什麼程度?先不說經濟收入,從鄉容鄉貌上就能看出來。走進五角鎮,齊刷刷的小洋樓鱗次櫛比,街道寬敞乾淨整潔,政府大樓氣派十足,村民衣著精神,摩托車隨處可見,小轎車也有不少。

    再看通陽鄉,街道狹窄,坑坑窪窪,唯一的一段柏油路是通往鄉政府的,其餘都是土路。行駛在上面的不是摩的轎車,而是牛驢板車,還有不少人力車。村民們蓬頭垢面,衣著灰不拉幾的,有的甚至穿著打補丁的衣服。鄉政府大樓是整個鄉唯一的一座樓房,始建於60年代初,破破爛爛,搖搖欲墜,儼然成了危房。好在這次暴雪堅挺住了,要不然連辦公場所都沒有了。

    通陽鄉幾乎沒有任何收入,日常運轉基本上靠上級撥款,如果上面斷糧了,那鄉政府就得關門歇業了。其實也不是沒有經濟來源,鄉政府還有兩個重要收入渠道,一個提留款,一個是計劃生育罰款。可老百姓家家窮得揭不開鍋,那有錢上繳政府?

    鄉政府所在地通陽村遭災不算嚴重,但也倒塌不少。從城裡走出來的柳文川看到眼前的這一切,心情變得格外沉重。當記者時,他也跑過不少農村,可像通陽鄉這麼破爛的,還是第一次零距離接觸。

    高博文在前面帶路,一邊走一邊道:「柳市長,您也看到了,通陽鄉很窮,老百姓更窮,房屋大多是建國后的,以六七十年代居多,這也是該鄉遭災最嚴重的直接原因。」

    柳文川沒有說話,而是蹙著眉頭四處張望著。這時,遠處一位老者拉著板車緩緩走了過來。看到領導模樣的人正往這邊走來,迅速停下車,像軍人一樣佝僂著身體怯怯地站在那裡。

    高博文繼續介紹道:「這次雪災,可以說是毀滅性的打擊。本來就窮,現在亦或雪上加霜。安置的時候,我們竟然找不到幾處像樣的房屋,實在沒辦法了,讓糧站把倉庫全部騰空,讓受災群眾居住。」

    順著高博文所指,柳文川看到不遠處半山腰上有一排排刷著白塗料的窯洞,如同疊羅漢似的,有五六排,每一排窯洞的房頂就是上一層窯洞的院子,邊上站滿了男女老少,像參觀動物園似的層層疊疊眼巴巴望了過來。

    柳文川記者出身,對新聞素材有著獨特的敏銳性,眼前的一幕簡直是絕佳的新聞寫實圖片。他興奮地竟然忘記了自己幹嘛來了,一把奪過隨行記者手中的相機,跑過來跑過去選著適合的角度,對著窯洞「咔咔咔」地拍了起來。其他人見狀,愣在那裡不知所然。楊德榮與高博文相互對望,露出一絲耐人尋味的笑容。

    「一會你給我洗出來,把底版也給我。」柳文川將照相機還給記者,不忘叮囑道。

    柳文川一行爬了上來,一群人如同驚弓之鳥一鬨而散。高博文連忙解釋道:「柳市長,您別介意,山裡人,沒見過什麼世面,都是些上不了檯面的主。」

    柳文川沒有說話,隨即往一間窯洞里走去。高博文見狀,攔著道:「柳市長,您還是別進去了,裡面實在是……」

    柳文川沒有理會,推開高博文走了進去。高博文露出一臉無奈,捂著鼻子跟了進去。

    柳文川剛進去,就被刺鼻難聞的氣味給熏「暈」了。腳汗味、體臭、腐敗食物的味道等各種各樣的氣味著實讓這位城裡人吃了一驚。再仔細看,靠著牆從東到西鋪著一排鋪蓋卷,如同車馬店似的,有的坐在那裡發癔症,有的婦女毫不忌諱抱著孩子餵奶,有的躺在那裡哼哼呀呀,還有的蹲在一角在打牌,個個如同霜打了的茄子,精神萎靡,疲憊不堪。

    再看靠窗戶一側,大大小小的包堆積如山,各式各樣的鞋扔了一地,地上遍地狼藉,瓜子皮、用過的衛生紙、甚至小孩子的糞便,連個落腳的地也沒有,簡直讓人作嘔。

    柳文川哪見過這種架勢,竟然不知所措。好在高博文及時解圍,走到前面,拍了拍手道:「老鄉們,柳市長看望大家來了,讓我們用熱烈的掌聲歡迎。」

    再一次冷場,除了陪同柳文川的工作人員鼓掌外,受災群眾沒有一人鼓掌,而是目光獃滯望著柳文川,充滿了恐懼和不信任。

    柳文川本想激昂慷慨地發表一番演講,得不到群眾認可只好作罷。而是蹲下身子摸了摸潮濕且單薄的被褥,然後伸到被褥地下,摸到冰冷的地板磚,轉頭質問楊德榮:「楊縣長,這麼能讓老百姓直接將被褥鋪到地上,最起碼下面應該墊個木板吧?這大冷天的,怎麼能受得了?」

    楊德榮望了眼高博文,高博文立馬道:「柳市長,是這麼回事。我們也沒料到會發生如此大的災害,縣裡鄉里的儲備物資不夠,這兩天正在緊急調配,等過兩天全部給他們配上木板。」

    「那供暖呢?這房間里凍得像冰窖似的,最起碼應該生個火爐吧,你沒看到有孩子老人嗎?萬一有個三長兩短的,你們能交代的了嗎?」柳文川有些生氣地道。

    高博文早已有應對,解釋道:「柳市長,這裡原來是糧食倉儲的地方,您也知道,這裡面不能見明火,怕發生火災。窯洞有個好處,就是冬暖夏涼,你看看這牆,足有二尺厚,房間里擠了這麼多人,應該不冷。」然後回頭問群眾:「老鄉們,你們冷嗎?」

    受災群眾依然木訥,既不回答也不點頭。

    柳文川看到一位老者啃著一塊硬邦邦的饅頭,又問道:「吃飯呢,吃飯怎麼解決?」

    高博文道:「這個……暫由群眾自行解決,我們也不能什麼都管吧?人實在太多了,管不過來。」

    柳文川沒有說話,走到剛才餵奶的婦女跟前蹲下,笑著摸了摸懷裡的孩子,紅撲撲的臉蛋凍得發紫,兩隻黑豆般的眼睛滴溜溜直轉,一隻手緊緊地抓著母親的頭髮,似乎對眼前的一切十分驚恐。不一會兒,「哇」地哭了起來。

    「大姐,這孩子是不是生病了?我摸著額頭燙得很。」柳文川焦慮地問道。

    婦女將孩子往懷裡一攬,側過頭沒有說話。

    所有人都好像商量好了似的,都選擇了沉默,讓柳文川百思不得其解。起身問楊德榮:「楊縣長,你們的醫療隊呢,要是有人生病了怎麼辦?」

    楊德榮再次將目光投向高博文,高博文擋在前面道:「柳市長,鄉里有衛生院,裡面住滿了病人,加上醫生不多,簡直忙不過來。不過你放心,我們保證會讓每一位群眾平等享受醫療保障。」

    「醫生不多可以從其他地方往過調嘛,這樣怎麼能行?」柳文川一臉怒氣道。

    高博文尷尬地點了點頭,心裡暗道:「站的說話不腰疼,你要有本事你來啊。」

    柳文川連看了好幾個房間,都是如此,帶著一肚子氣道:「走,我們去峂峪鄉看看。」

    楊德榮連忙道:「柳市長,這馬上到飯點了,要不吃過飯再去?」

    「我不餓,現在就去。」柳文川氣呼呼地走了下去。

    一行人浩浩蕩蕩又來到了峂峪鄉。峂峪鄉由副縣長徐青山負責,早早地在路口就等候了。

    看到通陽鄉那個樣子,柳文川對峂峪鄉也不抱多大希望,一臉不快只顧往前走,徐青山則跟在身後介紹著:「柳市長,峂峪鄉將受災群眾全部安置到114廠子里,您這邊請。」

    柳文川回頭問道:「114廠是什麼廠?」

    徐青山道:「該廠原先是軍用通訊廠,114是其編號,撤走後暫由農機站占著,為了保障受災群眾,全部騰了出來。」

    「哦。」

    來到廠區內,老百姓正蹲在房檐下端著海碗吃飯,個個說說笑笑,與通陽鄉截然相反。柳文川走到一位老鄉跟前看了眼,只見碗里有菜有肉,還算豐盛,好奇地問道:「老鄉,這是你自己做的嗎?」

    老鄉咬了一口饅頭,笑著道:「我那會做飯,都是食堂做的。」

    柳文川挨著看了一遍,道:「你們都是在食堂吃嗎?」

    「嗯。」群眾異口同聲道。

    柳文川不由得多看了徐青山兩眼。

    徐青山立馬解釋道:「柳市長,百姓們本身就不富裕,且又遭了災,咱不能虧待了他們。我讓鄉政府全體機關人員縮衣節食,省下來給群眾開灶,免費提供食物,飯雖然不好,但至少要讓他們吃飽。」

    這時,一群眾站了出來道:「領導,徐縣長可是大好人,我們雖然遭了災,但能感受到黨和政府的溫暖,在這裡我們吃的住的都挺好。」

    柳文川感動地點點頭道:「只要你們吃得好住得好,我就放心了。」說著,又進了房間看了看。房間里生著爐子,暖意融融。一個家有七八個高低鋪,雖擁擠卻乾乾淨淨,十分溫馨,與通陽鄉簡直是兩個極端。

    柳文川激動地催促隨行記者:「該拍的不拍,這是多好的新聞畫面啊,來來來,往這裡拍!」

    記者們見狀,舉著長槍短跑一通狂拍。



    上一頁    下一頁